菠萝网目录

大仙官 第五章 慈母严教

时间:2018-05-08作者:暗黑茄子

    拳法。

    乃是最基本的一种锻体之术,楚弦练的是他在梦中机缘巧合中从一位武道大家那里学到的,名为‘鬼门腾云拳’。

    这拳法听起来一般,实际上却是十分厉害,乃是正统的仙道锻体拳法。鬼门为汗孔,腾云为汗气,这拳练好了,可调理五脏六腑,强健筋脉骨髓,可强身健体,打熬精气神,也可过招杀敌,施展时,周身雾气缭绕,如仙人降临。

    世间修炼成仙入圣之法,楚弦懂得很多,而成仙入圣的法子,也需要强健体魄。梦中的楚弦,先修道法,八年后才开始练拳,不光是过了最佳年龄,而且本末倒置,所以后来修为突破不上去。

    一路小跑到了城西的练武场,此处空旷,这个时辰更是寂静无人,楚弦就练了起来。

    晨光未现时,便见楚弦练拳的身影,时而急步冲拳,时而收肘守拳,时而灵如蛇猴,时而稳若山岳。这一套拳梦中楚弦炼了十几年,可谓是熟悉无比,此刻施展出来,自然是仿佛练了很久一般,轻车熟路。

    只是很快,楚弦就感觉到身上有刺痛传来,当即停了下来,检查了一下,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梦中我练拳十几年,身体已经有了基础,自然没有问题,但梦醒时,我这是头一次练这一套拳,身体还弱的很,气血不足,经脉未张,如何能支撑这一整套的锻体拳法?有些操之过急了啊。”楚弦自言自语,苦笑一声。

    看起来,饭得一口一口的吃,贪多了,那是要出问题的。

    饶是只练了一会儿,楚弦此刻也是满头大汗,浑身疼痛,此刻天刚蒙蒙亮,鸡也开始打鸣,楚弦擦了擦汗,便朝家走去。

    这些年都是母亲起早贪黑照顾自己饮食起居,楚弦梦醒,自然知道母亲辛苦,所以他打算今后换他来照顾母亲。

    将家中剩米接水淘洗,楚弦熬了一锅粥,又用田间野菜煮了,拌了一碗下饭小菜,这时候,楚黄氏才起来,看到儿子已经将早饭准备好,自然是惊讶无比。

    平日里,儿子就算起早,也是要读书学法,今天怎么转性了,当下将楚弦拉进屋子说话。

    “弦儿,娘知道你是心疼娘,但这些事以后你别做了,男儿在世,应读书学法,创立一番伟业,做一番大事,便如当年,太宗祖皇怒斥神佛视人如蝼蚁草芥,又怒斥阴府鬼神阎罗不尊人道,这才仗剑问天地,逼的神佛低头,吓的阎罗让步,如此创人圣、人仙之道,与神佛阎罗齐名,为世间苍生正名,这才有了五千年天唐盛世,这才是男儿应该做的,切不可因为小事荒废学业,若是如此,娘亲便是楚家的罪人。”虽然心里感动,但楚黄氏还是摆出大道理教训了楚弦一顿。

    她的意思,就是这种杂活不是男子去干的,要楚弦好好读书学法,争取入仕,去做大事。

    楚弦很想说,什么大事,也大不过孝敬娘亲。

    不过这话不能说,说出来,估摸还得挨一顿训。只能是点头称是,心里想着,这些琐事即便做好了,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还是想法子赚钱,这样才能调理母亲的身子。

    出了屋,楚弦回到自己的屋子,装作读书,实际上是在思索。

    商贾之事他不擅长,但要说赚钱门路,也知道那么一些。

    便在楚弦思索之时,院外却是传来一阵嘈杂,似是有不少人在说话,听到动静,楚黄氏出去看了看,楚弦刚出屋也想去看看的时候,却见楚黄氏已经黑着脸走了回来。

    “弦儿,你进来,娘有事问你。”

    楚弦愣了愣,还是跟着重新进屋,楚黄氏进了屋子,没有说话,而是翻箱子,取出了一根戒尺。

    看到这戒尺,楚弦心头一跳,暗道不妙。

    这玩意是自己做错了事,母亲拿来惩戒自己的,所以对这东西,楚弦是一见就怕。

    “弦儿,与你一起去参加乡试的冯侩回来了,他说,你缺考四科,只考了最后一科谋术?是也不是?”

    最后一句,楚黄氏一脸严厉,目若寒霜。

    楚弦昨日回来就是怕母亲担忧,所以没有说实话,没想到居然有人将事情传开了。

    楚弦想起来了,冯侩此人和他算得上是同学,都是灵县走出来的,只不过楚弦和对方道不同,冯侩家境不差,因为学识上一直都被楚弦压着,所以处处都想压过楚弦一筹,这次号房倒塌的事情,贡院那边没有宣扬,考场记录上,只记着楚弦是缺考,那冯侩不知道从何处打听到这消息,所以回来之后就大肆宣扬,以此来‘打击’自己。

    也是梦醒之后,有太多大事情去思谋,这种小事情当然就没有注意,否则楚弦必然会早做准备。

    母亲这边,对于自己学业看的极重,楚弦都不知道,为何母亲对自己千好万好,偏偏在学业上没有丁点放松和懈怠,那要求,甚至是严格到极点。

    所以知道自己缺考四科,母亲才会如此生气。

    “跪下。”

    楚黄氏黑着脸说道,楚弦不敢违背母令,跪在地上。

    “手!”

    楚黄氏又道。

    没法子,楚弦伸出一只手,手心朝上。下一刻,已经磨的油光发亮的尺子已经是落在手掌上。

    啪……啪……

    整整十下,一如既往。

    楚弦的手掌已经有些红肿。

    “弦儿,就算你考不好,娘也不会怪你,但缺考却不行,这关乎德行和态度。说吧,为什么缺考?说不好,还打!”楚黄氏看着儿子的手掌,眼中略有不忍,但还是硬着声音问道。

    楚弦没有再瞒着,此事本就不是他的过错,所以便将号房倒塌,害他晕厥昏睡,这才误了前四科考试的事情一一道出。

    “怎么会这样?贡院的考官怎么能这样,娘去找他们理论。”楚黄氏一听还有这般隐情,心疼儿子之下,当下是眉毛一竖,当下就要向外走,去贡院找人理论。

    楚弦急忙拦下,好说歹说是劝住了。毕竟这件事,就算去理论,又能如何?

    考试已经错过,这一点说什么也没用,况且贡院的主考官既然没有宣扬这件事,肯定是怕被牵连进去。

    找他们去理论,或许能讨回公道,但代价不可能没有,因为这件事若是让一批官吏倒霉,他们又怎么会放过自己。

    既如此,去不去理论已经不重要,况且,贡院那边也给自己医好了伤势,最重要的是,若不是那房梁砸到自己,自己又如何经历那一场近乎洞悉未来的梦,更不会掌握神海神通。

    这是楚弦最大的秘密,说起来,还得感谢那倒塌的号房,否则,会发生太多让人追悔莫及的事情,更不会让楚弦拥有将近三十年的未卜先知。

    劝好母亲,后者才一脸心疼的摸着楚弦红肿的手掌:“弦儿,你能看得看,那是好事,罢了,大不了来年再考,以我儿的文采,来年再考,必能高中榜生。”

    楚弦劝好母亲回屋之后,却是面色一转。

    冯侩。

    倒是差点忘了这么一个人。

    灵县不大,同年的学子也是有数的数十人,楚弦因为母亲管教严厉,自己也刻苦,所以学识当属同届翘楚,自然,喜欢争强好胜的冯侩便处处瞧楚弦不顺眼。

    学子求学入仕,一路要经过‘考文才’也就是县试,‘考榜生’也就是乡试。

    因为三年前考‘文才’,楚弦一篇‘论谋术’力压冯侩,夺了当年文才考试县试第一,可以说是出尽风头。据说当年,为了能夺县试的文才第一,冯侩可是花了大代价,又是找名师求学,又是请教往年文才考试的第一心得,甚至还夸下海口,说誓得第一。

    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这件事,冯侩才和楚弦势同水火。

    但在楚弦看来,是你冯侩学术不精技不如人,怪到自己头上是何道理?但这世上,偏偏就有这种人。

    只不过楚弦对于冯侩,也只是在学识上能胜过,除此之外,家境上,冯家那是灵县大富,楚弦自然是比不了。也因为冯侩有钱有势,所以平日里跟在身边的狗腿子不少,没少欺负楚弦。这次乡试,冯侩也早就放出话来,同样是势在必得,以他冯家的财力,只要考中成为榜生,想要谋一个好仕途,并非难事。

    还听说,冯家有一个远亲是吏部的一个六品官员,能说得上话,所以灵县这一届的考生,将冯家门都踏破了,送上厚礼,为的就是靠上一座大山将来能有一个好前程。

    前世,冯侩势大,楚弦拿对方没法子,但这一世,楚弦要对付冯侩,甚至冯家,那手段就太多了。

    但楚弦暂时没功夫搭理对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为母亲调理身体,便是当务之急。

    ……

    (新书期间,求票求推荐,点个收藏养养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