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137.长公主呢

时间:2018-07-14作者:半袖妖妖

    ,精彩小说免费!

    订阅比例低于50%显示重复防盗章节补订阅可看或延后等待恢复时  第六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 秦凤祤捡了那个锦册回来。

    此时还与了她, 虽然已经零散了, 但骨架还在,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小厮也把顾今朝的书箱背了过来,一起上了马车,秦淮远坐了一侧,今朝就和秦凤祤坐了另外一侧,靠了车窗边。窗帘挂着, 微风拂过,车里清凉得很。

    她手里拿着锦册,衣袖遮掩着些许。

    秦淮远仔细打量着她:“可受伤了?衣衫上都是血迹。”

    顾今朝下意识抬手看了眼,手背上其实已有擦伤,为了不给周行身上留下伤痕,也是使了巧力, 她那样天生的体质,一碰就爱留下痕迹,更何况是发力了的。

    缩手,她摇头:“我没事, 这不算什么。”

    秦淮远也是不放心:“等回府让你娘给你看看,别不当回事,皮外伤没什么, 别伤到内脏, 很危险。”

    她点头, 第一次仔细看他。

    他身形消瘦, 一派书生气息,模样端正俊秀,分明是快四十的人了,看起来和林锦堂年岁也差不多。秦凤祤在旁侧目,双膝上面放着两本卷册,看那样字迹,竟是古籍看不大懂的。

    今朝察觉他的目光,也是看他:“今日多谢兄长相护,今朝知错了。”

    秦淮远似怔了下,随即轻点下颌:“你这孩子,是个知道进退的,既然你娘嫁了国公府,那日后你们就是兄弟,凤祤,你是兄长,要多多顾看顾看今朝。”

    秦凤祤低眸称是。

    他眼帘微动,顾今朝挨着他,回眸看他。

    肩一动,擦到他肩,他身形微动,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今朝撇嘴,不管怎么说,今个是他帮了自己,她见他有意避开,故意又往他身上挨了一挨,果不其然,秦凤祤肩头一动,还要再避。

    她也垂下眼帘,忍住笑意,沉着嗓子故意低落道:“可是,兄长好像不大喜欢我,我之前都喊他哥哥的,他厌烦,说我们没那么亲厚,唤他兄长就可。”

    秦凤祤蓦然抬眸,正撞见他父亲沉沉目光。

    秦淮远又看向今朝:“哦?”

    顾今朝一副受了惊的模样:“其、其实我很想有弟弟妹妹,也很想有哥哥的,但是凤祤哥哥好像真不大喜欢我,当然了,我娘跟我说要和府里人好好相处,我……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可能是我想多了。”

    秦凤祤闻言额角青筋直跳,抿唇看着她。

    秦淮远已经开了口:“凤祤……”

    这时候当然不能分辨,不然更是落了错了。

    在他父亲训斥他之前,秦凤祤立即截过了话头来,也是温顺得很:“嗯,知道了。”

    这么痛快就答应了,顾今朝还真是没想到。

    只觉无趣,她张口吐出个泡泡,低头不语了。

    秦淮远也不想当着继子的面训斥儿子,看见儿子膝头的卷册,也是错开了话题:“拿的什么,世子叫你过去干什么,怎么都来了书院了?”

    秦凤祤伸手摩挲着卷册:“世子让我找点东西,不过好像没有找到。”

    秦淮远一听是世子,顿时皱眉:“谢聿此人,捉摸不透,他还不及他爹胸襟万一,凡事尽量避开,如果实在推脱不掉,那就快些进展,莫留祸根。”

    听见父子两个说起谢聿来了,顾今朝顿时有点恍惚。

    她想起了那个绢帕,也想起了临走时候,他说的那句话,他说可是无人敢在他前提及他娘,真是可惜,可惜至极。分明是说给周行父子听的,就这么着,也震慑力十足,计较起来,也算帮了她了。

    但是很显然,他行事乖张随性,估摸着也真是随口一说。

    出了会神,马车渐渐停下。

    秦淮远父子先行下车,顾今朝紧随其后。

    三人都往后院去了,路过奴仆无不上前见礼。

    国公府里的小厮丫鬟都被书香熏染了似地,这可能是顾今朝唯一喜欢这里的一件事了,秦淮远走在前面,秦凤祤落后一步,今朝在门口随手扯落一枝柳条在手里甩着。

    越走越慢,等秦淮远先进了屋里了,二人才进院。

    秦凤祤站住了,转身看着她。

    顾今朝走得慢,知道他在等她,肯定有话要说的,甩着柳条慢腾腾走了过去,柳条轻飘飘甩在他的肩头,眼看着他侧身避开,她歪着头笑:“好哥哥怎么停这了,是在等我吗?”

    秦凤祤此生,可能都没见过这般无赖无耻的少年。

    他上下打量着她,衣衫上点点血迹,白净的一张脸,分明应该是打架了狼狈时候,却生生让你觉着她嬉皮笑脸没个正经时候。

    说谎装可怜面不改色,不知她脸皮能有多厚,好像什么都不大在意一样。

    和传闻当中的景夫人真不愧是母子两个,景岚在京中早有名气,人称景夫人,这个夫人可不是嫁了谁家就谁家夫人的夫人,她抛头露面自不必说,传闻手段独到,为了她那花房店铺,都说是什么都能豁的出去的。

    男人之间,传起闲话来更为龌龊,多半都是揣测。

    但是即使是秦凤祤,也觉着无风不起浪,不知他爹他祖母为何要迎娶她进门。

    现在看着顾今朝,算是开了眼界了。

    柳条一动,他强忍住想把人扯过来的冲动,别开了眼:“国公府有国公府的规矩,我爹容忍你不等于别人都要容忍你,你现在来说说,仿着我的笔迹要干什么?”

    一见他问起了,顾今朝怀里那本锦册更是沉了,她眨眼想了下,柳条扔了一边:“我不告诉你,想知道啊,自己想。”

    秦凤祤皱眉:“少年少女,不宜传此淫1诗浪词,你要送与谁本与我无关……”

    他一脸正色,长得俊秀,身形也高。

    怎这般正经,真个和他爹一个样的书呆气,顾今朝闻言顿笑,打断了他的话:“与你无关,那就不要管。”

    笑脸就在眼底,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少年眉目如画,如何能看不见。

    看见她,就想到她娘。

    这母子两个,都一副做派,像是在游戏人生。

    在她们眼里,除了那些铜臭,不知她们还能在意什么。

    算了,的确与他无关。

    秦凤祤手里捧着两卷书册,转身就走,可才一转身,身后人忽然贴了上来。

    园子里桃花开了,迎春花树也长满了叶子,远远看着,真是一副美极了的春景图,在这春景图当中,桃树下,一个女子一手扶着花枝,正抬头摘着桃花。

    她妆容精致,还做少女发辫,额心一点红,衬得人比花娇。

    从眉目上看,与今朝一个模子出来的。

    动作之时,笑意浅浅,在这副春景图当中,更添绝色。

    此女身边站着她的丫鬟,还捧着锦袋。

    秦凤祤认出了,是顾今朝的疯姑姑顾容华。

    虽然景岚京中是出了名的,但是她身边有个疯小姑子,此事却鲜被人知,随着景岚嫁进国公府,顾容华是她唯二的亲人,据说是顾今朝的亲姑姑,二人容貌十分相像,只她是个疯的,令人惋惜。

    今朝才要上前,一眼瞥见姑姑身影,连忙贴了秦凤祤身后,双手扶着他两腰,按着不叫他走。

    他低头,她两手近乎是搂着他了,青葱似地,倒像女孩子的。

    别开眼,腰侧一动,她又躲了他身后:“别动。”

    再回眸,余光当中能看见背后少年飞快脱下了带血的外衫,秦凤祤还不知他要干什么,少年突然上前,将染血的外衫随手团了一团塞了他的怀里,急急道:“谢了!”

    说着快步奔向了那树桃花,她内衫干干净净,雪一样的。

    不等到树下,顾容华已经先看见了她,笑着对她招手:“今朝!快来看看,我摘了好多花啊!”

    顾今朝上前,也拉过桃枝来:“是吗?姑姑摘了这么多花儿是要送给谁的呀,是给我吗?”

    顾容华摘下一瓣桃花别了她耳边:“看,现在你就是一朵花了,多漂亮!”

    今朝笑,放开桃枝,双手捧脸:“哦哦哦,我是今朝小花花,姑姑快来把我带家去吧!”

    完全是一副哄着的口气,她眉眼弯弯,微弯着腰一脸笑意。

    这般笑意却和平时的不大一样,即使是打周行时候,也并未弯腰,那腰杆直的,这会儿到了姑姑面前,姑侄两个一起摘着花……脱了外衫,是怕惊到人吧,秦凤祤远远看着,不知为着什么,先前那口恼意渐渐消散了,叹了口气,也是往深院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