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134.好哥哥呀

时间:2018-07-14作者:半袖妖妖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想查订阅率私戳作者可帮查

    他偏过脸来,让她看见自己眉上的那才结的痂,笑意浅浅:“你猜呢?”

    若不是亲眼看见那俩个丫鬟拿走的带血绢帕,顾今朝差点以为这个病秧子是在装病了。眉上那道疤,也结了痂,他看着气色尚可,想了一下,除了故意找茬,也实在想不出他能有什么事找她。

    救命之恩什么的,更不敢提及了。

    顾今朝低下眼帘:“世子眉上的伤结痂了, 不如让我回去寻些药来, 我娘常年与草药打交道, 制过去疤不留痕的那种,还能有养颜美容的功效, 保准让世子恢复天颜之姿。”

    谢聿唇边笑意渐大,他甚至是忍俊不禁的,别开眼轻笑了片刻,才又回眸:“怎么办,顾今朝, 本世子现在看见你就想笑, 你可真是有趣,这些话有些人说了, 让人厌烦, 偏到你嘴里了, 怎么听怎么恳切。”

    今朝继续恳切:“自心而发,当然恳切。”

    当真恳切,谢聿抚额失笑:“行了,你个谎话精。”

    他回身坐了榻边,一边丫鬟上前来给他穿鞋,穿鞋下地,转身往里间走去,老管事直跟了他的身后。

    顾今朝很自觉地跟了过去,进了里间,窗边的桌上,放着很眼熟的东西。

    谢聿坐了过去,示意让她也坐。

    桌上摆着几册摊开着的锦册,上面贴着磨平了的小石子,各种形状各种排列,看似杂乱像是随手摆着的,但有偏偏有俩枚永远在最下方,旁边一朵小花叶。

    是她做的锦册,都已经卖出去的东西了,搭眼一看,九册一册不少,都在桌上。站在桌边,顾今朝指尖在一本小石头上面轻轻划过,笑意渐失:“这些锦册已经是别人的了,与今朝无关。”

    谢聿见她不坐,也是扬眉:“打着应天书院第一公子的名头,标了几首小词,卖了五百文一册,可惜无人识货,光盯着秦凤祤的字迹,都被一人网去,顾今朝,光想要这五百文钱,何苦磨了石头,排了阵法,做这些无用功呢!”

    锦册上面,薄薄的小石头都按照排兵布阵排的各种阵眼。

    每一个阵法下面都是死门,没有生门,看似简单,实属难得。

    她自从进了秦家,就一直在做这个锦册,本也没想到会有人识破,此时谢聿随手推了一册过来,上面石块排布已经变了,他在死门上点了点,笑:“一朵小花放在这里,生死一念之间,你是好心境。”

    这些锦册当中,其实藏了她许多心事。

    林锦堂教她阵法,教她明辨是非,教她怎么做人,却唯独没有教她,如何以女儿身份存活在这世上。

    她是喜欢这个爹爹的,也是喜欢他与她讲的那些豪情壮志。

    但是她身为女子,若在市井当中,还能方便隐藏身份,即使是离开了林家,林锦堂对她的教诲也谨记在心中。

    若讲景岚教她争利,那么林锦堂教她的就是留情。

    利与情之间,她亦有才。

    想要记住的东西向来过目不忘,林锦堂带她去校场,她轻易能破几十阵法,与军师叔伯对弈,从未怯场。

    顾今朝脚一勾椅子,上前坐下:“只是闲来无事做的,册子我已经卖了别人,不知世子此番何意?”

    看着谢聿,少年也是傲气横生。

    谢聿见她神色,更是扬眉:“既有如此才华,为何偏要藏起,看来,你是个有秘密的人。你娘府衙休夫,京中无人不识,你离了林家,又进了秦门,可自始至终她从未想过让你改姓,你有没有想过,她这是重顾家的情,还是轻他家的义呢?”

    凡事涉及到她娘时,便不能容忍,今朝腾地站了起来:“敢问世子殿下,我藏起还是露出来,我娘重情重义,还是无情无义,与你何干?”

    她渐生恼意,难以控制。

    谢聿显然好心情,一手搭在了桌边:“无干。”

    顾今朝转身就走:“既是无干,那今朝就此告辞!”

    可才要走,又被那老管事拦下了。

    “顾小公子留步。”

    知道他那枯瘦的手有多少力气,今朝站住了,回眸,谢聿也正看着她,四目相对时,在他眼里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尽量平和,好好与他说:“王爷临走时说了,好生说会儿话可以,世子不能难为我。”

    谢聿点头,也一点脾气没有:“嗯,不难为你,想走就走罢!”

    这么痛快让她走,怎不令人生疑。

    都还不知道给她抓过来干什么,顾今朝试探着往外走了两步,果然,老管事侧立一旁,不再阻拦了。

    她再走两步,想起秦凤崚来,再回头:“还请世子也让人放了我哥哥,秦凤崚还捆着。”

    谢聿也站了起来,手里的锦册啪地扔了桌上:“这可由不得你了,两个总要留下来一个,你现在也知道了,你娘与我爹颇有渊源,既然如此,那你便走罢。”

    他从里间走出,淡淡目光在她身上扫过。

    窗边挂着个鸟笼,笼子里什么都没有,谢聿站了窗口,伸手推了下鸟笼,反身倚了窗边,又是看着今朝笑,伸手示意,来去无意。

    顾今朝磨了下牙,快步上前。

    她和秦凤崚一起被抓进世子府,此时怎能一个人走,若是秦凤崚先走也就罢了,若是她独自回去,只怕秦家人心生芥蒂。

    再者说,那傻小子是受她牵连,心直口快的,留他在世子府也不能放心,她爹就总是说,不要欠人情,人情之重,不好承受。

    也站了谢聿身边,语气就柔和了起来:“刚才世子提到我娘,我就想说,我从小无父,我娘带着我,照顾我姑姑十几年,重情重义。岁月有风,人间有情,今朝从小受过无数教诲,留情便是底线,如此和秦凤崚一起来,便要一起走,世子若真想难为我,就让他先回去吧。”

    窗外风也轻,云也轻。

    谢聿扬着脸,春风拂面。

    他一手扶了窗边,一口恶气梗了心底,目光阴戾:“是了,你就是这个样子,让人看了生厌,这人世间,哪里来的那么多情义?顾今朝,你出身贫贱,随母嫁入林家,后入秦府,我见你日日欢喜,真有那么多欢喜吗?”

    这叫什么话,今朝眨眼:“人世繁华,为何不喜?”

    她眸色漆黑,这愕然模样不似作假。

    谢聿也是毫不遮掩他的厌世,薄唇微动:“有何可喜?”

    她往外看了一眼,伸手,似有风过:“世子府园艺美轮美奂,家具家家什都价值不菲,世子自出生起,便生在富贵家,不知人间疾苦。”

    回眸又是看他:“我从小跟着我娘颠沛流离,虽然小时候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我娘与我说过,最难的时候无处容身,她和姑姑抱在一起给还小的我遮雨,穿破衣,吃剩饭……那种只要活着就好的时候都过去了,如今身穿锦衣,吃穿不愁,怎能不喜?自有记忆来,我爹待我如亲生,朋友两三,如今进了秦府,虽不是亲生,但继父温情,继兄友爱,也当欢喜。”

    言语间,没忍住,眼底又有笑意。

    许是这笑意太过扎眼了,谢聿别开了眼:“继父温情,继兄友爱,让你这么一说,人间似有真情在了,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个无知少年,人间哪有什么情义,你娘待你有情乃是亲生,林锦堂待你有情,是因你娘,秦家容你也是因你娘,秦家二子一女,你当谁能与你真心相待?人情淡薄,温情?友爱?怕是笑话。”

    话音才落,外面匆匆走进一个侍卫,说是秦凤祤来了。

    顾今朝真是喜上眉梢,低眸便笑。

    谢聿看在眼里,指尖微动,在窗棱上点了点:“别高兴得太早了,故意放出风去的,他这时来世子府,只道两个都触怒了本世子被抓来了。你来猜猜,若讲他只能带走一个的话,会留谁在险地?”

    今朝蓦然抬眸,脸上笑意顿失:“世子这是故意难为人……”

    他闻言失笑,这更像是一个游戏,显然愉悦到他了:“人心最不禁试探,你且看看,事到临头,可有真心相待,真让他辩解一番,你道他会不会故意推脱,为救亲弟,什么都按到你头上?”

    这人世间,若讲情义,自然亲兄弟更胜一筹,但如今她们也是一家人,秦凤祤多次袒护,秦家也不会置他于险地而不顾,心下稍安,也是抿唇:“凤祤哥哥是秦凤崚亲兄,心急担忧也属正常,但若说为了他,而置我于险地,我信他不会。”

    她言之凿凿,眸光发亮。

    院中远远走来一抹白影,谢聿扬眉便笑,亲手关上了窗。

    “好,那且拭目以待。”

    偷偷抬眼,他冷冷目光正是停留在她的脸上,赶紧又垂眸。

    耳边是摔倒少年的哀嚎声,顾今朝小声说:“我没闯祸,他抢我东西。”

    秦凤祤没有应她一句,倒是身边的锦衣公子笑了:“凤祤,这就是你那新进门的弟弟?”

    什么叫新进门的弟弟,顾今朝再抬眼,这人也在看她。

    他笑意浅浅,微勾着唇。

    那双凤目直瞥着她,这般风姿的,单单站在面前,虽是一身锦衣玉石的,也是个雅,看着真真赏心悦目。

    她压下心中恼意,尽量保持神色平静,趁机认兄:“两位哥哥好。”

    秦凤祤嗯了声,当然了,他应的也应该不是她,多半是答人那句新进门弟弟的。

    那人轻笑着,口中还默念了声哥哥:“哥哥?呵……”

    顾今朝不以为意,只在心里猜着,秦凤祤要是看了锦册,是会训斥自己一顿,还是要等回府里再问,左右也是恼了她吧。

    她一副好少年模样,低眉顺目的,希望他别太在意锦册上面的那两句词,别追究下去才好。

    很显然,秦凤祤也真没太想理会她,他错身一步,完全没有理会今朝和那本锦册的意思,光只是伸手来请锦衣那人了:“时候不早了,大公子请。”

    神色淡淡的,也看不出恼还不恼。

    听见他说要走,顾今朝暗自窃喜,可真是巴不得他快点走才好。

    锦衣男子嗯了声算是应允,手里的锦册一下按在了今朝怀里,还在她肩头轻按了一按:“长得真不错,嘴也是甜,你这弟弟倒也有趣。”

    说着,错身离开。

    锦册失而复得,顾今朝大喜过望,赶紧搂紧了。

    那二人进了学堂偏门,看样子是奔着后院去的。

    秦凤祤低声说了句什么听不真切,回头还瞥了她一眼,目光冷冷的,大抵是有过后算账的意思。

    她叹了口气,自认倒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