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97.心头肉啊

时间:2018-06-17作者:半袖妖妖

    此为防盗章, 想查订阅率私戳作者可帮查

    才吆喝完,左右耳朵各被人揪住一只, 她连忙捂住, 挣脱开来:“诶诶诶!”

    书箱两旁,一边站着少女赵玘,一边站着少年穆庭宇, 三人本也相熟,此时到了一块,更是难得。顾今朝今个跟着她们两个来取锦册的钱, 加上才得的一块银, 这书箱可够重的了。

    一人掐了她耳朵一把, 她揉着耳朵直呼痛。

    穆庭宇自动上前, 将书箱背了身上:“今朝, 得了这么多银钱,是要干什么去?”

    赵玘也是看着她, 瞪她:“是啊,你要干什么去?”

    顾今朝笑, 神秘兮兮:“要去金铺,买些首饰,听说南大街黄金铺他们家近日打出了新款式, 我想去看看,你们要不要去?”

    穆庭宇听说她要去金铺买首饰, 一把揽过她的肩头, 嘻嘻笑了:“买首饰干什么?说, 要送人还是干什么,可没瞧过你还上心这个?”

    今朝一肘拐在他肋上,给人拐开了,往前走:“你说买首饰干什么,当然是送人了。”

    少年又扑身上来,自后面伏了她的肩上:“是送哥哥我的吗?”

    顾今朝笑得不能自已,又给人推开了去:“想得美,你缺这个?”

    穆庭宇与她并肩,抱臂:“那真是奇了怪了,顾今朝,你这个小小守财奴,今个怎么想起来要往出花银钱了,这是要送谁的,送谁家姑娘的?”

    今朝想了下,点头:“是有那么个人,我看她身上也没个像样的首饰了,想给她买。”

    说话间,又是回头。

    赵玘远远跟在后面,已经落后许多了,四目相对,小姑娘已经先别开了眼去,顾今朝似未在意,对她直招着手,让她快点过去。

    本来说好了,换到银钱了,让今朝去找她的。

    这会顾今朝嚷着要去金铺,她跟在后面听得真真切切,耳根发热,犹豫着要不要一起去。脚下更快一步,已经追了过去,到了眼前,心跳得没那么快了,也慢慢冷静下来了。

    今朝也和她说着话:“你生辰是哪日来着?”

    赵玘作势要打:“再说忘了试试?去年还说记得了呢!”

    顾今朝本来站在她和穆庭宇的中间,见她动作,忙不迭地跑了穆庭宇的一侧去,他下意识一偏身,这就躲了他的身后去,光只探着个头了:“好姐姐,饶了我这一回 ,我记着是快到了,记不准是哪一时了!”

    赵玘抿唇,拿了绢帕出来绞着帕子,别开了眼去:“还有……还有……”

    不等她说完,今朝已是绕着又扑到她身侧来:“逗你呢!还有五日,对也不对?”

    真是还有五日,竟是记得。

    刚才分明就是故意逗她,赵玘心底恼意未去,伸脚就来踢她:“顾今朝!你个混物!”

    今朝笑,飞快躲开了。

    从这边街上,一直走了南大街,也幸好有穆庭宇在,不然这一箱子银钱也不好背过来,到了金铺门口,他还是气不喘脸不红,赵玘已经累得不行,今朝扯了自己的袖子直给她扇着风。

    歇了一歇,这就进了金铺。

    近日的确有新出的样式,顾今朝目的明确,知道自己这些银钱能买多少首饰,光只看耳坠和额饰。新出的有那么两三样,其中一名叫桃花醉的,细链上一朵桃花,十分精巧,雅而不俗。

    她一眼相中了,让人拿了出来。

    伸手在穆庭宇额头上比了一下,被他笑着推开,她又在自己额上比了一下,左右一看,眉眼弯弯:“赵玘,穆二你们快看看,怎么样?”

    穆庭宇在旁笑:“嗯,不错。”

    赵玘也点头:“真好看,好看。”

    今朝自己看不见,又拉过赵玘来往她额头上比了下,这才满意地放下。

    想了下,她回身又拿过搭配的桃花小坠,在赵玘的耳边比了一比,笑:“我的眼光绝对没有错,就这个了。”

    说着让人仔细放了锦盒当中,忍痛让穆庭宇将书箱放了柜上,还有之前攒的一些,让他拿给小二,自己都不忍心再看,转过身去长吁短叹地。

    赵玘瞧见了,站了身边来:“费那么多力,就想买这个?”

    顾今朝点头,再回眸时已是笑了:“希望她能喜欢。”

    赵玘只觉面上发热,趁着脸还没红,急忙嗯了声,先出去了。

    买好了首饰,穆庭宇把书箱按了今朝的背上,她顺手背过。

    清点了一下,还剩了几百文,包了一起也塞了她的手里,他低眸瞥着她腰上挂着的双鱼挂饰和匕首,推着她直往出走:“顾今朝,哥哥我今个忙了半天,怎么也不能让我空手回去的吧?”

    顾今朝瞥见他目光,想了下,伸手将匕首解下来递到他面前:“好吧,这个送你,虽是你得的,但是你给了我,现在算是我送你的了。”

    穆庭宇摇着头,一脸无奈,虽是不甘但也伸手去接:“你也忒小气,给人买金卖银,给我个我给你的。”

    才是摸到匕首,又拿不过来。

    今朝瞪他:“你个拉蛋的拉蛋鸡,我可告诉你,知道你是菩萨心肠,但我小气得很,给你的东西不许随手送人,要是有给人的心,痛快还了我,我好卖俩个好钱。”

    穆庭宇出身富贵,向来不喜身外之物。

    他身上偶尔挂着的东西,别人一讨就顺手给了,多少好东西,出去转一圈就没了,多半都是让丫鬟婆子要了去,后来干脆什么都不带了,省得丢的丢,赏的赏。

    每次丢了东西,到她面前提及,顾今朝就骂他拉蛋的拉蛋鸡,说他走哪东西就丢哪,偏丢不到她手里去,虽然不大想给,但还是松了手。

    穆庭宇随手挂了腰间,与她一同往出走。

    赵玘还在外面站着,顾今朝将包着银钱的小包塞了她的手里,让她拿回去,她看也未看,放了书袋里。回去是实在累了,穆庭宇叫了车来,送她们回府。

    先送赵玘,走了林家门前,难免感伤,顾今朝扒着窗帘看了又看,整个人都靠了窗边。穆庭宇挨着她也往外看,林家大门紧闭,什么都看不见,也是啧啧出声:“可怜的小今朝,想进去就进去,看谁能拦着你,你爹和你娘有约在先不能见面,又没说不让你见……”

    话未说完,今朝已是一手捂了他的口鼻,给他推开了。

    不叫他说,他就不说,一路无言,到了秦府门前,马车一停,见今朝起身要走了,穆庭宇才是叹了口气:“你爹让我告诉你,哪个要是敢欺负你们母子了,知会他一声,杀人放火也不过头点地,没什么的。”

    就知道,有话带来了。

    顾今朝站住了,回头瞪了他一眼:“说得真轻巧,还说什么了?”

    还说什么,还说她想回去就回去,可家里那个已经有了身孕了,穆庭宇有点说不出口,见她一直等着,直别开了眼去:“没什么,也告诉你,秦家要是待你不好,也饶不了他们。”

    林锦堂向来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翻来覆去就这么两句,像是他的话。

    顾今朝点头,说是知道了,飞快下车。

    穆庭宇掀开窗帘,见她已经进了秦家大门了,那背影和平常一样,定定看了半晌,才叫车走。

    回了院里,顾今朝直奔后院。

    秦湘玉睡了小半日才起来,她进了屋里,放下书箱将装着首饰的锦盒给了她,少女柳叶弯眉,巴掌大的脸上尽是疲色。她发辫微乱,舟车劳顿真是疲乏得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了。

    秦家本来就没落了,后来她母亲身体不好,还变卖了许多嫁妆首饰,这两年秦湘玉也没什么好首饰,顾今朝都看在眼里,也是心疼。

    秦湘玉打开锦盒一看,额饰和耳坠都是桃花,是止不住的笑意,好生喜欢。

    今朝在旁也是笑:“明个上学刚好戴,以后我再攒了银钱时候,再给你买别的。”

    秦湘玉抬眼看着她,难得对着她一脸笑意:“多谢,哥哥有心了。”

    顾今朝为兄之情顿时泛滥起来,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这就说了会儿话,眼看着天黑了,时候不早了,她想起白日里秦府闹的那一出,赶紧又出来了。

    走了母亲的院子里,窗户开着。

    点点烛火映着屋里的窈窕身影,她娘就在窗前,夜空当中,繁星点点,广大天地,顾今朝眼中只景岚一人,慢慢上前,脚步轻轻。

    哼哼呀呀,不等走近,就能听见她娘哼着小曲。

    窗上只有女人的影子,她靠着窗,伏在窗边,长长的水袖从她腕间垂落下来,她似无察觉,光只抬头看着这点点星空。

    顾今朝站住了,抬头望月。

    一轮明月似圆盘,那小曲还带着不易分辨的调子:“一更里呀,月过花墙……二更里呀,敲打窗棱,叫声郎君你哪里去呀……”

    听着这调子,全是柔情蜜意。

    她实在没忍住,笑了。

    还有心情唱小曲,应当没事。

    顾今朝不愿上前打扰,连退数步。

    慢回身,不曾想到秦淮远就站在身后。

    一轮明月,繁星点点。

    屋里一点烛火,昏昏暗暗,隔着窗能看见窗外郎朗夜空,顾今朝翻来覆去睡不着,侧身滚了榻边,盯着火烛出神,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其实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在发呆。

    门外传来轻轻地脚步声,来宝提着灯笼推门走进来,侧立一旁。

    耳里听见她叫了声夫人,顾今朝连忙翻身,对着那一轮明月闭上了眼睛,装睡。

    景岚让来宝在门口站一会儿,亲自提了灯笼就走过来了,她脚步也轻,灯笼挂了一边,屋里顿时亮堂了些许,虽然看不见,但是浅浅呼吸声就在身边,顾今朝抿着唇,不动。

    景岚随即坐了榻边,她温柔指尖,轻轻放了她的胳膊上面:“今朝,睡着了吗?”

    顾今朝一动不动,也不吭声,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景岚笑,更是伏身过来,双手都搭在女儿的手臂上,整个人的全身重量都倚靠了她:“我的儿,你可是学坏了哦,都不理娘,想想还是你小时候更可爱,小的时候啊,你就爱吃糖,牙都吃坏了还总是吃,天天盯着街边那两个卖糖的,你姑姑真是把你宠坏了……早上也给晚上也给,为了扳过你这睡前爱吃糖的毛病,我就特意买了你最爱吃的糖芽,说你听话,乖乖的睡觉,睡着了就给你吃,然后你就高高兴兴地睡着了。”

    今朝无声地撇嘴,任她歪在自己身上。

    景岚想起她儿时模样,眉眼柔和:“那时候,真是的啊,后来你发现娘骗你,很生气,到了晚上装睡不理我,娘就过来问你。可就那么生气了,我一问,今朝你睡着了吗?你还是气呼呼说:睡着了!那时候多可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