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92.终究长大

时间:2018-06-17作者:半袖妖妖

    第九十二章

    车帘掀起了些, 顾今朝枕着双臂,伏身在车窗旁边。

    冷风吹着她的脸, 她微起了点身, 伸出一只手来,迎着风。

    张开五指,冷风从指缝吹过, 些微的凉。

    日头还未出来,马车从巷口转过去,今朝捂着自己额头, 才要回身坐好, 一辆马车在禁卫军的拥簇下与她擦肩而过。

    她蓦然回头, 探出了半个身子, 喊了赶车是林大叔停车。

    林大叔立即停车, 顾今朝当即从车内钻了出来,她站在车辕上, 看着那辆车奔着她来的方向去了,不由抿唇。

    老林看见, 回头看着她:“小主子,怎么了?”

    禁卫军无缘无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顾今朝站了一站, 掀开门帘,还是坐回了车里。

    她仰着脸, 硬将刚生出来的泪意憋了回去:“林叔, 走吧, 去书院。”

    再不是幼童,成长的代价,就是懂事。

    正如,她懂得穆二留不住,现在她也知道,姑姑想做什么,她也拦不住。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姑姑,相信阿娘。

    秦凤祤说得对,她只能做好眼下的事情。

    马车渐渐驶离,顾今朝一直仰着脸,没有低头。

    到了书院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了,这一个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多少学子由家人送来,在书院门口作别,今朝背了书箱,慢行下车。

    秦凤祤竟然都已经等在书院门口了。

    顾今朝走了过去,低头见礼。

    她虽是没有哭泣,但情绪低落,秦凤祤一眼瞥见,可是又警醒了一番:“这是怎么了?打起精神来,今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需好好考试。”

    今朝嗯了声,低着眼帘。

    秦凤祤只当她紧张考试,抬指一弹,弹了她的额头上:“没事,你可以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顾今朝后退了一步。

    她避开他的碰触,只是点头:“嗯,我没事。”

    与秦凤祤挥手作别,走进书院,顾今朝直奔考场。

    人生无非就是这样,永远走在十字路口。

    她穿梭在来往学子当中,抬起了头。

    走进考场,堂内略有喧哗。

    今朝伸手扶住书箱,径直走了进去。

    谢聿一身朝服,站在堂前,正与监堂的夫子说着话,余光当中瞥见她了,这就走了过来。

    这是考场当中,本不该在此处相见。

    二人迎头撞见,谢聿走了她面前,侧身而立,他甚至故意站偏了一点,等着她走过来时候撞她的肩头。

    可顾今朝低着眉眼,虽然撞了肩头,但真个是仿若未见,从他身边走过。

    谢聿唇边浅浅笑意顿时收回,等她走过,蓦然回眸。

    学堂当中,学子们越来越多,大庭广众之下,他盯着她看了片刻,随即责令人给今朝留了话,让她在书院等他来接,才转身离去。

    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此时日头还未出来,属于顾今朝的人生却已开始变了方向,她沉下心来,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

    三场考试,第一场,史论。

    《楚郑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

    《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

    《申公堂无申商之心而用其术,秦公远用申商之实而讳其名论》

    ……

    第二场,各国政治,义学五道。

    第三场,《四书》《五经》

    ……

    日头偏了西,学子们逐一从学堂走了出来,书院门口停了许多车马,时间一点点流逝过去,到了最后几乎已经没什么人出来了,慢慢地,喧闹变成了安静。

    世子府的马车在书院门口停了好半晌了,窗帘些微掀着,露出谢聿丁点侧颜,何老五来来回回在车下徘徊着,每走出一个人来,都要张望半天。

    可始终没有看见顾今朝的身影,他只得回到了车边。

    谢聿早起来了一趟,随后被人传去东宫,掐着时间急急赶了回来,等了这半天,也是不耐:“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出来?”

    他来的时候,下场钟声还没响起,应该来得及。

    何老五忙是低头:“老奴还是进去看看吧!”

    他见谢聿点头,赶紧往书院去了。

    红霞满天,即便是最晚的学子也自敲钟之后,走了出来,怎能不见今朝?

    谢聿伸指将窗帘又掀大了些,侧目,让车夫赶车上前,停车在书院的门前。

    片刻之后,马蹄声由远至近,少年一身银白软甲,飞身下马。

    穆庭宇牵马往前走了几步,将马儿拴在了路边树上,急急走了过来。

    他才得了消息,想到书院打探消息,不想来迟一步,才要进书院找夫子问上一问,一抬头就看见了世子府的马车。车窗前,谢聿也瞥见了他,四目相对时,都沉了脸色。

    到底是声名在外,穆庭宇上前见礼。

    谢聿本就多疑,此时见他,更觉不快:“这个时候了,不知穆二公子还来书院干什么?”

    穆庭宇倒是直白:“能干什么,听说今朝今日大考,我来看看。”

    若非遇见彼此,还不会如此直白。

    天生情敌,尤其是他,谢聿更是耿耿于怀:“听说中郎府要与公主府联姻,婚事都要定下来了吧?”

    句句扎心,穆二扬眉:“那又怎样,世子不必挑拨,再挑拨也是无用功。”

    他上前两步,到了车边了,一手扒在了窗边,又沉声道:“顾今朝她喜欢的人是我,就算不在一起,也是我,世子三番五次故意接近,可曾听过她一句软话?从前我们一起长大,她为我做了太多,我欠她太多,可即便如此,也是日日欢喜的吧!”

    说完连连后退,依旧施礼走过。

    他也是脚步匆匆,惦记着要去打听一番,赶紧告退,进了书院去了。

    窗帘啪嗒一下落下,平复片刻,谢聿才又靠了窗边。

    这一次,不消片刻,何老五匆匆自书院走了出来,他快步上前,急急道:“监堂的夫子说,顾小郎君不等敲钟就走了!”

    谢聿回眸,一手掀了窗帘顿时皱眉:“什么?可是落了题了?”

    何老五当即摇头:“那倒没有,只是早早写完就走了。”

    分明给她留了话了,可她没有等他。

    他想起穆庭宇才说的话,更是恼怒。

    顾今朝今日可是心无旁骛,下笔时候一次不曾犹豫,早早答完了,第一题藩镇,第二题平戎,第三题举贤,第四题变法,第五题以夷制夷……

    早早交了上去,早早回了自家车上,让人立即回府。

    一路疾驰颠簸得很,她心急如焚,到了自家门口,直接自车上跳了下去。

    看门的小厮依旧在门口耳房打着瞌睡,顾今朝一脚将大门踹开,将他吓醒了,她快步走了后院去,扬声叫了几声姑姑,一直上了石阶时候,还抱着一丝希望。

    来宝迎了出来,眼睛已经哭红了。

    姑姑当然不在,留给顾今朝的,只有一封书信。

    犹如叮嘱孩童一般,让她听话,让她保重,只说让她等着阿娘回来,千万别去找姑姑,也别对他人提及。

    就知道是这样,今朝将书信烧掉了,回身走出姑姑房中,让人备饭。

    来宝直跟了她的身后,亦步亦趋地:“主子诶,你倒是说句话呀,姑奶奶和夫人都不在,现在这府上只有你了,我一点主意都没有。”

    顾今朝回了前堂洗手洗脸,似与平常无异:“我说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就是了。”

    水凉,洗了之后手也凉了。

    她一个人在堂前,将药膳的单子分成了温寒湿热几种,一忙起来就忘了时候,眼看着日头要落了,晚饭也都摆了上来。

    差点忘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圆桌上摆了饭菜,顾今朝让人摆了三副碗筷,自己独坐一边。

    她才要端饭碗,来宝急急跑了来,说是门前来了人,世子府的车马就停在巷口,请也不进来,非要她出去相见呢!

    今朝将碗筷放下,顿时起身。

    出了房门,快步下了石阶。

    院子当中静得不像话了,一路飞奔到了巷口去,谢聿并未下车。

    她站了车边,仔细看着车徽,的确是世子府的。

    何老五侧立一旁,双手拢在袖子里,对着她揖了一揖:“世子留了话给小郎君,忘了?”

    没忘,只不过,顾不上了。

    今朝摇头,看向车上:“既然来了,他怎不下车?”

    说着,也不等何老五回答,快步到了车窗边上,自外面掀起了窗帘来,往里面看了一眼。

    天还未黑,车上昏暗看不真切。

    谢聿端坐如斯,顾今朝看着他眨眼:“这是怎么了?怎么不下车了?”

    他本不想动,可一抬眼见她笑脸,不由暗惊。

    当真是笑比哭难看,当即下车。

    车帘甩动,谢聿自车上走下,站了一边,顾今朝快步又到他面前,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才洗过脸,脸边的碎发还湿着,被冬日的风一吹,像碎针一样。

    日头终于整个落下去了,夜幕降临。

    谢聿登时皱眉:“怎么了?”

    话音才落,顾今朝一低头,额头就抵在了他的肩上。

    他顺势将人环住,万般恼怒都变成了温柔似轻云变幻:“这是怎么了?今天没考好?”

    这身朝服才穿了没多久,就已经有了他独特的味道,顾今朝低头闻见,不由失笑。

    她已长大,只管往前走就是。

    站直了身体,将自己自谢聿的怀中站开,顾今朝抬眸就笑,多少东西如释重负。

    “要不要同我一起吃个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