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91.平安喜乐

时间:2018-06-17作者:半袖妖妖

    此为防盗章,想查订阅率私戳作者可帮查  她长发还未干, 来宝追着她, 给人拽了回来:“你干什么去, 再擦擦头发。”

    景岚一直坐在门外‘晒阳阳’,听见屋里动静,知道都收拾好了,不需要望风,掀了帘子就走了进来。桌子上还放着今朝的锦册,拿了在手里,强忍着擦了擦头发, 又让她将头发在头顶扎了一束髻。

    她向来不喜欢梳双角,觉得男人家的话,那样看起来丑。

    用发饰盘着长发在头顶,时时要保持她美少年的美貌,若是平时,可是要对着镜子左右都照一照的,今个按都按不住,起身就走。

    景岚倚在门口, 抱臂:“干什么去, 这么火急火燎的。”

    顾今朝快步到她面前, 飞快到她脸边香了一口,才是摆手来掀门帘:“要命的事, 我得先走了!”

    她娘笑意更深:“要命了还不快走, 小风流鬼!”

    话音落了, 人已经跑没影了。

    顾今朝怀里揣着锦册,右手上缠着布条,直奔后院,秦凤祤与他弟弟秦凤崚住在秦家老太太的院子里,当然了,之间还得经过秦家唯一的女儿家,秦湘玉的院落。

    秦家这三子,凤祤十八,凤崚十五,湘玉十三。

    好巧不巧,顾今朝十四,刚好落了那两人之间,捞了个妹子。

    她对女孩子,向来温柔,是以住进秦家之后,尽管那两个少年少女对她都那般挑衅,但是她都一笑了之,毫不在意的。

    也是秦家书香门第,比起周行那样口出恶言的,秦湘玉和凤崚的那点挑衅都不算什么了。

    兄妹两个一口一个规矩,时不时来寻她比试棋艺和做诗的。

    刚好这两样,她都擅长,权当有人陪着玩了,有时输有时候赢,输赢她都不在意的,倒是那姐弟两个,没能让她怎么样,却总是先在她面前吵起来了。

    据说,秦湘玉和秦凤崚跟着老太太回乡祭祖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

    冷不丁的,没有个人闹她,还有点不习惯。

    顾今朝快步走过,奔着里院厢房去了,院子里两个丫鬟正在窗下说着话,她记得,是秦凤祤身边的丫鬟君竹和馨书,忙是上前说话。

    真是书香门第,比起来宝来说,丫鬟的名字都要美得多。

    她和她娘都习惯了一个人,其实来宝多半是来充场面的,平时和姑姑身边的翠姨打点她们娘俩身边事,还有两个丫鬟不在眼前的。

    到石阶下面了,扬脸就笑。

    “两位姐姐,凤祤哥哥可在屋里?”

    “在……”

    “在的。”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虽然顾今朝时时以为越是长得好看的人,越是人心难测,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有一副好容颜,很多时候,给人的第一印象,只要谦卑一些,都是招人疼招人喜欢的。

    就比如,国公府的丫鬟们就都很喜欢她。

    不仅仅是应了她,君竹给掀起了帘子,馨书还往里指了指。

    顾今朝没忘了对二人抱拳谢过,快步走了进去,屋里特别安静,秦凤祤就坐在窗边,背对着她。一眼看见桌面上放着她带血的外衫,赶紧上前。

    从书院带回来的卷册已经翻了大半,秦凤祤两本同时翻阅,不知在对照着什么,没有抬头:“干什么来了?”

    想必是听见她的声音了吧!

    乖乖站在桌边,顾今朝虽然是一直盯着那团成一团的外衫,但还是先拿出了锦册推放了桌面上:“今日事今日了,今日事全因今朝而起,实在不该拿哥哥笔迹作为噱头,不是摔坏了才想拿来的,就当今朝给哥哥陪个不是,希望哥哥莫要再恼我了。”

    她特意还用了右手推了推,手上布带扎眼得很。

    秦凤祤抬眼,眼帘微动。

    他就那么定定看着她,靠向了椅背,一手就搭在桌边,似乎想了下,才翻开了锦册,发现她是手巧,仿写的字迹的确神似字迹的,顿时扬眉:“你做这个干什么?说实话。”

    今朝伸出受伤的手,晃了晃:“想在同窗前炫耀叫卖,因为哥哥,或许能声名大噪,但是现在哥哥不必担心了,手伤了,再仿不成。其实真有哥哥的手书,当然是要珍藏了,毕竟在进秦府之前,就听说过哥哥第一公子的美名,字好看,人也好看。”

    此话半真半假,她一副恳切模样,若不是亲眼看到她的狡黠,怕是要信了。

    可真是会夸人,秦凤祤别开了眼:“放着吧。”

    他睫毛可真长,顾今朝手也伸到衣服上去了:“好,多谢哥哥今日帮我遮掩一二,顺道这外衫就拿回去了,今朝回去反省反省,日后定不给国公府惹祸。”

    一把将外衫抱了怀里,看秦凤祤的模样应当是没看见什么,才松了口气,转身要走。

    秦凤祤却又叫住了她:“是该反省,或许是你娘改嫁,总没有一个固定的家,没有能好好教你的家府,所以你走了哪里都觉着客栈一样的。我是无妨,凤崚和湘玉却是不同,没了娘照拂的孩子,向来容易受伤敏感,相处久了,孰能无情,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真拿秦府当个家,否则有朝一日,你娘若是再走……”

    她蓦然转身,握紧了拳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改嫁并非我娘所愿,她也并无过错,有朝一日你秦家对不住她,我们自然是要走的。”

    若非秦凤祤并无嘲讽之意,一脸正色,只怕她这时候已经扑上去了。

    秦凤祤看着她神色,又是低头翻了书册去了:“你娘不用情,嫁几次都一样,林锦堂是出了名惧内,可那般的人,怕是她都没用几分真心,更何况是我秦府。”

    此话严重了,却正戳中了顾今朝的心头上面。

    她紧紧抓着外衫,恨不得此时将这带血的外衫摔在他身上。

    转过身去不看他了,声音也是冷了下来:“秦凤祤,你怎知我娘没用心没用情,她嫁进秦家来,一分好没讨到,花费了那些银钱,你们吃着她的喝着她的,还要顾忌着她,既然如此,为何不去问问你爹,他干什么要娶我娘?不娶了就好了,不是吗?”

    秦凤祤语塞,抿唇。

    顾今朝想起林锦堂,也是实在恼怒:“再说我有家,我也有爹,我爹也教过我教养,我娘也教过我要与兄弟互敬互爱,只怕是你才没将我娘俩当个一家人吧!”

    说罢,摔了帘子就出去了。

    他本意并非如此,秦凤祤站了起来,从窗口往外看,少年却已走远。

    顾今朝快步走出院里了,没人地方,还没忘打开外衫看了看。

    后面干干净净的,并没有血,是她想太多了。

    她脚下不停,走回她娘的院里。

    院里桃花开得正盛,顾容华还在桃树下,不肯回去,她娘和来宝翠姨都一起哄着,一唱一和的。

    “桃花糕一会儿就做好了,容华回屋里等着吧,不然一会丫鬟找不到你,桃花糕要送与谁去?可别便宜了别人!”

    “就是啊,大姑娘快回去吧,我瞧着这时候该送过去了。”

    “走吧,都摘了半天花了,也该是累了饿了,姑娘回去歇歇,一会儿咱们再来,一会儿咱们来把这一片的桃花都摘下来,好不好?”

    姑姑怕血,顾今朝赶紧将带血的外衫藏了身后,到了来宝跟前塞了她手里,也上前跟着她娘一起哄了姑姑来。

    顾容华站在一片桃花当中,头上戴了一头的桃花。

    这会儿倔强得像个孩子:“我不走,李郎说要回来接我的,他让我在这等他,我走了他找不到我怎么办?”

    她神情像个少女,站在桃树下面更添绝色。

    谁也不叫谁上前,景岚只能哄着她:“我知道他来接你,等他来了我告诉他,他要是知道你等着他不吃不喝的,怕也要生气的。”

    今朝从后面错身而上:“姑姑,刚才我看见有个男人,长得瘦瘦高高的,打听你住处往偏院去了,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顾容华一听瘦瘦高高,赶紧往出走了几步:“那是了,昨晚上梦见他,他真是瘦了,我去看看,李郎来接我了,来接我了。”

    翠姨连忙扶了她:“慢着点,慢着点。”

    眼看着人给骗回去了,娘两个都松了口气,顾容华记性不好,只要还没走到院里就给李郎忘了个干干净净。

    景岚叫了来宝,才要回去,一眼瞥见女儿:“刚才干什么去了?”

    顾今朝站了她身边,长长叹了口气:“娘,秦爹爹不是回来了吗,你有没有问他,早上那个女人怎么回事?我不喜欢这里,要是个真浪荡儿,咱们这就走,怎么样?”

    两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子,景岚赫然失笑:“竟说傻话,你以为我随便找个人嫁的啊,你秦爹爹也会待你好的,兄弟姐妹之间难免有摩擦,不过你不让他们吃亏就阿弥陀佛了,娘不担心你这个,至于那个女人么,她挺着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你道是她急还是我急?”

    话了,又掐了她的脸,让她别唉声叹气的。

    顾今朝还是小,不懂男女之情,别开脸,不开心:“那我爹呢,你发现那个女人的时候为何一天都不多等,即刻就出了林家。”

    景岚脸上笑意顿失,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解释,想了下,按住了今朝肩膀:“你爹是个好人,我不能让他无后。”

    就知道是这样,顾今朝懊恼地踢开脚边石子:“我当他儿子不行吗,怎么就不行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