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85.还看还看

时间:2018-06-17作者:半袖妖妖

    此为防盗章, 想查订阅率私戳作者可帮查  她当即站住,讨好地笑笑:“哥哥莫恼,我可以解释一下。”

    他拂袖,当即转身没有想听的意思。

    顾今朝抱着书箱, 继续跟着他:“自古以来多少文人以临摹名人笔墨谋生,能被人临摹也说明是大家之秀,五百文一册, 十册是多少钱……”

    秦凤祤在前面脚步匆匆,并不搭言。

    今朝依旧努力解释着:“这样的东西也不能以量充好, 物以稀为贵嘛,得了银钱也可以贴补家用,我一小跟着我娘, 也挣了不少小钱了。我知道,你们舞文弄墨的, 不稀罕这些铜臭子儿, 但是人活着吃穿用度没有银钱怎么行,怎么……”

    眼前人站住了,秦凤祤再次站住了。

    他虽然没有回头, 但是双肩微动, 能见其怒意是强忍着,顾今朝抿住唇,提着书箱的肩带这就背了身上, 见他无意理会自己, 只好厚着脸皮在背后给人说软话。

    “别气了啊, 日后再不仿你笔迹就是。”

    “……”

    秦凤祤似平复了一下,好半晌才是回头:“进了书院就好好读书,顾今朝,既已进了国公府,必当谨守家规,我秦家书香门第,丢不起脸面。”

    脸面在她跟前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今朝扬眉。

    不过没等她再做何反应,前面馨书已经听闻他们回府迎出来了:“说是老太太回来了,哥儿们赶紧过去请个安吧,我也正要过去看看呢!”

    秦凤祤闻言回头看了眼顾今朝,秦家重礼数,今朝连忙跟上。

    “几时回的?湘玉和凤翎也回来了?”

    “是,我正在屋里收拾着,听别人说的,才回来呢,都回来了。”

    “……”

    “……”

    秦凤祤将老太太和弟弟妹妹问了个遍,顾今朝却在心底盘算着日子,不想人回来的这么快,她准备的东西还没准备好,只求一会儿别遇着秦湘玉才好。

    到了后院,老太太的丫鬟桃儿在门口站着,秦凤祤带着今朝上前,她欲言又止,也不知是拦着还不拦着,恍惚间馨书已经掀开了帘子。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见女人的哭声。

    哭声很悲切,很惹人怜惜地:“求老太太做主,我腹中骨肉的确是秦大人的,已经四个多月了……青韶虽然身在青楼,但早年也是罪臣之女才沦落至此,不求别的,但求给这个孩子一个出路……”

    顾今朝才要走进,秦凤祤站住了,伸出一手将她拦住了。

    二人都站住了,老太太也不知拍了什么,咣当一声:“淮远,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还不等听见秦淮远回答,秦凤祤推了顾今朝返身走了出来。

    他对着桃儿点头,轻声道:“一会儿没人了,跟祖母说,孙儿得空再来请安,只当我从未来过。”

    说着还直推着顾今朝,下了石阶,脸色微沉。

    顾今朝倒给他留足了脸面,出了院子了,才是站住。

    她抱着双臂,仰脸看着秦凤祤,笑眼弯弯:“秦凤祤,你们秦家书香门第,国公府的脸面就是这么守住的啊,原以为秦大人与令母伉俪情深,并无妾室,我娘因着这个说了他多少好话你可知道?口口声声说让我谨记家规家训,让我别丢了你们的脸面,啧啧啧……”

    秦凤祤无言以对,面色更沉。

    顾今朝回手又抻了下书箱的肩带,耸肩走远了。

    今日再去书院已经迟了,本来还想让秦凤祤去跟夫子说一声,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回到自己屋里简单洗漱一番,又脱了红梅带,幸好月信已经干净了,洗了个澡简直神清气爽。

    都收拾一通就晌午了,难得心情好,穿了铺子里新出的款式,还系上了环玉腰带,一身锦衣,背上书箱就出来了。来宝送了她出门,一直不见笑脸。

    今朝上了马车,探头瞧见,勾指让她上前。

    来宝以为她有什么事,赶紧走了过来:“落下什么了?”

    顾今朝双手捏了她的脸,轻扯了扯:“天又没塌下来,干什么这副神情?”

    来宝瞪了她一眼,拍下她的手:“你还有心笑,也不说过去看看夫人,人都跪了秦家大门前来了,就任由他们这么欺负人?”

    今朝笑,不以为意:“不用看,我娘这会保准睡午觉呢,没事,她吃不了亏,等她真想管了,我觉我应该为我这个秦爹爹祈福了。”

    来宝还待要说,她放下了窗帘,让车夫赶车去书院。

    都晌午了,先去女学寻了赵玘出来,将锦册通通交于她手里,嘱咐好了,一共九册,下了学一起去拿银钱。赵玘都应下了,将锦册带进了女学。

    顾今朝回了学堂,她书箱轻了许多,直接坐了自己位置。

    学堂在书院的外院当中,这会夫子正在讲学,瞥见她进来也未多看一眼。

    她赶紧坐好,身后少年戳了她一下,也并未理会。

    片刻,夫子放下祭祀画卷,才看向她:“顾今朝,何以才来?昨个告假,今个也告假了?”

    她这才站起来,低着眼帘:“回夫子的话,世子昨晚让人叫我过去,一直留了今个早上,日上三竿才得以回府,因见夫子,又洗漱了一番才这么晚了。”

    夫子点头,让她坐下,留了论道让她们写。

    之前一直在讲春祭教学,分发了画卷下来,上面春祭还有狩猎事宜,首页就是一猛虎,猛虎虽有獠牙却画有笑面,莫名地 ,顾今朝一下想起世子谢聿来。

    在来书院的路上,她已经回过味来了。

    谢聿本来是要难为她的,但是先还说让她可以一试,结果等影人儿做好了,却失去了兴趣,他说什么实属不该,看似谦逊,让人送了她们两个回去,但书箱为何在车上,分明是故意让秦凤祤发现的。

    也就是说,他知道书箱里面有什么,在山上才轻易给了她。

    又故意让秦凤祤看见那些锦册,分明是离间她们,只不知是何缘由。

    顾今朝不知他看见那个红梅带没有,也抱着即使他看见了怕也是不识的侥幸心理,进书院来读书,本不是她所愿。因她女子身份,既不能考取功名,也不能混迹朝堂,她只想好生长大,跟她娘一起挣许多银钱,走遍天下。

    但是她娘想让她来,说要熏染熏染读书人的气度,也和同窗多走动,方便日后行事。

    她娘常去拜佛,也常与她讲,人与人之间,有些是孽缘,有些是善缘,但不管是什么缘分,都是有所交集,有因有果,如今不小心招了世子,不知是福是祸。

    夫子留了课业,学堂里雅雀无声。

    片刻钟声响起,欢呼声顿起,夫子拿着戒尺在案上敲了敲,走了。

    顾今朝才拿了笔墨出来,身后少年又戳了她背脊一下。

    转头过来,少年嬉皮笑脸正歪着头笑:“顾今朝,周行被人退了学了,你可知道吗?”

    他是府尹之子,周行的表哥赵琨,说起来,那日就是他们两个一起耍戏她来着。

    今朝也是扬眉,笑:“怎么?你也想被退学?”

    赵琨恼羞成怒,指着她鼻尖,可是扬起声来:“你别得意太早,不就仗着你那个后爹吗?你穿金戴银又能怎样,亏得你娘一嫁又一嫁的……”

    话未说完,他手指头已被今朝抓住了,才要角力,门口咣咣又响。

    是戒尺敲在门边的声音,顾今朝连忙放手,坐回案前。

    赵琨也是抬头,门口站着去而复返的夫子,夫子一手拿着戒尺,狠厉敲了敲,见是学堂里终于安静下来了,才偏过脸去:“过来吧。”

    说话间,又一少年走进了学堂。

    夫子在门口扬声道:“中郎府第,先去那边坐。”

    说完人就走了。

    应天书院最不缺的,就是官生子,中郎府送来的,赵琨不以为意,撇了撇嘴。

    也不怪他瞧不上顾今朝,本来学堂就分甲乙丙三学子,甲等学子并不在这个院里,那是东宫太子与皇子权贵之子所处之地,在藏书阁的后身,只十来人。乙等学子单拿出一个,都是人中翘楚,全靠自己考取进去的学堂。

    他们现在身处丙等,管理最不严的了。

    顾今朝来就是混日子了,随便答了考题,是秦淮远给送进来的。

    是以,一听是中郎府送来的,赵琨也是不以为意。

    少年眉清目秀一身宝蓝长衫,紧袖上能见金线盘错交替,非富即贵。

    走过今朝身边,她也是扬眉。

    到了赵琨跟前,这就站住了,少年抱臂,眼角下还一点黑痣,一眨眼,他下颌一点,往后示意:“你去后面,我要坐这里。”

    赵琨自然不依,这就站了起来:“凭什么?”

    来人并不搭言,只一伸手抓住了赵琨的手腕,一拧,拧得赵琨哀嚎不已,直嚷着要去告诉夫子去,少年将人扯出案前,直接给他扔了学堂后面去。

    案上卷册书箱,也一并给他好好放了空座上面,这才走回。

    顾今朝已然站了起来,正是看着他摇头。

    近了前了,二人击拳,她眉眼弯弯,再忍不住一下笑出声来:“好哥哥,你怎么来了!”

    缩手,她摇头:“我没事,这不算什么。”

    秦淮远也是不放心:“等回府让你娘给你看看,别不当回事,皮外伤没什么,别伤到内脏,很危险。”

    她点头,第一次仔细看他。

    他身形消瘦,一派书生气息,模样端正俊秀,分明是快四十的人了,看起来和林锦堂年岁也差不多。秦凤祤在旁侧目,双膝上面放着两本卷册,看那样字迹,竟是古籍看不大懂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