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80.是我的了

时间:2018-06-17作者:半袖妖妖

    此为防盗章, 想查订阅率私戳作者可帮查  山风更大一些, 没想到山上比山下冷许多,顾今朝才一站定,风吹着身上薄汗, 透心的凉。没忍住, 狠狠打了两个冷战,再看谢聿,他倚在柳树边, 脸色更是很白了。

    人人都知道世子是个病秧子,隔三差五世子府就会有世子病了的消息传出来, 看着他这脸色,的确是一脸病容。她想起老太监劝他的话,看着他这般模样,强忍住也劝他这就回去。

    她的目光落在书箱上面, 抿住了唇, 不知该怎么开口讨要书箱。

    也不知道谢聿打开了没有,想直接说是她的拿错了, 又怕他详细问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知道她背过那个书箱, 里面那些卷宗, 到底看过没看过, 说了只怕他也不信。

    到时候惹祸上身就不好了, 正是暗自腹诽, 谢聿加深了笑意,抬眸看着她了:“它叫小呱,或许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今朝手抖了一抖,呵呵干笑两声,犹豫着是要坐在一边的石头上,还是要坐在书箱旁:“你们很熟?”

    她常年和姑姑在一起,对于和脑子不大正常的人聊天,还是颇有心得的,很快融入他的世界,那就是和他熟悉起来的最快方法。

    谢聿一身锦衣,看着她,一脸正色:“刚认识。”

    顾今朝笑,旁边寻了块大石头,这就坐了下来:“那为什么不是叫小青或者小蛙,而是叫小呱呢?”

    他并没有搭言,只瞥着她,目光更沉。

    好吧,下意识将他和姑姑看成一样的果然不行,今朝恨不能立即收回刚才说出口的话,对着他伸出双拇指:“小呱这名字起得好,起的好!”

    可惜拍马屁拍到了腿上,柳树下也有一块大石头,谢聿坐了下来:“怎么个好法?”

    可能,他这个时候是需要一个人陪着聊天的吧,她胡扯是随口就来:“世子也说了,脚下有众生,众生有相也无相。小呱有呱也无呱,跳走有呱也无呱,一只青蛙不是许多青蛙,可不就是小呱嘛!”

    他一手托腮,一手搭在书箱上面:“继续。”

    今朝眨眼:“什么?”

    谢聿勾唇:“胡扯。”

    顾今朝:“……”

    见她目光又到,他还在书箱上面拍了拍:“你为何上山,从刚才就总是看这书箱,怎么,你对箱子里面的东西很好奇?”

    是他平时那样慵懒笑意,声音在风中也慵懒至极。

    顾今朝见他一针见血,问出来了,斟酌了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事实上,世子手下按着的,是我的书箱。兄长错拿了我的,后来他发现拿错了,又把那个送了世子府,现在世子府好多人都在找你,我娘和姑姑来了大悲宝寺,我是来找我娘的,不想正巧遇见大公子你,就过来了。”

    一听说是她的书箱,谢聿依旧笑面:“那又怎样?”

    诶?

    什么怎样,拿错了,就该把书箱还给她的吧!

    今朝眨眼:“烦请世子将书箱还与我。”

    他听说拿错了,眼都不眨一下,却不知他是不是看过了,暗格虽然不易被人发现,但也忐忑。正是仔细瞥着他脸色,谢聿两指在书箱上面敲了一敲:“许是命,也罢,既然是你的,那就还给你。”

    她喜出外望,赫然起身:“多谢多谢。”

    可才到他跟前,他又靠了书箱上面:“还给你可以,但今个是我生辰,总不能白给了你。”

    今朝身上也没带什么东西,只腰间一块中郎府的腰牌,不能给他。

    她想了下,抬手扯过柳枝来折下几枝,手指翻飞,很快编结成环:“既是世子生辰,那我送世子一个礼物,世子生在世子府,什么宝贵东西没有见过,许是不知,这山林野外,其实乐子也很多。我小的时候,我爹常常带我上山下河的,现在想起来,也回味无穷。”

    说着,回身坐下,与他相邻。

    曲起双膝,花环放了膝盖上,来的路上采摘了的那些野花,卷着绢帕放了怀里,这时候伸手拿出来,抓在了手心里。

    颜色许多,顺着花环插编一通,再举起来时,已是笑容满面:“看!”

    柳叶环着野花,编织成环。

    谢聿的确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盯了片刻,又看她。

    顾今朝就知道他不知花环为何物,轻轻往自己头顶一放,左右还转了转头,扬着下颌让他看清:“怎么样,装点起来也不差美服华冠。”

    少年眉眼如画,戴着这花环当真像是小仙童似地。

    眸光微动,谢聿也坐直了,半晌才哑哑从嗓子里嗯出一声。

    今朝随即拿下花环双手递了他的面前:“赠与世子,愿世子呃……愿世子身体安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她现在一心记挂着书箱里面的红梅带,恨不能背了书箱就走。

    谢聿伸手接过去,也低头戴了头上。

    他这般绝色,回眸间也歪了头看她:“怎样?”

    四目相对,今朝怔住。

    难怪娘亲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男人好看起来,真是让人自愧不如。

    她狠狠点头,实话实说:“好看。”

    心底多少夸赞之词,一时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里只剩好看两个字了。

    谢聿手里的柳笛在两指间翻转,目光浅浅。

    他靠回柳树边,将柳笛放唇边吹了一下,轻轻一响,也是皱眉。

    又看向今朝:“你爹可教过你这个?我听人吹过,能成曲。”

    这个简单,顾今朝连忙讨价还价:“当然,我就会,这样,我给世子吹首小曲儿,要是觉着可还行,就把书箱还与我,我娘和我姑姑还在山下,我该回去了。”

    难得谢聿心情不错,点头。

    他将柳笛递过来,今朝没有接。

    她拍拍屁1股站了起来,挑着一枝粗一点的折了下来。

    折好长短,一眼瞥见谢聿腰间还挂着一个精美的匕首,伸出了手:“借匕首一用。”

    谢聿随手解下,递了她。

    削好柳笛长短,轻拧了,抽出柳枝。

    顾今朝用匕首剜了几个小洞,之后将匕首还与他。

    她做好柳笛,双手扶着放在了口边,想了下,记起林锦堂教过她的小曲儿,附着两手就吹了起来。开始还有点生疏,不消片刻,就真的成调了。

    像江南小调,在山上被风一和,也别有一番情致。

    谢聿微扬着脸,不知看向何方。

    他脸边的流苏垂下来,因脸色苍白,总觉得他还未到弱冠之年。

    一曲了,今朝将这手里柳笛递给了他:“我这个也送世子,其实想吹出调的话,也不知柳笛可以,心情的好,什么都可以。”

    说着硬塞了他手里,回手摘下了柳叶,卷了一一个小边,擦了擦放了唇边:“小叶子都能吹出来的,竹叶,柳叶,甚至是任何的树叶,都可以。”

    说着以手遮掩,吹出了清调。

    谢聿低头,掩去些许复杂情绪:“都是你爹教你的?”

    顾今朝嗯了声,试探着走了书箱面前,伸手:“我得走啦,时候不早了。”

    她弯着腰,一只手才碰到书箱,谢聿回身按了她手背上。

    相比较她冰冰凉的手背,他掌心滚烫,随即放手:“走吧。”

    竟然这么顺利,顾今朝心底暗喜,背上书箱当即转身:“山上风大,那世子也早些回去……”

    走开几步,回头。

    谢聿手边放着两根柳笛,一把匕首。

    他依旧戴着她送的花环,靠着柳树已然闭上了眼睛。

    听见脚步停留,谢聿淡淡道:“不许与别人提及,只当没有见过。”

    今朝立即点头:“好。”

    她才要走,他又说:“也不许再来。”

    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不过书箱失而复得也未多想,顾今朝痛快应下赶紧下山,奔了寺中。她娘果然戴着姑姑在后院清修,正赶上用斋饭,今朝也留下吃了一点。

    她跟着一起施粥,收拾残局,一直忙了小半天。

    直到夕阳西下,山上的香客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实在撑不住到寺外换了红梅带。

    到了山下,只剩秦家两辆马车还在了,顾今朝坐了车上等着,不多一会儿,她娘和她姑姑也都上了车,今个姑姑正常得很,上车就嘘寒问暖,温柔得很。

    顾今朝心事已了,靠了她的身上。

    顾容华轻抚她的脸,给她扯着领口仔细整理,从后颈处掉落一片柳叶,都看见了。

    “去林子里打滚了?”

    “……”

    莫名地,今朝心里紧了一紧。

    她突然想起谢聿坐在柳树下的模样,他撇下御医们,一个人来到这郊外,还不许她与别人提及,他望向天边的目光,他掌心那样滚烫的,一脸病容……

    腾地坐直了身体,顾今朝忙是推了一边靠着的景岚一把:“娘,你顾看好姑姑,我回山上一趟,去去就回。”

    说着掀开车帘,随即跳了下去。

    天黑了以后,寺中大门全部都会关上。

    她寻着上山的路,脚步飞快。

    趁着还没黑,去看一看,看一眼也能放心,说不定就……走了呢!

    一口气跑到山腰上,顾今朝远远地站住了。

    柳树下,谢聿歪着头,似乎睡着了。

    她连忙上前,脚步声一步重过一步,可他半点反应没有。

    到了他的面前,她连呼几声,也是一动不动。

    弯腰,伸手推一下,人当即往旁边栽倒。

    吓得她一把给他扶住了,在这山上吹一天冷风,好人也该病了,更何况是他这么一个病着的,顾今朝奓着胆子在他额头摸了一把,果然滚烫滚烫的。

    这可如何是好,把他一个人扔在山上,等她再下山通知别人回来,估计人就该凉透了。

    她上前抱了一抱,抱不动。

    咬牙转过身去,反手抓了他的两条胳膊交叉放了自己胸前,连拖带背,这就站了起来。

    也是谢聿个高,背着他,他两条腿也拖在地上。

    走了两步,今朝不由低声抱怨:“我回来干什么吧,真是吃饱了撑的,管好自己就行,不如这就给厮扔这得了,山里这么大,说不定还有野物……”

    一声低笑,在她耳边响起。

    他气息也是滚烫,呼出来吹在她颈子上,谢聿双手一动,用仅剩的力气紧紧将她搂住了,声音低哑:“顾今朝,你敢把本世子扔山上试试?”

    相比他这会怎么活过来了,还是他压根没昏过去,还是他根本在骗她试探她什么的,这些,她更在意的是,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难道,他看过书箱里的书册?

    也是,他若没看过,怎能轻易交还与她。

    站住了,今朝回眸:“世子怎知我的名姓,难道是家兄说的?”

    谢聿自背后靠了她的肩头,闻言便笑:“书箱里,除了那几本锦册,到处可见你名姓,这有何难。”

    “……”

    也不知暗格他看见没有,正是想着如何遮掩两分,手上力道一松,背后人立即滑了下去。

    今朝闻言,鼻尖顿酸:“哥哥……”

    当真动容,可惜感动一下,话还未说完,穆庭宇一手搂住她肩头,侧身过来这就凑了她的耳边来,声音可是低得很:“今朝,听说女学那边的小姐姐们都是才貌双全,你可有去瞧过,是不是都特别美的?”

    顾今朝一把将他推开,加踢一脚:“滚!你是来看小姐姐们的吧!”

    穆庭宇笑,回手又是把她肩头揽住:“兄弟如手足,美人如衣衫,都是过眼云烟,可今朝只此一个,当然是来看你的。”

    今朝白他一眼:“穆二,我劝你趁早回家去,你是不是趁你爹不注意,自己来的?”

    穆庭宇叹了口气,一指头戳在她脑门上,放开了她:“刚才还好哥哥好哥哥,再不济也是穆二哥,这会变成穆二了,你是何意?我爹不同意,我能进得了书院?我是瞧着我们家桌子可怜,动不动就让你爹劈了,到时候可得让你娘赔我些银钱!”

    他往大院走去,里面嘈杂一片。

    顾今朝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我爹也听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周家那小子说我娘坏话,我打了他一顿,后来我秦爹爹来,也教训了他一顿,如今已是被退学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