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31.少年之谜

时间:2018-05-07作者:半袖妖妖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十一章

    秦洪生在马厩当中, 被浇了一身马尿, 又被惊马踩了几脚,已经昏过去了。

    他被人从袋子里弄出来时候,自己也是屎尿糊了一身, 赤1条条的, 浑身是伤, 即便如此得了消息的老太太还是扑上前去, 好一通哭,叫人去找了大夫来。

    身上骨折多处, 好歹是留了一条命在,老大夫给看了, 也只能接接断骨,给人开了些外伤药,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有的日子熬了。

    可真是, 昏过去了又被痛醒, 身上去不掉的马尿味, 连他妻子都不愿上前。

    秦淮远赶到时候,秦老太太正抹着眼泪问这宝贝疙瘩,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秦洪生眼见着自己大哥到了跟前,眼泪这就掉下来了,可他不傻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也不敢说是景岚让他去的后院, 因为他在秦家, 就是自己老娘都知道自己那副德行, 如果景岚反咬一口,只怕大哥也不会信他,反倒还会直接将他送走。

    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就光说有个披头散发的人,青鬼獠牙的吓了他一跳,打了他一顿。若说这般鬼灵精的,秦家还真没这样的人,秦老太太在心里转了好几个念想,想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能得罪什么人,念及他那时候偷看人家景岚模样,也是咬牙,说此事必当深查,差了丫鬟婆子小厮都出去搜了。

    她特意叮嘱了人,给哥儿姐儿都带过来,她们的屋里也都好好搜搜,不让秦淮远离开。

    片刻,秦凤祤和顾今朝以及秦凤崚兄妹都被人带了过来。

    老太太也让人去叫了景岚,不过丫鬟回来说夫人已经歇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秦淮远自然是袒护得紧,不许再去叨扰。

    老太太心中堵的很,给孙子孙女都叫了跟前挨个地问。

    秦湘玉还揉着眼睛,说才要睡下,问出了什么事 ,平时一个乖巧得不能再乖巧的小姑娘,心疼还来不及,如何能怀疑,不过是走一过场,赶紧让丫鬟扶着下去了。

    她看向长孙,也是随口一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秦凤祤轻描淡写地:“我在书房。”

    老太太又看向顾今朝:“今朝,你从我屋里出去,干什么去了?”

    今朝此时还是一身青衣,头发也早拢回了从前的一揪,见老太太问到头上了,也是笑,恭恭敬敬地上前叫了声祖母,说:“我也在书房。”

    老太太怔了怔,目光凌厉:“你也在书房?你去书房干什么去了?”

    顾今朝笑意更深,看向秦凤祤:“大哥去书房干什么,我就去书房干什么去了啊,出了祖母的屋,我就同大哥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少年倒是坦然,老太太心中却是起了疑心:“凤祤?”

    秦凤祤低着眼帘,沉声应了一声:“嗯,我一直与今朝在一起,才从书房过来。”

    他亲自说了,老太太又是瞥着今朝,亲生和后养的怎能一样,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她见景岚未来,心中恼怒,正要着人再去叫,去搜屋子的丫鬟婆子们回来了。

    不巧的很,在秦凤崚屋里搜出了一个带獠牙的青鬼面具!

    当然了,秦凤崚原本也未想太过遮掩,立即上前,当着秦洪生的面就承认了:“对,是我,他色心不改,竟然还觊觎景夫人美色,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打了他一顿,怎么了?”

    若是别个,老太太怕还要追查下去。

    只是风崚,原先因着他娘就和这秦洪生做了仇了,一个是自己的老儿子,一个是自己最心疼的小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比较起来,心如刀绞。

    若是别个被查出来,秦洪生还好托词,一见自己的亲侄儿,这口气只能咽下去了,等了老太太回过这口气来,娘俩个一起掉眼泪。

    秦洪生那样的,谁能真心疼他,秦淮远叫了凤崚去,老太太又怕他责罚孙子,捶着胸口,还直跟了后面骂了两句,说凤崚还小,叫他万万不得再训孩子。

    出了门口,丫鬟来扶,老太太走得太快还差点摔了,白白呕了一肚子的气,少不得回头又给秦洪生说了一顿……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

    秦淮远不过做做样子,给小儿子叫走了去,顾今朝冷眼旁观,那秦洪生没两个月都不能下床,也是解了气。她挨了最后才从屋里出来,外面明月高悬,真个是好天气。

    才一下石阶,就站住了。

    秦凤祤一身白衣,站在桃树下面,他微扬着脸,似乎在赏月。

    顾今朝快步走了过去,擦肩时候才是出声:“哥哥真是好兴致,这是在赏月吗?”

    他默默跟了她的身后,脚步也是不急不慢地。

    夜色漆黑,少年脚步匆匆,越发的快了起来,秦凤祤也加快了些许,一路跟了她到她院里,看她一直上了石阶,才无奈出声。

    “站住!”

    今朝站了石阶上面,才要掀门帘,听见他喊自己,回身:“哥哥叫我?”

    秦凤祤上前几步,也站了她的身边,压低了些许声音:“不请我进去坐坐?”

    顾今朝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时候不早了,哥哥请回。”

    她可真是坦然,仿佛那个差点被人抓到少年不是她一样。

    明月当空,屋檐下挂着两个灯笼,映红少年的脸,秦凤祤盯着她那衣衫高领处,也是又近了些:“顾今朝,今日是我帮了你,卸磨杀驴也不用这么快,你要知道,现在我去告诉祖母,是你撺掇并且伙同凤崚一起打了二叔,也是来得及的。”

    顾今朝怕他那个,抱臂以对:“秦凤祤,我并没有让你帮我,你可以现在就去告诉老太太,甚至把事情往我脑袋上一推,都可以。但是你也要知道,你敢去告状,老太太敢难为我,我这就去我娘那把事情都捅破,保管等不到明天日头出来,她就会带着我和姑姑离开你们家,你信也不信?”

    简直就是个小无赖,秦凤祤可从未见过这样的少年,顿时失笑:“家里才安生两日,你这是威胁谁呢?”

    今朝扬眉,下颌一点他:“威胁你啊!”

    没办法,她这一本正经的模样,实在令人哭笑不得,可爱得紧,秦凤祤本来也没打算要拿她怎么样,不过瞧她都不理会自己吓唬她而已。

    当然了,吓唬也没吓住,显然这少年不是被吓大的。

    什么都有个应对,他真是忍也忍不住,笑意倾泻。

    秦凤祤微一倾身,见她下意识后仰躲避,伸手按住她额头,还在她额头上面点了一点:“你呀!”

    随即从怀里拿出个物件来,一把塞了她手里。

    顾今朝低头一看,是她的鬼面具,当时一时情急忘了哪去了,原来一直在他身上。

    她拿起来在手里晃了晃,知道他根本没有打算告诉别人,也是笑:“谢啦!”

    哦,变脸比翻书还快,这就笑面相对,知道说谢了,秦凤祤瞥她一眼,那种异样的感觉越发强烈。不过也说不上哪里不对,总之和她在一处,总是很想笑就是了。

    比起凤崚和湘玉来,竟然觉得顾今朝更是可爱一些。

    许是今个撞见她头戴面具那模样,也许是摘下面具的那时候,理也理顺不清,秦凤祤见她还摆弄着那鬼面具,也是敛起了些笑容。

    “以后,就不要再戴这面具了,太吓人。”

    “……”

    虽是青面鬼王,獠牙外露,但是顾今朝却很喜欢,这一对面具,还是她的藏品呢,如此听他这么一说,一手又将面具扣了脸上,故意对着他歪头,沉声道:“吓人吗?这样?这样?”

    秦凤祤伸手抚额,转过身去:“……”

    少年围着他转,又是嗷的一声,学着鬼叫:“有没有觉得,真的很吓人?奥?”

    白衣再转,一回头对上少年双眼,那眼中全然都是笑意,真让人心尖乱颤,即使带着鬼王面具,也觉可爱,真是令人忍俊不禁,差点就笑出声来。

    秦凤祤忙是下了石阶,转身就走:“胡闹,快回去吧!”

    他自出生以来,与父亲面前,从未这样失态。

    他学的是道,七情六欲都少之又少,不想连连破功,赶紧走了。

    顾今朝可是不以为意,回了屋里洗漱一番,因是心情太好倒头就睡。

    这一夜可是美梦连连,早起已是日上三竿,本来还想着去秦淮远面前问问那百局图的下落,这会儿发现时候不早怕是要迟到了,可是急忙收拾一通,就出了院子。

    秦府大门前停着一辆马车,平时府里常备车送她,是以也并未多想。

    背了书箱,才要上车,一旁巷口那等了好半天的少年一下跳出来了,穆庭宇一身蓝衫,不敢大声喊她,连连在一边与她招手。

    左右无人,顾今朝退后数步,定睛看了看,赶紧过去了。

    到了巷口,她也是急:“穆二你在这干什么?去书院都要迟了!”

    少年从怀里拿了一个烫金的帖子,这就塞了她手里:“我今个要同大哥去校场,不去书院,明日一早你千万别忘了来猎场,这上面有中郎府的盖印,没有人会拦着你,到时候你进猎场就去我爹那处……”

    真是没想到,他当真弄了个帖子来,今朝怔怔看着他,目光复杂:“穆二哥,我这……”

    穆庭宇狠狠拍了她肩头一下,瞪她:“还是不是好兄弟了?二哥为你上刀山下火海都行,让你去猎场讨个吉利就不行了?”

    可是,从前在她面前,穆二打架从未输过。

    眼看着少年已是渐恼,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了:“好,天下第一美少年的场子,我一定去!”

    这还差不多,穆庭宇满意地后退:“那我就走了,说定了,你一定要去,看不着你我肯定输,我要是输了,拔不了头筹了,到时候就怪你!”

    今朝摆手,二人相视而笑。

    随即各自转身,时候不早了,顾今朝将帖子收在怀里,匆忙上了马车,车里淡淡一种香味,说不出的香甜。

    开始还念叨着,快点再快点,快点去书院别迟了。

    慢慢的,她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迷迷糊糊要睁不开时,顾今朝忽然想起了这种香味,是出自哪里了。

    她娘常年和草药打交道,她也懂得一些,是迷香。

    心眼闭合,渐渐入梦。

    马车也并未朝着书院去,车夫甩着鞭子,直接出了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