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下继兄一般黑 26.举世无双

时间:2018-05-07作者:半袖妖妖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十六章

    接连几日的响晴之后, 早起就见沉色。

    灰蒙蒙的, 也无风也无雨,秦凤祤到了书院,即有人迎了他, 侍卫队守在藏书阁楼下, 整个院子都安静得不可思议, 他脚步也轻, 一身白衣,在这雾蒙蒙的灰色当中, 添了一抹雪色。

    走进藏书阁,上了楼顶的阁楼。

    开着窗, 楼上也无风,真是平静。

    秦凤祤缓步上前,谢聿一身锦衣,站在窗边, 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 依旧是束发着了冠, 随着他的动作,身上佩玉叮当作响,薄唇微勾。

    老管事连忙过来,双手呈上一物来。

    谢聿亲自拿了过来,递到秦凤祤的面前:“师兄的匕首, 还与师兄。”

    秦凤祤抬眸, 细打量着他。

    今日气色不错, 不过没有伸手去接:“愿赌服输,既用它换了凤崚,便是世子的了。”

    谢聿见他不接,再次扬眉:“只是游戏而已,师兄别放在心上。”

    秦凤祤连退两步,欠身:“世子以为是游戏,凤祤却在戏中连丢两子,若讲游戏未免伤心。”

    谢聿笑,随手将匕首放回老管事手里,一手扶在了窗棱上面,他看着外面,也是叹息:“三年之前,你我情谊非常,可上了一通凤凰山,因一局生死门,我挟太子过关,之后再无过甚交集,真是令人唏嘘。”

    三年之前,三人上山,都是年少轻狂。

    结果,老太傅驱逐谢聿下山,却留下了太子李煜和他,也真是耐人寻味。

    自此秦凤祤与谢聿,也是渐行渐远,除了那日月相对的牛角匕首之外,似乎已再无牵连,若是平常时候,秦凤祤早上前两步见礼了,此时看着谢聿,也是释然。

    谢聿还瞥着窗外的各个院落:“你带凤崚走时,可想过,顾今朝即为弃子?”

    秦凤祤如实回道:“万万没有将此事与三年前的凤凰山联想在一起,凤崚自小娇惯,为人性直,带他走时并未多想。也是以为,世子不会真的伤到今朝,毕竟,他曾背你下山。”

    谢聿回眸看着他,目光沉沉:“虽是继兄,这些日子我看你也袒护得紧,好一番兄弟情深,可即使知道是迫不得已,知道有情可原,心中也有芥蒂了,是吧?”

    看似在说顾今朝,实则是在问他。

    秦凤祤也是扬起眉来,因为曾成弃子,有了芥蒂,也实在是老太傅驱逐谢聿下山之后,他消沉了许久,一个得意,一个失意,阴差阳错渐行渐远。

    他得了太傅精修,偏该得意的是他,却无比失意。

    失意那个却是一笑而过。

    笑,别开眼去。

    随即,很快,又是回眸。

    秦凤祤一拳过去,谢聿拳到,轻轻击打在了一起。

    一切尽在不言中,真个是一笑而过。

    一同站在窗前,能看见书院的学子们陆陆续续分流而走,谢聿一眼瞥见那一抹青影,不由皱眉:“顾今朝今个不该是在府里解局?”

    秦凤祤顺着他的目光也望过去,顾今朝一身青衣,才到学堂门口,后面追过来一少年,自背后扑上来,差点给人扑倒,二人笑闹一番,才一同进了学堂。

    再看,因屋檐遮挡,什么都看不见了。

    也是皱眉:“一早上,太傅命人送来了百局图,的确该在府中解局。”

    谢聿回身坐了躺椅上面,轻轻一晃,躺椅就轻摇了起来:“因祸得福,他应该谢谢你。”

    秦凤祤转身,也看着他:“理当谢谢世子,只她不知,奇门遁甲百年难遇一子,你如此举荐,三日百局,太傅这便是认了他,如此说来,我便替今朝谢谢师弟恩德。”

    谢聿随手接过老管事手里的匕首,抽出来把玩,漫不经心地:“他能过了百局再谢不迟。”

    说着,合上匕首,回手递给秦凤祤。

    这一次,秦凤祤接了手里来,重新挂了腰间:“翻阅古籍,也未对上病症,御医们下针也并非毫无根据,此事还待再对一番。”

    桌上放着一本市井话本,谢聿拿起来,不以为意:“太傅常言道,人之命天注定,若是命中注定是个短命鬼,不必相争,算了,不必再查。”

    这番话,似漫不经心。

    秦凤祤一手抚在匕首上面,心中一动,忙是上前:“景夫人建花房之前,就颇有名气,听说她会调剂许多汤药,具有神奇的效果,不若……”

    话未说完,谢聿已然皱眉:“当年世子府还是晋王府时,景夫人便来过……”

    此话一出,也是说了半截。

    如今景岚已是国公府夫人,是秦凤祤的继母,当初差点成了晋王府的王妃,这种话如何说得。

    秦凤祤闻言也是诧异:“她们母子这么些年,也是不易,不想竟是也去过晋王府,可有为你调养些汤药?”

    谢聿才翻看两页,头也未抬:“我劝你少些担忧别人,景夫人过往的确不易,但是她家财万贯,颇有手段。就是她那个整天笑嘻嘻的儿子,你见他可怜,殊不知他天生贵胄,生来身边都是贵人。”

    秦凤祤:“何以见得?”

    难得谢聿心情不错,身子也不错,抬头瞥了他一眼:“太傅卜了卦,说他是福星贵命~”

    拉长的音调昭显了不屑,谢聿将摊开的书册盖了自己脸上,这就躺倒。

    秦凤祤见他已有倦意,回身就走,要去继续查阅古籍。

    人才一动,背后又响起了谢聿的声音。

    躺椅微动,书册之下,是他闲闲腔调:“他自小就一副笑面,花言巧语,巧舌如簧,人前指天发誓色不改, 满面真诚全是鬼话,你若信了他 ,却不知,他转身就能卖了你。”

    这是在说谁?

    秦凤祤站住了,可再回眸,谢聿摇椅轻动,人再无声息了。

    显然,真是疲乏了,老管事忙拿了斗篷给他盖上,藏书阁即刻安静了下来。

    藏书阁是安静下来了,书院外面却是喧闹起了一股邪风。

    据说是长公主来了女学,亲自要为及笄的女学子结发。

    常山长公主李敏当年扶持天子,人人敬仰。

    如今民风开放,与她也无不关系,她主张女子走出闺房,今年更是要亲自为女学及笄少女结发。

    听说公主的女儿也来了,此时学院里喜欢看热闹的人都出来了,顾今朝是被穆庭宇拉出来的,一路被拉到了一墙之隔之处,两个人都不得不感叹着,少年爱美之心皆一样。

    阶级矮墙上已经挂了不少少年,他们下面有踩着人的,有落起高物的,一眼看过去,也是个景。

    二人鄙夷地看着他们,转身就走。

    到了高墙边上,可是无人。

    然后,齐齐后退,相视一笑,摆臂,助跑。

    一口气冲到墙边,凭空蹬上高墙墙体,然后向上攀爬几步,齐齐探头出现在了高墙的墙头上面。

    儿时没少爬墙,顾今朝双手扳着高墙墙檐,远远张望着。

    公主的仪仗队都在女学的书香殿外,现下女学子们排成长排,依次走过可能是人数过多了,现在殿外站着几十少女,此时灰云散尽,日头又烈了起来,个个都擦着汗。

    千娇百媚也都变成了凡夫俗女。

    穆庭宇也扒着墙,啧啧出声:“日头太烈了,我愿化成一把大伞,为小姐姐们遮光挡雨。”

    顾今朝在旁撞他的肩:“喂喂喂,穆二,要流口水了吗?”

    动作之间,头顶的帽子歪了下来,遮住了她的一边眼睛,她诶呦一声,一手扳着墙,一手扶帽。

    今个出门时候,秦凤崚送了她一顶帽子,据说是他才得乙时候,山长授予的。

    此时戴了她头顶,有点点大。

    穆二回眸,:“今朝,你戴这个帽子好……好好笑……”

    说着这便真的笑了起来,双肩抖动,似不能克制。

    顾今朝作势要打,一动,借着风气,帽子便被折了脑后去,光剩下帽带轻勒在颈间,她浑身上下都怕碰,可是痒得想笑,伸手勾了帽带将帽子抓了下来。

    动作之时,身子后仰,穆二一手扶了她后腰上:“小心点,别掉下去。”

    她把帽子扣了他头上,笑:“你且帮我戴一会儿。”

    穆二伸手扶帽:“我戴一定比你好看。”

    今朝连连点头,说好看,二人紧紧挨着,继续看小姐姐。

    片刻,两人在人群当中发现了赵玘,顾今朝挥手和她打了招呼,可赵玘抬头看见他们两个,微怔之余,转过身却是不理他们。

    许是因为怕人传闲话,俩人也未太在意。

    又有结过发的少女走了出来,刚好从墙边走过,那边想起一溜的嘘声,穆二哼哼着:“这些人,也太没趣。”

    话音刚落,几个少女结伴从眼皮子底下走过,他含指吹出口哨来,待人抬起头来,笑得不能自已。

    顾今朝摇着头,叹气:“你这笑脸,未免有些猥琐,丑的真是一言难尽……”

    穆二笑脸顿失,一扬眉眼,将帽子摘下来塞了她面前:“胡说,老子天下第一美少年,举世无双!”

    今朝不要,非要他戴上:“举世无双,穆二傻只服你一人。”

    笑闹,穆二抢了帽子也给他戴:“你才傻……”

    赫然间,失笑声在背后响起,二人齐齐回头,高墙下,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许多的人,秦凤祤手里提着个书箱,正看着他们。侍卫队拥簇着谢聿,他一身锦衣背负着双手,也是才要走过的架势。

    秦凤祤也是皱眉:“不在府中解局,怎地在这胡闹?”

    在墙上的俩人都看着他们,想起世子府还心有余悸。

    偏偏这个时候,手一抖帽子也没拿住,翩翩落下,直接掉了谢聿的面前去。

    顾今朝才要说百局图已经解完了,那人已经踩着她的帽子走了过去。

    “不必相争,举世双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