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第一凰妃 第三十六章 太古魔龙!人鱼王到!

时间:2018-10-26作者:九喵

    只见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被乌云团团围住,一道又一道的雷电在其中翻滚怒吼,时不时有雷火降下来。

    看这架势,这人鱼族是要来真的了?

    云御渊眼眸一冷,将身旁的人护在怀里,一只手召唤出九凰琴,脚下九阶的灵力师图腾光芒四射,照亮了这一方天空。

    一道厚实的光罩亮起,将两人护在其中,同时云御渊的头顶上传来两道龙吟之声,一看便知是小豆丁与银伏来了。

    两条龙一黑一银,呈双龙戏珠之势向上飞去,粗大的雷电直直劈了下来,只见银伏龙尾重重一摆,爆发出一道强悍的灵力,伴随着龙吟声一道打了出去。

    天下雷电,唯有银闪伏龙能控。

    那雷电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会有银闪伏龙的存在,被银伏这一尾巴直接打散了之后,便是落荒而逃。

    这一幕看得墨扶目瞪口呆:这年头连雷电都成精了?

    墨扶想起来前世的一个梗: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不过这个梗在这里似乎行不通。

    而站在城墙上的龙泽见状,第一时间出手阻拦下了其余的雷火,同时边境上方一道浅蓝色的防护罩打开来了。

    那道浅蓝色的防护罩是龙族在设立这边境防线之初就设定好了的,也不知是过了多少个年头,到了现在竟也无人能说出来是何时设下的,可见年代久远。

    虽然说年代久远,可是这防护罩的威力却丝毫不容人小觑。

    只见有个别雷火落在了防护罩上,很快就消弭于无形。像是平静湖面上落入的一丝细雨,半分波澜都未曾起。

    直到见银伏一尾巴将那雷电粗暴的打退,众人惊讶之余不免议论纷纷。

    “王妃,方才那不是雷电,怕是神兽。”

    “神兽?”

    听见银伏这么回答,墨扶算是明白了之前为何那雷电会如此的通人性。

    敢情是神兽啊。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神兽。

    “马头鱼尾的神兽,据说是供奉在人鱼族神殿内的。负责镇守人鱼族,只不过碰到强敌就容易跑,出来的时候多半习惯以雷电以及乌云作为掩护。”

    “叫做蒙斯尼。”

    “不过一般来说还是没有人或者灵兽能打得过蒙斯尼。”

    呃……好吧。

    听完银伏的解释,墨扶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不远处的人鱼族大军。

    按理来说,这人鱼族的镇守神兽不应该如此轻易出来,想来是有人召唤了。

    而能召唤蒙斯尼的人鱼,除了人鱼王就应该是大祭司一类的人鱼吧。

    不过这次墨扶虽然猜错了,但是也八九不离十。

    召唤出蒙斯尼的是人鱼族那位娇纵的小公主——亚兰珠。

    “亚兰珠?”见亚兰珠的身影出现在人鱼族大军之中,墨扶好奇的问了一句。

    按理来说这一个国家或者一族的供奉神兽应该由当权者或者大祭司一类的人物来召唤,怎么可能轮到公主级别的?

    就像是七域的护国神兽风火麒麟兽一样,只能由云珏召唤,旁人是绝不会应的。

    怎么这人鱼族的小公主能做到?

    “应该是用了某种秘法。”

    云御渊眼尖,一眼便是看破了亚兰珠的伪装。

    光系灵力师到了一定阶级可破天下幻术,更不用说云御渊这种变态级别的了。

    墨扶只见男人指尖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紧接着人鱼族那边就慌乱了起来。

    原是云御渊破了亚兰珠的伪装,将她极度虚弱的一面给暴露了出来。

    只见动用过人鱼族秘法强制召唤蒙斯尼的亚兰珠,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出场时的光彩,分明就如一老妇,神态苍老,身形佝偻。

    这一幕看得墨扶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什么秘法,居然要以人鱼族的寿命来交换?”

    “恐怕要问人鱼族自己才清楚。”

    这时身后传来小豆丁的声音:“主子,那头正混乱,咱们要不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

    “不急。”

    云御渊淡淡的回了一句,目光转向墨扶:

    “饿了么?”

    小豆丁与银伏:……

    身后的龙泽:……

    龙族大军:……

    墨扶被云御渊这一句看起来无厘头的话给惊到了,忙摇摇头:“不饿啊。”

    说完,肚子就开始打鼓。

    墨扶闹了个大红脸。

    云御渊呵呵一笑,牵了人就往城里头走去:“走吧,饿坏了你为夫也心疼。”

    云御渊一行人是来帮忙的,上头的龙早就得了龙族之王的命令,虽然不知道这位爷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殷勤侍奉着。

    驿馆内,云御渊盛了一碗清淡的乌鱼蛋汤放在墨扶面前,完全不顾对面龙泽要杀人的目光,只是道:

    “先喝点汤,慢慢吃。”

    墨扶也不知道这男人打的什么主意,只好用勺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喝汤。

    就在云御渊给墨扶挑鱼刺的功夫,龙泽忍不住搁了筷子,看起来压根就没有心思用饭。

    也是,大敌当前,哪里来的心情用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也就只有云御渊跟墨扶这对让人猜不着摸不透的夫妻才有心情坐下来慢慢吃饭。

    还吃的挺投入。

    最后,龙泽实在憋不住开口道:

    “先别吃,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不继续打下去了?”

    “为什么要继续打下去?”云御渊将挑完刺的鱼肉放在墨扶的盘子里,又夹了几只虾剥了起来。

    “对面军心大乱,此时不打要到何时?”龙泽差点给跪了:大哥,好歹你是堂堂的摄政王,不会连这点战场机会都不会把握吧?

    云御渊闻言,连眼神都懒得给龙泽一个:“我问你,人鱼族与龙族联姻的对象是什么要求?”

    “还用说么?自然是双方下一任的继承者。”

    “那我再问你,人鱼族为何立女性人鱼为继承者?”

    “当然是因为人鱼族近年来女性人鱼越来越少,为保证繁衍,只好立女性人鱼为下一任人鱼王的继承者。”

    龙泽满不在乎的回答完这几个问题,忽然脑子里像是明白了什么事情一样。

    “你是说,亚兰珠一出事,人鱼族那边何止是眼下的军心大乱,整个人鱼族都要乱了套!”

    “对。”云御渊将处理完的一盘子虾肉搁在墨扶面前,这才净了手准备吃自己的饭。

    “所以说,先吃饭,到时候人鱼族自然会前来求我们。”

    “你怎么知道——”龙泽话还没有说完像是被卡在了喉咙里一样,眼勾勾的看着云御渊手中的玉瓶。

    “这是什么?”

    身为丹师,更高品质的丹药自然是容易吸引他的目光。

    “装了极品复容丹——回春丹的瓶子。”

    回、回春丹。

    我滴个乖乖!龙泽这下子看云御渊的目光就像是看什么稀有动物一样,那眼神落在墨扶眼里,墨扶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真够狂热的……”墨扶小声嘟囔一句,看样子压根不是觉得很惊讶。

    因为这个男人还有个事情没有说出来。

    他没有告诉龙泽他是九阶丹师。

    龙泽与人鱼族的海洛斯同是八阶九级的丹师,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更不要提九阶丹师了。

    九阶丹师啊,只在传说中才有。

    就在龙泽的爪子要伸过来的时候,云御渊将瓶子一收,无视后者可怜兮兮的眼神继续道:

    “亚兰珠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人鱼族定然要想方设法帮她复原。可是人鱼族寿命一向很长,如亚兰珠这般的情况怕是损失不小。”

    “故而人鱼族定然会去求海洛斯炼丹。”

    “只是这极品复容丹哪里那么好炼制?但说这凤凰草就不是轻易能得的。”

    云御渊说这话的时候,正在隔壁房间里跟其他兽一块儿大快朵颐的白暮,冷不丁打了个冷战。

    像是被人盯住了一样。

    “那你是打算用这极品复容丹作为条件要求人鱼族退兵?”龙泽倒了杯酒,酒水里头倒映出他一双划过精明的眸子。

    “并非。”云御渊夹了一筷子肉放在墨扶碗里,继续补充道:“若是仅仅用这颗极品复容丹换人鱼族退兵岂不是太便宜人鱼族了?”

    龙泽拿着白玉酒壶的手一顿:得,就知道这家伙又要算计了。

    算计了龙族不说,还要坑一把人鱼族。

    果然,成为这家伙的盟友太可怜。

    当然,成为他的敌人的人更可怜。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如云御渊所料,那围在龙族边境的人鱼族大军很快就撤退了,据说是返回人鱼族去寻找传说中的极品复容丹去了。

    同时,因为人鱼族找不到海洛斯的缘故,那人鱼族的王不得不亲自上门找龙泽。

    只是这一上门,就好巧不巧的看见了龙泽手中的极品复容丹!

    “想要?”龙泽恶劣的笑了笑,后者点点头:“自然是的,只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条件来交换?”

    隐匿在屏风后头的二人觉得这人鱼王还挺上道啊,起码不会强取豪夺什么的。

    晓得是要条件的。

    可是这不是废话么?

    这极品复容丹只在传说中存在,如今有了实物,持丹者哪里会傻愣愣的无条件给你?

    这好处嘛,自然是要有的。

    只见龙泽收了丹药,示意人鱼王亚蒂斯坐下。

    “说起来这丹药并非我炼制的,而是我一个朋友的。”

    “不知人鱼王有兴趣见见?”龙泽垂下眸子,说这话的时候唇角微微上扬。

    就不知道这人鱼王看见这两人是什么表情,想来应该会很有趣。

    “自然是的。”

    随着亚蒂斯的话音落下,云御渊牵了墨扶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人、人类?”亚蒂斯一愣,尤其是目光在看向墨扶的一瞬间,差点就要打了过去:

    “可恶的人类!伤我族人尚且不够,如今竟是坑蒙拐骗到了本王面前!”

    伤你族人?

    墨扶很快反应过来了,之前她去精灵族的路上曾经遭到人鱼族的拦截,最后还是她劫持了亚兰珠才得以过海。

    只是那亚兰珠怕也是个忘性大的人鱼,那日前来居然没有认出她。

    不过眼下倒是被这人鱼王给认出来了。

    墨扶暗地里捏了捏身旁男人的手心,按下他要杀人的气息,目光轻轻一扫:

    “人鱼王说的有趣,那日若非人鱼突然对我出手意图置我于死地,我何必动手要了他们的性命?”

    “何况,人鱼王身在高位,竟没有人来告诉你,那批人鱼是被人控制了的吗!”

    墨扶说到最后,话音重重的一落,惊得龙泽差点跳了起来:

    “被控制的人鱼!?”

    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就连尚在怒火之中的人鱼王也不免脸上露出了几分吃惊的神情。

    “行了。”云御渊见这两个人有话要问,不免眉头微蹙,道:

    “这极品复容丹的确是本王的,你若是不信那便送客。”

    云御渊这态度,明晃晃的就要赶人出去了。谁让刚才这人鱼族的王一看见他家小姑娘的时候,就要杀人了。

    行,他还不乐意给了。

    墨扶哪里不知道这男人在耍小性子,也不戳穿,只垂眸低笑。

    她怎么觉得,这男人自打醒过来以后,就越来越腹黑喜欢算计别人了呢?

    当然,对她的占有欲也是越来越多了。

    似乎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轮不到她出手。

    永远在面对各种事情的时候,都习惯了将她往他身后护着。

    这样一来,她都快忘记了她这个特工的身份。

    不过呢,没有女子会愿意一个人腥风血雨里头来来去去吧,多半还是环境所迫。

    就像她,前世若是不做,便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死。

    原先她确实很怕死,不是说特工都不怕死,实际上特工都很惜命。

    因为都明白自己一个人是自万千人里拼杀出来的,活下来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做她们这一行,命,有时候廉价的紧,有时候珍贵的紧。

    当她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就杀了这数十人甚至上百人,这个时候,命是很廉价的。

    然而当她从这成百上千人里头,那无尽的杀戮中活着出来的时候,命,是很珍贵的。

    云御渊目光淡淡一扫,正好看见墨扶走了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什么呢?”

    男人附耳低声问了一句,墨扶这才回过神来。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气氛有些歪楼。

    还是龙泽尴尬的咳了一声,两人这才回过神。

    龙泽心道:知道你们俩感情好,可是没看见这里正着急上火吗?

    要谈情说爱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再来啊摔!

    龙泽这厢有些抓狂,然而亚蒂斯却一直都在沉默。

    说起来也许是常年累月生活在海洋中的缘故,这人鱼族的皮肤是那种犹如晴朗天气下海洋的颜色一般,煞是好看的紧。

    亚蒂斯虽然已至中年,然而这一身倒是没有那种长年累月积蓄下来的那种上位者的气息,反倒是一股儒雅的中年男子气息。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儒雅的人鱼,在得知自己唯一的女儿受到欺负的时候,便是二话不说的围了整个龙族,差一点就要开打眼下又为了亚兰珠厚着脸皮求丹药,这样子——

    护女狂魔啊这是。

    好在亚蒂斯没有沉默多久,只见他开口便是道:

    “什么条件你才肯给这极品复容丹?”

    云御渊显然是有备而来,提出来的条件与当初面对龙族之王时的条件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签订盟约,以及你人鱼族一半的财宝。”

    亚蒂斯闻言脸色有些一言难尽,倒是一旁的龙泽心里头不免心疼龙族之王几分。

    看吧,同样的条件,人家亚蒂斯拿极品丹药,而龙族之王则是什么都没有。

    而且这份人鱼族的盟约算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给云御渊的。

    试想要是没有这几件事情,云御渊还真不能得了这么多好处。

    可别小看这盟约,人鱼族与龙族自打始神一去之后就再未臣服过任何人或者任何种族,更不要说签订盟约与他们认为渺小的人族了。

    且云御渊得了这两份盟约之后,那就等于人鱼族与龙族都是他的盟友,说的不好听点,就算是云御渊想要称霸整个聚灵大陆也是不在话下。

    当然,在墨扶眼里,她家的本来就很出色了。如今多了这盟约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双方都耐着性子一言不发,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亚蒂斯这才点了点他那戴了珍珠皇冠的头:

    “我同意。”

    说罢,双方在龙泽的见证下签订了这份盟约,即刻生效。

    将盟约收好,云御渊将装了丹药的瓶子给了亚蒂斯。后者伸出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生怕不小心摔碎了。

    将丹药贴身收好,亚蒂斯临走前补充一句:

    “东西我会尽快准备好。”

    云御渊轻轻的应了一声,目送亚蒂斯离开。

    墨扶见亚蒂斯走了,手中一道白光闪过,小白欢快的扑进了她的怀里。

    摸摸怀里胖乎乎的小家伙,墨扶坐下道:“我是真的同情这两位。”

    云御渊也不接话,直接把霜泽唤了出来,同时把趴在墨扶怀里卖萌的小白一把给塞了过去道:“接走你闺女。”

    于是,霜泽只好抱了自家不情不愿的闺女,很有眼色的溜之大吉。

    就晓得主子的醋劲太可怕了。

    怀里一空,墨扶小嘴一撇:“小气的男人。”

    “嗯?”

    云御渊危险的眯了凤眸,凑近道:“说什么?”

    “说你小气。”墨扶哼了一声,见小白不在干脆喊了白暮出来牵了:

    “咱们走,你爹爹越来越——唉你做什么?”

    猝不及防的被男人扛起来,云御渊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忘告诉龙泽:

    “这几只丢给你了。”

    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个男人扛起来带走,墨扶只觉得自己作为凤凰的面子都丢光了。

    一路被扛回殿内,殿门被男人大力关上且设了结界,谁也进不来的那种。

    将人放在松软的床榻上,墨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吻封缄。

    好半天,等她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男人这才良心大发似的将她松开。

    “不识好人心的丫头。”云御渊带了点恨恨的意味道。

    这聚灵大陆危机四伏,魔族的人成天找事情要抽她血去激活那什么阵法,他若是不多一点底牌怎么护她周全。

    还有啊,她是他的,只能抱他,其他人想都别想。更不要说是契约兽这种东西了。

    墨扶实在无奈的紧,这男人……怎么感觉这目光要吃了她似的?

    被怀里的小女人直勾勾的看着,云御渊只觉得快要把持不住了。

    就在这气温上升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震得整座宫殿都晃了晃!

    “是殿门口。”

    云御渊一把起身,正要将人留在这里的时候,却被墨扶拉住了一只手:

    “我不弱,我也要去。”

    平心而论,墨扶确实不弱,甚至还会高出云御渊部分。

    可是这个男人总喜欢护着她,把她当做需要保护的人看。

    明明被保护的人应该是他。

    “我是你的契约兽,我来才是。”

    墨扶一字一顿的解释,男人的目光有些怔然,但是很快,男人笑着抱了她:

    “可是你不是我的契约兽。”

    “是我的妻,此生唯一的妻。”

    “何况丈夫保护妻子天经地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那我不管,我也要去。”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敢来打扰。”

    见拗不过墨扶,云御渊只好一道牵了人往殿门的方向而去。

    依旧是习惯性的将人往自己身后挡了挡。

    墨扶看着男人坚实的后背,想起来一句话:

    “当一个男人愿意把他的后背完完全全交给你的时候,就证明他是真的想要保护你,真的信任你。”

    尤其是对于云御渊这种位高权重的人来说,后背,更是弱点所在。

    古往今来背后捅刀子的人不少,可见这后背是多么的脆弱却又是多么的重要。

    两人走到殿门口,只见泛了金光的结界外,赫然是龙族的士兵!

    而为首的,则是龙言!

    还不等云御渊开口,龙言就先一步质问:

    “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我?”

    那样子,看得墨扶以为她是不是始乱终弃了。

    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搞得两人都是一脸懵,但是云御渊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这臭小子是不死心呢。

    龙后惹出来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处理完,真不知道是哪个傻蛋传的消息,告诉龙言新娘子是墨扶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一向不肯娶亚兰珠的龙言居然会在成婚那天安安静静的不闹事,老老实实的等着拜堂成亲。

    是了!

    墨扶灵光一闪,想通了这其中的关窍。

    大概就是龙后告诉他会让他成功娶到墨扶,他这才没有闹事。

    而如今龙后的计谋败露,自然是传遍了整个龙族。所有龙都知道龙后横插一脚调包新娘,毁了两族联姻不说,更是同时得罪了人鱼族与七域,差点就打了起来。

    最后还是他们的王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稳定下来此事。

    眼下这龙言出来闹事,估计是有人故意刺激了他一把,这才有了眼下的情况。

    结界外的龙言见墨扶低眸不说话,有些急红了眼:“你说话啊!”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墨扶语气冷淡的开口,道:

    “龙太子若是没事,还是请回吧。”

    “您若是先回了,今儿这事情我就当做没有发生。您依旧是您的龙太子,我也依旧是我那摄政王妃。”

    说这话的时候,墨扶往身旁的男人怀里靠了靠:

    “看见我身后的这个人没有?”

    “他才是我唯一的夫!”

    云御渊听着墨扶这突如其来的宣誓,心里头觉得暖极了。

    可是这一幕落在龙言眼里却额外不是滋味,站在结界外的少年双眸充血,疯了一般大喊大叫:

    “我不信!我不信!”

    龙言的疯狂状态看得他身后的士兵都不免后退了几步,甚至有龙族士兵开始交头接耳来着。

    云御渊见这样下去不是事情,手中一道水系灵力就打了出去,想让龙言醒醒脑子。

    那水系灵力打出去便化作一股水流,从头到脚浇了龙言一身,弄得后者狼狈不堪。

    “别在本王面前发疯!若非看在你是龙族的份上,你早就死了!”

    云御渊的话如冰渣子一样刺的龙言心里疼,后者呼呼冷笑:

    “龙族……龙族……”

    就这般碎碎念了几句,龙言朝天大笑:

    “什么狗屁龙族!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是龙族的太子!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什么都会有的!”

    “可是我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

    “金银财宝,我不缺;权利地位,我也不缺!”

    “我就想找个一心一意的妻子而已!”

    “好不容易……等我看见了一个……”

    “……原来都是笑话!”

    这般大喊了一般像是发泄完了,龙言低着头,语气有些晦暗不明。

    墨扶听见他说的是:

    “既然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

    这句话喊完,龙言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只见他的身体化作了一尾金龙,背生双翼,与此同时他头顶的这片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伴随着狂风怒号,一片飞沙走石!

    而让人惊悚的在后头,只见那金龙飞向了高空之中,一阵痛苦的哀嚎传来,一块块的血肉就这么掉了下来!

    那血肉掉下来的瞬间就腐烂不见了,看得让人直呼恶心。就像是下了一场小雨,等那雨停了,在那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中,一条浑身血肉腐烂的龙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是……”

    而赶到现场的龙族之王惊吓的差点厥过去,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放肆、简直放肆……谁将禁地内封印的太古魔龙力量取出来的!”

    听闻“太古魔龙”四个字,云御渊明显一愣,继而转了头看向龙族之王:

    “你们……”

    那龙族之王也立刻明白了自己说漏了嘴,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压根不允许他考虑是否继续隐瞒的问题:“没错,就是太古魔龙。”

    “传说中太古魔龙是魔族之王的契约兽,相传始神将其斩杀后,因为再无多余力量可以净化其力量,故而要求龙族当时的王将其世代看守起来,并且永远保护这个秘密。”

    “故而太古魔龙一事,唯有龙族的历代当权者才知晓。”

    “而封印太古魔龙的地方则是龙族的禁地——死亡龙之谷,若是没有龙族之王的徽印,任何人进了都是找死的行为。”

    “久而久之,龙族谈及这死亡龙之谷都是闻之色变,渐渐的也都不再提了。”

    “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谁干的。”

    就在这龙族之王说这番话的功夫,已经有不少的龙族精锐折损在这得了太古魔龙力量的龙言手里了。

    而闻迅赶来的龙泽也差一点命丧这龙言手下。

    心有余悸的落在云御渊与墨扶面前,龙泽拍拍胸口:

    “这魔龙力量当真可怕。”

    “差一点就死在那里了。”

    说完,被墨扶毫不客气的补了一刀:“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炼丹师瞎凑什么热闹!”

    说完,墨扶摇身一变,一只巨大的凤凰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墨扶蹲下巨大的身子,对云御渊叫了一声,示意他上来。

    “这一次,让我们一起来吧。”

    云御渊祭出云曜炽日枪,含笑道:“好。”

    说罢飞身上去,立在墨扶身上。

    就在墨扶飞过去的空档,寒戮,小豆丁,银伏通通出现在周围。

    化作本体的三只毫不客气的冲杀了上去,与那吸收了魔龙力量的龙言正面交锋。

    一时间打的可谓是天昏地暗,不可开交。

    这头银伏的雷电一出,那头小豆丁的幻术就跟了上来,更不要说随时补刀的寒戮了。

    暂时算是压制住了龙言的攻势。

    可是好景不长,小豆丁与银伏率先被打落在地,紧接着寒戮也中了龙言一招,巨大的鱼尾狠狠地反击了回去。

    见状,墨扶双翅大展,高声鸣叫!

    紧接着,天空中掉落下无数个巨大的火球,狠狠地朝龙言那副身子上烧过去。

    凤凰业火,可燃天下之物。

    龙言的那副身子一接触到墨扶召唤出来的凤凰业火,就立刻烧穿了一个大洞,疼的他半空中乱滚乱叫,时不时有黑雾从他身上冒出来。

    “是太古魔龙的力量。”云曜炽日枪开口道。

    “只是这股力量不能随意泄露出去,若是——”云曜炽日枪的话还没有说完,云御渊只觉得手中一空,方才还在手中的云曜炽日枪直接化作一抹流光朝自己身后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周身缠绕着丝丝黑雾的黑衣人出现在云御渊的后方。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副弓箭与云曜炽日枪抗衡着。

    该死!居然有人放冷箭!

    见状,墨扶愤怒的冲杀了上去,锋利的爪子随即扑了过去,意图将此人活生生的撕成两半!

    可哪里知道这人诡异的很,居然就在墨扶的爪子下溜了!

    一击扑了个空,紧接着霜泽的声音响起:

    “后背!”

    站在墨扶身上的云御渊立刻就反应过来,九凰琴一出,生猛的格挡下来了对方的这一击。

    云曜炽日枪也不甘示弱,直接就飞了过去,意图要刺穿对方。

    “敢偷袭我主人!你去死吧!”

    见对方被云曜炽日枪缠住脱身不得,墨扶眯了眯凤眼,再睁开时,眼底一片烈火燃烧!

    “凤凰幻影!”

    伴随着凤鸣之声,六道幻影齐齐出现,跟着墨扶的指令扑将了上去!

    六道幻影虽然是幻影,可是这相当于六个本体一模一样的力量,直接就将与云曜炽日枪缠斗的人给撕碎了!

    解决掉这一个,墨扶抬头看见那条被自己召唤出来的火球给烧的快要不行的龙,双翅一展,指使了那六道幻影调了个头,扑了上去。

    只见这六道幻影很有默契的分工合作了,两只攻击龙首,两只攻击龙身,两只攻击龙尾。

    这样一来,龙言压根就是毫无招架之力。原先还威风凛凛的魔龙形象,眼下就差没有被墨扶召唤出来的幻影打成骨头渣子!

    下方,原本以为要陷入苦战的龙族表示这真的是很恐怖了。

    太古魔龙啊,就算是力量没有完全吸收完也是很恐怖的好吗?

    方才龙言那副样子,他们真的以为这次龙族要全体身损在这魔龙爪子之下了。

    哪里知道这里还有个更恐怖的货。

    直接就压着打了!

    在墨扶的暴力输出之下,很快,龙言就被打落在地。

    伴随着那太古魔龙的力量消散完毕,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儿的龙言就出现在了所有龙的面前。

    “带下去,封印灵力。”

    龙族之王有些疲惫的摆摆手让龙将自己昏迷不醒的小儿子抬下去,又让人引了墨扶一行人前来自己的寝殿。

    这儿狼狈不堪,自然会有人前来收拾。

    进了龙族之王自己的寝殿,刚刚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心情看这寝殿内的摆设。

    都入座之后,云御渊抬了眼眸道:

    “龙王不跟我们解释解释这太古魔龙的力量是如何泄露的?”

    龙族之王苦笑一声,他就知道会有此一问。

    可是这力量龙言究竟怎么拿到的他也不知道,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起来。

    就在这个当口,寝殿的门被拉开了。

    进来的人是看守龙后的将领。

    只见那将领几乎是一步一个血脚印的走了进来,哭诉道:

    “王,不好了!”

    “龙后跑了!”

    得到消息的龙族之王惊得差点连自己龙椅上的黄金扶手都给捏碎,只听见他厉声呵斥道: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来回禀!”

    那将领撑着一口气回答:“属下前来报信的同时,龙宫内混入了魔族的奸细!”

    “属下拼了一口气的功夫这才杀出来一条血路!”

    “哐当”一声,这突然的巨大响动惊了在场的众人一跳!

    只见龙族之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手便是砍碎了一个摆放在墙角的龙形双耳金纹铜炉,一看便知气的不轻!

    “放肆!”

    一声厉喝响彻整座大殿,震得人耳朵嗡嗡响。云御渊与墨扶对视一眼,错不了。

    看样子龙泽拿到的那股力量果然与魔族有关。

    只是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拿到的。

    见那将领一身的伤依旧跪在地上,龙族之王再生气也只能摆摆手示意他起来下去治伤。

    那将领退出去后不久,只见龙族之王召唤出一股神秘的力量,整座大殿都感到了这股灵力的波动。

    不过片刻,一阵空间扭曲的力量传来。

    只见众人面前出现三名全身都裹在金色大袍里的神秘人,那三人皆是用宽大的兜帽遮住了脸,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龙族之王对他们说了什么,那三人便分散离开了龙族大殿。

    那三人甫一离开,龙族之王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千岁一样,收了阵法就软在了龙椅上。

    云御渊见状,脚下阵法亮起,蕴含光系灵力的恢复之术犹如星芒一样,将龙族之王整个裹在了其中。

    半柱香的功夫后,云御渊这才收了阵法,对墨扶轻轻的摇了摇头。

    墨扶疑惑:这究竟是什么阵法,竟会一瞬间吸走那么多的力量?

    龙族之王没想到云御渊这个光系灵力师居然会出手相救,虽然失败了,可他依旧笑了笑:

    “不用了,年轻人,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龙族的这个召唤阵法是要以历代龙族之王一半的寿命以及灵力为代价的,而失去的这部分寿命和灵力,是无法补充回来的。”

    “方才你们看见的那三人,则是沉睡中的龙族远古大能,一旦龙族发生不可解决之事,只需唤醒他们就好。”

    “眼下魔族居然能混进龙宫,这件事情不是你们能插手的,你们还是尽快返回七域吧。”说到这里,龙族之王的眼皮子抬了抬,看向了墨扶:

    “我虽然不知道魔族为何要插手这一件事情,可是我知道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你,是你身上那毁天灭地的凤凰血。”

    “所以,你快走吧。”

    “我龙族,就算是死,也绝不与魔族同流合污!”

    说罢,龙族之王起身离开。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太古魔龙一事!”

    就在龙族之王的身影消失在大殿的一瞬,墨扶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靠!这龙王……

    云御渊搂着他家急得跺脚的小姑娘,看向那空荡荡的龙椅道:

    “太古魔龙,他不说,我们就不能去查了吗?”

    说的也是!

    墨扶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正待拉着云御渊离开,大殿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撞开!

    只见得一戴了半张面具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看见来人剩余的半张脸之后,云御渊抬手便是一道狂暴的灵力打了出去!

    “你居然还敢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