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第一凰妃 第三十五章 窥探

时间:2018-05-07作者:九喵

    单看那老道,看着挺和蔼,可是身为契约兽,墨扶觉得这个老道那一双眼似乎能看透一切。

    而且,这个人身上的气息,连墨扶都心生忌惮。

    “我说,天机子是什么人啊?”墨扶见连一向狂傲的摄政王大人,见到这个老道之后,也不免多了几分敬重。

    “古籍上记载,天机子出现,要么有祥瑞,要么,有祸事。”

    “而且极其擅长推演之术。”

    云御渊用意念与墨扶交谈,一旁的天机子见云御渊的时候,脸上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显然多了几分凝重。

    墨扶见这个叫做天机子的老道嘴里念念有词,手上还掐着指决,就像是前世她见过的江湖骗子算命的时候一样。

    大厅里的气氛越发古怪,这时墨扶看见这老道脸色一白,一口血喷了出来,看着好不吓人!

    云御渊见状就要上前,却被天机子打了个手势,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墨扶见这老道都吐血了还没有停下手里的指决,不由得好奇起来。

    这老道倒底在推算什么?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老道又是一口血喷出来,看样子是迫不得已的停下了推算,胸前的衣襟已经被血染的暗红,整个人明显虚弱了不少。

    天机子自怀里掏出一枚丹药,吞了下去。

    不一会儿,面色如常人一般无异。若非他衣襟上的血,怕是没有人知道他方才情况多么吓人。

    来到聚灵大陆也有些时间了,墨扶知道,有些术法若是力量太过逆天,则会反噬施法者。

    所以现在墨扶好奇的是,这老道究竟在推演什么东西,那反噬的力量居然逼得他吐了血。

    那天机子随意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气息依旧有点不稳:

    “摄政王大人,这次怕是贫道轻视了。”

    说话间,还恭恭敬敬的朝云御渊施了一礼,随后就这么走了。

    墨扶就这么看着这老道离开,道:“你不拦吗?”

    云御渊用手指扣了扣桌子:“不必,天机子本身就是云游四方的人,拦下了没有好处。”

    “哦。”墨扶懵懵懂懂的应了一句,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这头摄政王府的动静自然瞒不过五贤宫。

    虽说天机子来无影去无踪,但是若是有势力的人去打探一下也是能知道一二的,所以很快,天机子去了摄政王府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七域。

    “寿老头,天机子那个老家伙都去了摄政王府,你就不担心吗?”

    五贤宫后头的一处竹林里头,梅客与寿客的面前正罢了棋盘。

    伴随着梅客的声音淡淡的落下,寿客敲了敲手里的黑子,最后竟是往一旁的棋盒里头丢了。

    只见他站起身来,背对着在竹林间翻飞的阳光淡然道:

    “天机子?那老小子不过就那么点功力,能不被反噬致死就不错了!还想窥探?!”

    寿客说完,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不过我们也要有所防备,万一——”梅客话未说完就被寿客打断:

    “没有什么万一,当年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若是再次上演,怕是回天无术!”

    末了,寿客还补充了一句:

    “当年那场惨剧你我五人都是亲身经历,如今既然已经得了先机,若是再让发生一次,我们五人也就妄称智者了!”

    寿客说完,背着手就向竹林外走去,巨大的面具下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身后的梅客淡淡地叹了一口气:“逆天改命,逆天改命。”

    ……

    “胡闹!”一声厉喝从朝堂上传来,满朝文武吓得缩了缩脖子,侍立在云珏身后的竹客与兰客两人具是目不斜视,一派平静。

    跪在地上的礼部尚书满头大汗,官服里的里衣已经被冷汗浸湿,正汗津津冷冰冰的贴在他的身上,他连动都不敢动。

    云珏现在相当火大:前段时间后宫里头多了一堆女人就算了,这群老不死的不知道从哪里拿到先皇的遗旨,上头居然要求摄政王云御渊纳妃!

    云珏要是敢驳回,必定又有御史跳出来讲他不敬先皇了。

    环视下方,云珏冷笑一声:“来人,去摄政王府请摄政王。”

    云珏话音刚落,立刻有两名麒麟卫朝摄政王府的方向而去。

    他丫丫的,不就是趁表哥不在嘛!

    哼哼哼,等他把表哥喊过来,他倒要看看,有几个敢提的!

    麒麟卫来到摄政王府把事情说了一遍的时候,墨扶很不厚道的笑了:

    “纳妃,哈哈哈哈,寿星公上吊——活腻歪了?”

    如今整个七域没有人不知道这位爷的冷面,居然还有人跳出来提,而且还是所谓先皇的圣旨?

    果然,有君主权的世界,死人总要压活人一头。

    而当事人依旧是一脸寒霜,连朝服也没有换,直接跟着过去了。

    大殿上,当云御渊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满朝文武下意识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礼部尚书。

    满朝静寂,鸦雀无声。

    最后,还是一把女声传来,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

    “不是说纳妃吗?人呢?没有人纳什么妃?”

    没错,出声的正是墨扶。

    一旁的云御渊,竟是面容一沉,硬生生的捏碎了椅子上的扶手。

    这情景看得一干朝臣倒吸一口凉气:那椅子可是最坚硬的玄铁木打造而成的,就这么被这位爷给硬生生的捏碎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