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神帝 第两百三十一章 反杀

时间:2018-05-13作者:叶问水

    ,!

    良久,黑衣人深吸一口气,抚平激荡的心绪,他对着洛风单膝下跪,道:

    “从今往后,阿珂这条命便是阁下的了!主人长剑所指,在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洛风微微点头,他盯着阿珂,道:“既然如此,那就先去将他给杀了。”

    “谁?”阿珂闻言,也是一怔。

    洛风漠然地看了他一眼,眼眸中泛出森然寒意,道:“你说是谁?”

    阿珂闻言一怔,沉默少顷,他恍然明白过来。

    一名白衣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一念至此,他神色有些犹豫,对方的背景势力太过强大,即便是他,也要掂量一番。

    “怎么?”洛风双眼微眯。

    感受到洛风言语下的冰冷之意,阿珂莫名的心慌,当下猛一咬牙,沉声道:“属下这就去办!”

    他作为一名刺客,拥有属于自己的刺客信条,如今他既然已经奉洛风为主,再阳奉阴违的话,那便不配再称为刺客。

    ……

    漆黑的夜晚,明月高悬。

    白轩负手而立,时而望向窗外,时而在里屋徘徊。

    足见他心中不宁。

    “怎么还没回来?”白轩眉头微皱,顾自言道。

    一个通人境后期源师,去刺杀一个与自己实力所差无几的洛风,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阿珂仍然没有回来。

    这不禁让他有些心绪不宁。

    不知何故,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不过,想到白天洛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击败,他便气不打一处。

    “妈的,现在还疼着呢。”

    下腹传来的阵阵剧痛,几乎使得他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

    白轩微怔,目光投去,然后便是见到,一袭黑衣的阿珂,正朝他缓步而来。

    “怎么样,他死了吗?”白轩目光死死地盯着阿珂,迫不及待地道。

    阿珂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见状,白轩微怔,紧接着,忍不住地放声大笑,道:“哈哈,你也有今天,继续在我面前蹦跶啊,嗯?”

    他仰天大笑,笑的肚子疼,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珂眸心一寒,一把匕首凭空出现在手中。

    那匕首锋芒毕露,让人不寒而粟。

    咻!

    就在下一瞬,阿珂手一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将匕首直直刺进白轩身体。

    噗!

    那大笑不止的白轩,嘴角笑意陡然凝固,一口鲜血吐出,他缓缓转身,目光难以置信地看向阿珂,道:“为…什…么?”

    阿珂漠然地盯着他,声音冰冷道:“因为他是我的主人。”

    咻!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阿珂掌心微微用力,顿时匕首再度拔出。

    白轩瞳孔一瞪,难以置信地看着阿珂,他到死也想不明白,他重金悬赏的杀手,竟然是洛风的手下?

    气息逐渐微弱,满脸骇然的白轩,直直摔倒在地,生机全无。

    阿珂淡漠地瞥了他一眼,眼眸中没有丝毫的怜悯,想持刀伤人,就要有被刀割伤的准备。

    他冷漠地盯着白轩的尸体,就在下一瞬,他袖袍一挥,擦干地上血迹,将白轩的尸体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翌日,一条惊天动地的爆炸性消息,传遍了整个栖凤岛。

    老岛主慕容云海毒发身亡!

    次日,栖凤岛,老岛主灵柩处。

    灵柩之中,盛有慕容云海的棺材,摆在灵柩中央。

    栖凤岛的源师,此时皆是带着白头巾,双膝跪地,神色黯然。

    他们这些源师,都是跟随着老岛主打天下,见证了栖凤岛的盛衰荣辱,见证了栖凤岛从一无所有、被人四处追杀,到如今成为名动外岛的势力。

    因此,老岛主一死,他们自然是极为伤感。

    此刻的灵柩中,栖凤岛几位长老等候得焦灼不安。

    如今老岛主骤然死去,却没有招他们前去托孤。

    新任岛主的不明确,使得这一切扑朔迷离起来。

    长老们踱着步子,谁也不知道该商议些什么。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个人离开议事厅,他们知道,权力交接之时,随时都可能发生意料之外的变化。

    因而栖凤岛的骨干,尽皆被招了回来,守在议事厅这个离栖凤岛权力中心最近的一个地方。

    目下,栖凤岛的长老骨干们,都处于焦灼不安之中。

    栖凤岛拥有四位长老,每个长老负责不同事物,大长老孔山,便是负责栖凤岛的商业,掌管栖凤商会。

    二长老有意无意地走向了孔山旁,拱了拱手,道:“大长老怎么看?”

    二长老的请教,显然是想旁敲侧击,问一下孔山的立场,孔山却是淡淡回道:“二长老常随岛主,有何见教?”

    这是一个微妙的反击。

    闻言,二长老略觉得尴尬,讪讪一笑,道:“在下才疏学浅,何敢言教?”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队铁甲武士踏着整齐沉重的步伐走到议事厅外,铿锵列队,守在门外庭院。盔甲鲜明,长矛闪亮。

    为首之人,赫然便是西凤岛白山的部将!

    看着这等架势,灵柩之中,骤然沉默。

    几位长老的额头都冒出了汗,张口结舌,暗暗猜测。

    老岛主没有向他们托孤,白山此举何意?

    甲士列队方完,又是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一身蟒袍的白山,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白山一摆手,又有两排甲士走了进来,排在灵柩两侧。

    个个双手持剑,杀气凛然。

    白山站在灵柩门口,厉声喝道:“大家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听候岛主口诏。”

    众人迟疑片刻,纷纷坐向了自己的座位。

    与此同时,白山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小心展开,高声念道:

    “老夫身中奇毒,时日不多,现立白山为下任岛主,望诸位长老骨干全力辅佐,有二心者,人人得而诛之。”

    随着白山的念诵,灵柩之内疑云四起,长老们纷纷沉默。

    这只是口诏,口诏算不上真正的诏书。

    此时,无人敢领命遵诏。

    过早得表明立场,无疑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不呼应,不说话,至多是个不敬之罪。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一身红甲的慕容青鸾,带着洛风走了进来。

    “若是此诏当真,青鸾自当领命。”

    “只是,这只是老岛主口诏。”

    “若是老岛主有这功夫下口诏,那为何不将长老们召集过去,当面托孤?”

    白山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漠然道:“那是因为义父还没有时间招长老前来。”

    青鸾闻言,也是一笑,她盯着白山,道:“爷爷头一天招你,第二天方才暴毙,剩下这一天的时间,难道不够招长老前去听诏,还是说,你所谓的岛主口诏,本就是胡编乱纂出来的?”

    骤然间,白山满脸铁青,怒喝道:“岛主遗命,谁人不从,有如此石!”

    言罢,大步回身,拔剑出鞘,剑光闪烁,拦腰掠过门前一根石柱!

    白山冷笑一声,左手一挥,石柱的上半截“咚”的一声大响,滚落在议事厅前。石柱下截平滑如镜的切口闪烁着青森森的光芒,让人不寒而颤。两排甲士齐声高喊:“恭迎新岛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