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神帝 第一百三十八章 纯阳剑仙

时间:2018-05-07作者:叶问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虚空中,四道恐怖的源气涌动而出,浩浩荡荡,绵延万丈。

    赫然是四大王族之主,四名通天境源师。

    “南帝宫,终于出现了。”刑天双眼微眯,目光复杂地望着那云雾之巅的南帝宫,若有所思。

    柳如烟美目闪烁,吟吟笑道:“就是不知花落谁家,究竟谁会有幸夺得南帝的造化。”

    刑天淡淡一笑,负手而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道:“我儿已入通人境,这南帝造化,非吾儿莫属。”

    “那天玄王朝的洛风,居然击败了乌桓,倒是有些意思。”沉默寡言的剑无双,忽然开口道。

    闻言,一旁的天尸教教主古孟秋,面色一寒,目光阴翳地盯着天梯上得到洛风,冷笑道:“哼,连月华都未必能击败桓儿,你觉得那不知从哪疙瘩冒出来的洛风可能么?”

    “定然是那洛风使出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方才谋取了我儿天榜名次,若是正面相较量,我断定他在我儿手中走不过三个回合。”

    “拭目以待吧。”剑无双摇了摇头,饶有兴致地看向天梯上的洛风,喃喃道:“就让我好好瞧瞧,你究竟凭着什么,让月华尊称你一声师父!”

    嗡……

    伴随着一道嗡鸣声响起,南帝遗迹内外,所有源师皆是精神一振,抬起头来,目光投向那虚空天梯中,流露出深深的期待与炽热。

    他们皆想知晓,此番风云汇聚,究竟谁会成为那脱颖而出的潜龙?

    ……

    咻!

    当诸多骄子朝着天梯上一步踏出之时,忽然间,天梯之上光芒大盛,无数玉光从天梯上弥漫而出,如散流霞,化为一层光罩,将天梯众人,悉数笼罩进去。

    玉光笼罩而来,众人皆是觉得头痛欲裂,耳旁嗡鸣,神魂的折磨,可是远远强于肉身。

    洛风也是微怔,正在他眉头微皱,不明所以之际,眼前的场景骤然变幻。

    而当他看清眼前这一幕时,他那本是平静的心湖,陡然掀起阵阵惊涛骇浪!

    云蒸霞蔚,恍若仙境。

    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

    这个地方,充斥着无尽的回忆。

    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他魂之所牵,梦之所绕,情之所系,心之所向!

    因为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便是六圣宗之首,纯阳宫!

    前一世,他便是纯阳宫宫主。

    纯阳宫下,仙气缭绕,雪花纷飞。

    洛风睁开眸子,却是讶然地发现,一袭青衣的若汐,正在正笑吟吟地朝他走来,小手牵着他,随他上了华山。

    画面一转。

    “喝了这碗茶,我就是你师傅啦,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洛风端起敬师茶,掩面喝下,旋即弯下身子,捏了捏若汐的小脸蛋,吟吟笑道。

    画面一转。

    雪花纷纷落下,若汐拿着早已织好的毛衣,轻轻套在刚才瀑布下钻出,冻得直哆嗦的洛风身上,边穿边道:“师父那么厉害,还这么拼命。等若汐长大了,一定要好好保护师傅!”

    月明星稀,雪花漫天。

    若汐哆嗦着身子,将许愿灯轻轻点燃,在雪花漫天中,双手合一,红唇微启,心中默念:“此生再无他念,唯盼不负恩师。”

    画面一转。

    若汐低下头来,在洛风的人皇剑上,缠着淡蓝流苏,旋即红唇微启,看着穿上了自己亲手做的新衣服的洛风,似笑非笑地道:

    “不错,配上师父的清秀颜容,倒是颇有几分仙气,这次征战妖皇,必胜!”

    画面一转。

    “云流,你为何要杀我师父?”

    若汐双膝跪地,看着那三魂七魄已被打散,即将化为虚无的洛风,她泪光闪烁,声嘶力竭地质问道。

    “他背叛人族,私通妖皇,按照宫规,理应毁其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

    淡漠的声音,从一名身穿黄袍的男子口中吐出。

    他皮肤白皙如玉,面目极为的俊逸,双眉犹如剑锋。

    他仅仅是站在那里,便是有着一股仙气弥漫开来,高高在上,犹如天之至尊。

    其眉心处,点缀着一柄小剑,闪烁着淡淡银光,看起来极为神秘。

    他便是如今的纯阳宫宫主,人称纯阳剑仙—云流!

    画面一转。

    若汐称起一把红色碎花小伞,在纷纷雪花中驻足,望着那她偷偷给洛风立的墓碑,美眸黯然,如失了魂。

    “若汐!”瞧得这一幕,洛风双目泛红,浑身的血液,在此时纷纷朝着脑海中涌去,令得他那清秀稚嫩的脸庞,在此时看上去极为狰狞!

    前世的一幕幕浮现在他脑海,令得他近乎抓狂,龙府内的龙之气,在此时也是愤怒地咆哮着!

    他乃昔日人皇,执掌纯阳宫,统御人族,纵横苍源天,通天彻地,无所不能!

    然而,他如今,却是龙游浅水,虎落平阳。

    这一切,皆是拜他那云流所赐!

    我,不惜燃烧身躯,拯救人族,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如今,却成为背叛人族,私通外敌之人?”

    洛风再也保持不了情绪,浑身血液都是疯狂地对着脑子涌去,令他的脸庞变得血红,清秀的稚嫩脸庞,竟是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若汐,我的若汐,师父不在了,你怕是活的也很苦吧!”

    洛风泪光闪烁,他永远也忘不了,在他死于云流剑下之际,若汐林苏婉抱着他的尸体大恸!

    “云流,我待你如兄弟,可你竟然设计害我!”

    洛风浑身颤抖着,眼睛血红,一股滔天般的震怒与杀意自心头涌起。

    天梯之上,所有源师皆是停在了第一个台阶上,他们的目光,皆是显得空洞。

    他们的神情不一,或平静,或愤怒,或悲伤。

    皆是沉浸在天梯制造而出的幻境之中。

    这种幻境,由心而生,只能由自己来走出。

    若是沉浸其中,难以自拔,那神魂便会渐渐迷失,化为虚无。

    忽然。

    刑战缓缓睁开双眸,眉宇之间,掠过一抹清明。

    “这幻境倒是有些麻烦,还好我道心坚定。”刑战神色没有丝毫波澜,淡淡道。

    与此同时,月华小荷等人,双眸皆是相继睁开,面面相觑,皆是松了一口气,旋即朝着第二阶踏去。

    这第一重天梯,共有十阶,每一重阶梯,都会产生一层幻境,唯有打破幻境,方能不断向上。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其余九名天榜强者,最快的已经踏出六阶,最慢的也踏出了四阶。

    唯独洛风,仍然是止步于第一阶。

    “连小小幻境都破不了,果然还是太年轻。”南帝遗迹上方,刑天目光玩味地望着那止步于第一阶的洛风,玩味道。

    “这幻境强度可是与源师体内的痛苦有关,这孩子也是可怜,看看那痛苦的神情,真想知道,他曾经究竟经历了什么。”瞧得双目泛红、身躯微颤、满脸狰狞的洛风,长留门门主柳如烟心中竟是一疼。

    “呵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罢了。”刑天冷笑道,他比谁都清楚,洛风的痛苦指的是什么。

    毕竟,洛风的部分痛苦,可是他一手造成的。

    要怪,就怪你的父亲洛凌天认不清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一旁的古孟秋,也是冷笑一声,嘲弄道:“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南帝遗迹外,秦战与洛虎,盯着止步于天梯第一阶,满脸痛苦的洛风,心中也是一揪。

    “别的骄子一路走来都是顺风顺水,毫无阻碍,可太子殿下从小八脉被废、母亲被逼离开,隐忍多年,饱受嘲讽,他的痛苦常人又岂能相比?”洛虎目光死死地盯着洛风,低声咆哮道。

    秦战目光也是一滞,喃喃道:“太子殿下,可别被往事牵绊住啊……”

    没有人知道洛风究竟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个中滋味,唯有自己知晓,外人又知道什么?

    那种痛,难以言明。

    那种痛,刻骨铭心。

    那种痛,魂牵梦萦。

    此时,其余九人已经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缓缓朝上走去。

    诚然,虽然他们能够打破幻境,但是每一步走的也极为艰难。

    第八阶。

    刑战缓缓睁开眼睛,艰难地迈动着前行的步伐,脸色也是有些惨白。

    他转身看向其余九人,然后便是见到,他们的状态也很不好,小荷与月华,也是额头泛汗,俏脸惨白,一步一步艰难攀爬着。

    登天梯难,难于上青天!

    目光最终停留在洛风身上,而当他发现洛风仍然止步于第一阶之后,也是微怔,旋即不屑地嘲弄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连个小小的幻境都破不了,真是让人失望。”

    小荷小手紧握,望向下方洛风,美眸中充斥着担忧。

    月华柳眉微蹙,她不知道洛风究竟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她很想去帮帮洛风,但是她知道,此时的洛风,只能依靠自己。

    “果然是小王朝来的废物,难登大雅之堂。”乌桓目光阴翳地看向洛风,嘴角泛上一抹嘲意。

    南帝遗迹中,望着那止步于第一阶的洛风,下方诸多骄子也是一怔,寂静持续了少许,紧接着,下一刻,铺天盖地的质疑声猛然爆发出来。

    “第一阶都通不过?”

    “这种实力,也有资格上天榜?”“怎么可能?换我上去都能突破几个台阶,他竟然连第一阶都通不过?开什么玩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