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神帝 第一章 人皇重生 战王围城

时间:2018-05-07作者:叶问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玄王朝,武王城。

    东宫之内,气势恢宏,金碧辉煌,足以说明此间主人,身份的不凡。

    “我,没死,怎么可能?”

    不远处的床榻,一名约莫十五岁的少年,茫然地睁开眼睛,喃喃道。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他本是纯阳宫宗主,苍源天人皇,统御天下,执掌人族。

    然而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妖族进攻,屠戮人间,伏尸百万,血流千里。

    洛风为救天下,不惜焚毁帝身,将妖皇永世封印,镇压于天墓。

    帝身已毁,实力大降,唯有休养数载,方可恢复。

    然而,其弟云流,却是在其帝身已毁之际,趁机偷袭,将他诛杀!

    随后,苍源天便是传出消息,妖皇已被云流镇压,而人皇勾结妖皇,已经云流斩杀!

    曾经的云流,击退妖族,受人族香火供奉,流芳百世,人称纯阳剑仙。

    纯阳剑仙,统御天下,威临八方。

    洛风不惜燃烧帝身,最终,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我还没死。”

    洛风抿了抿嘴,脸庞显得有些苍白,或许是原主人不能修炼,只能多读书的缘故,看上去,面容清秀而稚嫩。

    嗡……

    脑海中,一阵嗡鸣声响起。

    洛风微怔,急忙俯视心神,片刻之后,其清秀稚嫩的脸庞上,涌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

    只见其心神处,有一座九层金塔,金光灿灿,犹如大日升腾。

    “鸿钧塔,你居然与我一同重生了!”

    鸿钧塔,乃他在上古之地,机缘之下,方才寻得。

    此塔神秘莫测,无人知其来源,只知其是神物。

    既然上天让洛风重生,洛风必不会枉活一世,此生定然战上纯阳宫,杀上苍源天,找那云流复仇!

    可是,方才在他俯视心神之际,也发现另一个情况。

    那便是,这具身体,没有八脉。

    天玄大陆,源师为尊,修炼源气。

    源师一道,首先要天授八脉,其次开脉,聚气,凝丹,通灵。

    所谓“天授”,便是在年少之际,进行天授仪式,获得上天认可,继而赋予八脉。

    无法开八脉,便无法吸收天地源气,无法成为源师,只能是一介凡人。

    不过,在他几番探查之下,却发现,他体内的八脉,是被废了。

    废的彻彻底底,即便他是人皇,也没有任何办法来修补。

    是谁废了自己的八脉?

    脑海中关于八脉以及娘的记忆,模糊不清,仿佛被人生生抹去。

    正在他眉头微皱,不明所以之际。

    “吱。”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他剑眉鹰眼,五官棱角分明,一身紫袍,不怒自威,显然久居高位。

    他便是天玄王朝之主,洛风之父,武王,洛凌天!

    只是,若是看上其右臂,便能发现,那赫然是一只断臂。

    此外,其眸心处,有着一抹微不可查的黯然,仿佛久经沧桑。

    其身后,一名虎背熊腰的汉子跟了上来,他乃洛凌天副将,洛虎。

    “爹,我娘是怎么回事?”

    洛风眸子紧盯着洛凌天,道。

    他搜索枯肠,也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到答案。

    洛凌天闻言微怔,沉默少许,缓缓道:“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爹,我体内的八脉又是怎么回事?”洛风再问。

    洛凌天摇了摇头,继续沉默不语。

    “爹,你对我遮遮掩掩,又是怎么回事?”洛风三问。

    洛凌天闻言,身躯一颤,他转过身来,却见洛风目光坚定地看着自己。

    这些年来,洛风一次次问自己这个话题,可他知道,即便他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多久了。

    他笑着摸了摸洛风的头,有些欣慰地看着洛风,道:

    “风儿,若是你答应和为父去乡下,隐于山林,置几亩薄田,去过普通人的日子,那为父,便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你。”

    洛风闻言,也是一怔,片刻之后,他深吸一口气,望向洛凌天,道:“战王府,终于是按耐不住了吗?”

    他从记忆中得知,洛凌天虽然是天玄王朝之主,但是,这位子坐的并不安稳。

    天玄王朝,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分为两大势力:武王城,战王府。

    洛凌天既出此言,那定然是那战王府屡屡欺压,武王城已无力反抗。

    甚至将取而代之。

    在南域的最南端,有着一块方圆十万里的区域,名为南疆。南疆有三大王朝:天玄王朝,明月王朝,大周王朝。

    除了三大王朝之外,还有诸多小国、势力、帮派、世家。

    洛虎看着独臂的洛凌天,眼眸泛红,双拳紧紧握着,他跟随洛凌天多年,可算是陪同他度过了盛衰荣辱。

    昔日洛凌天乃通灵境强者,那时的他,纵横南域,意气风发,睥睨天下。

    天玄王朝,更是一座庞然大物,周边其余势力,乃至两大王朝,皆是奉天玄王朝为主,唯洛凌天马首是瞻。

    然而在那一天之后,一切都变了。

    天玄王朝的子民,无人会忘记那刻骨铭心的一日。

    那一日,武王被斩去一臂,实力骤降。

    那一日,太子被生生废去八脉,再也不能修炼。

    那一日,武王城精锐将领被杀,天玄王朝国力大衰。

    与此同时,天玄王朝内,那一直在洛凌天麾下、忠心耿耿的战王府,却是不再忠诚,生出异心,自立门户。

    这些年来,战王府与武王城明争暗斗,如今更是变本加厉,甚至想取而代之!

    “若非少主没有八脉,不能修炼,我武王城又岂会……”

    “够了。”洛凌天左手一挥,声音愠怒,打断了洛虎的话。

    的确,洛虎说的没错,武王城之所以日渐凋零,是因为洛风不能修炼。

    洛风不能修炼,武王城便后继无人,天玄王朝内一些家族势力,自然会倒向他们战王府。

    毕竟,天玄王朝第一天才,便是他战王之子——谢云!

    谢云乃天之骄子,拥有大造化之人,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洛凌天又如何忍心怪罪于洛风,要知道,洛风之所以不能修炼,皆是因为他……

    洛风闻言,也是一怔,虽然洛虎话未说完,可是他又如何不懂洛虎的言下之意?

    “没有八脉,可不代表我不能修炼。”洛风面色平静,心中默念道。

    轰轰轰!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摇旗呐喊,响声震天,乃至大地,都在微微颤抖着!

    洛凌天与洛虎闻言,皆是面色一变,身形暴掠而出。

    “呆在宫中,不许出来!”

    洛凌天那充斥着威严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

    武王城下,视线尽头,黑压压的军队,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杀伐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武王城。

    战王府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咚!咚!

    战鼓之声响起,号角弥漫,盘旋在天地之间。

    所有人皆是胆战心惊地望着这一幕,尤其是武王城一些老人,更是由此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幕。

    那一日,在那个庞然大物到来之际,整个天玄王朝,都因为即将而来的毁灭,陷入恐慌与绝望。

    武王城上的高台上,洛凌天目光死死地盯着城墙下的军队,左手紧紧握着,乃至其过于用力,指尖都深深嵌入肉中。

    咚!

    又是一道战鼓声响起,与此同时,战王府大军,忽然朝着两边散开,留出一条人形通道。

    只见大军之中,一道骑着黑狼的人影,自人群中缓缓向前。

    他身披盔甲,面色冷厉,赫然便是战王,谢渊!

    “战王,这般阵容,你是想谋反吗?”

    洛凌天神色淡漠,目光森然地看着谢渊,道。

    谢渊闻言,嗤笑一声,道:“谋反?有这个必要吗?你已不是当初的武王,你儿子更是不能修炼的废物,你们两个废物,凭什么继续执掌天玄王朝?”

    言至最后,杀意涌动。

    洛凌天面色冰寒,左手忍不住地颤抖着,若是换作曾经,给谢渊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可如今自己实力大降,哪里还有威慑力……

    “你真以为就凭这支军队,就能将武王城吃定?”洛凌天双眼微眯,声音冰寒。

    谢渊闻言,眼眸也是掠过一抹忌惮。

    的确,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武王城虽然日渐凋零,可战王府若是选择硬拼,虽然最后一定会胜利,但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呵呵,武王言重了,今日前来,不是为了开战,而是希望武王能即刻定下太子之位。”

    “若能定下,我即刻退兵。否则,那今日不论如何,也要与武王切磋一番了。”谢渊目光阴翳,森然道。

    洛凌天闻言,脸色一寒,漆黑的眸子中,泛上一抹滔天杀意!

    他自然知道,谢渊所要求立的太子,不是东宫储君洛风,而是他战王谢渊之子,谢云!

    天玄大陆,源师为尊,而比源师更强大的,是血脉战士。

    源师之中的幸运儿,可以觉醒血脉,运用血脉之力,成为强大的血脉战士。

    血脉分九品:一为始,九为尊!

    谢云不仅修炼天赋超群,更觉醒了二品血脉!

    虽然他谢云乃二品血脉,虽然他谢云天赋超绝、日后成就定然不凡,但是立外臣之子为太子,而且是在举朝百姓前以武相逼,这无疑是狠狠甩了洛凌天一巴掌!

    这种屈辱,何异于逼他让出武王之位?

    目光死死地盯着城墙下的谢渊,洛凌天咬牙切齿道:“我要是不呢?”

    谢渊闻言,阴翳的眸子中,流露出深深的不屑。

    对于这番回答,他倒也并不意外,双手合上,轻轻拍了几下。

    啪!啪!

    黑压压的军队中,再度走出四人。

    轰!

    四道雄浑的气息冲天而起。

    洛凌天瞳孔猛地一缩,因为他骇然发现,这四人,皆是丹元境强者!

    源师的前四大境界,分别是:开脉境,聚气境,丹元境,通灵境。

    三大王朝,除了昔日的洛凌天,无一人是通灵境强者。

    然而,洛凌天,在被斩去一臂之后,也是从通灵境降到了丹元境!

    “哪来那么多丹元境?”

    洛凌天满脸骇然,在他的记忆之中,武王城只有他与洛虎是丹元境强者。

    而战王府,也仅仅有三位而已。

    战王府麾下有两大势力:柳候府,言侯府,两府之主,皆是丹元境源师。

    如今,又多来的两位,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

    五名丹元境,而他们只有两名,两军交战,武王城必败!

    “咯咯,武王别来无恙啊。”

    正在洛凌天疑惑之际,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传来。

    众人循声而望,然后便是见到,一名身姿妖娆的少妇,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她名苏萱,乃明月王朝之主!

    “原来是你……”洛凌天双眼微眯,他总算明白,战王府究竟为什么突然多出两名丹元境强者了!

    他神情震动,心神一抽,要知道,昔日苏萱可是要与他城主府结秦晋之好,本来是要将苏柳嫁给洛风的啊!

    可是,随着洛风八脉被废,苏萱便已心生悔意,强行退婚。

    昔日的亲家,如今却站在了敌人那一侧!

    而且,今日更是在天玄王朝所有子民面前,联合战王府,逼洛风让出太子之位!

    “谢渊,你寻求外援对付自己人,也不怕引狼入室。”洛凌天目光复杂地看了二人一眼,语气颤抖道。

    “呵呵,这就不劳武王费心了,犬子已与苏萱千金苏柳订婚,从此以后,两家便是一家,谈何引狼入室?”

    谢渊反唇相讥。

    紧接着,他右手一握,一柄长枪浮现在其手中。

    枪尖直指洛凌天,谢渊眼眸泛寒,语气森然道:

    “洛凌天,今日必须将太子之位让出来,否则,就别怪我破开武王城大门,将你武王城之人,悉数屠杀了!”

    “杀!”

    一股股凌厉的气息弥漫而出,黑压压的军队,齐声呐喊道。

    杀气凛然的声音,让得武王城上,无数人尽皆打了一个寒颤。

    难道十数年前的那一幕,今日,又将上演了吗?

    武王目光森然,身躯发颤,作为一国之主,被臣子这般当众羞辱,而他却无能为力!

    “武王,请下令开战,我恨不得把这个狗东西给宰了!”洛虎咬牙切齿,双拳紧握,浑身源气不受控制地弥漫而出,眼眸中流露出滔天杀意!

    洛凌天双目微闭,强忍着翻腾的心绪,他何惜一战?

    只是,若是现在开战,不仅自己会当场战死,整个武王城子民,也会与他陪葬!

    两方的差距,太大了。

    他死不足惜,但是,作为武王,如何看着追随自己的源师将士,去无意义地赴死?

    “区区太子之位,想要拿去便是,只是,他配么?”

    正在众人恐慌之际,一道平淡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戏谑,缓缓响起。

    众人的目光,都是投了过来,然后便是见到,一名少年,出现在武王城上。

    赫然便是洛风。

    “风儿,你跑出来做什么?”洛凌天故作怒道,武王城下那么多源师,若是洛风被伤到了,那可怎么办?

    感受到父亲的关切,洛风心头掠过一抹暖意,他朝洛凌天笑了笑,然后一步踏出,走到武王城高台前,冷冷望着下面的谢渊。

    谢渊闻言,正欲动怒,而当其看清来者之时,忍不住讥笑出声。

    “我儿谢云如今年仅十七,前不久,更是开了六脉,且他觉醒了二品血脉,将来必然成为强大的血脉战士,这般天赋,你说他为什么不配?”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眼眸中掠过一抹惊异,年仅十七,便开了六脉,这般天赋,可以说非常优秀了。

    开脉境,乃源师修炼之始。

    所谓万事开头难,一般人若是开六脉,少说也要到二十岁,而谢云年仅十七,便开了六脉,的确优秀。

    这般天赋,放眼整个天玄王朝,当属顶尖。

    然而,洛风闻言,嘴角却是一撇:“血脉分九品,区区二品血脉算什么?

    再者,年至十七,方才开六脉,他这十七年,都跑去玩泥巴了吗?”

    他前世十七岁的时候,都快要突破至通灵境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放眼三大王朝,除了那实力深不可测的周王,还没人敢这般和谢渊说话。

    “你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在我云儿面前,便犹如蝼蚁一般,有何资格这么说?”谢渊勃然大怒。

    洛风目光中掠过一抹嘲意,凝视着谢渊,道:“战王的意思是,若是我能打的过谢云,那我便有资格做这太子了?”

    “哼,凭你?做梦去吧,当然,若是你能击败云儿,自然便有资格做太子。”谢渊反唇相讥。

    “好!一个月后,天玄王朝演武台,我与谢云决一生死,胜者,便为这天玄王朝的太子,如何?”

    少年清澈的声音,携带着凌厉的气势,盘旋在天地之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洛风居然会出此言。

    他是公认废物,而谢云是天之骄子!

    他一介凡人,而谢云将来却会成为血脉战士!

    他八脉被废,而谢云却已经开了六脉!

    在所有人心中,洛风与谢云相比,犹如萤虫对皓月。

    根本没有半点可比性!

    而今,洛风居然口出狂言,要与谢云决一死战,这不是扯淡么?

    “风儿,你是想拖延时间么?”洛凌天也是一怔,理解不了洛风的行为。

    “父亲,相信孩儿一回。”洛风坚定道。

    谢渊闻言,忍不住笑出声,虽然不是很懂洛风这般操作,但是这个结果,无疑是他最想要的。

    毕竟,若是洛凌天不同意,他心里也不想强攻武王城。

    代价太大了。

    即便他现在能强行攻下武王城,成为天玄王朝之主,那也要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若是在他攻下武王城之际,其他两大王朝有一些小动作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虽说他战王府已与明月王朝已结秦晋之好。

    但,这只是政治联姻而已,而当涉及到两方真正的利益之时,所谓的秦晋之好,未免也显得太脆弱了。

    而今,洛风既出此言,那他也师出有名。

    一月之后,待谢云将洛风击溃,他武王城,将再没有任何的理由。

    只要谢云能顺利成为太子,从此天玄王朝的民心所向,便是他战王府!

    一念至此,他望向洛凌天,道:“洛凌天,天玄王朝所有子民作证,不知洛风之言,是否作数?”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汇聚到了洛凌天之上。

    看他是否敢接下这场生死战。

    “父亲,相信我,区区开六脉而已,不足为惧。”洛风一本正经地道。

    洛凌天闻言,目光闪烁,有些恍惚。

    虽然不知道洛风何来的自信,但是,看着洛风那真挚的眼睛,他却难以升起丝毫怀疑。

    便好像,洛风真的能做到一般。

    沉默少许,洛凌天轻叹一声,笑道:“窝囊了半辈子,这次便疯狂一次。”

    “好!一月之后的生死战,我武王城接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