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117章 执法者周言词(800三更)

时间:2018-07-14作者:团子123

    ,精彩小说免费!

    往常遇上国师出行的人不少,但每年能对上国师条件的人,极少极少……

    去年直接轮空。

    前年就一个,据说条件是生肖为鼠,秋日出生,年岁为单数的白发苍苍老人……嗯,找出来一个。

    老人问还有多少寿命?

    国师答:一天。

    站在后边的七卦提醒,委婉点儿。国师换了个答案:明天。

    然后第二日,老人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吓死的。

    上一个前年,条件是生肖为猪,大寒出生,年岁为单数的胖子……

    嗯,找出来两个。

    两人都问姻缘,国师答:真爱就在最身边。

    据说本意是让他们不要这山还比那山高,看看自己条件,不要东挑西选,多看看身边人,而且国师本来就观及二人桃花已生,就在身边,只怕自己还不曾发现。

    本来是一门良缘。

    呵呵,好嘛。二人出门就搞了基,成了京城有名的一对……据说京城百姓还挺看好的,毕竟,国师金口玉言嘛。

    真爱就在最身边,果然没错的。

    国师有点毒,这是真的。

    在国师金口玉言下还能不能安生,鬼才知道。

    所以每年八卦楼来求卦之人不少,但大多心里其实都有点犯嘀咕。国师算的准,是真准,但也特么也让人忒害怕了。

    这是一张毒嘴。

    今儿算卦条件一出,嗯,周言词一个,身后还有个粉衣姑娘也站了起来。一脸喜气似乎带着几分兴奋。

    楼上,也掀开了帘子。

    谢可言和甄珠两人露出面容时,似乎看到对方都惊了一下,好吧,谢可言单方面惊了一下。

    “今年竟有四个。贤妃娘娘竟是也与国师有缘,果然是福气满满。”七卦怔了一下,当初便是他为谢可言的生辰八字算的卦,顶好顶好的命。

    旺夫旺己旺国家。

    这种人,就该放到大越皇室供起来当福娃,享受香火用。

    虽然进宫那日出了些差错,但依然不可改变她千年难遇的命格。

    谢可言笑了笑,不自然的护住肚子,嘴角带着几分自信的笑容。只是头发显得有几分怪异,大概是被凤凰抓了个窟窿吧。

    “谁先来吧?”七卦问道。

    粉衣女子似乎很着急当即便站了起来,见得上边还有皇妃顿时又怔了一下。

    “这位妹妹先请吧。”谢可言很大度。

    女子歉意的笑笑,心想贤妃娘娘果然不负盛名。

    “国师大人,我想问问,我相公的病还能好吗?”女子身旁有副担架,她相公是无端昏迷半个月,找遍神医也无济于事。现代俗称的植物人。

    国师答:“闻香识美人,闻臭活死人。时机一到总会醒来的。”然后便是高深的笑。

    女子再问什么意思时,国师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周言词偷笑不已,他能窥探的天机只怕只有这点,你要问详细的,他也不知道啊。

    待女子还想再问,七卦赶紧抬手阻止了。接下来便是谢可言。

    谢可言开口时似乎有些纠结,但碍于谢家生女不生男的传闻,她如被火上烤一般。

    “敢问国师,可儿能否诞下皇子?”谢可言很直白,既然进了宫,便要朝着最高远的目标奋斗。至于母亲说的辅佐太子,呵呵……

    国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能!”谢可言那孕像,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她。男胎,就在腹中。只不过见谢可言有意隐瞒,便不曾说出来。

    谢可言一听顿时狂喜,甚至底下人都炸开了。谢可言定能诞下皇子!!!能为陛下开枝散叶!

    周言词却缓缓笑了出来:“你觉得她该高兴吗?”当初她亲口说谢家生女不生男,然而谢可言却一举得男……

    小喜:“怎么不该高兴啊,咱们府里都成女人堆了。她能生个儿子简直不容易啊。”

    周言词笑笑没再说。

    众人本以为甄昭仪也会问同样的问题,毕竟同为宫妃,皇子一事就是她们将来的筹码。

    哪知道这货眼神灼灼的就是一句:“我曾与一些好友失散,此生还有与兄弟姐妹相遇的可能吗?”眼睛紧紧的盯着国师。

    国师微微一笑:“如你所愿。你们是牵绊至深的缘分,她们,已来到你身边。”

    卧槽……

    甄珠当时便跳了起来,连兜里古代版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都掉出来了。

    再也没法稳重,甄珠整个人都傻眼了。尼玛,来了来了?

    宋老七这会也认出她了,一姐,你好啊,言佬看着你呢。据说你上个月炸了太后的浴池?前天还在宫墙上通了电,把宫女头发都烧没了?

    虽然那电只是一闪而逝,且没控制好力度,据说整个宫墙都在冒火花。

    一姐果然能作死,陛下你就受着吧,千万别放出来!

    周言词缓缓上前,看着国师那张脸有些喜感。

    “上次见你时,你与谢将军还是陌路。如今竟已结为夫妇,当真是缘分呐。”国师也有了几分兴致,众人一听这村姑居然还认识国师?

    顿时惊悚。

    “国师可要保重身子啊,短短一年不见,国师你这身子骨可大不如前啊。”天机透露太多,本该是正好年华,却苍老如枯木。

    国师一凛。

    他知晓这丫头福泽深厚,又天生吃这碗饭的人。却不想单一眼就能看出他如今状况。

    他一走,大越可就无人能护了。国师心中一动,细看她眉心清明,根骨奇佳,双目清澈有主见,只怕心中自有朗朗乾坤。

    “敢问国师,这有人篡改命数夺人生机,该如何是好?”周言词笑看着他。

    “都说苍天有眼,因果有报应,举头三尺有神明,那夺了生机的人谁来惩罚?老天爷吗?”周言词嘴角冷笑。

    国师皱着眉还未说话,周言词又开口了。

    “那这等人是不是该天打雷劈永堕无边地狱,日日受烈火焚身之苦呢?”周言词眼神有些恍惚,原主的命呐……

    总归有人要付出代价的!冤有头债有主,谁都别想逃得过!

    既然这世间总有不平事,那她,偏生就要管一管!

    国师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突的,脚下一颤,大越的龙脉又动了……仿佛被吓得一阵颤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