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109章 纯情将军的洞房花烛(一更)

时间:2018-07-11作者:团子123

    ,精彩小说免费!

    姨娘们离开后,文姨娘便让丫鬟送了吃食进屋。

    “侯爷难得回来一次,想跟他好好说说话都不成。进来便扯文儿衣裳……”文姨娘摸了膜鬓间发簪,脖颈间微微露出几分红痕,这让几个姨娘看红了眼眸。

    一个个气哼哼的差点拧烂了手绢,只气这院里狐媚子太多,争宠比皇帝后宫竞争还大。

    “你啊还是悠着点儿,见你整日吃,哪日吃胖了可别把侯爷压坏了。”吴姨娘笑闹一句便走了。

    文姨娘捂嘴轻笑:“这府里谁还不知我光吃不长肉的?这长倒是长,光长该长的地方了,你说是不是袁姐姐?”文姨娘挺了挺胸,眉宇间带着几分媚意。

    “不过袁姐姐,上次侯爷从你房里失魂落魄的出来,连裤子都没穿就跑了。这都两个多月才又回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你这嗓子也是,到底什么时候好?我都两个多月没听你说过话了。”文姨娘皱着眉,两个月前侯爷从她房里出来就好久没回来,之后便传出她嗓子出了问题,平日里装哑巴。

    袁姨娘看着她,笑的一脸的意味深长。

    上前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加油妹妹,好好珍惜你现在的日子。你会懂得的!

    “袁姐姐你又不说话,对了,方才你怎么对那少夫人那么客气?侯爷说咱们虽然是妾,但好歹也是他正经带进门的。这府里平时只需敬着她便可,你那伏低做小的样子可有些难看呢。”文姨娘摇着头,实在想不通平日里高傲的袁姨娘居然这般看重少夫人。

    袁姨娘:等你发福再说。

    说好的大难不死必会发福,你多吃点。

    我等着你压死侯爷。

    两人不欢而散,文姨娘不知为何,总感觉肚子有些饥饿,便唤丫鬟又去厨房拿了好些吃食。

    没多久,袁姨娘也送了一大堆补品过来。让她甚是诧异。

    文姨娘开开心心的吃着,吃不胖吃不胖,这大概是最幸福之事了吧?

    此时的正厅。

    “谢将军,来来来再来三杯。谢将军难得娶妻,这般高兴之事可不得多喝几杯。”

    “唉,话不多说,老谢啊,你,唉……”

    不少人过来拿着酒杯一边庆贺他,一边长吁短叹。

    “你别跟他们计较,这些家伙都在赌坊赌你此次成亲又不成功,赌你媳妇儿会不会出事。都输了。”有人幸灾乐祸。

    谢景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掩下嘴角微勾的笑意。

    那还真不好意思,我媳妇儿的嫁妆都是从你们那儿赢来的。

    “哎哎哎,我说你们几个别过分啊,老谢可是盼了多少年才盼了这媳妇进门。你要是把他灌醉了,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就泡汤了。”王爷揽着他肩膀,笑的不行。

    谢府有一名庶女也被赐给了永安王做侧妃,如今他与谢景修是名副其实的兄弟了。

    “泡汤就泡汤,咱们可是在赌坊输的不止千金了。”众人哄堂大笑,倒是好一番其乐融融的模样。

    女眷在另一边,府中二十多位姑娘面上带笑,竟也是美的各有特色。倒让各家夫人上了心。

    但想想谢家生女不生男的传闻,顿时又心中犯嘀咕。

    “走走走闹洞房,闹洞房咯。”一群人喝完便簇拥着谢景修要去闹洞房,谢景修微皱眉头,心中担忧吓着言言。

    这阻止的话还没出口呢,外边便呼呼刮起了大风,狂风呼啸竟是要下暴雨的节奏。

    “嗨,我就不多待了。这都下了一整天了,再不走可回不去了。散了散了……”

    众人三两下吆喝着便要回府,这大雨看着真邪门。

    说来就来,说停就停,很是任性。

    谢景修抿了抿唇,回到新房时周言词已经叫人打好了热水准备了新衣裳,谢景修只待洗漱便可。

    “言言,让你久等了。”谢景修见她今日这般劳累还操劳自己的事,心中颇为内疚。

    “不久,真要久的话。这外边就不只是下雨了。”大概会被劈死两个也有可能的……

    “姑爷快去洗漱吧,热水准备好了。”紫苏回禀了二人便退了下去。

    周言词此时一张小脸在喜烛下衬的微红,那低头刹那的风情看的谢景修喉咙微紧。惊慌失措般抱着衣裳便去了屏风后,脱衣裳时想着言言就在几步之外,心里咚咚直跳。

    洗了个超快的战斗澡,谢景修便故作沉稳的出来了。若不是总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直视周言词的话,倒是颇为淡定了。

    “你是不愿娶我么?瞧着你都不敢看我的样子,要不我还是回去好了。”周言词有心逗弄他。

    果然,谢景修登时抬头摆着头道。

    “不不不,那那个……我就是有些不可置信。国师说我是九世孤独之命,没成想,我还能娶上媳妇儿……”谢景修摸着后脑山,上天待我不薄啊。

    上天:你若是知晓自己九世孤独的原因,你肯定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周言词见他青涩至此,没忍住低低笑了。

    “嫁给我委屈你了。我家烂摊子颇多,你恐怕有所耳闻。将来我会慢慢讲给你听。你别担心,我会在后边护着你。”谢景修拉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心都酥麻了。只把这丫头当命根子般看重。

    怎么会有人这么软呢?

    周言词笑而不语,我护着你才对!

    两人相视一笑,竟是少了几分紧张。

    “言言,天色晚了,咱们就寝吧。”谢景修结结巴巴才说出这么一句,说完耳根子都红透了。

    饶是周言词也不得不惊叹,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见过不通男女之事的,没见过八辈子都没娶上媳妇儿的。并且青涩至此只怕连女人都没碰过。

    周言词本想上前替他宽衣,却见他猴子样直接跳上床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剩个脑袋在外看着她,并且还喊了一声:“你蹬被子吗?我不蹬被子,我可以帮你盖。”谢景修一脸认真。

    周言词……

    “来啊来啊言言……”谢景修一脸羞涩样。

    周言词心中突然有点不妙的感觉。

    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