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87章 掐断生机

时间:2018-07-02作者:团子123

    ,精彩小说免费!

    几人从八卦楼出来时,谢景修也下朝过来了。

    把各大酒楼招牌菜打包一份,全部拎回周府。

    谢侯爷这几日也消停了许多,似乎是新进门的姨娘有了身孕,害喜,离不得他。

    说来谢侯爷似乎这次被拿捏住了,往常进门的姨娘他可没这般重视。

    “这是你最爱吃的云锦鸡,那楼里一天只卖三份。我爹也在那排队呢。”谢景修夹了个鸡腿到周言词碗里,黄橙橙油亮亮的,看着便有食欲。

    这云锦鸡肉质鲜美娇嫩,味道极好。只可惜每日供应三份,抢都抢不到。

    “这?侯爷可买到了?”周言词举着鸡腿愣了下,吧唧咬了一口好鲜嫩多汁,唉,果然肉肉才是她的真爱啊。

    在五福村虽然吃的也不少,但总归少了几分美味。

    谢景修眉毛一挑:“买到了,这只鸡就是他买的。今天一早便蹲在门口守着,我去的时候酒楼都关门了。”谢景修慢吞吞的撕了鸡肉给她。

    撕好喂到嘴边,见她吃的高兴谢景修跟吃了三大碗米饭一般满足。

    灵巧的小舌扫过指尖,谢景修耳根子微红。突然也想尝尝味儿……

    “谢侯爷人还不错,想来还是疼爱你的。这鸡肉真好吃。”周言词知道他自小便缺乏父爱母爱,此刻倒是觉得谢侯爷人还可以嘛。辛辛苦苦排了大半天的队,儿子要就给他了。

    谢景修没注意她在说什么,只认真的点头:“嗯,是还不错。麻袋套住头挨打的时候都没嗷嗷乱叫,很懂规矩!”

    周言词……

    “周姑娘放心吧,侯爷是买回去给新姨娘吃,说是害喜严重想吃口云锦鸡。姑娘你放心吧,侯爷都当了快三十回爹了,若不是新姨娘以肚子逼他去买,侯爷才不会去。毕竟又不是第一次当爹。”谢景修身后的小厮淡淡道。

    “一回惊二回喜,二十八回狗尾巴草。”周老三啃着鸡爪子摇头晃脑。咦,好像不止二十八了。

    得三十了吧?

    周老三惊悚。

    比村东头的母猪还能生,这要搁咱们村这能夺个种猪称号吧?周老三心中很是羡慕。

    “这几日宫中出了些变化。蕙蕙昨儿落了次水,刚好过几日便找借口刷下来。有时候为了照顾世家面子,会多留几轮。”谢景修顿了顿,没说一同落水的还有个小姑娘。

    小姑娘醒来性情大变,从谄媚讨好众人,变得……

    突然有些独特起来,连陛下似乎都记得了她的名字。

    “到时候要庆祝吗?”好不容易刷出来,可不是个大喜事。

    “呃,不用不用。”这么明目张胆我怕下次上朝,我连大门口的位置都没咯。

    “对了,父亲前几日说要请你过府一叙,吃顿家宴。你娘家不在此处,说是要尽尽地主之谊。”谢景修与她说完没有半点心虚。

    前脚把父亲套着麻袋打了一顿抢了云锦鸡,此刻淡定的不是他干的一般。

    周言词点头应下了。

    今儿这顿饭极得她欢心,吃的肚子圆滚滚的。这才慢悠悠的出了门,干脆在街上遛食。

    反正周围两家都被买下来了,远些的邻居又是谢景修下属。

    傍晚,周言词摸了摸消下去的肚子正要回去。

    便听得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

    “小姐小姐,不要啊,不要啊!小姐你醒醒,咱们马上到家了马上到家了。”马车里一阵阵叫声,似乎极其凄惨。

    “姑娘你再缓缓,再缓缓,咱们马上回府了。老爷夫人还等着您过年呢。”

    “您马上就要嫁到东宫当太子妃了啊,您不是心心念念要做太子的新娘么?”嬷嬷抱着怀中软绵绵的女子,眼泪横流。

    女子穿着很是素淡,衬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都带了几分青紫。精致的小脸毫无人气,仿佛最后一线生机都断了。

    此刻静静的躺在马车上,尘世一切喧嚣都与她无关。

    马车经过周言词身边时,带起一阵阵灰尘。

    “咦,这不是上午去国师府求医的方家姑娘么?这……”带着一路哭声的马车,只怕方姑娘不好了。

    “唉,这方姑娘也是命苦。本来未曾许给太子时身子骨挺好的,怎么自从定亲后一日坏过一日,前些日子都病的下不来床。当初钦天监合了八字,两人并未有不合之象啊。”身后有人议论。

    见得周言词看过来眼神亮了亮。

    “姑娘便是谢将军的未婚妻吧?谢将军老早便跟我家相公打了招呼,让咱们照应着你些。”年轻妇人颇有些羡慕,怎么会有这么有心的人呢。

    “他啊,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是什么柔弱女子。”周言词笑眯眯的,小手微微扇了扇,扇去鼻翼间的那股死气。

    方姑娘死了。但这死气似乎与别的有些不同。总有些不对劲儿。

    年轻妇人笑了笑,心想这小姑娘真有趣。那小胳膊小腿的看着还不柔弱呐?

    两人寒暄片刻,周言词这才回了屋。

    这边方府。

    方府似乎早已得了消息,一路哭着出来抱了方姑娘失身进门。那方大人一夕之间仿佛老了十岁,头发白了许多,背也弯了,眼神也浑浊了许多。

    “我的儿,我的儿啊!我苦命的儿,你让娘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啊,你怎么忍心!”妇人跌跌撞撞的从屋里跑出来,抱着方姑娘尸体嚎啕大哭,坐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己。

    方老爷鼻子有些堵,眼眶微红。

    “派人去宫里报丧吧。太子之事耽误不得,还未过门便不用守丧,太子另选太子妃也来得及。”方老爷忍痛道。此话一出眼泪便哗的掉下来。

    此事也真是巧了,女儿还未入土,太子便正好遇上选秀。

    白事遇喜事,真是讽刺。

    最凉薄不过皇室中人,方老爷哪里不懂。

    “便说音儿与太子无缘,与太子亲事作废,请太子择日另娶吧。”方老爷声音哽咽,小厮这才急急忙忙朝宫中报信。

    拖来拖去,不曾想竟是在大选时去世,音儿的忌日,却是别人的喜日。

    方家这边不敢再拖,生怕大选后要钠新的太子妃入门。若是如此只怕音儿还得在家停灵许久不得入土。

    当即便操办起丧事来。

    倒是周言词一直心里毛骨悚然,总感觉浑身哪都不得劲儿,那股子死气怎么想都不对劲儿。

    福泽深厚之人身上带着几分微弱的光芒,彩色的,闻了能让人神清气爽。

    死期将至之人浑身黑漆漆的,死气笼罩,靠近便让人压抑。

    但方姑娘似乎有点不同,那淡淡的七彩光芒被大片黑色笼罩压住,仿佛被人生生掐断了生机。

    但那生机,却又还未尽断。

    “啊,假死!”周言词面色一变,猛地站起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