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83章 落水

时间:2018-07-01作者:团子123

    ,精彩小说免费!

    “快来人,救人!”

    太子急忙喊了一声,便有人扑通扑通跳进了水里。

    此时两个人在水里扑腾了一下竟是连水花都没了,直直往下沉去。

    皇帝大踏步上前,竟是先于太子一步扶起了谢可言,解下身上暖呼呼的斗篷披在她身上。

    太子顿了一下。

    “你放心,你妹妹定是无恙的。这些侍卫水性极好。”皇帝眼神朝谢可言颤颤巍巍的睫毛扫了一下,她嘴唇也煞白,似乎吓坏了。

    谢可言似乎腿脚有些发软,倚靠在皇帝怀里。

    身后选秀的姑娘们咬紧了唇,怎么看怎么不得劲儿。但谢可言明明与太子关系极近,想来……

    这是来自陛下的一片拳拳爱女之心?对,肯定是来自老父亲的关怀。

    但谢可言那紧贴着陛下的姿态,怎么看都不舒服。

    太子微微皱眉,干咳一声。

    “捞起来了捞起来了。”正要接过谢可言,便见湖里侍卫一人拖着个姑娘往岸上游。

    此时天已经黑了,云英殿中嬷嬷沉着脸请了罪才带着岸上的秀女回了殿。

    秀女哀怨的目光在皇帝和太子身上打转儿,却只能不舍的离去。

    有个侍卫拖着珠儿,满脸痛苦。似乎扛着一座大山似的。

    “陛下,好像没气了。”早已候着的太医先诊治了珠儿,却见她嘴唇泛白,眉头紧皱,一张脸似乎青紫了。

    “陛下,方才拖这姑娘起来时,似乎……似乎水下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拉一般。差点把属下拽下去。”侍卫有些犹豫,看了看珠儿的脚莫名心寒。

    宫中最忌讳鬼力乱神之事,但方才他确实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拖拽之力。

    “谢姑娘……也溺水而亡。”太医看了看,给二人都下了死亡证明。

    医女还在不停地给二人做急救,虽然不比后世,但也能有些机会把人拖回死亡线。

    “脱下鞋看看。”皇帝皱着眉,顿时有宫女上前脱下了鞋,掀开脚踝处,只见一片青紫。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那脚踝处的青紫就像被什么东西拉扯往下拖一般。

    医女做救护时解开了谢莹蕙衣裳,小巧精致的香囊突然掉落,那袋口突然松了一下。

    “咳咳……噗……”医女正要放弃,却见那地上呼吸都停了的谢莹蕙突然呛出一阵水,整个身子都抖动起来。

    这一下似乎引起了连带反应,并排躺着的珠儿也剧烈咳嗽起来。

    两人那惨白的神色终于褪了去,好歹捡回一条命。

    谢莹蕙有些懵,尼玛,上辈子没这一出啊?

    珠儿眼神有些混沌,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把这湖填了。”皇帝深深的看了湖一眼,嘱咐了几句便带着太子离开了。

    “妹妹你可吓死我了,母亲交代好要照顾你,都是姐姐无能,竟让你掉下湖去。”谢可言眼泪啪嗒啪嗒掉。

    “还好你没事,你若是有事我如何向大哥大嫂交代。”谢可言一脸委屈。

    直到三人回了云英殿,谢可言都还一脸内疚自责。珠儿似乎一下子话少了很多,整个人都透着不对劲儿。

    回了云英殿,秀女本想都过来刷刷脸,但嬷嬷管得严众人都没敢上前。

    此时的众人不知,谢莹蕙香囊福袋散开的那一刻,周言词似有所感。

    她送她的,是她每日的第一口福气。虽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帮助,但是会在她危难时刻给她一线生机。这是随机触动,比如说你要参加选秀,那么在众人中脱颖而出的几率会大很多。

    同理,医女救治她存活的可能性便大了。

    宋老七蹬蹬蹬从隔壁跑来一脸诡异。

    “大佬,我梦到一姐来了。”

    周言词挑眉。

    “我梦到一姐落水,醒来变成了一个苹果脸的姑娘。穿着嫩绿嫩绿的,笑眯眯的有点可爱。”宋老七一脸惊悚,这玩意儿还带扎堆的?

    “不对啊,上辈子一姐是高智商犯罪者,后来查出有精神障碍被关进了咱们院里。虽然跟咱们同是病人,但她待遇很好的,怎么会死?”宋老七瞪着眼睛,一姐可是仅次于老大的传奇人物。

    想当初在监狱出入犹如无人之境,谁都拿她没任何办法。

    周言词冷冷瞄了她一眼。看着宋老七眼神有些同情。

    “你那是死的认真,人家那是死着玩儿。”这智商不在同一条线上,不能比较。

    宋老七一不小心又受到了鄙视,但想起一姐却又不敢反驳。顿时压低了声音敲敲道:“老大,一姐真来了?那咱们怎么管得住她?当初狱里管不住送到了院里,院里管不住还好有了你。这里可远不如咱们那儿……”

    宋老七真惆怅,但转眼一想,一姐找到她们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反正没找到之前都是祸害别人,谁遇上谁倒霉。

    周言词淡淡的叹了口气。转身把门关上了。

    “希望皇帝能好好把她放出来。”一姐那个人,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皇帝若是敢睡她,估计会被榨干?

    榨干是小事儿,问题是,整个后宫也不够她玩儿啊。呵呵……

    周言词倒是无所谓,这年头受宠的都有恃无恐。

    第二天一早,京城中不少夫人都带着老老小小上香去了。

    大概是求选秀能留牌子的,也有求撂牌子的。

    吴祁山这两日似乎也忙碌起来,每次回来面色阴沉似乎在密谋什么大事。

    “小姐,这是谢将军一大早差人送来的早膳,有城东的蟹黄包,有城北的清粥小菜。这些都是京中卖的极好的,那些富贵人家都喜欢吃。”每天早上丫鬟都能呈上不同的美食。

    “谢将军上朝去了。”丫鬟顿了顿。

    没说的是,人家上朝都穿着朝服,他上朝外面还套了个围脖和厚衣裳。瞧那意思,这是又被赶到大殿门口上朝了?

    吃罢早膳,周言词便带着三哥出了门。

    这几日许是选秀的缘故,京中清冷了许多,但各大酒楼似乎都在谈论。

    到底这次太子侧妃花落谁家。

    “快快快,快让让!”一辆马车疾驰而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

    甚至后边专门跟了小厮一路赔钱,赔一路上被撞坏的摊贩物品。

    周老三护着妹妹站在路边,周言词眉头紧皱。

    马车上方挡不住的死气,这是油尽灯枯之兆,只怕马车中人只差临门一脚便要成阎王座上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