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78章 原身的姻缘

时间:2018-06-29作者:团子123

    ,精彩小说免费!

    谢可言此时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

    她是四岁才被带到京城的,她自小便被母亲教育,同父异母的谢景修不是好东西。

    谢景修甚至在母亲和父亲大婚当日挖出了生母尸骨,这让小小年纪的她留下了些阴影。

    后来,那个人被谢侯爷发配到远远的,在祖父家长大。

    直到后来穿着铠甲,带着士兵入城,城中女子都看着他的身影眼神发亮,小手绢丢了一地,她竟是也欢喜有个哥哥起来。

    时间,并未冲刷掉仇恨。反而让谢景修对萧氏的恨一日多过一日。

    谢景修整个人都透着冷漠,甚至几个未婚妻死的死伤的伤,都没看出他半分颓废。

    如今,却为了那个乡下女子变了一个人似的。

    “言言,你大概不知,这京里心悦我大哥的可有不少人呢。你啊,赚到了。”谢可言指了指周言词,眼神中带着几分妒忌。

    太子这才猛地转头,看着底下坐着动也不动的蘑菇。

    尴尬,太子只觉得尴尬。

    “能娶到我,你大哥赚到了。不过谢姑娘,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友情提醒你一句,今儿可别出门哦。风大,雨大,雷也大。听说外边不安生呢。”周蘑菇意有所指。

    太子微微蹙眉,似乎不喜她这说话的口气。

    “在我们村里,我说什么大家都信的。”周言词幽幽道。

    “哦?那不信的又如何?”皇后见不得她在太子跟前说话,太子只能娶谢可言,必须娶谢可言!

    那太子正妃的位置……

    皇后心中一狠。

    “还能咋办?全村都到她家吃饭呗。”家中孝子还要披麻戴孝呢。

    皇后没反应过来,但直觉认为这不是什么好话,当即轻笑一声:“牙尖嘴利。”

    “去把陛下前些年赏赐我的那套朱红首饰拿来,本宫年纪大了,便赐给你做添妆吧。”皇后挥了挥手,宫女顿了顿,那一套颜色极其艳丽,本来很得皇后喜欢,但皇后镇不住。

    甚至谢可言也试过,美则美矣,但全都被那套首饰本身压住了。

    说起来就是那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极品。

    真正难得的好东西,只不过没法穿戴罢了。反而会丢了人。

    周言词谢过,这才与皇后对答好几次。似乎皇后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倒是太子听闻听得津津有味。

    “罢了。本宫乏了,你们退下吧。可儿留下陪本宫。这宫里真是无趣的很,可儿若是住在宫中便好了。”皇后挥了挥手,太子和周言词便退了出去。

    “民女祝皇后娘娘岁岁有今日年年有今朝,心中所想必定事成。”周言词毫不客气。

    皇后面上却没什么喜意,这些话她一天听得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耳朵都起茧子了。

    若说所想,她的心愿也就希望谢可言能住进宫中陪着她罢了。

    此时太子跟着周言词一起出了御花园,却发现御花园中蝴蝶竟都绕着周言词头顶飞。

    你以为落在她肩头落在头上翩翩起舞,让太子惊为天人?不,它们只是绕了一圈然后嫌弃的赶紧飞开了。

    有毒!!

    御花园内居然会出现这等有毒的蘑菇。

    “咳,这蝴蝶,哈……着实有趣。”太子打着哈哈,虽然可儿不喜欢周言词,他也答应了要周言词好看。但每次见得她却总是有种隐隐的熟悉亲近感。

    “我看你才有趣。”周言词笑了一声。

    太子也没生气,他也说不上怎么回事,在周言词面前乖的跟个鹌鹑似的。

    “这两日京中出现了采花贼,如今已经有人在查探了。周姑娘待会便跟谢将军一块回吧,没事莫要出门。”太子好意提醒了一句,眼神一瞄,却怔了一下。

    只见她腰间挂着一串羽毛制成的吊坠,那羽毛轻柔又漂亮,底下挂着一块碧绿的玉佩。

    “这玉佩是老谢给我的,说是谢家传家宝。”周言词不着痕迹把玉佩往裙子底下藏了藏。

    看的太子失笑不已,难道他还偷她一块玉佩不成?

    不过是觉得那羽毛有些眼熟罢了。太子摇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对小姑娘家的东西感兴趣了。

    紫蓝鹦鹉:哥们,炭烤紫蓝鹦鹉了解一下?

    到了宫门口,太子脚步略微停顿,见周言词竟是也停下来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却又不曾开口。

    太子也没多想,对于谢可言以外的姑娘他向来不去招惹。方才多说的几句已经逾越了。

    “周姑娘,可儿从小便被本宫和母后惯坏了,她若是有哪里得罪姑娘还望姑娘不要计较。她只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姑娘。不如姑娘心机深,也不如姑娘会打算,她什么也没经历过,被我们养的娇气单纯了。这谢家将来都是你和谢将军的,她一个出嫁的女儿断然不会挡了你的路。”太子压低声音道。

    天知道昨日看见谢可言的信,他是如何的心如刀绞。

    周言词敛眉,太子自然没看见她的神色。

    “若是有人欺她一分,本宫必定还她十分!”太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他还要去皇后宫门口等可儿,最近京城不安生,他自然不会让她置身危险中。

    心底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未曾回头的他,自然不知道身后周言词定定的注视着他的身影。

    “我已给过你机会,他已经不是你的送肉童子了。既然如此,你们之间的孽缘便断了。”周言词冷漠道,只感觉浑身一轻,仿佛有什么执念脱身而出。

    走在转角的太子,突的栽倒在地,捂着剧烈跳动的心口,仿佛心脏要溢出胸腔。方才还微红的脸,此时竟满脸苍白,额间甚至开始冒冷汗。

    太监惊得浑身煞白,一时间宫门周围到处都是人,太医署更是匆忙赶进宫来。

    他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太子心底一慌,天边一声惊雷闪过,似乎预见了什么。

    毒蘑菇轻轻一叹,其实,若是原主没死,只怕与那太子真正是有良缘的。如今,那根线断了。

    线头已到了谢景修手中。他和自己的命格,全天下独一无二的般配。

    除了对方,谁都要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