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家娘子已黑化 第76章 相煎何太急

时间:2018-06-27作者:团子123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谢景修便带着一长串人来了周府。

    衣裳首饰丫鬟,十来个丫鬟站做两排整整齐齐侯在周家大门口。还有人买了城东的肉包子以及城南的小吃。一应俱全,什么都有。

    问他为啥不进门,说是现在进去打扰了人家休息。他去了丫鬟肯定会通报,他就在门口等着。

    这眼巴巴的望妻石样子,惹得京中一干人等咋舌。

    “怎么,突然觉得羡慕周姑娘了呢。”京中有些未婚姑娘回味过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这会众人倒是忘了,但凡有人给谢景修说亲,这京里的姑娘便诚惶诚恐很是害怕来着。

    此时却又羡慕周言词的好命,甚至觉得她不配这般疼宠。

    待谢景修算着未婚妻该起来了,这才差人陆陆续续把东西送进去。

    “姑娘真是好福气,奴才在这京里伺候人几十年,就没见过谢将军这般疼人的。这京里的姑娘啊,可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年过半百的嬷嬷大略教了教她进宫的礼仪,便亲自给她打理了头发。

    一边给她修了眉,点了唇,换上谢景修带来的长裙。

    竟是让嬷嬷暗自心惊,这丫头之前还看不出,这会仿佛带着几分威严。那张脸竟也生的不比谢可言差。

    谢可言美艳,美则美,但美艳得却过于锋利。女子看了大多生不起喜欢的心思。

    但周言词五官极其和谐,整张脸越看越满意,几乎大多数人见了这张脸都会生出疼爱的心思。

    “姑娘莫要担心,姑娘生的像观音座前的童女似的,定是有好福气的。皇后娘娘常年礼佛,定是喜欢姑娘的。”嬷嬷没忍住开口道。

    待梳妆打扮完后,谢景修二人这才进了宫。

    只不过一路上谢景修都眼睛偷偷瞄她,时不时的看一眼,然后嘴巴一咧。只要周言词看过去,他又一副正经的样子,昂首挺胸。

    我没看!谁看了!!

    周言词摇了摇头,谢侯爷在女子面前简直生了七窍玲珑心。你这简直缺心眼吧?

    入了宫门,周言词便感觉到一阵沉闷压抑的气息。

    明明周围四处都是全天下想象不到的富贵权势,她却只感觉到了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郁气。

    深宫怨妇只怕是不少的。

    “见了娘娘不必害怕,一切照实说。你有我。”谢景修眼神亮晶晶的,我的言言真好看。

    似乎瞬间便忘了老天爷在亲事上苛待他之事了。

    这次陛下让言言进宫,只怕是故意在众人面前抬抬身份的。毕竟言言身份低,将来她入了谢家大门,只怕身份一事也受人话柄。

    周言词笑眯眯的嗯了一声,心想这人传闻中不是淡漠无情么?怎么跟个保姆似的?

    谢保姆?家有娇妻,操不完的心啊。

    “将军,今儿一早谢大姑娘便来宫中陪娘娘赏花了。娘娘正高兴呢,周姑娘且过去吧。”两人站在御花园外,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出来带她过去。

    只是见得周言词时,眼中一闪而过的冷。

    毕竟是宫中混日子的,面上却看不出半点异样。

    后宫中多是皇帝嫔妃,若无传召外男不得入内。谢景修送了她过来,便干脆朝御书房去了。

    “你啊,就是有心。本宫难道还会欺负了你大嫂不成?难为你一大早便过来陪本宫。”皇后拉着谢可言的手拍拍,一脸的欣慰。

    “你这丫头就是心善,你养在深闺又是本宫与你母亲娇宠着长大,这心眼可半点没长进,可别让人给哄骗了。昨儿本宫可听说了,那丫头进门便想要做谢家的主,大晚上的你哥哥还来搬谢家库房。真是个令不清的。”皇后眉眼带了几分冷意,唯独看着谢可言眼神才柔和些。

    “娘娘,可儿哪有那么笨。可儿什么都懂。可儿才不会被人蒙蔽呢,她只是一个人来京城怕咱们谢家欺负她罢了,便是让她说两句又怎么了。她不喜欢可儿用言字,大不了以后可儿不用便是了。总不能让我大哥真的孤独终老吧?”谢可言轻轻嘟着嘴,跺了跺脚,好一副小女儿姿态。

    仿佛没看见皇后突然变了脸。

    “娘娘,周姑娘到了。在御花园外等候。”宫女上前禀报道。

    皇后面上笑意淡了两分,带着疏离和威严。

    “让她在外候着,本宫与谢大姑娘有正事要谈。”皇后与谢可言坐在凉亭内,喝了口热茶,此时天气显得阴暗又沉闷,似乎快要下雨了。

    “娘娘,大哥要怪罪可儿了。娘娘,可儿先退下吧?将来谢家迟早是要交给大嫂的,可儿不过是个要嫁出门的姑娘,以后还要仰仗着娘家撑腰呢……况且,大嫂脾气不好,可儿……”谢可言一副惶恐的模样。

    “撑腰?你怕什么?你有本宫给你撑腰!便是太子都不能欺负了你!”皇后心中突的生出一股怒意。

    “昨日她一进门便给你们下马威,我看是谁给她的胆子!真是仗着陛下赐婚,便无法无天了。你这丫头心软又仁慈,将来可怎么立足。”皇后担忧的很。

    谢可言急红了脸,似乎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小白花模样更是让皇后替她委屈。

    言字她都用不得,那谁能用得?就外面那个死丫头么?

    皇后第一次觉得当初该除掉她的。

    便是太子思念三岁时的小友,但既然可儿顶替了那个位置,便就是她的了。当初也怪她心软,怕太子知晓真相与她离心。

    若是早知道要给可儿委屈,那女子就留她不得。

    皇后拉着坐立难安的谢可言喝茶谈心,半点不在意外边下起来的雨。

    “娘娘,外面下雨了。”大概半个时辰后,宫女捏着皇后的肩膀,柔声道。

    她知道皇后最疼谢可言,但谢将军打点过了,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

    不过好歹在皇后跟前待了这么多年,也能算出皇后消了气。

    皇后听得这话似乎才突然想起来一般,懊恼的拍了拍脑袋:“瞧本宫,每次听可儿说起小时候的事便忘了正经事。快,宣那丫头进来。”

    此时外面天都黑了,这雨也不知要下多久。

    周言词静静的站在雨中,半个时辰竟是身形都未曾晃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宫人看见她那紧抿的薄唇竟是生出几分畏惧。仿佛身上带着与身俱来的威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