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280章 无妄之灾

时间:2018-05-18作者:沈一

    “青台,杀了他们!”玄冥熙绝对不允许有人如此的蔑视他的红红,所以此时声音冷厉的吩咐另外一个中年男子。

    却不知道玄冥熙的吩咐,那中年男子虽然向前拔刀了,可是眉头却皱了起来。

    并不是他不愿意遵从少主的吩咐,而是现在少主被迷了心智,完全被一个如此下贱不堪浪荡的女人控制住,换句话说,少主下的命令,根本就是那个女人间接让少主下的。

    这些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虽然在旭国郾城动手他们也不怕,但,他就是不愿意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做这等事情。

    所以似是攻击他们,将他们击散之后,趁机也朝着那个戴着滑稽面具有些本事的孩子以及他身边的丫鬟而去。

    刚上楼的时候他就见到那个丫鬟有些眼熟,心中是带着一丝震惊的,但一想到任逍遥的确在郾城,便有些明白这个丫鬟能出现在这里不偶然,毕竟那个孩子十分贪吃。

    现在青台觉得,虽然任逍遥是个男人,可是特么的比起这个红红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他们愤怒不屑任逍遥,说到底是因为任逍遥勾引了他们家少主之后便不断的践踏少主的心。

    别说忠心耿耿的奴仆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恐怕知道任逍遥对他少主做的那些事情,都看不下去,要打抱不平一番。

    现在就拿小的和丫鬟出出气吧,虽然这小的有时候真的挺可爱,可爱到,让他们都心生喜爱。

    错觉,都是错觉,先敷衍那个女人再说,说不定还能引出那个无耻败类任逍遥。

    红红哪里不知道青台青瓦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心中顿时爆发一股怒意,但却感知到周围还隐藏着那个一直跟着他们的老家伙之后,不敢再说挑拨离间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拿那个孩子和那个丫鬟出气。

    这一看不要紧,当见到凉玉年纪不大明媚皓齿,不施粉黛处处透着可爱的时候,红红下意识拧紧了手中的帕子。

    她现在尤其讨厌比她长得还漂亮的女人了。

    所以当下毫不客气的指着凉玉,语气带着嫉妒,“熙,我要那个丫鬟!”

    “青台,留她一条命!”红红所有的要求,玄冥熙都不会拒绝。

    凉玉却一脸懵逼,只觉得这是无妄之灾,更觉得是这两被主子修理过的人公报私仇。

    “跑!”与他们硬抗简直就是傻子才做的事情,关键小包子手中的天竺兰笛没在手上,而且他很清楚的感知到青台青瓦放水了,加上因为他嚎叫救命,不少人都来帮忙了,此时不逃等待何时?

    凉玉福至心灵,小少爷没叫佐佑他们出来肯定是看出了什么。二话不说跟着自家小主子往窗户那边跳出去。

    青瓦青台为了执行少主的命令自然要追过去的。

    于是乎为了保护那个孩子,一群湘江楼的武者便也跟了过去,一下子整个湘江楼空出一大半来。

    出去了之后,因为人流很多,小包子早就拿了一个油纸包,往一个角落一扔继续迈着小萝卜腿跑路。

    而就在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杀过去的时候,角落那油纸包不知道何时被人拿走了,

    摊开油纸包,可以见到里面有不着是什么合成的黑色调料写着歪歪扭扭的字,显然是情急之下写的。

    “佐佑,去将我父亲叫来救场!”

    父亲二字,似是告诉了佐佑些什么信息。他真真切切与玄冥熙那两个人交过手,那武力值绝对在紫阶,若真要对付小主子与凉玉,恐怕他们早已成了他们刀下魂了,故此他们才没有第一时间出手,主要保护小主子的武者不少,大多只是受些轻伤

    便足以说明问题。

    红红又怎么会让凉玉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而且难道她就真的这么愚蠢?青台青瓦两个如此厉害的高手,对付一个小娃子以及一群乌合之众,既然如此的费事?

    简直敷衍的不能在敷衍了,心中再怒,可也要考虑跟着他们的那个老家伙。

    “熙,我们跟上去看看!”心中却已经决定,等落脚了,一定要让玄冥熙狠狠的罚青台与青瓦这两个混蛋。

    玄冥熙心思全部在红红身上,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根本就不会想那么多,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没意见,抱着她一飞而起,也朝着外面去了。

    很快郾城街道因此变得热闹非凡,鸡飞狗跳,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下子吸引了不少隐藏在暗处高手的目光。以及入住在郾城其他国家的使者,比如被萧然注意的南蛮之族,其中一人就在人群当众,当那双精湛且带着血丝的眸子扫过那被追着跑在最前面的孩子之时,那个身穿属于南蛮服装的男子表情微微的戴着

    诧异,鼻子特地的闻了闻,随后眸光闪烁异光。

    之前给的东西,他们真的用在一个孩子身上了。

    相府。

    萧然拿着扇子,看着头顶上那笔锋尖锐写着桃源两个字的牌匾,是她外公亲手提的字,比那望都城上霸气侧漏的三个字不逞多让。

    若是认真看,还能够见到那笔锋之间透露的温柔之气。

    走入之后,萧然便感觉到桃源的仆人多了些,自然是端茶倒水伺候的,虽然见到她多半行礼了,大多都露出恐慌的感情,估计是被她的手段吓怕了。

    刚靠近装修好的阁楼,就听到二楼空荡被树荫遮盖的地方,传来一丝丝的笑意,以及兴高采烈交谈的声音。

    这些声音萧然丝毫不陌生。

    凉月眉头紧皱,眼神中带着一丝怒火,那二楼的阁楼主子废的心思最多,也放了她不少喜欢的东西,目的便是为了没事的时候在那陶冶情操。

    “看来这都是缘分啊!”

    萧然刚走到二楼门口的时候,就见到四个人围绕这茶几坐在铺垫之上。

    茶桌上面放置的与茶壶嘴好冒着一丝温热之气,旁边有着几个精致雕刻不同花纹的玉杯,刚好四只,已经盛了茶水,可以见到清澈的水中飘着的白毫茶叶。

    茶壶旁边还放置了不少精致的点心以及时令水果。

    “当时,我并不知道芸溪是夫子的女儿,而芸溪也一直未说。”面容清俊的容玄宗微敛着眸光,似是克制着什么,书生气息极浓的对着萧芸溪温润且可能因为热气晕染而有些红润的脸笑了笑。

    萧敬义面色红润,显然对此十分满意。许默却儒雅且沉默的坐在一边,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静静的看着听着,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抬头那刻当见到慵懒的靠在门栏拿着扇子意味不明的看着他们面容绝美的人之后,许默下意识的起身想

    要过去,但却在出脚的那一刻定住了。不合适,他毕竟只是客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