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248章 反击

时间:2018-05-13作者:沈一

    “楼大人,我一直以为楼大人是个明察秋毫的人,没曾想也是屈打成招的。”看着楼大人眼神瞬间变得狠厉,萧然微微一笑,屈打成招自然是讥讽他是个混官,尤其是在大殿上这般说,他能有好脸色?

    很快萧然又忙说道,“我说错了。”

    楼大人这时脸色刚好一点,萧然话不惊人语不休,“您还没打我呢,应该是空口白话,贪赃枉法,冤枉好人。”

    楼大人脸色变得比之前还要难看,声音满是厉色,“萧然小姐,本官敬你是个女流之辈才不予以计较,可本官是按照查案所指所说,你如此怀疑本官污蔑本官,本官有权将你捉入刑部治罪。”萧然冷冷一笑,面对气怒的楼大人半点害怕之意没有,犀利的反驳道,“所指?什么是所指?光凭太庙内所谓的那几个小师傅?既然如此,你可以当面找他们来对质啊,问问当晚去太庙的是否是我。你怎么

    不问问,当天晚上我可是一直都呆在萧府,从未踏出门去。”

    她当初蒙了面,就算知道是她又怎么样?没见过她面容,难不成也要指着她说就是她?出家人不打诳语,就算那所谓指正她的和尚来了,她也不怕。

    萧府之中,凉月戴着她的面具,好好的呆在院子内,多少人可以作证?就算眼前这个楼大人怀疑做假证,捉了人严刑拷打又如何?因为他们说的都是真话,所以不管他怎么审查,都不会有他想要的结果。

    “那这个孩子为什么叫那个歹人娘亲?”楼大人也不是好相与的,直接指着萧然身边的小包子质问到。

    “我怎么知道?”萧然低了头看着小包子正仰着小脑袋一双乌溜溜的眸子也看着她呢,“一个四岁孩子,被捉了,慌乱之下,又是大晚上的难免认错人。”

    “晚上?本官从头至尾没说过他是被人晚上救走的。”

    楼大人仿佛捉到了萧然口中的漏洞一样,恨不得大笑起来,仿佛心中的憋屈终于找到了发泄口。

    偏偏楼大人心中大笑,可萧然是真的笑了,并且笑容中尽是讽刺,“楼大人,光天化日之下,太庙又有那么多的善男信女的,又有那么多厉害的和尚与隐卫,那个歹徒莫不是傻子,专门去送死的?”

    不得不说这个楼大人简直被萧然气的失去了理智,那所谓的漏洞哪里是漏洞,但凡是个正常人就算没有太庙那么多的人守护,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啊。

    三个三朝元老都忍不住都摇头,而一旁陈贤妃嘴角也实在忍不住的翘了起来。

    关键白天游空师傅会一直在前佛堂与人解签,或者咏诵佛经,他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捉啊!

    “那他怎么回到了萧府?”萧然很不客气的给了楼大人一个白眼,“我哪知道?见到他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凭空出现在东边街道的胡同边,我是接到了通知才去那里的,那张纸我现在还留着呢,到时候让人给楼大人送过去,楼大人

    顺着那张纸,说不定还能查出什么线索!”

    楼大人看着萧然这般坦然,更是憋屈,他很肯定这件事情与她脱不了干些,为什么,他所有的怀疑指向她,特么的她还有脸这般理直气壮的不承认?

    胸口从憋屈多了一抹压抑,压抑到他差点

    失去理智的想要站起来扭起她领子逼着她承认。

    淡定,楼大人好歹也是见过不少狡辩的嫌疑人,深吸几口气,想要压下胸口的憋屈与压抑。

    见到楼大人这副模样,三个三朝元老眼神中都透露出一丝怜悯的感情,丫丫的,你说你挑萧家的另外两个人怼多好啊,非要挑最是尖锐的萧然?

    明明之前人家摆明了不想管这件事情,你自个非要想不开为哪般啊?

    没见到刘家之前气势冲冲的进宫告状之后得了个什么下场?断子绝孙啊,留下一个年老的刘荣基,这刘家又能够撑到什么地步?

    一直以来不开口的三个三朝元老庆幸他们只是打个酱油,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看了眼一旁一直袖手旁观的九王爷。

    嗯?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些老眼昏花了,这九王爷面具下面冷漠深沉可怕的眸子中,怎么透露出一丝笑意?

    三个人齐刷刷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连揖都没有再做的萧然,那双幽静的眸子盯着楼大人。

    三个人不知为何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怎么有种,她要拿楼大人开刀的感觉?

    这边萧然自然没什么纸条,回去随便造一张就行。

    且凉月为了通知她,的确用她的面容出府了,去了郾城东边的街道换了回了本来身份,她也是在胡同内带着小包子与她汇合的。

    这个楼大人若是有心去查,一定能够找到目击者。

    所以萧然说的明目张胆。“我倒是有件事情想要问问楼大人!”萧然根本就不管被他说的青白交加脸色的中年男子,眼神凌厉,语气与刚刚楼大人质问她的语气无二,“楼大人之前父亲在你那里状告过我儿子失踪事情,并且严明是太子捉了我儿子,你去了太庙一趟,知道我儿子当初被关在了太庙,虽然他不知道被谁救了出来,但这件事情难道就因为对方是太子就不了了之呢?那么是不是这杀人未遂的人,也可以再出现的时候当做什

    么都没有发生过,逍遥法外?”

    众人惊愕,这不连楼大人自个都吓了一跳。萧敬义知道萧浩羽失踪了且与司徒煜有关,大闹太子府,作为刑部尚书的他本来不调节这件事情,可事关人口失踪,若是普通人直接交给郾城衙门的人就可以了,偏偏是旭国相爷的外孙,所以被请了过去

    主持公道。

    现在好了,居然被萧然拿出来说事。

    果然这萧然惹不得,楼大人这边刚咬她一口 ,转眼她就扔了能够压垮他的烫手山芋过去。

    三个人老成精的三朝元老微低了头,眼皮子实在是不受控制的自己抽动了起来,瞧瞧,就说萧然是那种心胸狭隘,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小人。

    说完,萧然似是还觉得热闹不够,看了眼沉稳阴骘的司徒煜。“太子殿下,您又为何要捉我儿子呢?且捉了我儿子还不承认,那个时候太子殿下的儿子应该正在伤痛中,关键您捉了我儿子,却还上告皇上。若非有人救出臣女的儿子,太子殿下又会如何对他为了您那儿子报仇雪恨呢?加上今日若是臣女儿子没在,没能叙述当初发生的事情,臣女又该会被陛下如何处置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