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二一六章:丧变之灾

时间:2018-11-14作者:新兵扛老枪

    锐风来袭,入目一团昏黄之光,刘知县大部分心神被苏小月吸引,等意识到危险并非来自眼前的少女,一切都晚了。

    之前苏小月面对骷髅与头陀,几乎全部精神都被吸引,虽然她早知道这位知县可能是内鬼,然而对这位“文官”无论如何提不起来多少警惕,加上体内带伤才被其所乘。同样道理,苏小月纵然被困,但她是帝国天骄,身怀空间之力,刘知县不敢掉以轻心,加上那一番攻心之语,敢分心才叫见鬼。

    现世报来得快,没等刘知县后悔懊恼,便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沉重,就好像在泥潭当中滚三圈之后在阳光下暴晒,干泥与皮肤长到一起,不仅吸收身体里的水分,还令其头晕脑胀。

    昏黄之光吸收的不是水分,而是魂力,灵魂受损,头脑自然不够清楚,刘知县恍惚片刻方才意识到这点,惊骇当中险些魂飞魄散。

    对手什么鬼东西,竟然能吞噬修行者的神魄!

    他完全误会了,黄光乃是一道神符,所用的不是朱砂,而是当初由大神官身上所得的地龙之血、也就是蚯蚓。

    万物有灵,不起眼的蚯蚓身怀厚土之力,成精后血液自带神通,加上神符的吸魂之效,令刘知县心动神摇,身如磐石。

    施展它的是童渊,童大将军。

    很少有人知道,童渊其实是位修行者,但他的资质比方笑云更差,修行更乱,勉强修出一点几可忽略的法力,用来引动神符再合适不过。到三边后,无论血骑还是护粮队,都轮不到他来指挥,童大将军没了兵权,自身战力还算不错,方笑云没让他进村攻击,而是当马夫,算是一道奇兵。

    “啊啊啊啊啊!”

    符光闪耀的同时,童渊挥刀向前猛砍,嘴里大喊着,看似凶恶威猛,内心实则七上八下,忐忑甚至有些惊恐。

    童渊不是一位勇猛善战的将领,今日之事,对他而言意义等若“杀仙”,当他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冲过去之后,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刀光轻轻松松撕开每个修行者都有元力护盾,剁掉刘知县的一条手臂。

    我竟然这么厉害!

    会不会有诈?

    惊讶欢喜之中,刘知县的身体慢慢倒地,脸上尤自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睛里的光芒都已黯淡。

    看来是真的。

    童将军大喜,随后便注意到刘知县的胸口有个大洞,鲜血汩汩彷如泉水......这样的伤,神仙也难救了。

    真正致命的是一支箭,三寸,落日,芒克族传承之物。

    “杀!”

    修行强者通常不容易死,童渊见状仍不放心,挥刀打算取其头颅,忽听身后有人开口阻止。

    “且慢。”

    大红官袍徐徐撑开,苏小月的动作极其小心,与之前云淡风轻的模样完全不同。事实上,这件法器真真切切让她感受到巨大威胁,纵然全盛时亦不敢轻视,如今更是谨慎之极。所幸它是一件类似法阵的宝物,运用要求不低,刘知县倒地,血龙便又沉入官袍,苏小月不动法咒,仅以元力将其撑开,倒也有惊无险。

    奇妙的是,血龙消失之后,那一层灰色垢元竟也回到官袍当中,看起来仿佛没使用过一样。

    苏小月依旧不敢大意,挥手放出一条红绸将官袍扎起,收好,这才迈步下车,来到刘知县身前。

    “有没有想交换的?”

    将死之人不惧威胁,自也用不着审,看过刘知县的伤势,苏小月知道无可挽回,此时此刻不容搜魂,只能指望他有所求,自己说点什么。这样问着的时候,苏小月神色略有些诧异,清淡的目光负又呈现出几分凝重。

    这么会功夫,刘知县的两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身体正在枯萎。

    肌肉萎缩,皮肤成皱,点点黑斑现与表面,眼珠一点点深陷进去。看到此状,苏小月的脑海中闪过几种邪攻禁法,但未亲见,总觉得与之有所不同。

    莫非还有变化?

    内心暗暗警惕,却见到刘知县艰难开口。

    “紫馨,怎么回事?”

    “......”

    苏小月略微有些无语,当下自不能细细解释,“紫馨没死,当初方笑云从其口中获知,你们父女的感情极好,却不设法相救,便有些奇怪。后来到青山,方笑云故意没让她现身,这么多天你连问都没问一句,方才起了疑心。”

    这样说下去,刘知县脸上露出苦笑,苏小月自己思量着,表情也有些疑惑。

    “爱女被山匪劫持,你不只是无所作为,根本就是无动于衷。若说不知其下落,你终究是个知县,无力剿匪,难不成连消息都不能打探?”

    愈想愈不对劲,苏小月秀眉轻挑,仔细审视刘知县的表情,发觉其脸上没有丝毫悲伤,也见不到多少愤怒,只有淡淡的懊恼。

    “不对,即使叛国投敌也用不着杀亲,除非......”

    “除非我根本就不是刘知县。”

    刘知县主动回答,快变成枯柴的身体蠕动起来,旁边童大将军见状吓了一跳,慌忙举刀。

    “这家伙没死,干脆让我砍了他的头!”

    “你到底是谁!”苏小月内心莫名警意。

    “我是谁?呵呵,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呢。不过......他可能会知道。”

    残存的右手抬起,所指处,正在凝聚法力想要攻击的面具人分明愕然。

    “我?你......”

    之前连番变故,没有一件实在面具人和披发头陀的计划当中,刘知县暴起偷袭苏小月,两人只以为是背后之人伏下的暗手,看到苏小月手制,顾虑到垢元之害没有插手,等把周围清理一遍,忽然间刘知县遭遇反扑被杀,两人大惊的同时又忙着搜索敌人踪迹,等到现在,确认了童渊不值一提,苏小月的确带伤,远处开弓之人固然强大,但在有心之下,倒也不是无可匹敌。

    仗还得打,刘知县以性命换来敌情,倒也不无帮助。

    第二一六章:丧变之灾-->>(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仗还得打,刘知县以性命换来敌情,倒也不无帮助。

    耽搁片刻,两人重振斗志,忽听刘知县这样讲,面具人困惑不已。

    “你是......”

    “秦八两,救我!”

    突然爆发大喝,刘知县陡然跃起,身形如电射向面具人所在。

    除了童渊,没人料到会有这种变化。并非童大将军高明,而是他的脑子一直有个念头:修行强者不容易杀。其余之人,在看到刘知县的状况后都认为,不管他是何种身份,不死的唯一可能是:化鬼。

    当真化鬼无妨,然而刘知县暴起,“生龙活虎”地冲向面具人,才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杀!”

    做势良久、胳膊因举刀和紧张有些酸麻的童将军奋力挥刀,苏小月脸色骤变,出手不便,只来得及清喝一声。

    “小心!”

    没什么可小心的,童将军一刀砍下,居然又轻轻松松砍掉刘知县的一条胳膊,但他的身体依旧冲了出去,一面仓惶大喊。

    “救我,通天锁!”

    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别的原因,刘知县的声音与之前相比发生很大变化,乍一听仿佛换了个人。

    啪!

    被砍掉的胳膊掉到地上,如同瓷器碎成几截,有风吹过,清灰如烟,已经枯萎的手臂干脆化成了灰。

    忙乱中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众人眼睁睁望着他冲到面具人面前,面具人伸手去扶。

    “你到底是谁?”

    倘若没有那一声秦八两,倘若不是声音有变,倘若刘知县不是伤重致死,双臂皆断,面具人断不会如此冒失。虽然看不到他的脸,然而由其举动声音可知,刘知县一口叫出的是其本名,变声也是故意为之。

    此外还有他喊的:通天锁!

    三者相加,面具人脑海中掀起大浪,本能地伸出手相扶。

    “你莫非是......”

    “小心!”

    突如其来的警告声发自苏小月之口,此时此刻,少女脚踏雪莲起到空中,修为尽数释放,精致无双的面孔上布满惊怖,既然有一丝惧意。

    她已想到刘知县可能是什么,顾不得体内伤势,甚至顾不上接下来要与面具人的生死相搏。

    “不要碰他!”

    “呃?”

    面具人微微一愣,脑海顿时清明,伸出去的手却已经来不及。

    下一刻,形若枯鬼的刘知县猛撞过去,双方接触。

    “啊!”

    无法形容的惨叫绝伦,面具人双手仿佛被一百条水蛭咬住,顷刻之间血肉尽失。在在身旁的披发头陀看到这慕,神色顿为之大变。

    “这是......”

    “快杀了他!”

    苏小月扬声断喝,不顾伤势打出一道凌厉冷光,因震撼激荡的心境随之失守,闷哼声中身体不稳,险些从雪莲之上跌落下来。

    披发头陀极度震惊,只是飞退却未出手,面具人那边,才这么点功夫枯萎的势就已蔓延到肩膀。生死关头他也顾不上别的,狂啸声中,一直覆盖在面孔之上的面具打出。

    常人认为面具只是掩饰,却不知道这才是其保命的最终手段。差不多同一时间,披发头陀终于“弄清”状况,大吼声中挥舞月铲,狠狠砸向刘知县的头顶。

    在他心里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不管这位刘知县是什么,砸碎了总没错。

    偏偏这次错了,仓促之中,披发头陀没有领会苏小月的意思,她让他杀的不是刘知县,而是与之纠缠的面具人。

    弄错的不止他一个,远方呼啸声起,三寸短箭顷刻便至,射的是想为同伴解围的头陀。

    阿瞒距离太远,弄不清这里究竟发生何事,只能根据战机决定作为。此时此刻,整个张村战场,真正意识到发生何事的只有三个人。

    刘知县,苏小月,与在山脚奋力搏杀的方笑云。事实上,早在刘知县身体枯萎的那一刻起,方笑云就从体内的躁动中察觉到什么,到此时,更加清楚意识到这里出现了什么。

    但他没有办法抽身过来,不仅如此,自身也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化雨剑,真的能将万千雨丝化作自己的剑。

    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