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二零七章:杀念、凶刀

时间:2018-10-10作者:新兵扛老枪

    战争对普通人来说是什么样子?

    楚二打小生活在穷乡僻壤,吃着粗粮,偶尔才能尝几口野味。活到十五岁,他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对于战争,所有的记忆便是去年听到的种种传闻。

    三边多匪,村里有男人出去混世界,若是回乡,把外面的传闻带回村里,楚儿因此知道世界上有能够力敌十人百人的强者,有呼风唤雨的修行者,有金戈铁马,滚落的人头与滚烫的热血。

    对三边人而言,身边有匪不一定是坏事,这里管家、商道皆不顶事,做匪反成了出路、甚至光宗耀祖的手段。有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出去的人不管做什么,混出名堂之后照顾乡亲也是有的,张村有匪且穷到极致,因此极少被骚扰。包括去年打仗的时候,先后有进军与溃败的军队由附近路过,不知是急于赶路还是忙着逃命,竟也忽略了这个贫瘠的山村。

    生活照例还是苦,饿肚子的次数年年增加,然而和听到的传闻相比,张村几乎可以算作世外桃园,倒也不敢生出妄想。

    真正的灾难发生在某个夜晚,楚二睡梦中被人拖出家门,与小妹、邻居们一起被驱赶到空地。

    楚二的母亲死得早,父亲在一次打猎时伤了腰,干不得重活,混乱中他没能看到父亲,喊了两声换来两记耳光,只好收声把哭号的小妹紧紧抱住,躲在人群之中。

    周围有许多跳跃的火把与凶狞的面孔,并有几个令楚二望之心悸的人。其中那名独眼壮汉,楚二无意中与其视线相对,感觉就像严冬腊月突然被烙铁烫到,浑身汗毛直竖,偏又冷到骨头里。

    凭着偶然得到的知识,楚二意识到这就是传闻中的修行强者,他们身上都有一股气,普通人休说与之争斗,便是靠近都无法做到。

    事实证明这些人不仅实力强大,更有着不容置疑的决心与狠辣,楚二有个玩伴叫愣子,性情憨呆,喝着凉水都长出一副好身板,结果就因为一句顶撞,马上被人剁头。

    那刀光可真够亮的,喷洒的鲜血那般刺眼,和野兽的血完全不一样,愣子的人头刚好滚到楚二附近,瞪大的眼睛里和平时一样满是既楞且傻。

    “谁不听说,这就是下场!”

    砍头的山匪大声喝着,一边在鞋底上蹭刀上的血,独眼强者只是朝这边看了一眼便把视线移走,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周围各种尖叫、哭泣与呐喊,幼妹蜷缩在怀里不敢冒头,楚二咬着牙没有吭声。

    对着无法对抗的存在,人们很快学会了按照吩咐做事,接下来,山匪开始从村民中挑选,大致原则是男人要和女人分开,年轻人与老人不能待在一起,期间免不得喝叱谩骂、哭泣哀嚎、拳打脚踢,并有几次刀光与血色。

    才死去几个人,楚二就觉得自己的灵魂麻木掉了,脑子里浑浑噩噩不知在想些什么,偏又多出来几分难以道出的明悟。

    这大概就是打仗?

    一片哭号声中,有个山匪过来要从他怀里将小妹拽走,当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楚二仿佛被针扎到一样猛地跳将起来,扑向那个比他高出整整一头的壮汉,去抢他的刀。

    这样做的时候,楚二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当时在做什么,只记得脑子里仿佛开了一道口子,有股无法遏制的冲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漫长而混乱,楚二听到惊叫、大喊,做了许多动作,闻到血腥气,他的视野颠倒、错乱,身体在剧痛与麻木之将急速转换,以至于头脑完全空白。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思维回归身体,楚二才发现自己被关在某个黑漆漆不知是洞是屋的地方,头顶一颗石头发着惨淡的光,照着下方一群既熟悉又陌生的惨白面孔。

    小妹呢?

    楚二顾不上思考自己为何还活着,慌忙起来寻找并且呼唤,结果是找不着也听不到回应,周围明明不少村里和附近村庄的人,一个个全都表情木然,没有一个开口。期间楚二试着询问、推搡甚至打骂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带来任何变化。

    那些人的身体时候热的,都有呼吸,却仿佛死掉了一样,放在从前,楚二会被这样的景象吓到魂不附体,如今却只剩下一个念头、和一个举动。

    “小柔,小柔”

    昏暗的空间里,凄惨的呼唤一直持续,终于引来注意。伴随着几声不耐烦的咒骂,空间的某个方向响起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刺眼的光亮。

    楚二的眼睛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本能地抬起手遮挡,没等他反应过来,巨大的拳脚落到身上,感觉却不怎么痛。随后,有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掰开他的嘴巴,塞进来一颗药丸,旁边有人制住他的双手,不令其反抗。

    “真麻烦,怎么剩下一个?”

    “前阵子昏过去了。”

    “蚀心丸会不会失效?”

    “那倒不会,就是和别人的时间不一致。”

    “然后怎样?”

    “管他,反正都是死。”

    “好吧”

    一股热流顺喉而下,同时戾气迅速从心里生起并且直冲脑海,楚二心里记住了这些话,思维便又麻木起来,很快陷入沉睡之中。

    再醒来时,所处不再是那个黑漆漆的环境,周围一片乱糟糟的景象,楚二惊讶地发现人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跑,确切地讲是冲锋。

    他们的手里不知何时有了武器,有菜刀棍棒粪叉甚至铁锅,偶尔几个人拿着“正统”兵器,身形确不是那么迅猛无畏。楚二随后发现,冲锋的村民们个个眼睛里发出红光,仿佛熬夜敖久了时的模样,也像是野兽发疯时的情形。

    男女老少又混在一起,女人们的衣物很少,有的完全光着身子,她们脸上丝毫没有羞耻的感觉,只剩下疯狂与戾气。

    微微茫然中,楚二发现一个瘦小的身影与妹妹有几分相仿,他连忙朝那边跑过去,才迈出步子就被蜂拥的人群撞倒。

    杀啊!

    人们拼命大喊着,瘦小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楚二拼命挣扎起来,迷茫地转回视线。自缝隙中,他看到前方厮杀之地,发疯的人群冲向一支穿着统一铠甲的队伍,挥舞手中的武器。

    那是军队?

    没错,那是从县衙来的军队。

    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二的脑子忽然变得清醒,他记起来空地上听到山匪说,这次就是要以张村为战场,击败那些即将城里过来的军队,据说还有个什么什么侯爷只要大家拼命战斗,将来会有各种好处等等。

    三边竟然有了军队?这在以往是很稀奇的事情。

    为什么用村民打仗?据说是为了给军队制造麻烦。

    这些是楚二知道的,除此他还知道一点,山匪承诺的好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他只想找到妹妹,让她和自己一起好好长大。

    妹妹在山匪手里,可能还活着那就冲吧。

    心里这般想着,楚二低吼一声,随着人群一起朝前冲。

    “杀!”

    铁刀撕开人的躯体,滚烫的鲜血喷溅到头脸,热辣辣的感觉竟与辣椒水有几分相似。有几滴血珠沾在眼睛上,老铁眯了下眼再睁开,竟然感到一阵疼痛。

    血中带毒!

    一股凛意,老铁连忙用手去擦,身侧突然传来恶风,伴随着一次嘶喊与猛扑。

    身体在战斗本能的推动下猛转,铁刀横敲没能将对手完全砸开,刀尖却感受到入肉渗骨的沉重。与此同时,腰间铠甲之上的光芒耗尽,有锐器撕破后带出血槽。

    持续不断的打击下,大地玄兵的威能再度耗尽,对手因此可以攻击军士的本体,意味着伤亡会快速增加。让人颇为无奈的是,这些消耗多数由那些手持粪叉菜刀的村民造成,只有发现有破甲的机会时,隐藏其中悍匪才会出手。

    张村不算小也不是太大,能够容纳的兵力总归有限,假如这里藏着上千乃至更多山匪,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痕迹,那样的话,方笑云再怎么心焦也不会把兵力投入进去。然而人数少的同时意味着匪首们带到这里的都是精锐,无论是个体实力还是战阵组合,皆不能用寻常“山匪”的标准衡量。

    对手强不怕,怕的是难辨其真伪,谁都没料到山匪用何手段把一群普通人变成疯狂的野兽,面对着衣衫褴褛的村民、尤其是那些衣不蔽体的女子,即使战前方笑云明确下令杀光一切,将士们依旧无法做到放开一切。

    是人就有柔软之地,眼前这样的景象,怎么能够无视?而在这样的厮杀当中,任何一丝微小的犹豫、一点点收力或者迟疑,都有可能殒命当场。

    从村民当中有选择地把山匪挑选出来,这个想法只能在梦中才能实现,更要命的是,身在幻境,人们并不知道自己战斗的对象是真人还是幻觉,倘若是真人,为何源源不绝好似无尽?若为幻觉,拼死战斗有何意义?

    曾经的护粮队成员,每一个都是百战老兵,面对如此多的困扰,纵然老兵又能如何?战斗打到现在,倘若不是当初方笑云下血本为大家置换铠甲兵器,并有两大符师支援,护粮队恐怕早已被淹没。

    即便如此,情形依旧不妙,厮杀中,老铁一边挥刀将偷袭者劈开,一面扭头去看阵中。

    潮水般的冲击下,原本齐整严密的军阵出现好几处缺口,被严密保护着的程正与大头元武脸色苍白,眼看大地玄兵耗尽未能,老符师从怀里掏出神符,念动咒语时忽觉天旋地转,一口老血自喉间喷出。

    几条身影突然浮现,各持利刃从不同方向冲向他纵然不能修行的凡人之中也有精通掩迹遁形之人,混乱当中,这几名悍匪不知怎么潜行到老符师附近,瞅准机会突施杀手。当然,假如老符师没有一心为军队提供辅助,断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眼看修行者要被凡人杀死,忽听狂怒嘶吼,秃子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做盾牌,为老符师扛过两轮猛攻,付出的代价是血光淋漓,三根断指飞到空中。

    不能再犹豫了!

    再这样下去,护粮队会被活活磨死、耗光,谁都活不了。

    心里想着,老铁连挥几刀将劈开一片空间,换来片刻缓冲,随后猛地撕开衣甲,赤**怀。

    军中很多人知道,老铁的胸口上纹着一把刀,据说是年轻气盛时的作品,可惜手艺寻常,并不怎么好看。现如今,他将铁刀交于左手,腾空的右手在胸口上一抓。

    这一抓,就把纹在胸口的那把“刀”抓了出来,再一拍,揉入到左手的铁刀之中。

    一股异乎寻常的气息陡然释放出来,两名冲到近处的悍匪正要偷袭,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惊肉跳,动作竟然停顿下来。

    杀!

    铁刀横斩,轻轻松松将两名悍匪的身躯变成四段,如同划过两张纸片,老铁脸上呈现出不正常猩红,横刀向前。

    “都跟着我,冲!”

    这一刻,他的声音出奇宏达,仿佛手中的刀一样释放出远超平时的威力。呼喝声中伴随着意志感染了周围的人,顷刻间,散乱的军阵开始奋力朝一个方向聚集,冲锋之势渐渐形成。

    差不多同一时间,仿佛天外传来阵阵兽吼,昏暗的天色如波纹般荡漾,并有咔嚓咔嚓的声响。

    “这是坚持住,幻阵有变!”

    老符师先是一愣,陡然叫喊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