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八九章:公告

时间:2018-08-21作者:新兵扛老枪

    临近傍晚,百余名伤者接到那项所谓的特殊任务,离开前,他们都进行了详细的信息登记,伤情得到基本处理,方笑云还叫人发给他们每人一点食物,及一张刚写好的“大字报”。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大字报就是官府公告,方笑云口述,许多人一起书写,依旧化了不少功夫才完成,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三边三县为圣上亲赐封地,名正言顺。与之形成对应,山匪是什么?

    第二,封地之主,也就是方笑云,他是帝国正统军人,修行者,出自三大宗门之一的密云宗。与之对照,山匪是什么?

    第三,新侯麾下皆为正规军队,有编制,领俸禄,打仗由符师相助,受伤有人医治,如若战死,亲属可得到安置,领取抚恤。相应的,山匪有什么?

    第四,新侯身负圣上之托,身边强者如云,秀女峰圣女,巨灵王,这些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纵在凡间亦有听闻。山匪有什么?

    第五,新侯身边不止有极负盛名的神州强者,还有蛮族高手,甚至包裹敌国之人,如阿吉、安古、阮养、阿瞒,他们没有因为身份被区别对待,最近新候又与西域圣女达成协议,建立联络。与之对比,山匪是怎么做的?

    第六,新候与异族敌国厮杀三年,杀敌无算,亲手灭杀过许多强者。与之对比,山匪做过什么?

    第七,新候未入三边,先派运粮队入境救灾;始入三边,大战葫芦谷,剿灭盘龙岭,解救三千人。与之对照,山匪做了什么?

    第八,新候已在于五指山圈地为营,即将建立通商之路,西域、南蛮、神州、包括古越,前者为芒克族提供生存之道,后者将彻底改变三边面貌,让所有人找到谋生的机会,有活干,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与之对比,山匪正在做什么?

    第九,有关新候的诸多流言蜚语,旨意未下,足以表明此事蹊跷。为解民忧,为避猜疑,新候身怀铁证,只待合适的时机自证清白。若不然,如何敢在三边大事张扬?

    第十,新候心怀慈悲,手掌刑刀,违法犯禁、造谣生事者、勾结外贼、持武不忌者,如吴六一之流,杀无赦。

    最后才出现与暴动相关的内容,新候轻描淡写的语气宣布,因有人煽动灾民闹事,城内包括县衙皆出现死伤,施粥暂停到一个月之后,城内巡逻取消,其余和民生相关者全部停顿。简单地讲就是不管了,大家以前怎么过现在就怎么过,如有重要事项可去县衙登记,将来恢复后再处置。

    在这份奇特的公告之中,通篇几乎没有一句动员、鼓励、或者安抚的话,也没有讲道理,而是用直白的话列出封地之主与山匪的区别,确切地讲是与十大恶的区别,同时提出多个问题。

    灾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们贴到合适位置,并且解释给看到的人听。做好之后,他们便可回到县衙汇报情况,领取相应赏赐。

    方笑云事先讲得很清楚,该任务的完成方式不受限制,哪怕贴在自家床头也无妨,它的主体在于讲述,人人可以根据之的理解自由发挥,怎么说都行,赏赐的轻重则根据效果决定,并非一锤子买卖。

    关于公告,值得写出来的大概就是这些,忙好这些事情,苏小月等人皆已返回,带回来部分巡逻伤兵与尸体,正好赶上一群困惑的伤者离开。

    “活着的有多少?”方笑云带人迎上去,无需吩咐,周围的人又都忙碌起来,安置伤员,处置尸体。

    “不多。”

    巨灵王通体是血,呼吸粗重,看起来就像受过伤一样。方笑云有点吃惊,问过后才知道那是因为杀人太多的缘故。

    “笑云哥,城里的情况挺惨的,要不要”

    “我知道。”不等说完,方笑云粗暴打断道。

    今日暴乱,县衙死人无疑最多,战斗最先停止,此时此刻,县城内的动乱逐步平息,要说惨,恐还轮不到这里。

    方笑云对此心知肚明,但不想多问,他草草清点过人头儿,发现情况比预计的更糟,活下来的不足三分之一。死伤者当中有不少面孔是他熟识之人,也有曾经并肩作战,互托生死。

    “齐红?兄弟你还活着,真好小心点小心点!”

    救治的场面紧张但不混乱,方笑云其实插不上手,只是绷着脸静静地看。

    不是头一回了,这次的感觉最难接受。

    这里不是战场,也不应该成为战场,可该做的事情还得做。

    “血骑准备好了,你们几个和他们一起去接应车队。小月别去了,我有事情与你商量。”

    声音有些沉闷,听到的人不敢多说,纷纷施礼离开。待把把事情处置到有些眉目,方笑云才把视线转向苏小月。

    “策划者没现身?”

    “应该没有,要不就是对方实力太高,我没能发现。”

    “比你还强?那岂不是闻道境?”方笑云微微皱眉。内心而言,他实在不相信山匪中能有这种高手,哪怕请来的也不可能。

    这个世界,每一位闻道修行者都处在顶层,处在那种位置不仅有着自身的骄傲,还有着常人没有的顾忌。譬如虎威、陆亢这类人,断不会贸然跑到别国异族的地盘搞风搞雨,因为那会带来国家层面的纷争,即便自身没有主动意愿也会如此。

    “没什么可奇怪的。”苏小月语气淡淡。“你呀,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把自己看轻了。”

    “什么意思?”方笑云闻之愕然。

    “意思就是你已经配得上闻道高手出马。况且还有我、阮养、阿吉呢,也许别人针对的不是侯爷,而是小女子我,或者他们当中的一个。”

    “呃?”

    方笑云楞了片刻,心情不知不觉变得更加沉重。自打卧虎岗之后,苏小月在他心中便成为“无敌”的存在,此后通过与阮养等人的对比,这种印象越发坚定。要知道,巨灵王、阿吉、阮养,无一不是通玄境之中的佼佼者,苏小月曾经以一敌三尤能战而胜之,虽说那名巫师与祭司未必能与阮养相比,但若具体到一场战斗,强悍的辅助或许比主战更加重要,由此判断,说苏小月“无敌”绝非盲目,但有一个先决条件。

    闻道以下。

    闻道境的出手限制,方笑云从来不为苏小月的安危担忧。如今听了这番话,他陡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成长起来,意味着对手层次的巨大改变。

    陆亢、周吉、还有圣女,甚至包括那个没有真正交手的云飞,哪一个都不是寻常人能比,这些人单独出现便可威胁到苏小月,两三人联手、或有真正的闻道境高手,足以要她的命。

    想到这点,方笑云莫名感到后怕,如今他更坚信,此次民变的目标绝对是自己和身边的人,倘若闻讯时没有生出那一丝警惕,安排的时候不够果断、或将人手分开,后果不堪设想。

    人生最可怕的事情是:悔不当初。

    眼前遍地鲜血,堆放的尸体尚未运走,对着这样的景象,方笑云再度想起父亲的这句话,浑身大汗淋漓,竟有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对于苏小雨后面的话,他根本没往心里去,用脚想也知道,此件事情中,布局者针对的不太可能是其他人。换句话说,方笑云虽不是制造者,然而青山县所有人的死、伤、残、苦,都有他的因素。

    这就是责任,不在乎的人可以无视它,如果在乎,它如同背负的债压得人喘不过气。

    方笑云心里默默想着,感悟从未如此深刻。

    要小心啊

    “这是做什么?”

    方笑云想着的时候,苏小月注意到那些离去的灾民,顺手从旁边拿起来一份公告,大致浏览一遍。

    “啧啧,侯爷自吹自擂的本事不错,对了,这在异世叫什么,打广告?”

    少女语气轻松,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周围的影响,方笑云望着她,内心既有困惑,又觉得佩服。

    怎么说她也只是十几岁的少女,对着这样的场面如此淡定,纵然是假装也足以让人叹服。方笑云深深吸一口气,强行把思绪从警惧中拉回。

    “不是。这是战书。”

    “战书?”苏小月眨眨眼,“写给十恶的战书?那应该多写点东西,比如”

    “不是给十恶,是给所有青山民众。”

    “这是什么意思?”这回苏小月真的不明白,满眼皆是困惑。

    “这场暴乱,小月觉得为何会发生?”

    “你告诉我好了。”苏小月蹙眉想了想,展颜一笑。

    “表面很多原因,比如疾苦、煽动、贪婪等等,根子仅在于一点:民众对山匪的恐惧。”

    说着方笑云抬手示意。“去走走。”

    遍地尸体,惨嚎哭泣之声不绝于耳,这种地方谈话着实让人心烦,方笑云指着县衙后的山坡,“那里清净。”

    苏小月抬脚跟上,一边道:“这里没事了?还有城里,你真的打算不管不问?”

    方笑云避而不答,“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能说没有一点收获,三边民众至少知道了,对那些敢于挑衅、害我的人,本侯绝不会手下留情。”

    “你要让民众怕你。”苏小月思忖道。

    方笑云微微点头。“民匪交织难以分辨,今天的民明天就可能变成匪,匪放下刀就是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人们会因为恐惧把自己变成原本害怕的东西,以此求生。之前我对情况估计不足,老铁他们到了之后有所忽略,才造就今日之局面,产生这么大的损失。”

    说说走走,两人离开县衙上了山道,清风拂过,鼻端没有了血腥气,心情与精神皆为之一松。

    “假如有更多时间,更充足的力量,可以采用较为缓和的方法处理,现有条件,只能在保全自身的基础上选择较为激进的方式。”

    这番话,方笑云讲的认真,苏小月听得专注,脑子里认真思索。

    “如果民众怕你,就不会那么冲动。”

    “冲动?不,那是一种本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