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五九章:歪门邪道

时间:2018-07-23作者:新兵扛老枪

    葫芦谷内一片热火朝天,百年来第一大安居工程,利用天然地势圈水造湖正在进行。

    围湖的主要工作有两项,第一项要把两块谷地相连处封死,这里是明地,干起来方便,真正的难点在于第二项,把内谷周围的缝隙全部填死。

    这项任务很麻烦,因谷地周围山势险峻,一些地方接近垂直,想把那些缝隙填起来,需要带着工具从山上过去、再下到缝隙内施工。起初在制订计划时,方笑云曾建议造两艘简易木船,从水面划过去,谁知当芒克人获知工作内容后,表示用不着那么麻烦,这个事情很好办。

    外来者有幸目睹了芒克人的攀爬本领,他们不需要从山顶翻越,而是直接从陡峭的山壁侧向移动,一个个仿佛猿猴般自如。

    不光成年男子,连那些老弱妇孺都能做到。

    刚开始,一群壮汉站在山坡上准备看笑话,等看到芒克人一个接一个“飞”上山崖,人们目瞪口呆,大张着嘴巴合不到一块儿。

    “太神奇了!太厉害了!太了不起了!”

    亲眼见识过芒克人的天赋,方笑云内心火热,难以掩饰眼神中的贪婪。他在心里暗自估计,即便自己动用元力,绝无法想芒克人那样灵活自如。

    群山之地拥有这样的本领,竟然混到如此凄惨。这群蠢货真不会过日子啊!若在我手上,脑子转个圈的功夫就已想到三处大用,两种生财之道。话说回来,倘若芒克人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未必会穷成这样。

    “大家好好干,晚上加餐!”

    一面大声鼓劲儿,方笑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支部族抓在手里,谁都不能染指。

    除了造湖,第二项工程是织网,从需求上讲,这比造湖更为紧迫。入谷之前,绝大多数芒克人很久没吃过肉食,身体极其虚弱,方笑云这边也要吃肉,抓鱼竟然成了当务之急。

    原本方笑云觉得这个事情很简单,玄甲军大多出自东南,五十名战士中竟有七八人生于海边渔村,编织渔网是打小就会的手艺。没想到做起来遇到麻烦,芒克人身材矮小,力量有限,如拖网之类并不适合他们......总不能叫玄甲战士去打鱼。

    经过一番讨论尝试,方笑云设计的**阵颇受芒克人喜爱,这东西能大能小,能长能短,最要紧的是可以丢在那里不管,再合适不过了。

    方笑云因此收到意外之喜,几名长老大赞巡边候,称他果然是祖神指点的使者,设计个渔网都如此趁心。

    你们家祖神穿到异界去了。

    方笑云暗自偷笑,倒也知道摆出神棍面孔好生糊弄一番。

    民生之外,练兵并未完全结束,因为大多数人忙活干活,方笑云把目光投向那些之前受伤的芒克战士,从中选出一部分伤势不太严重、或是基本恢复的人操练,目标很简单,养成发挥所长的意识就行。

    芒克人要练,玄甲战士也不能闲着,他们是最精锐的骑兵,然而在山内战马存在很多限制,因此步战必须学会,即便骑马也要学会用刀。

    “不是要你们忘记原来本事,而是要多学一点。举个例子,之前河滩一战,地势对重骑而言算得上不错了,就是那种地方,重骑能冲出多远?比如对手逃进树林、上了山坡,躲在高处、谷内或者石头后面,除了干瞪眼还能干什么?”

    “再说武器,不是说骑枪不好,但在这里不合适。以往你们在原野作战,动不动几百上千人,只管往前推过去就行。现在呢?一来人数不够,也不会有那种机会。”

    “抢扎一条线,刀砍一大片,面对小股敌人,战刀绝对比枪好使。再说了,骑枪这么重又这么长,一旦下马挥都挥不开,怎么打?”

    “别拿与芒克人的战斗当标准,那不叫对手,打赢他们不值得骄傲。”

    对着一帮不太情愿的重骑,方笑云一边如此宣告,私下里却为骑兵设计出新的战法。他叫人砍来几根粗壮的原木,钉上许多上钉,并在原木两端挖出一圈凹槽,磨平之后抹上油。再一些就绪,方笑云叫来陆大壮,让他带上几名最出色的骑兵到山坡上偷偷做试验。

    起初大家莫名其毛,然而当试验结束后,一帮骑兵看方笑云的眼神全都发生变化,就好像......看着是一只从异界而来的食人恶魔。

    民生军事两手抓,方笑云每天从早忙到晚,到了夜里仍不敢休息。自从阮养口中获知探听到的情况后,他表面上不在乎,内心却被一股危机感包围;也不知道为什么,每过一天,那种感觉都会加重,让他片刻不能放松。

    最近这两天,方笑云在研究符道。

    ......

    ......

    关于修行,方笑云的情况一句话说透:乱七八糟。他想学制符,身边有现成的老师,然而比较尴尬的是,这位老师不太愿意教。

    “制符本质为小道,除极个别特别具有天赋之人,其余多数人是没有办法才会训着。”

    老符师诚恳的态度劝告:“侯爷如此年轻就到了玄境边缘,应当专注修行,如果遇到关卡,可以修炼神通,炼化法器,做什么不比制符强?”

    “我也想啊,不是没办法么。”

    方笑云叹了口气,“境界这东西,动不动需要多少多少年,神通好点,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炼化法器,好的用不了,差的看不上,高不成来低不就。想提高即战力,唯有制符。”

    以追求力量为标准,这番话道出方笑云的实际情况。他的境界不高不低,战斗力却很不错,如今对他而言,一般的手段看不上,高的又学不了。譬如中级法术,别的炼气士学会能够大幅度提高实力,他却可又可无。相比神通,他宁可将功夫花在修炼御火之术,若能随意趋势体内的那团火,什么神通都比不了。

    偏偏这项任务极其艰难,明明那团火以他的身体为存附之所,却不怎么听他的话......方笑云努力这么久,几次因为它毁容,仍然不能操纵自如。

    它不仅有灵智,还有灵魂,方笑云突破境界后,确切讲是记忆融合完成之后,灵魂之力大大增强。那团火毕竟在他的身体内,随着接触的增多,他从中感受到一股魂力,并且找到源头。

    根本仍在于那个方形太阳,火苗从那里出来,之后却一直盘踞在太阳边上不走。方笑云渐渐意识到,它的魂力就是从那里得来,且保持着吸收状态。

    如今它越来越强大,灵智似乎也越来越高,连带方笑云也分享到一点好处,可惜他的成长速度没能超越那团火苗,想用它只能半哄半骗......方笑云每每想起来都很窝火。时间久了,他渐渐明白这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高,那团火有灵性,看不上他的本事,自然不肯为他卖命。

    这叫什么事啊!

    “制符虽为小道,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会。恕老朽直言,侯爷以取巧之心修行,后患无穷。”老符师很生气地说道。

    “知道知道。”

    学制符引出一大通道理,方笑云哭笑不得,只好耐着性子解释。“我试一下,不会真的转行。”

    “唉,侯爷坚持的话,老朽为你解说一二。”

    老符师也没办法,总不好一口回绝。“制符说难也难,说简单也很简单,其关键在于两个方面:材料与天赋。老朽不知道侯爷有没有制符天赋,且先试上一试。”

    说着拿出一摞空白符纸,再将朱砂、符笔等物一一摆出。

    “制符材料只有这么几样?好坏如何区分?”方笑云好奇问道。

    老符师回答道:“这些是最常用的材料,每种皆有替代之物。比如这笔,本身是一件凝元法器,因为元力离体便会消散,通过它,才能将制符者的法力灌输到朱砂,降低损耗。修行有万法相通之说,只要能将法力送进朱砂,便是手指也可以做笔。至于符笔的好坏,主要以凝聚元力的效率判定,符笔大多由妖兽的毛发制作而成,凝元的同时融入自身气息,从而增加威能。”

    方笑云马上将春秋笔拿出来。“这只笔有何特点?”

    学制符,有将近一半因素在于这支笔,文章说它是制符圣品,由其出手看,写字实际上就是神符,威力惊人。打从得到这支笔,方笑云早想试试,他不指望很快学会凌空化符,但可以写到符纸上。

    “它......”

    看到春秋笔,老符师神情感慨。“据老朽所知,此笔为麒麟尾毛加凤邻制作而成,将军把它赐予文章......实际上,文章并非真正的符师,没有真正发挥此笔的威力。”

    “宝贝。”放笑云暗暗窃喜,却忘记了他与文章相比更是门外汉。

    文章毕竟是故人,老符师不想对春秋笔过多解释,接着又道:“朱砂有品质之分,可以用妖兽之血替代,不同的血具有不同效果,当然这要看品级,普通兽血不如朱砂,高阶兽血难得,用于制符的话,非长久之计。”

    妖兽之血?方笑云暗暗记下这条。他身上有两瓶得知大神官的兽血,以他的身份,品级不会低。

    思索中,老符师接着道:“制符之道,符纸最为常见,价格低廉,但就学习制符而言,这方面的投入却最大。”

    “因为成功率?”方笑云试探道。

    “没错。”老符师感慨道:“制符虽为小道,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掌握,低阶神符价值又太低,很多制符者半途而废,原因多半在于此。”

    方笑云以为这是在劝自己,连忙道:“放心放心,我只想试试,不会败家。”

    “侯爷说笑了。您要制符,只需记住一点,神符就是画在符纸上的法阵,符文线条就是法阵的构成方式,同一种神符,威力大小与材料的好坏、制服者的法力密切相关,当然还有制符造诣......侯爷初学,暂时不做考虑。”

    说完,老符师持笔准备做示范,只见其稍稍凝神,将法力聚集成一条丝线送出,笔走龙蛇,一蹴而就。

    方笑云除了眼睛看,还放出灵识跟随他的动作,他清晰的感觉到老符师的法力随着朱砂在符纸上以奇妙的方式成形,仿佛具有了形体。

    然而元力就是元力,离开身体便会消散,朱砂的凝元效果即将失去控制之前,老符师的动作已经完成,一套基本阵法将其固定下来。

    一张崭新的神符出现在眼前,老符师停下来看着方笑云,问道:“侯爷觉得,制符成功的关键在于什么?”

    “阵法要做到烂熟于心,精神要专注还要放松,法力稳定,笔力均匀,制符的动作要流畅。”方笑云一口气说出好几条。

    “呵呵,看来侯爷天赋不错。”

    这是奉承话,方笑云心知肚明。正如老符师开头所讲,制符原理其实很简单,关键在于难做。譬如阵法烂熟于心,方笑云哪里懂得什么阵法,精神既要专注又要放松,说说容易。法力稳定对他来说倒是不难,方笑云练得最熟的缠丝术,本质就是将法力凝聚成丝。

    单论此术,他比老符师的技艺更高。

    最难在于最后一条,动作稍慢,元力消散,制符失败,动作快了,笔力不均,轻重不一,又或者阵法勾勒不准,任何地方出现差错都会失手。

    “其实就是写字。”方笑云暗暗想着。

    年幼时父亲在村里教书,学生当中对儿子最为严厉。方笑云三岁学字,苦练六载,提到写字,心里颇有几分底气,

    老符师一旁察言观色,发现他有些跃跃欲试,便鼓动道:“侯爷要不要试试?”

    “现在?呃......也好。”

    方笑云暗暗咬牙。他知道老符师正等着看笑话,估计心里巴不得自己失败,好能收心干点正经事。

    学习制符的人,没有哪个敢一上来就真干,符阵要学,心情要定,并在脑海中多次演练,方可试着着。方笑云才看了一回就付诸行动,百分百会失败。

    方笑云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希望,差不多就继续练,不行就干别的,总之要找到尽快增加实力的办法才行。

    “侯爷想做那种符?”老符师笑着问道。

    “嗯......”

    方笑云想了想,开口说出两个字。

    “塞壬。”

    “那是巫术!”老符师大吃一惊。

    ......

    ......

    大宇帝国与十万大荒相邻,长年与蛮巫打交道,自然会对巫术做些研究。起初,炼气士也好,符师也好,多带有破解、学习之心。然而在经过一段时间尝试后,人们意识到魂道艰深,对提升境界的作用微乎其微。

    闻道以下寿元有限,若为此花费太多时间,得不偿失。另外,巫术钻研的是诅咒之术,与纯粹的魂道又有不同,时间一长,人们渐渐没了心思。

    毕竟做过研究,且都是些才智不凡的人,虽未取得大的突破,不能说一点成就都没有。这其中,塞壬是典型的代表。

    它是一种令对手灵魂虚弱的咒术,用法术等级衡量的话,在巫术当中属于高级,很少有人掌握。然而神州这边,有些才智卓绝之人用一种简单的符将其实现,只不过威力大大减弱。

    “大大减弱”的意思是:巫术塞壬威力极大,同阶施展有机会秒杀对手。用于符道却只能针对普通人,倘若对手是修行者,因其神魂坚固多半没有效果,纵然有效,也只是令对手感受到一点虚弱,绝无法像真正的巫师那样开口夺魂。

    另外咒术毕竟是咒术,制符的时候除了法力,还需要投入一点灵魂之力方能生效。

    结果显而易见,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成果,其实没什么用。非但如此,这种符因为伤及灵魂,渐渐成为禁术,除了那些真正醉心于符道的人想通过它提高造诣,一般人根本就不学。

    “不行,绝对不行!”

    忽听方笑云说要学塞壬,老符师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过来,几称得上痛心疾首。

    “自残、自误之法,侯爷怎么会想到要学它?”

    “你也太紧张了吧,我只不过试试。”

    “那也不行。”老符师连连摇头,态度极为坚决。“侯爷这是害我,反过来,老朽不敢、也不能害你。侯爷一定要学,将来可以找老神仙,看他会不会教。”

    “哎你这个人......”

    方笑云大感无奈。他根本不敢在老神仙面前提到此事,提也白提,老神仙会将他骂到狗血喷头。

    问题在于,方笑云之所以动了学习制符的念头,为的就是“塞壬”。

    别人害怕消耗魂力,他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加上春秋笔,不学简直对不起自己。

    然而这番话不能对老符师讲,方笑云通过老符师的反应看出,他绝对会......却不肯教,便只好摆出苦口婆心的面孔,好言央求。

    “我学这个有大用,不要你负责......我又不是傻子,你把我,让我试试效果,不成或者威力弱的话,立马放弃。”

    “试试效果?”老符师疑惑的目光望着他:“侯爷学会的话,打算在谁身上试?”

    “......当然不是你......”方笑云一眼看出其担心。“我在俘虏身上试验。”

    “俘虏?侯爷指的是谁?难道是芒克人?”老符师更加吃惊。

    “不是......谁?”

    “我。”

    “还有俺。”

    房门被人推开,阮养径直走进来,巨灵王屁颠屁颠跟在身后。

    “笑云哥要用俘虏?这里刚好有一个。”

    扑通,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被丢到地上,虽然狼狈却表情狞恶,气势汹汹。

    “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

    ......

    这几天因又长辈过世,更新时间不够稳定,过了明天就好了,请大家体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