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四七章:初临

时间:2018-07-12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小说免费!

    松江起源于十万大荒深处,流经丽水时转了很大的弯,每年春季水位开始上涨,湍急水流便会冲击江岸,不断侵蚀下,渐渐形成一块数百亩大的河滩。

    这便是所谓饮马之地,等到雨季结束,水位下降,这块地方又会逐步暴露出来。这块河滩的背后,五指山下的斜坡与山谷之中,就是芒克族聚居之所在。

    今年松江涨水的时间明显比往年早了很多,原因在于年前的那场大雪,天晴后,山上积雪迅速融化,许多陡峭的地方形成一个个瀑布,这些雪水、和部分泉水无论怎么走,最终都会进入松江,正所谓百川归流,形成好似万马奔腾的巨大回响。

    转过山坳,眼前骤然一空,感觉仿佛从某个迷阵中走出,天地之间、群山脚下,松江好似一条盘伏的巨龙,连绵白浪前后追逐的样子充满活力。阳光洒落下来,江面点点金鳞闪耀,水面之上,偶尔能见到鱼儿被推上浪头,甚至抛到空中,欢快活泼的生气扑面而来。

    即便在雨季,松江水依旧很清澈,如今流下来的是雪水,更把山上的气息融入其中,对着这样的美丽,心胸都不禁为之开阔起来,因而当人们队伍依次走出时,“嗬”“啊”“哈”,欢呼声阵阵。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河滩上响起道道惊呼,一群身材矮小的人朝这边看看,接着便纷纷尖叫着掉头逃跑,他们有些背着东西,有些干脆连工具也丢下,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人以为战争重新来临。

    “山匪来啦!”

    “快跑啊!”

    “青娃,东西不要了,快!”

    一旦跑起来,芒克人的特点尽显无疑,凭借一双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大脚,无论脚下是沙土还是烂泥,又或尖锐的石头,都能健步如飞,他们再跑动时的步伐不大,步频则快到超乎想象,甚至带出残影,分不清双腿。此外,他们摆臂的方式颇具特色,不像寻常人那样曲起前臂挥舞,而是伸开斜挂两侧,配合飞窜的身影,看起来如同鸟儿在滑翔。

    转眼间,数十人钻进河滩尽头的一片树林,河滩上只剩下一些凌乱工具,和两个没跑掉的倒霉鬼。

    不是他们不想跑,而是根本跑不了,两人当中大的那个只有一条腿,小的是个只有三尺高的孩子。他们看起来像是父子,独腿汉子拼命催促小孩儿逃走,甚至发怒扇了他一记耳光,小孩儿大哭着依旧不肯逃......于是只好都留下。

    父子二人相互依偎着,惊恐绝望的目光望着缓缓压上来的骑兵,身体瑟瑟发抖。

    “唉......误会了。”

    从军三年,方笑云极少看到有人吓成这样,随着队伍不断压上,芒克族父子恐惧的程度也随之增加,竟然口吐白沫。

    如此倒也说明山匪之可怕。然而他们这副样子,还能不能说话。

    “谁去解释一下,顺带了解下情况。”

    方笑云无奈耸耸肩膀,转身看看周围。他心想既然是初次交流,该找个面目可亲且能说会道的人做使者。谁料看了一圈,身边全是些猛汉杀神,想找个和气点的人都难。

    手中无人啊,屁大点事都要本侯亲自出马。

    正感慨时,忽听安古宽厚的声音道。

    “我去试试吧。”

    “你?”方笑云愣了愣。

    安古的体格比阿吉还壮,一条腿抵得上那名芒克男子的体重,暴露的皮肤上那些充满凶狞气息的刺青,这tm能叫可亲?

    “我会带着她们一道。”安古朝他笑笑,指着妻子和女儿。“况且,我是蛮人。”

    “有道理。”

    方笑云用力一拍额头,暗骂自己实心脑袋,竟然忘记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带点吃的过去,但不要给多。”

    事先知道三边缺粮,方笑云在苍州藏身时就在暗中准备,把小王爷的乾坤袋塞得满满当当,不仅有米面油盐,甚至还放有各种美味的点心与糖果。自青峡出发之前,身上的乾坤袋多出来几个,方笑云在童渊的带领下去了驻地仓库,将存粮、军械、药物席卷一空,甚至连玄甲军伤兵的随身装备都抢。为这件事,愤怒的玄甲军将士险些要与之火拼。

    对着几百双眼睛,方笑云振振有词,本侯要做的事既危险又仁义,尔等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斤斤计较,不识大体,无耻至极。况且有玄甲军将士与本侯同行,出生入死,岂能忘了他们。

    实际上,这件事情中最尴尬的是这些被派到方笑云身边的五十人,来的第一天,方笑云当着赫连纯美的面下令,让他们把与将军府有关的标记全部抹去。如今的他们,在原来的战友面前与叛徒相似,帮不能帮,劝又劝不了,左右不是人。比较高兴的是童渊,当面的时候两边说好话,掉过头来,他便大赞侯爷英明神武,深明大义,敢作敢为,苦了几百年的三边百姓终得明主,自己跟对了人云云。

    这货竟然只是个三级统领?单单这张嘴也不止啊。方笑云暗暗奇怪。

    最终赫连纯美出面才将事态控制下来,因对方笑云的贪婪有所忌惮,加上粮食之忧,她的行程也被提前。

    当然,这支队伍规模有限,满载也养不活千万张嘴,方笑云特意提醒安古一句,不要因为那几匹驼马就觉得方侯财大气粗。

    “明白。”

    安古抱拳,叫来妻子女儿一道朝那对直翻白眼的父子走过去,方笑云翻身下马,带着几分好奇检查芒克人丢掉的那些东西。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松江的水质好,鱼鳖虾蟹自然不会少,可惜沿岸大多是山,水流湍急,难以捕捉。这块河滩是其中不多几处容易着手的地方,水边之物多数为渔具,渔网鱼叉鱼篓甚至还有鱼竿,方笑云拿起一张网抖开,发现它很小很轻,看来与芒克人的体型力量有关。

    “这样子抓鱼,嘿......”

    “侯爷,这渔网有何不妥之处?”

    老符师跟在身旁看这看那,脸上是一副处处新鲜的表情,童渊在一旁暗想老家伙明知故问,侯爷若回答,下面必定是阿谀之词。

    方笑云只看了两眼便往前走,一边随口道:“民生小计,老先生为何有兴趣?”

    “呃......”老符师面容微赦,“老朽一生忙于修行,醉心于符道,未曾做过这类事情。如今年老,反倒常有童趣之心,让侯爷见笑了。”

    一生专注才混成这样,不咋地。方笑云心里暗暗想着。

    程正的修为与方笑云相仿,在军中做个辅助符师自然足够,考虑其年龄,也着实算不上什么成就。

    “修行这种事情,不投入肯定不行,过于投入也不好,关键在于方式方法,活学活用,举一反三。所谓大道千条,不必拘泥于形,就说这抓鱼,虽为小计,也包含着许多道理,弄懂之后,兴许为修行带来旁悟,也不是不可能。”

    这番话讲出来,老符师纵然不信也很舒服,便说些“侯爷高见”“令人感慨”之类的话。周围听到的人却都纷纷撇嘴,极为不屑。

    方笑云绝对算得上厉害人物,唯独关于修行,谁都有资格说他两句。之前说的那些话看似有理,实则如万金油,“旁悟”之类更是胡说八道,抓鱼如果能帮助修行,渔夫岂不是成了圣人。

    况且他说了半天,对如何抓鱼一字未涉,没准儿只是吹牛。

    经无数年水流冲刷,整块河滩呈巨大的弧形,一行人说说走走,渐渐来到弧顶位置。站在这里,眼前是一片开阔水面,身后五座巨峰插云,沿江两岸群山起伏,轻雾缭绕,看起来如仙境一般。

    “圣上给我一块好地方啊!除了穷点、乱点、时不时打仗,堪称尽善尽美。”

    听了这番感慨,周围人不禁面面相觑,难以分辨他是在感恩还是咒骂,如被圣上听到,不知会生气还是开怀。

    这时候,安古那边的谈话取得进展,商量几句,他领着那对父子两个朝方笑云这边走过来,因嫌那名男子单腿杵拐速度太慢,安古伸手扶住其肩头。

    没想到这一帮竟然坏了事,忽听树林内传来尖啸,呼喝连连。转眼间,约有两三百名体型精壮的芒克族男子从林子里冲出,手里拿着刀枪棍棒以及少数弓箭。

    现身后,他们的目光首先投向那对父子,刚好看到安古伸手的那一幕。

    以安古的体型与之对比,所谓扶差不多等于拎在手里,稍稍用点力气,男子的脚就离了地。

    看到这一幕,冲出树林的芒克战士顿时急躁起来,带头男子用力吹着口哨,其余人便都做出回应,嗷嗷大喊着朝这边猛扑。

    “啊?不要!”被安古提着的男子试图大喊,声音被几百人的呐喊所淹没。

    “哎呦呵!不错啊。”

    方笑云哈哈一笑,举起手朝玄甲骑兵的带队统领——那个满脸胡须,身形好似棕熊的壮汉打个响指。

    “本侯不养无用之兵,给我好好表现......揍他们!”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