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四六章:旧事峥嵘今日寒(求月票)

时间:2018-07-12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小说免费!

    “百川成龙之地,弱水正可饮马,云断层峦高处,寒暑一日皆休,五指撑天犹问,仅余呜咽随风,纵然天生悯意,何须六趾盘朝。”

    “千丈料峭不容足,百世冷暖定孤绝,唯待六趾穿云道,方知天上有仙音。”

    这两段话描述出松江途中的一处奇地,还包含着一个历史久远的传奇故事。蛮荒时期,世界是一座四面封闭的牢笼,天地为上下两面,世界上无人也没有魔,有的是一些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和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天道,其中有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不甘心被天道所欺,手持开山巨斧向其挑战,想以此获得真正的自由。

    那一战,平阔的大地上产生无数沟壑与山峰,流出的鲜血形成河流,巨人最终不敌天道,倒在了战场。

    这位敢于挑战苍天的巨人就是蛮神,他不甘心永远被天道镇压,临死前将身入大地,魂化三千,唯独一只手露在外面,五指向天变成五座陡峭山峰。

    “吾虽死,后世子孙繁衍不灭,终有一天,他们当中有人会继承吾志,破天而去。”

    经此一战,天道虽然获胜,自身也被削弱,由此产生很多重要影响。其中最主要的,其余生灵受到鼓舞,从中看出天道并非绝对不可战胜,再经过一番精心准备,他们接二连三地向其挑战,试图从这个完全封闭的世界走出。

    天道毕竟是天道,发出挑战的强大生灵一个接一个倒下,天道的力量也在过程中逐步被削弱,突然有一天,有座石碑自天外来到这个世界,穿越世界壁垒的时候化作碎片,上面带着一些奇妙文字。

    这就是破界法典的由来,头一个像天道提出挑战的巨人就是蛮祖。

    经过漫长的岁月,巨人身亡之地化为十万大荒,诞生出无数生灵,其中规模最大的群体是蛮人,他们视祖先为蛮神,身上带有他的血脉,能够运用一部分力量。极端情况下,他们甚至能通过集体的力量召来蛮神的不灭意志,帮助战胜强大的对手。

    那是蛮人鼎盛的时代,他们相信蛮神并没有真正死亡,于是选择专修魂道,为的是有朝一日找到办法将其复活。

    时光漫漫,沧海沧田,如今这个世界,蛮人不再是主要力量,那五座由蛮神手指所化的巨峰依然挺立,名为五指山。山前就是松江成型之所在,据说流淌着的是蛮神的血。

    而在山上,出云之地,长有一种名为紫桐的奇树,树下有种奇妙的花。那树长到一定年份,会散发着奇香,安神醒脑,岁月久远者具有定魂之效,当风吹过,从树梢往下不同地方发出截然不同的美妙声响,交汇起来好似很多人一起演奏,神奇无比。若把它采来做琴,因年份不同又会显露出不同效果,有点声音空灵曼妙,有的深沉浑厚,还有些自带杀伐之气,如蛮荒再现,闻者无不为之动容。

    蛮人相信那是祖先发出的声音,以此向天道表明,自己从来不曾屈服。现如今,以紫桐做成的乐器成为各国宫廷必备之物,也有将其炼成法器,虽不能帮助杀敌破法,对修行却具有一定效果。

    其价值自然是水涨船高,逐年提升。

    树是奇树,花亦不凡,花开五叶,各呈一色,阳光落在上面,五色交辉,如一团盘旋的彩虹。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五色花,险些要了巨灵王的命。

    奇木加奇花,五指山一次成为寻宝之地,然而要得到它们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首先,五指山最矮也有千丈之高,周围光滑如镜,攀爬极其艰难。其次,山上气候一日两极,白日酷热犹如火烧,伴随着令人焦躁的气息——蛮人认为那是祖先的战志与煞气;夜晚苦寒好似极北,并有阴风出自地底——蛮人说那是祖先的怒火与不甘。

    这样的环境,普通人难以承受冷热交替,修行者对煞气与阴风畏如蛇蝎,甚至比普通人害怕的程度更高。以往有过这样的例子,修行者与普通人相伴登顶,停留同样的时间,下来之后,普通人生了一场大病,修行者从此失魂落魄,后被心魔所侵,发疯而亡。

    于是就形成这样的局面,普通人上不去,修行者不敢上,然而天地之奇,生生相克,偏偏山下就居住着一个规模不大的蛮族部落,生来具有采摘之能。

    芒克族,其人身高多不及五尺,不说那些普遍身材高大的蛮族,与普通人相比也是矮子。但却生具其貌,双手过膝,脚生六趾,长度是一般人的两倍之多。

    无论是炎炎夏日,又或者寒冬腊月,芒克人从不穿鞋,其双脚号称刀枪不入,冷热不侵。凭借这样的手脚与相对轻盈的身体,他们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攀爬,从而选择最合适的时间登顶,进而完成采摘。

    五指山下,松江岸边,芒克族部落,就是方笑云决定要去的地方。

    ......

    ......

    蜿蜒山道高低不平,两侧是连绵的群山,前方是数不完的弯。暖阳高照,积雪融化,随着气温一天天升高,春天的气息弥漫在每个角落。山间道旁,草木迫不及待长出嫩芽,清新的气息钻进鼻孔,顿时生出心旷神怡之感。

    倘若心情有闲,想要游玩的话,这里绝对是上佳选择。

    山道狭窄,几十个人拉出一段不短的距离,方笑云在当中东看西看。作为队伍中唯一的符师,程正和他一样是重点保护对象,并排于左侧,右边是童渊,他对三边了解颇多,时不时地说上两句。

    虽然骑马,一行人的速度并不快,走着走着,方笑云渐渐就觉得有些不对。

    “这里不错啊......就是少了点东西。”

    “少了什么?”老符师头一回到三边,正看得津津有味,闻听楞了一下。

    “侯爷慧眼。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少了点生气。”童渊一旁接过去道。

    程正颇不以为然。“荒山野岭,没有人很正常。”

    “正常吗?”童渊呵呵冷笑,才两天时间,这位带兵不怎么样的统领已养成与人争宠的习惯,尤其对着程正这种同样是新加入的人,不放过任何机会。

    “闭塞贫苦,没有人好理解,鸟兽去了哪里?这么久都没看到几个。”

    “这......或许是因为发现我们,受到惊吓,所以去了别的地方。”

    “大错特错!”

    童渊故意提高声音,一副生怕别人听不到的样子。“我来告诉你,鸟兽之所以少,是因为大多数在过冬的时候被人吃了。”

    “怎么可能?”程正起初一愣,随即反驳道:“处处是山,人却如此之少,怎么可能吃光鸟兽?况且去年那么大的雪,荒野之地走路都难,如何能捕捉飞鸟走兽?”

    队伍从青峡走到这里,途中几乎没见着人,村庄倒是有过两三个,竟然全空,慢说活人,连尸体都找不着一个。对着这种状况,最迟钝的人也能想象出年前此地是怎样的凄惨。经过一番交谈与分析,公认的结果是村庄里的人纵然逃亡也不至于一个不剩,应该是被山匪绑走。

    “老先生,这回你真的错了。”

    方笑云的语气稍显沉重。

    “你不懂得饥饿的力量,在它面前,只要能找到食物,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

    “的确如此。”身后,沉默寡言的阿吉忽然接一句,看起来体会颇深的样子,旁边安古默默叹息,望着方笑云的眼神有些异样。

    他对方笑云了解不多,不明白这位侯爷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也曾饿过肚子?

    童渊随后说道:“我听过这样的事情,冬季有家里人饿死,活着的人不会将尸体埋掉,而是用其做饵引诱同样寻找食物的飞鸟与野兽。为能增加效果,最好将尸体放血或者切碎,而且不会一次用完。如果有条件,还可以将尸体冻起来留到下次用。啊对了,被山匪绑走的村民,你觉得是干什么用......”

    听到这里,老符师怒气冲冲打断。“岂能如此丧尽天良!”

    “这里可不是神州内陆,礼义廉耻,王法律条,威力远不如半块馒头。”

    方笑云呵呵笑两下。“这种地方,除了那些有大能力之人,其余撑到现在还活着的,个个值得钦佩。”

    “无论他们用何方法?”老符师质问的语气道。

    “没错。”方笑云点点头,平静说道:“有句至理名言:生命总会寻找出路。不到那一步,恐怕难以体会到。”

    “话虽如此,老朽还是觉得......”

    话音未落,耳畔忽闻隆隆之声,初听好似天边雷响,接着便如同奔马成群,震撼心神。

    过于冷清的旅途持续这么久,加上之前的对话,每个人的心里都堆积不少郁闷,猛然听到这股声浪,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但也免不了生出疑惑。

    “什么声音?”

    “莫非有骑兵?”

    “怎么可能!”

    看到玄甲兵将胡乱猜疑,童渊脸上神情得意,哈哈一笑。

    “那是松江,眼下积雪消融,正是百川归流的时节。哈哈,不过是声音大了点。”

    这番话透着不加掩饰的嘲弄,玄甲骑兵个个怒形于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别欺负,童渊就喜欢看他们这样,竟又大笑起来。

    “我说的没错啊......”

    “不说了。”

    远处五根天柱般山峰已然在望,耳边是奔腾的滔滔水响,方笑云的心情也不禁激动起来,吩咐一句后催马向前。

    ......

    ......

    (新卷第一章,希望有你的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