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二六章:忆当年旧事,忧今日之危局(求月票)

时间:2018-07-08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小说免费!

    好一会儿,阿吉方才开口道:“别忘了你现在要逃亡,唯有回到族里才能保护她们安全。”

    “逃亡可不是因为我。”安古手里拿着那块饼,“正想问你,这里伤的伤弱的弱,盲目地逃可不行。别的不谈,怎么通过青峡?还有你们说的那个祸根,小神仙、方笑云、三边侯,他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怎么会认其为主?”

    “逃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到了青峡附近,我去看看情况再说。至于少主......”

    “狂化,蛮像,百战图。”阿吉用稍显怪异的语调吐出一行字。

    “你的意思......天选!”安古的眼神变得吃惊。

    “你觉得呢?”阿吉淡淡的语气反问。

    “他是什么样的人?”安古的眼神凝重起来。

    阿吉想了想,视线投向那个躺在地上的瘸子老兵。

    “想知道,不如去问他们。”

    ......

    ......

    “天选大会是蛮人盛会,十八部落都会参加,目的是寻找天选之子。蛮人相信天选之子并非一定出自蛮人,因而每次举行大会,外人只要符合一些要求,谁都可以参加。当然,去的人都需要依照规定的程序来做,不可乱来。”

    处理好巨灵王与阮养,赫连纯美时而振奋,时而懊恼,时而挣扎,时而又暗暗咬牙。相比之下,老神仙依旧像开始那样,不算热情也说不上冷淡,安安静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用了一点事情平复心情,赫连纯美索性接着之前的话题,老神仙也未拒绝。

    “这些规矩和他们的信仰有关,更深入的东西,老朽没兴趣知道。”

    凡与信仰沾边的事情往往不好解释。赫连纯美微微点头。

    “找到天选之子以后如何?”

    “老朽所知道的,蛮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天选之子,至于找出来之后会怎样,外人并不关心,一来大家都不相信会落到自己头上,即便落到身上,难不成去与蛮人为伍?天选大会的好处是期间蛮人不与外人为敌,每当这个时候,大宇、古越、西域部落还有庞山人,都会有不少人进山寻宝捉妖,求缘罢了。”

    想了想,老神仙凝眉说道:“算算时间,天选大会又快到了,应该就是今年。可惜此次与以往不同,去那里的同道恐比以往多几分危险。”

    “前辈这话何意?”

    “战事方歇,蛮人心中有仇啊!谁知道他们是否还像以往那样守规矩。”老神仙轻叹道:“十万大荒处处险恶,妖兽、毒障、地形,都有可能致命。蛮人在那里是主人,谁也不敢轻视。此外还有周边同道,寻宝这种事,很多时候目标一致,发生冲突多半要分生死,就看谁的拳头更大。”

    “前辈当年实力如何?有没有遇到危险?”

    “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两位通玄,其余的人也都临近关口,其中有一名玄修,一个擅长御妖,一个精通阵法,剩下两位各有所长,配置不错,大家也都信心满满。”

    “前辈为大家提供神符?”

    “当时老朽渴望天道,尚未弃法修符。”

    “结果怎样?”

    “我们连龙鳞果的影子都没看到,半路上被一群毒蝎撵得到处跑,后来又遇着一头六尾灵狐,差点被困死。”

    “六尾灵狐!”赫连纯美大为震惊,脚步停顿下来。

    六尾灵狐双尾成妖,此后一尾一阶,长齐六尾可比圣人。老神仙遇到的那只四尾丰满,处在进阶边缘,实力极为强大。而要破解幻术,靠的不是人多与实力......老神仙一行,最先撑不住的是竟然是一位通玄高手,他朝自己人出手,连杀两人之后精神崩溃,燃烧精元自爆了。

    “幸亏自爆威力不小,将那只灵狐惊走,老朽与其余人虽然狼狈,总算是逃了出来。”回忆那段经历,老神仙布满沟壑的脸上仍留有恐惧的颜色。

    两个人边走边说,倒也清闲随意,赫连纯美说了两句“吉人天相”之类的安慰话,接着追问后面的事。

    “......我们几个都吓傻了,好不容易逃回来,过三边时又与庞山剑修遭遇。当场死一个,逃命的路上再死一个,最终活下来的只有老朽与另外一个人。”

    老神仙连连摇头,“九死一生,九死一生啊。”

    庞山与西陵,都是能够和大宇一较长短的强国,其中庞山比较特殊,整个国家被一个超级宗门掌控,庞山剑修大名鼎鼎,自圣祖时期就被大宇视为强敌,反过来也一样。

    对双方而言,寻宝途中遭遇都不算好事情,就像老神仙刚刚说的,看谁的拳头更大。

    “您当年弃法修符,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赫连纯美似随口问了一句。

    “没了雄心,追求安稳。”老神仙明白赫连纯美的意思,感慨起来。

    炼气士一系,修法被看作是问道正途;正所谓道法,名字当中就有一个“法”字。其余如玄修、御妖、符师等皆为支流,除极个别天赋异禀之人,放弃修法就是放弃问道求圣,转而追求实力。毕竟同阶之间相比,借助外物者总能占些便宜。这方面符师尤其突出,只要有钱,神符可以大把地做,战斗时大把撒出去,威力大而且节省法力。

    但这只是中低阶时的情形,一旦由通玄突破到闻道,越往上越重视道法感悟,实力呈现爆发式增长。那些真正有抱负的修行者,通常只炼一件法器,甚至一件都不用,为的就是不受干扰,以便能够触摸道门。

    巨灵王如此,文章亦如此,是各人对修行的态度差异。

    “凡人以修行者为神,其实平庸者居多,千年内修行者以百万计,休说圣人,闻道者能有多少?老朽当年如不转修符道,或许已经死在什么地方。”

    “急流勇退何尝不是一种勇气,前辈的选择亦称得明智之举。另外那位活下来的人如何?”

    “他还好,虽说受到惊吓也受了伤,却因此突破关卡,打通玄关得以进阶。”

    “如此倒也说得上因祸得福。”

    “这......算是吧。”

    “前辈为何犹豫?”赫连纯美目光闪动。

    “当年同行者之中,有一位是我那位好友的倾慕之人,因被庞山人所杀,我那位好友突破之后一心复仇,几番周折,最终落得个客死异乡的结局。”

    赫连纯美为之愕然,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老夫有时忍不住要想,倘若那位同道之前遇到灵狐时就丧命,或者我的那位朋友没有进阶,他也许不会想复仇,也就不会死。”

    说到这里,老神仙的声音清淡到几不可闻。

    “有些时候啊,放下不一定是坏事。”

    听了这句话,赫连纯美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后说道:“您说的对。文章就是太固执,且不自量,若他随身带一两件宝物,或许就不会死。”

    “老朽不是这个意思......”

    尚未说出要说的话,赫连纯美径直走了出去,老神仙无奈轻叹一声,默默跟上。两人再度来到入口处,赫连纯美望着谷中氤氲气象,神情略有些惆怅。

    “其实我也想去南方看看,父亲自然不允。还有文章,唯有这件事,他不肯按照我的意思做。前辈在苍云任职,以前还去过三边,和我讲讲那里到底什么样。”

    “三边啊......”

    时近正午,阳光暖烘烘带来春天的味道,老人布满沧桑的脸上满满都是悲悯的颜色,说出来的话仍如严冬般冷酷。

    “有人说青峡是一条阴阳路,这边生,那边死。放到现在,老朽认为这话讲得轻了,战乱之后遭遇大雪,那边大概是人间炼狱。”

    三边是那种混沌之地,长期贫苦使得人人为活着挣扎。走在街上,随便来个十来岁的孩子,身上可能背有人命。山寨村子更不用说,哪个没有沾亲带故之人为匪。那些长期盘踞的巨匪惯盗多数与外境势力有关,有的供着蛮巫,有的养着庞山剑修,就连大宇,某些被通缉追捕邪修、野修、宗门抛弃的弟子也会去那里,当地所谓的驻军只不过是维护治安的差役,大多数是本地人,指望他们剿匪,能保全自己就算不错。

    讲完这些,老神仙接着道:“苦到极致的人和野兽没什么区别。欲平三边,首先要补充衣食,剿匪反在其次。可惜做起来极难......对了,年前有一批粮食运去,老朽估计,用不了多久结果便会出来。届时少将军了解一下,便能知道怎么回事。”

    “是不是方笑云派人送去的那批粮食?”赫连纯美微微皱眉。

    “除了那批没有别的。”

    “当年圣祖亲口说:三边不稳则神州不宁。唯有从军之人才知道这句话是至理名言。”赫连纯美感慨一句,忽然道:“如果方笑云在那里坐镇,情况会不会好些?”

    “方笑云是疑凶,如何能去那里坐镇。”

    “我若放他过去,再守住这里不让别的人过去,岂不就可以了。”赫连纯美淡淡说道。

    “这......”

    老神仙急想该如何回答,忽听身后再起喧嚣,传来激烈争吵的声音。回头看,只见远处过来五六个人,正与玄甲军士卒争执对峙,剑拔弩张。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