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二五章:多方牵挂(求月票)

时间:2018-07-08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小说免费!

    阮养是古越国数一数二的杀手,之前她在城中行刺,连番激斗,接着被陆亢追捕多日,傻子也能知道多么不轻松。此后她非但没有逃回古越,还留下来无声无息跟上巨灵王,找到机会暴起突袭。

    换成别人,不防之下很难避开那一剑,然而巨灵王近期将血刀八式中的前两式悟透,对杀意的感受大大增强,千钧一发之际不仅避开要害,且立即反扑,重伤对手。

    提及血刀,原本是天下第一刺客的绝技,当年曾惊动圣祖并为之动容。血刀八式是刀法,血刀却不是真的刀,而是以精元化形,攻击时能够破法伤魂,凶悍无两。长街之战,巨灵王第一式尚未领悟透彻,就能砍掉三把枪中的老大的手臂,阮养虽然厉害,但与与当年那位纵横天下的狂徒相比,却又远远不及了。

    说起来,阮养着实时运不济,先在战场遇到苏小月,剑被夺走。此后得到封印神通,苦心谋刺方笑云不成,反而差点丢了性命。好不容易等到巨灵王落单,偏偏这货实力大涨,她却不在全盛状态,险些被反杀。

    一击不成,阮养立即退走,巨灵王自不肯放过她,全力狂追。这次阮养伤在腿部,速度受到影响,很多隐匿之法也无法使用;一来一去,两人旗鼓相当,一口气追出数十里。

    发现拜托不掉,阮养索性回头,由刺杀变成强袭。

    这回情况变了,巨灵王用过血刀后精元受损,加上肩膀被刺穿,刀势无法如之前那样严谨无缺。长街之战,巨灵王出刀之后几乎瘫倒,原因正在于此。如今他的修为与对血刀的领悟皆有提高,才没有失去战力。

    阮养虽然受伤更重,但她的剑法鬼魅莫测,折扣下来反而强上一筹。巨灵王打不过她,想要再次施展血刀,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了。一番火拼,巨灵王身上多出来几个窟窿,无奈掉头逃跑,这次轮到阮养不放过他,决心致其于死地。

    想着容易做起来难,阮养顾忌血刀,不敢全力出手,巨灵王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两个人打打停停,追追打打,越是纠缠越是无法了断。值得一提的是,两人不管哪个在前面逃,都选择朝偏僻的地方走,方向朝南,竟然一路打到青峡附近。

    到这里,两人都已油尽灯枯,巨灵王快被阮养扎成筛子,只剩半条命,阮养那边新伤旧疾一起发作,情况更加严重。毫不夸张地讲,把他们丢在那里放手不管,多半是个暴尸荒野的下场。

    巨灵王把如何逃出苍州、如何被文章吸引到青县,当夜看到的、后来发生的一切全都做了交代。唯一隐瞒地是摔倒之后发生的事——只说两人都力竭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他们来了......”

    听罢,周围人面面相觑,个个哑口无言,

    面摊行刺后,阮养在苍州可谓是声名远播,其凶悍、胆魄与强大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除此外,那记封印大手印让人心生揣测,很多人想知道她与古越安国将军有何关联,能否加以利用。

    然而方笑云一伙人没能将她留下,小王爷也不管用,最终连京城名捕陆亢都亲自出动,依旧没能把她抓回来。如此厉害的人物,竟然被巨灵王单独搞定,怎不叫人感慨莫名。对于战斗,青山到此一百多里,黑夜、冰雪、厮杀,这些词汇想想都让人咋舌,再看看巨灵王身上的伤,周围很多人脸上流露出赞佩的表情。

    任谁都知道巨灵王为苍云消除一个巨大隐患,立了大功;由交代的情况看,小王爷遇害与之并无关联,巨灵王既未参与谋害,也没有帮助方笑云逃亡。有意思的是,阮养居然成为了最有说服力的人证,即使她一句话都不说都能为证明巨灵王的清白。

    至于文章的死,难不成要求他帮助文章,与方笑云反目相拼——纵然与巨灵王有深仇大恨的三把枪也不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如此一来,事情有点麻烦。

    “此人应该如何处置,请少将军示下。”

    赫连纯美看看抓到人的将官与兵卒,再看看站在旁边的老神仙。

    老神仙背着手、眯着眼、仰着头,仿佛在打瞌睡,丝毫不关心眼前的人和事。

    “......先把他们关起来。”

    “都关起来?”担心领会错误,三把枪多问了句。

    “都关起来。请林老把他们的伤势处理一下。”

    赫连纯美默默站起身,紧皱着的双眉逐渐松开,语气随之坚定起来。

    “如今我更有把握,方笑云一定会来。”

    唉!老神仙叹了口气。

    ......

    ......

    青峡外二十五里,安古一行人在一个水塘边停下来休息,听到“休息”两个字,瘸子老兵一屁股坐在地上,女人看看他,便去找到一块相对干燥的地方,拿出随身带的铁锅,又忙着去找石头,好把锅支起来。

    “姐,一会儿就走了,别弄这些东西。”何欢朝她走过来,把外甥女从背后放到地上。

    “烧点热水,就算不喝,伤口也用得着,去打点水,再找点能烧的东西来。”

    “......好吧。”何欢不情不愿地去了,小女孩刚刚睡过一觉,揉揉眼睛,连蹦带跳地跟过去。

    “舅舅我帮你。”

    “不许去!”

    担心水塘边湿滑危险,女人赶紧拉住,哄着她到行李里寻找食物。这边何欢一只手拧着桶取水,另一只胳膊晃荡着,样子有些可笑。

    “欢子,行不行?不行让我来。”

    瘸子老兵躺在地上吆喝。何欢听出取笑的意思,懒得回头,只挥了挥手。另一侧,阿吉扶着安古也坐下来,皱着眉头望着远处。

    “少族长,你怎么样?”

    安古的精神不错,身体依旧很虚弱,他用复杂的目光望着阿吉。

    “灵魂锁链会影响根基,你怎么能随便用它......”

    “安古哥,地荒族只有你一个人有返祖之力了。”阿吉转回身对他说道。

    “为什么?当年我在的时候明明还有......”

    “都死了。”阿吉打断他的话。“巴郎不能返祖,不允许别的人有此能力。”

    返祖是蛮人的叫法,外人将其称为兽形,使用这种能力之,蛮人会变成半人半兽的形态,实力的提高比狂化更高,后患比狂化更多。注意它的后患不只对身体,更危险的是灵魂,蛮人返祖前需要蛮巫施法巩固,事后还要以秘法安抚。

    事实上,蛮巫之所以专修灵魂,与蛮人的狂化与返祖能力有一定关联。从几率上看,蛮人狂化的比例大约百分之一,返祖则称得上万中无一,与过去相比,拥有返祖之力的蛮人变得越来越难找。另外,即使具有返祖能力,并且有蛮巫辅助,一生当中也只能使用两三回的样子,过度使用要么身体崩溃,要么灵魂迷失,总之没有好结果。

    至于安古所说的灵魂锁链,它其实是一种巫术,使用者与对象灵魂相接,共同承担伤害,以此达到救人的目的。值得一提的是,巫术通常只有蛮巫才会,而要蛮人当中,巫师是很神圣的存在,巫术可不是谁想学就能学,即使具备修行条件也不行。这点显然与其它修行体系不同,比如大宇,找到有修行资质的孩童历来都是大事,不管宗族还是宗派,还有朝廷,巴不得这类人越多越好,哪里会限制什么。

    “你知道返祖之力对我族意味着什么,所以你不能死,也不能疯。”阿吉坚定的声音道。

    “......我已经不是蛮人。”安古犹豫着。

    “是吗?”阿吉扭头看看忙碌着的母女,淡淡说道:“照我看,你在汉人这边过的并不好,只不过多了她们。”

    “有她们就够了。”安古轻轻的声音回应道。为了强调,说完竟又重复一遍。“有她们就够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小女孩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手里拿着两块粗饼。

    “阿爹,大哥哥,给。”

    “阿爹不饿。”安古把干饼推回去,“拿给舅舅吃。”

    “我也不吃。”阿吉干脆不伸手。

    “可是我娘说,现在只有大哥哥能保护我们,不吃饭会没力气。”

    女孩儿的喉咙动了动,却坚持着不肯收手。阿吉听后不禁楞住,抬头朝女人那边看了眼。

    女人正忙着烧水,一边朝里面放些能吃的东西,看起来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她的脸色很差,时不时背过身子咳嗽,样子也不漂亮,奇怪的是,生出来的女儿却水灵灵地极为俊俏。

    “怎样,不比蛮族的女人差吧。”安古注意到阿吉的举动,有些得意地说道。

    “那是你的族。”

    阿吉带着怒气反驳,随后蹲下来用手揉揉女孩儿的头。

    “叔叔是修行者,既不会饿也不怕冷。拿回去,你一块,你娘一块。”

    “......是的哦。”女孩儿望着阿吉轻衣露臂,不知不觉信了几分。“不是大哥哥吗?”

    “......不是。”阿吉脸上几条黑线。安古唇边有笑的意思,忍着不发出声音。

    “呃。”

    女孩儿应了声,转身做出要走的样子,却突然把一块粗饼塞到安古怀里,随后才在银铃般的笑声中一阵风地跑掉。

    身后,两个蛮人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均都沉默下来。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