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二二章:沉默的风雷

时间:2018-07-08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小说免费!

    (明天起小店开张,我写一个月,你出一包烟,感谢惠顾,感谢捧场,有月票就更好了。)

    在这个混乱的夜晚,卷入其中的人大多数迷失在贪念与仇恨之中,即便当事情结束,仍有人搞不清东南西北。但也有人当机立断,察觉不妙后放弃贪念,做出别的选择。

    小城西北边缘的某个角落,激烈的战斗停顿下来,绿衣男子的尸体躺在地上,云岭双煞与钟秋等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么说......是误会。”

    “误会?你倒说的轻巧!”

    精悍男子用手捂住胸口,脸色发青,讲话极为艰难。

    “童兄身亡,在下身负重伤,这笔账怎么算?”

    旁边钟秋的情况也不好,气色衰败,眼神黯淡,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相比之下,老者与双煞的情形略好,但也受了小伤。

    “你想怎么算?”

    双煞眼里闪过凶光,其身旁女子更加干脆。

    “再打一场,分个生死。”

    “且慢!”

    极少开口说话的老者伸手拦住。“容老夫先问问,二位到这里来可是为了那方笑云?”

    “我们为何来此与你有何关联?”双煞中的男子反问道。

    “两位是逍遥惯了的人,最终目的恐不是投靠将军府供人驱使,而是想借助将军府的小须弥山突破瓶颈。不知老夫猜的对还是不对?”

    双煞脸色微变,眼神隐隐有一丝忌惮。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

    “是的话,老夫奉劝一句,虎威将军何许人也,两位往日的声名也不算太好,想借其力又不想受他控制,还是熄了念头为好。除此外,今晚的事情两位亲眼目睹,如今你们还觉得方笑云有那么好杀?”

    这番话说出来,不仅双煞感到疑惑,精悍男子与钟秋也很吃惊,

    “欧阳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夫有个提议,两位无需蹚这次浑水,也有机会达成所愿。比较起来,当比投入将军府更有把握。”

    “比投入将军府更有把握?”双煞不禁为之意动,女子干脆地道:“先说来听听。”

    “这里不是讲话之处,而且......”

    身形忽闪,老者快如闪电般来到精悍男子身后,破空一抓,轻易撕开身体,钻出胸口。

    精悍男子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至死都只能瞪大双眼,眼里的光芒渐渐熄灭。

    对面双煞大吃一惊,钟秋却只是稍微楞下便又恢复平静。

    “欧阳兄,为何现在就动手?”

    “此人受伤太重,没用了。”

    老者抽回手臂,任由精悍男子的尸体软软倒地,再朝双煞抱拳。

    “这里太乱,两位请到别的地方说话。”

    ......

    ......

    废墟内的小村,战斗也已经结束,凌乱的尸体散布周围,殷红的鲜血冰雪中冻结,地面上有几处大小不一的坑,由于这里原本就是废墟,并不如何显眼。

    中年符师躺在其中的一个坑内,下半身血肉模糊,一条手臂与身体分了家,左半边脸孔肿得像馒头,一颗眼球挂在耳边。

    瘸腿老兵用瘸腿拖着伤腿,沿路点点血迹,经过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尸体时,听到其中有人呻吟。他皱起眉,朝尸体横挪两步,奋力用手里的刀把压在上面的人拨开,露出来捕快年轻的面孔。

    “......不,不要杀......”

    “抱歉。”

    竖起的铁刀从脖颈插入,浓稠的血浆涌出来,仿佛污泥一样。方瘸腿老兵一直等到那张脸失去颜色,才拔出刀,继续朝中年符师走过来。

    “......尔等,尔等勾结叛逆......”

    脸部的伤势大大制约了讲话的能力,中年符师竭力想让语气显得坚定,听起来却好像破了口的风箱。

    “有遗言吗?”瘸腿老兵艰难走到他身边,低头问道。“......将军不会放过......”

    “那就是没有。”

    铁刀再度进入到人的身体,饮不尽的鲜血被大地吞噬,瘸腿老兵慢慢抬起头望着周围,眼神略显模糊。

    “方大哥!”

    何欢用右手抱着左臂跑过来,踉跄的脚步,通红的眼睛,断断续续的话。

    “......子欣和阿巨死了......”

    “嗯。”

    “大哥,我们怎么办?”

    “......走吧。”

    “去哪里?”

    “先走。”

    瘸子老兵挥着手,结果失去平衡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废墟的另一侧,阿吉半跪在阿古身前,左手按住他的胸口,右手蘸着鲜血在他脸上画些别人看不懂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

    安古巨大的身体一直抽搐,裸露的皮肤有些地方焦黑,有些地方赤红,仿佛波浪般起伏不定。他张大嘴却闭着眼,暴跳的青筋如同粗壮的蚂蚁爬满脸孔,口中发出意味难辨的怪吼。

    诵念的声音越发急促,没有人能听懂唱的什么,但能感受到一股来自蛮荒的气息,那股气息一点也不凶恶,带着与蛮人不相衬的神圣意味。

    随着吟唱,安古的状况慢慢缓和,身体不再抽搐,呼吸变得平稳,肉眼可见,他身上的伤出现好转迹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阿吉脸色灰暗,两眼无神,按住安古胸口的左臂上,原本鼓囊囊的肌肉松弛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神智回到安古身上。

    “......阿达......”

    “阿爹!”

    女孩儿从母亲怀里挣脱,飞奔过来。此时安古睁开眼,看到阿吉,眼睛一下子瞪圆。

    “你是......灵魂锁链!”

    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他一掌将阿吉推开,猛地从地上坐起来。

    “贡嘎,你怎么能自残!”

    “阿爹!”女孩儿冲到他怀里,责怪的语气叫起来。“阿吉哥哥救了我们。”

    “什么哥哥,胡闹!他是......”

    “没有完整的百战图,我已经不是贡嘎。”阿吉伸手拦住他,表情微苦。“你走之后,族中再没有能返祖之人。”

    “什么?难道巴郎他们真的......”安古大吃一惊,欲言又止。

    “......巴郎和赤魇都死了,我遇到少主。”

    “少主?你是贡嘎,怎么能认人为主?”

    “说来话长,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先走。”

    “......也好,去哪里?”

    “去三边。”

    阿吉从地上站起来,身体晃了两下,莫名咬了咬牙。

    “然后回家。”

    ......

    ......

    将破碎的玉佩贴身收好,赫连纯美缓慢的动作收拾好衣物,铠甲,还有武器。

    周围兵将不敢打扰,三把枪也都转过头去,眯着眼等待命令。

    不一会儿,赫连纯美收拾好一切,从雪地上站起来。

    “走吧。”

    将士们重新上马,分成两股,一支小队去了那个废墟中的小村,赫连纯美率领大队去山前。没过多久便来到之前的战场,几名擅长追痕索迹的军卒从马上下来,手举月石忙着寻找线索,其余的人分散到四周,警惕的目光望着周围。

    “......没有尸体,或许......”

    三把枪目光锐利,粗看一眼后发现少将军的直勾勾地盯着某处。

    那块地方呈现出焦黑的颜色,纵然有寒风吹过去积雪也会融化,仔细看是人的形状。

    周围的雪地上,残留着少许灰烬。

    “少将军......”

    赫连纯美下马走到那块地方,蹲下身子用手在地面摸索,月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的盔甲反射出幽冷的光。

    三把枪也在认真观察,军中仅剩的那名老符师犹豫着取出一张神符,拍手将其激活。

    乳白色的光芒释放开,照出平整光滑的地面,三把枪吃惊地发现那块地方仿佛被烧化掉一样,冷却后成为无法分割的一体。与此同时,一些微弱的黑丝漂浮起来,被吸入到光芒之中扭动着,给人以狰狞恐怖的感觉。

    “......阴鬼之气被火焰炼化,不是一般的火......”

    老符师紧皱双眉,对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不太理解。

    “文先生不修鬼道,也不修火,可能不是他。”

    “是他。”

    赫连纯美轻轻的声音应着,掌中握着两三块小石头,虽然被烈火烧过,依旧能看出少许绿色。

    “......挫骨扬灰啊......”

    轻飘飘的呻吟,寒风不停吹之不散,如微风久久回荡耳边。

    周围异常安静,人们如雕像般钉在地上,粗重的喘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检查痕迹的军卒先后过来汇报情况。根据雪地留下的脚印和别的痕迹推断,不久前总计十余人来过此处,其中一些人提前走掉,留到最后的人数,勘察军卒的看法不太一样,大概四到六人之间。

    关于战斗,几人推断文章被多人围攻,受伤力竭之后被杀。周围发现不少铁翅毒蜂的尸体,表明有一人御妖,另外还找到几根绿色柳枝,当下这个季节颇为古怪。

    “那是树妖,天河姥姥的妖宠。”三把枪中的老大沉声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周围有人嘶声吸气。汇报情况的军卒稍顿停顿。

    “......除此还有两到三人,其中一个是方笑云。”

    “一个鬼修。”

    “......就是这样了。”勘察军卒犹豫一下,没再说什么。这时候,废墟那边的人也已回来,把情况大致说了说。

    为辅助文章做事,赫连纯美派来两名符师,明为费修的中年符师死在废墟,身上有价值的遗物被搜空。根据战斗痕迹与尸体上的伤势推断,现场似乎出现过虎豹类猛兽,但又没发现妖气。

    另一个名为龚超的年轻符师踪迹全无,不知去了哪里。

    比较奇怪地是巨灵王并未出现,他的那把刀过于特殊,只要参加战斗定会留下特殊痕迹才对。由此假设,和他一起逃跑的阿吉或许也没来过。

    勘察结果大致如此,汇报完毕,大家等着赫连纯美做决定;老年符师几次犹豫想开口,最终却只是在心里默默叹息。

    “龚超应该在这附近帮助文章......文章死了,他也应该死。”

    赫连纯美声音平淡,仿佛说着与己无关的人和事。她把几颗石头丢掉,站起身取下头盔,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头发,然后上了马。

    其余人也都纷纷上马,没有人问去哪里,没有人问做什么。人们只是沉默地催动战马,朝着充满未知的黑暗而去。

    怒火藏心中,风雷在前方。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