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一一七章:当面

时间:2018-06-28作者:新兵扛老枪

    人群将废墟中的众人团团围住,四名老兵不约而同向前一步,安古则横跨半步,将面色苍白的妻子挡到身后。

    一方十余人加中年符师,一方四位残疾老兵加一个蛮子,如果发生战斗,结果将毫无悬念。

    “阿古......”

    女人颤抖的声音叫了下,随后意识到这样会让男人分心,忙紧紧抿住嘴巴。

    胜券在握,中年符师望着众人说道:“各位想好没有?只要投降,把事情如实讲明白,本座保证不伤尔等性命。”

    “投降?你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之前那么多人,有哪个活着。”何欢大声叫起来。

    “之前那些人皆有取死之道,与尔等不同。”符师平静说道。

    “取死之道,阁下指的是他们不肯投降,还是曾经与小神仙相识?”瘸子老兵讥讽的声音道。

    符师转过头来,“既然你们知道,不妨把话挑明,小王爷遇害,凶徒与尔等相熟,将军府有令,召集尔等协助追凶,缉拿方笑云。”

    到此顿得一顿,符师接着道:“方天明,本座知道你做过统领,军卒当中颇有威望,与方笑云称兄道弟。如今方笑云做出大逆不道之事,尔等正应该报效尽忠,还有何话说?”

    “报效尽忠,说的好听。”渺目壮汉抢先开口,“敢不敢讲清楚,报效谁?向哪个尽忠?”

    “当然是报效朝廷,为圣上尽忠。”符师淡淡说道。

    瘸腿老兵冷笑起来。“如果是这样,应该由官府、或者由苍云军下令征召,你明明是将军府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符师脸色微沉,“圣上早已下旨,苍云交由镇南侯,尔等故作不知,是何用心。”

    “圣上把苍云划归镇南侯管辖,可不是赏给他做封地。阁下是不是忘了,将军府根本不在苍州!”

    瘸子老兵不肯退让,反驳起来。“我倒想问问,将军府越界跑到这里,假借官府杀人夺命,还口口声声尽忠报效,到底想干什么?”

    听了这番话,符师脸色微变。

    凡将军府部下,身上皆有虎威标志,玄甲军不必说了,旗帜鲜明走到哪里都会认出来,军中符师有标准配服,衣领处有类似标记。

    他万万没料到这点算不上错失的疏忽竟然被几个退役老兵抓住,就此大做文章。

    问题仍在于三个字:执法权!

    虎威是虎威,将军府是将军府,严格来说,二者并不总是一致。将军府指的是东南大营,但在苍云,虎威将军只代表他个人,是圣上封令的主官与统帅。

    按说都是他负责,谁会区分其中差异?事实上,虎威将军从玄甲军内调了不少人到苍云,但在建制方面,他们当中很多人仍属于将军府,尤其符师更加不会改变。

    道理很简单,譬如哪天圣上不高兴了,新派一个人管制苍云,这些符师与玄甲军兵将用不着、也不会留下,直接打包走人便可。

    当然那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平时谁都不会认真追究。至于瘸子所讲的公文召令,将军府若需要的话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偏偏,现在他拿不出来,甚至不敢在此事过多纠缠,万一生出谣言不是他能承担。

    想着这些,中年符师不由得暗恨,说到底还是方笑云惹的祸,如果不是他在长街之上一番吆喝,玄甲军所到之处,哪有什么执法权之说。如今看起来,此事已经种下祸根,竟连偏远之地的退役兵卒都知道以此反击,有样学样起来。

    想深一层,此前死的那些人恐有后患,当地官府表面唯唯诺诺,背地里上过多少奏折,写过多少私信,谁知道。

    “钟捕快,你出来一下。”

    中年符师忽然招手从周围人当中叫出来一位,指给对面的人看:“他是青县捕快......”

    “我知道他是谁。”瘸子老兵摆手打断,视线从捕快转到另一位红脸汉子身上:“钟捕快,洪帮主,呵呵,官匪一家,将军府杀人,你们做向导?”

    青县太小,稍稍出名的人瞒不住身份,这两位一个是官差,一个是跑黑单的头目,手下聚集数十人,也算是个帮派。没有他们,文章没这么快找到这里。

    “什么向导,就是两条狗。”渺目大汉讥讽道。

    “大胆!”

    “找死!”

    周围呵斥的声音接连响起,气氛剑拔弩张,中年符师紧皱双眉,内心有些为难。

    待到周围稍稍安静,他抬起头认真说道:“尔等打算顽抗到底?”

    “没有公文召令,我等不能从命。”瘸子老兵语气坚决。

    “这样啊!”符师叹息着,抬手指着安古。“哪怕因此连累这家人?”

    气息一下子凝固,安古的眼睛眯起来,身后女人瑟瑟发抖,唯有小女孩懵懵懂懂,扭着身子,好奇的目光朝外面张望。

    “蛮子与这件事半点关系都没有,也不认识小神仙。”瘸子老兵深深吸一口气,指着安古。“他是蛮人,将来无论说什么也没人相信。”

    “这些不重要。”

    符师淡漠的眼神不带一丝情绪。“勾结蛮人,尔等当真要自寻死路?”

    “......”

    瘸子愕然片刻,转身对安古说道:“现在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投降了?”

    安古沉默无语。

    “谁都知道小神仙不是凶手,偏偏成了凶手。等把他解决掉,就轮到我们,之后如......钟捕快,洪帮主,还有许许多多像他们一样的人全都会死。”瘸子老兵望着他:“你明不明白?”

    安古紧皱双眉,内心仍有诸多疑惑,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争论没有意义。周围人听了这番话,却都脸色微变。中年符师淡然无波的目光变得森然。

    “妖言惑众,难怪你与方笑云相互勾结。本座断定尔等必与小王爷被害有关,纵非主谋,也为从犯。”

    挥手间,周围人缓缓压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话,态势不够坚决。

    看到这种情形,心里想着,中年符师微微皱眉,悄然后退两步。此时他觉得自己应该保留后手,留在外面以防出现疏漏。万一哪个人不尽心放跑一两个,也好弥补。

    “最后的机会......”

    “留给你自己吧。”

    瘸子老兵哈哈一笑,回头朝安古叹息道:“真的抱歉,如果你有机会......”

    “只能拼了?”安古首次开口。

    “......只能拼了。”瘸子老兵楞了一下。

    “那就拼吧。”

    安古压低身体,猛地从众人身后窜出去。身在半途一层血光自皮肤表面浮现,伴随着痛苦激烈的嘶吼。

    嗷!

    吼声入耳,震撼神魂,四周的人摇摇晃晃,两名意志不坚者抱头倒地,神情痛苦万分。

    “狂化!兽形!”中年符师脸色突变,大喊起来。

    ......

    ......

    追与逃的游戏还在继续,在车老板的“率领”下,追击者翻过战争中被摧毁的矮墙,彼此距离渐渐拉开。

    月光如水,雪地反射光华,夜幕反倒显得更加漆黑,隐藏在黑暗中的未知与脚下的困苦将大多数人留在路上,紧追不放的只剩七八人。他们当中既有来自草莽野修,也有领取俸禄的符师与差人,甚至还有两个胆大的武者,试图在混乱中分到好处。

    这些人当中有些刚刚交过手,甚至挂了彩,意识到被利用后,大家对逃跑的那个家伙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

    喊杀的声音临近山脚,目力敏锐者看到有人从山上下来,身形飘逸,风采不凡。

    “先生救我!”

    车老板放声高呼,身后追击的人为之一惊。

    有同党。

    不能让他们汇合到一起。

    这一刻,追杀者心里生出同样的念头,有办法出手的纷纷出手,够不到的加快速度。人群中那名黄脸壮汉忽然停步,身体微蹲,右手不知何时带上一只灰色拳套,上有五处凹槽,镶嵌着火红的宝石。

    带上这只拳套后,他将法力灌输进去,口中念念有词,惊人的一幕随之出现,只见他的右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拳套上的宝石射出刺目的光芒,眨眼间,拳头变得如同脸盆一样大。

    巨拳刚以成型,壮汉低吼着朝前打出,瞬间一道巨大的拳影离体而出,半空拉出一道笔直光影。

    “降魔!”

    打出这一拳,壮汉脸上露出狞笑,看起来极有信心将目标击杀。但他似有些难以负担,寒天雪地,脸上全是汗,手臂微微颤抖。

    壮汉出手的同时,右侧附近一名道士挥手将拂尘祭到空中,条条银丝散开如同大网罩向车老板的头顶;在左侧,一个体型微胖的妇人忽然冷哼,张口吐出一把绿色枝条,迎风一晃,化成一个数丈高的树妖。

    正所谓万物有灵,草木鱼虫皆可成道,然而树妖这种东西依旧太罕见,一出现就夺人眼球。它有着与人类似的形状,虬筋遍布的身体充满力量,虽然看起来有点笨拙,但它一步两丈,速度其实快得惊人。

    仅仅这三人出手,用来对付一个修为明显不怎么样的人,可用奢侈形容。其他人似乎觉得还不够,有的放火,有的弄冰,有的身形如电,还有个之前不起眼的人放出一大群毒蜂,呼啸而过,令周围的人大吃一惊。

    对着这种景象,文章不禁有些失神,他知道那一波攻势下来,车老板连渣都不会剩。

    看来他们真的想杀人,而不是在演戏。

    尚未弄明白状况,车老板被那记神通所化的拳头击中后心,惨叫着,身体腾空而起。

    “先生救我。”

    车老板再度朝文章大喊。

    “我是方笑云啊!”

    ......

    ......</>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