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八十四章:意外暴露的真相

时间:2018-06-11作者:新兵扛老枪

    (喜欢本书的朋友,千万记得投票啊。)

    新侯气急败坏的誓言影响不了对手,顶多吓唬吓唬身边的人。抬头看,阮养的身形正在消失,前方有军队拦截。但很明显,他们不可能阻止得了。

    “我去。”苏小月起身欲动。

    “不要!”

    方笑云仿佛才醒过来一样,赶紧伸手拦住。

    “放她走。”

    “这种手段不会有第二次,施展也有代价,况且......”

    “知道知道,我都知道。”方笑云有点不耐烦,拧着眉断喝:“来日方长,放她走。”

    这时秦氏兄妹从后面过来,哥哥想说点什么却难以开口,妹妹拿出一卷纱布试图给方笑云包扎,被他以粗暴的方式拒绝。

    “死不了。”

    目光追随阮养的背影,眼睁睁望着她闯过军队防线,即将消失在暗色之中。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下次再来,嘿嘿......好不潇洒。”

    “不甘心放人,又不让我追。”苏小月没好气儿地说。

    “有人更应该出面。”

    方笑云咬牙切齿。话未落音,忽听一人淡然的声音扬起。

    “州府重地,姑娘仗剑行凶,岂能说走就走。”

    紧接着,另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

    “贵客不请自来,又不辞而别,容我送你一程。”

    闻声见人,方笑云拧紧的眉稍稍松开,吁了口气。

    “我就说,这么多高人高手,不能一点脸都不要。”

    ......

    ......

    初夜街头,皂衣捕头缓步行来,身体笔直,步伐稳健,空着双手,神色从容。

    一人代表官家,声音入耳好似惊堂一喝,威严,肃穆,正气凛然。方笑云也算见过世面,各色官员接触过不少,之前从未没听过如此纯正的官腔,从未领略过如此厚重的官威。道路两侧,惊慌的行人听到后,大部分人当街长跪,甚至有人痛哭流涕。

    另一侧出现的是小王爷,丰神俊朗,举止潇洒,黑夜亦不能掩盖其风采。

    他代表皇家,地下这块广袤土地的主宰者。

    更远些地方,玄甲铁骑奔驰于长街,扬起惊人的烟尘。领头将官英气逼人,眉宇间煞气彷如冰霜。

    赫连纯美,代表城防,更代表将军府。

    六扇门,皇室,将军府,三者齐聚,天罗地网。来自异国的剑客不得不停下来,心里知道自己需要在最短时间内选择正确的方向。

    吸气,呼气,再吸气,她做了决定,展开身法朝小王爷的冲过去。

    啪!的一声,小王爷打开纸扇,送过来一记微笑。

    “荣幸之至。”

    ......

    ......

    纵然受伤脱力,女剑客的身法依旧很迅速,然而她的气息在奔跑中越来越微弱,渐渐仿佛消失掉了一样。

    高手知道这是精气内敛的标志,收的愈紧,爆发时愈发强悍。像她这样精于刺杀的人,生死关头全力一击,势必会石破天惊。

    对着这样的人,小王爷脸上没有丝毫面临危险的样子。他站在原地,纸扇保持恒定的节奏轻轻地摇,信心满满。

    “装大了吧?”别人不敢多想,方笑云敢,他望着阮养如箭矢般朝小王爷射去,情不自禁开口。

    “小王爷今年多大?”

    “二十三,怎么了?”

    “他什么修为?”二十三能到什么境界?方笑云猜不出来,但知道苏小月这类怪胎不常有,以堪称优秀的苏箐与巨灵王为参照,顶多迈过通玄。

    “这件事很复杂。”

    苏小月的回答让人困惑。境界修为,是什么就是什么,怎么会复杂?

    来不及追问,远处女剑客突进到合适距离,一声尖啸,身体高高跃起到空中,众人的视线跟着她上天,竟然难以追上。

    她跳得极快,又极高,仿佛要跳到天上不再下来。

    剑举当空,天上的星星在眨眼。

    星辉穿越亿万万里,落于剑尖,凝聚出七颗星。

    这才是北斗七星剑法,可惜那把剑不是正品,无法聚星光添剑意,甚至能借助修行。如今的这把剑,引来的星光有限,且只能马上用掉,凝聚成一击之力。

    阮养有些吃力地调转剑身,身体开始回落,借势将七颗星洒向目标。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官差变了脸色,身法骤然加快。

    小王爷轻轻挑眉。

    ......

    ......

    “她比卧虎岗的时候强很多,之前有所保留。”苏小月的声音透着不解。“有点奇怪,她没理由这样做。”

    “什么叫没理由?”方笑云随口问一句。

    “杀死小王爷对她、对古越能有什么好处?”苏小月反过来问他。

    “不是未来储君吗?”

    “国之大事,哪有这么容易确定。别忘了,小王爷是两个人。”

    “哦。”

    方笑云若有所思,没再说什么。此刻,从小王爷身后飘出来一团影子,仿佛被风卷起的纸片迎了上去,轻而易举将那七颗星包住,再无一丝光亮。随后影子迎风一晃,快速膨胀又急速收缩,将冲过来的剑客也包在里面。

    简简单单两下,逞凶作乱的异国剑客被拿下,看到这一幕,很多人悬着的心放了回去,百姓们纷纷喝彩鼓掌,为小王爷呐喊;知道真相的人多少有点失望,但也松了口气。

    不管怎样,事情终于结束。

    “好厉害!”哥哥秦思我忍不住赞叹,妹妹秦思巧眼里荡出异彩。

    “果然不是自己出手。”苏小月的话暴露少许心意。

    “权势的力量易让人迷失,与修行不利,与修心有碍。”方笑云一旁摇头晃脑,内心的震惊丝毫不比别人少。同时又想到,若我是小王爷,之前应该谦虚点,此刻会更加耀眼。

    就在大家以为有结果的时候,忽然间,影子再度膨胀,像个充气的皮球弹向高空,随即传来噼里啪啦仿佛爆炸似的声音,伴随着痛苦的闷哼。

    不等人们醒悟,轰的一声,影子炸飞成无数团影子,每一团都在扭曲颤动,试图重新聚合为一,唯有一条身影例外。

    脚踏七星,连线成剑,被困的女剑客非但逃脱,且如流星般飞向远方,刹那间就没了踪影。留在原地的团团黑影继续蠕动着,挣扎着,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又融合。

    一直都是影子,战前战后给人的感觉判若云泥,战前飘忽只让人觉得神秘,此刻却呈现出丑陋、怪异、甚至让人觉得恶心。一时间,苍州城内凡看到的人全都扼住呼吸,少数忙于跪拜、呐喊的人懵然不知,零零碎碎的喝彩声暮色中回荡,宛如荒郊野外的孤魂。

    “这......这是鬼傀!”秦思我面沉似水,声音透着极大愤怒。“堂堂皇室中人,竟然干这种事!”

    “啥叫鬼傀?”无知的侯爷傻乎乎询问。

    看到女剑客逃脱,方笑云失望的同时有点放松,那种放松不是“幸亏她逃了”的放松,而是“逃了也好免得麻烦”。他不明白这种感觉因何而来,一度认为自己出于嫉妒,心胸狭隘的缘故。

    这种感觉很久之后才消除,险些影响到方笑云的自我认知。这可不是小事,修行者唯有认清自我才能越过那道最最关键的门槛,触摸到常人难及的层次。

    “鬼傀就是鬼,冥界之物,对应于生的存在。”苏小月缓缓给出答案,虽不像秦思我那样失态,脸色也不好看。

    “世上真的有鬼?”方笑云大吃一惊。

    “什么叫真的有鬼?”秦思我正在愤怒当中,忍不住教训起来。“师弟也曾拜师修行,这样无知的话今后少讲一些。”

    “我修行的时候上的是旁听课,老师只念过一次功法口诀,别的什么也没教。”方笑云歪着脑袋看他,毫不犹豫怼回去。“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位老先生名号,连他是谁、是不是密云宗的人都无法确定。”

    倒不能怪他有怨气,秦氏兄妹此来要他正式归宗,实则就是这么一句话,别的啥都没有。包括当初方笑云学艺的地方,老先生的身份都含糊其辞,言语间的意思:我们代表密云宗,既然来了,你就算正式入门。

    如今的方侯爷哪会吃这套,如果不是身边实在缺人,加上一丝念想,他会干脆把这两个人赶走。见他摆出师兄姿态,自然不会客气。

    “话说回来,养鬼是人家的事,师兄用得着气成这样?当真觉得不忿可去教训鬼主人,干吗朝我这个没人教没人爱的劣徒头上撒气。”

    一番话令秦思我张口结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偏偏无言以对。旁边的妹妹想要劝解,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关键时刻,依旧只能是苏小月站出来圆场,一句话就把方笑云的嘴巴封住。

    “无知或许不是你的错,拿出来炫耀就不对了。”

    ......

    ......

    关于鬼物,之前方笑云并不相信其存在,原因却不适合拿出来辩解。初闻小王爷与鬼物为伴,他既吃惊又不禁蠢蠢欲动,内心生出许多念头。

    一只鬼而已,再怎么凶猛也不能与魔相比,体内有了怨魔,感觉有点像债多不愁,方笑云暗想若能设法弄来几只恶鬼帮忙打架,何尝不是提升实力的捷径?

    这个念头最最吸引他的地方在于,鬼物不像人,只有控制与被控制,不存在阴谋、反间等方面的顾虑。

    欲望一旦滋生就难以控制,远远盯着小王爷的身影,方笑云觉得那里仿佛有一扇门等待自己打开。

    “我警告你,别胡思乱想。”苏小月站在身边,眼神仿佛能看透到他的心里去。

    “姑娘虽有祸国之姿,本侯亦是谦谦君子,坐怀而不乱,并未胡思乱想。”方笑云沉静而淡然的语气道。

    苏小月目瞪口呆,美丽的脸庞不由自主地泛红。

    ......

    ......</>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