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六十九章:说客

时间:2018-06-05作者:新兵扛老枪

    “圣上已下旨,苍云州归由虎威将军管辖。”

    “什么!”

    双手情不自禁用力,砰,琉璃瓶被巨力压成碎片。

    震惊过后详细询问,归管只是归管,不是像聊城那样成为封地。回头想想,方笑云意识到自己过于紧张。怎么可能把一州作为封地?那样的话,虎威应该叫藩王。

    即便不是封地,也等于一人独揽军政大权,威势无两。

    “对笑云哥很不利。”巨灵王做出睿智的判断。

    “滚出去练刀!”

    ......

    ......

    不久,大宇最年轻的侯爷苏醒的消息传遍苍州,过来探视的人络绎不绝。

    最先到的是苏忘念,身边跟着老管家和一名健壮的年轻军官,双方见礼之后落座,阿吉以蛮奴的身份充当临时仆役过来奉茶,苏忘念主动致歉,之前因事务繁杂礼数不周,关心不够。他大赞方笑云年轻有为,智勇双全,前途无可限量,随后正式表达恭贺之意,下人们随即把礼物抬进来,足足几大箱。

    最后拿出来的是一只玉盒,方笑云接过便知其中内容,里面至少装有七八颗寒玉。

    “之前听说侯爷内火强盛,需极地寒玉平衡,老朽特意收集了些,请侯爷笑纳。”

    主持说的那些礼数不周、关心不够,方笑云体会过味道,与现在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因在昏睡中破境,这番变化发生在一出一进,不禁让人心生感慨。

    遗憾的是,极地寒玉恐怕用不上了。

    “莫非......”苏忘念注意到他的神情,有些疑惑。

    “啊不,我很喜欢,嗯,多谢。”

    有了这些礼物,屋内气息顿时融洽起来,相谈甚欢时苏忘念叫来那名年轻将官做介绍,方笑云才知道他就是苏英豪,苏忘念的亲侄,原本在顾文辉账下,如今调来苍州任城防军统领。

    “得谢谢你。”方笑云看看他:“你不把苏箐带到战场,我不会遇到她,就没有后面的事情,这会儿不定在哪儿厮混。”

    当初苏英豪与苏箐一同遇袭,苏箐被人捉住,他却能毫发无损地跑掉......当然这并非不可能,然而在军中历来有个传统,普通将领必须豁出命保护符师与炼气士,考虑到苏箐的身份及与苏英豪的关系,他似乎更应该战死。

    或许就是因为这,苏英豪的神情有些异样。

    “当日之事极为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我也没问呀。”方笑云笑着摆手,“平南?是圣上赐予我的封号?”

    封侯的标志是领地,封号同样必不可少,圣旨中并未提及这点,难免引起猜测。方笑云知道外面猜测的内容必不仅仅限于封号,还有封侯本身。

    “只不过是大家私下谈论。叫着叫着一些人就当真了。”苏忘念把话接过去。“三边之地战祸不止,乱了几百年,圣上将它赐予侯爷,包含期许之心啊。”

    “叫着叫着就会传到圣上耳朵里。妄揣圣意,私自加封,罪名不小。”方笑云笑着说道。

    “民心所向,圣上断不至于怪罪。”苏忘念连连摇头。

    “是啊,至少三边之地的百姓真心希望如此。”

    “老朽与三边子民一样希望侯爷建功立业。”苏忘念严肃说道:“如有差遣,万死不辞。”

    “差遣是不敢的,不过有些事情想请教。”

    “老朽知无不言。”

    “多谢。”

    方笑云想了想,开口道:“平南与镇南哪个大?”

    “......”

    “不能比吗?”方笑云追问一句。

    “这......”苏忘念伸手去端面前的茶水,手指微颤,茶水溢出来流到桌面。

    “说着玩的。”方笑云哈哈一笑,扭头对着苏英豪,“英豪将军早看出来了,瞧,憋不住想笑。”

    浅浅的笑意凝固在脸上,苏英豪目瞪口呆。

    “侯爷真风趣。”

    茶未饮,苏忘念将其放回原处,端正颜色说道:“老朽有一言,不知侯爷愿不愿意听。”

    “长者之言,怎么会不愿意听。”

    “老朽放肆了。”

    苏忘念再度抱拳,“三边之地的情况,侯爷最清楚不过。圣上定下三年之期,实际不足三年,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把它治理好,说难如登天亦不为过,不知侯爷有何良策,准备如何完成圣上托付。”

    “你问我?”方笑云很惊讶。

    “侯爷的封地,不问您还能问谁?”苏忘念比他更惊讶。

    “我哪有什么良策。”方笑云果断摇头,“我根本就不打算去。”

    “啥?!”事先做一万种假设也料不到他会这样讲,苏忘念神色震惊,旁边苏英豪张大嘴巴,足可以晒进去两个鸡蛋。

    “管不了也治不好,去了没用,不如留在这里。”方笑云用手敲敲桌面,“您会不会嫌弃我要赶我走?”

    “老朽岂敢那样做,不不不,老朽怎会有那种念头。”

    “多谢多谢。苏氏别院缺不缺人手,给我留个位置?”

    “侯爷说笑了......”

    “不是说笑。”方笑云语气认真:“这样,我先说说自己,您考虑一下该让我干点什么。我不擅长做生意砍价,不大会应酬,不懂得讨人欢心。再有,以往我的性格比较冲动,得罪过一些人,什么宋氏王氏,将军小王爷,不过我会改的,保证。”

    苏忘念满头大汗,心里想你丫一无是处,树敌无数,老夫要来何用,难不成当大爷供着?

    “我也有特长,比如打仗,你们做生意用不用得到?”

    “侯爷别再消遣老朽了。圣上赐你封地,岂能丢在那里置之不理。”实在听不下去,苏忘念苦笑着打断。

    “为什么不能?”方笑云越发惊讶,“给我封地,好比赏给我一座房子,放在那里不住难道不行?”

    听来似乎有些道理,其实一点都不讲理,苏忘念想反驳,竟不知从何处入手。

    “将来圣上问起来,侯爷如何作答?”

    “圣上问起,我把封地还回去就是。”

    “这怎么行!”苏忘念险些跳起来。

    “为什么不行?”

    “违抗圣命,当然不行。”

    “圣命?让我想想。”方笑云认真回忆。“口谕中要我戒骄戒躁,我不骄傲也不急躁,所以不去。圣上要我谨慎图谋,我很谨慎,所以不去。哪里不对了?”

    “励精图治,不负朕望。侯爷如何解释?”从未见过能把无耻懦弱讲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苏忘念决心抬扛到底。

    “励精图治的重点在于‘励’与‘图’,我在苍州鼓舞谨慎,细思良策,花的时间长点是因为脑子不好。这是父母给的,又不能砍下来换一颗。圣上说容我面呈机宜,到时候我把想到的法子详细讲讲,料能换来圣上欢心。”

    圣上会砍掉你的头,换上一颗猪头放在皇宫里养着。

    心里大骂,嘴上可不敢这样说。苏忘念左思右想,觉得这样扯皮毫无意义,万一自己被带偏,讲出什么大逆不道之言可就糟了。

    “其实我已经想到些办法。”方笑云越说越来劲:“比如我把它送给你,你去平南......”

    “别别别!别再说了。”

    这种话如何能接。苏忘念觉得方笑云要不真的没脑子,要么间歇性抽疯,讲话完全不经过思考。

    谈话谈话,不敢接对方的话,就只能讲出要说的话,或者掉头走人。无奈之中,苏忘念放弃诸如诱导、说服等等念头,将来意挑明。

    “老朽倒有一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来听听。”

    方笑云没有像之前那样拍胸脯保证。苏忘念已没有心情计较,一路到底。

    “欲治三边,首先要能够有效占领,具备抗敌之力。想做到这点必须要用兵。”

    “是啊。”方笑云露出“我也懂”的样子:“可是圣上没给我兵。”

    “养兵用兵,钱粮必不可少。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侯爷对此当有了解。”苏忘念继续说道。

    “打仗就是打钱。”方笑云频频点头:“圣上没给我钱。”

    “三边地形险恶,局面复杂,除了兵马钱粮,还需要懂得韬略之人辅助。将来构筑防线据点,符师必不可少,待安定后,需得良才安抚民心,制订规则,维持法纪,之后还要打通商路,内取外送。唯有这些全部做到,才有可能长治久安。”

    “圣上没给我人,没给我修路建城,连代步的马都让我自己找。”

    方笑云眼怀期待。“这么多难题,你有办法解决?”

    “老朽没有。有人有。”

    “谁?”

    “将军。”

    “喔?”

    方笑云诧异的目光望着他,对着那双眼睛,苏忘念白白准备许多说辞,讲出来的只有一句。

    “侯爷意下如何?”

    “我会考虑。”

    方笑云淡淡说道,言罢伸手端杯,遥敬。

    “送客!”巨灵王扬声高喊。

    ......

    ......</>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