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六十章:恶斗

时间:2018-06-05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笔在空中书写,执笔官员瞬间变了个人,他一边写一边大唱,手舞足蹈,狂态尽显。

    昔日江湖一狂生,

    不慕繁华长安城。

    刀笔刻尽人间苦,

    铁吏方可胜琉璃。

    刀笔铁吏本名文章,是和巨灵王一样的传奇人物,名声更加响亮。传说此人风流倜傥,天资卓越,性情却很叛逆,少年时的他不肯用功修行,立志要做古往今来第一清官,然而当他真的进入官场却屡屡碰壁,非但磨灭了志向,最终还因犯错连官位也被罢免。

    一身才华无处施展,文章怀着一腔愤懑游走天下,每到一个地方,他便调查、记载当地发生的各类冤案,写成文章。

    名为文章,写起文章更是一流,起初他这样做,只不过是失意之人的发泄之举,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不止蒙冤者得以昭雪,修为也稳步提升。

    后来文章的名气越来越大,民间渐渐有了刀笔铁吏的称号,每当其出现在某个地方,当地官员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不少人千方百计找到他,希望能笔下留情。这时候的陈凡找回自信,少年时的“狂”竟又显露出来,他写了一首小诗表达志向,从此走上另一条路。

    做不了古往今来第一清官,文章决心做天下第一史官,不过他不是官,因为不是官,所以更加传奇。为实现人生理想,他决定去长安城,因为那里的官最多、最大,还有所有官员效忠的皇帝,若不能好好写上一写,实为憾事、恨事也。

    结果,他刚刚踏进长安城门就消失不见,从此再无消息。这样的人,不知何时跑到镇南侯麾下做了一名文官,看其先前狼狈模样,谁都无法将他与曾经的那位铁笔狂生联系起来。

    一曲短歌,几个大字,刀笔铁吏再现江湖,转眼间肃杀之气弥漫长街,凌乱了无数人的眼睛。

    囚,乱,锁。

    ......

    ......

    写一篇文章要很久,写一个字只需片刻,刀笔铁吏本事全在那支笔,眨眼间连写三个大字。

    第一个字是囚,四边墙锁死当中的人,刹那间,方笑云觉得自己与世界隔开。

    第二个字是乱,乱的是目标的神与意。写出后线条分散,进而变作千万个点,如星光进入脑海与身体,无从躲避,也谈不上阻挡。

    第三个字是锁,金窍铁扣彼此相接,从头到脚困死目标,比之锁链更加牢靠。

    文章的目标是把赫连纯美毫发无伤地解救出来,所写三字专门针对方笑云而发,以困住他为核心。按照双方修为对比,三字生效,方笑云一个指头都动不了,纵有偏差,旁边还有三把枪及时出手。

    但他忽略了一点,方笑云身边也有帮手。

    ......

    ......

    笔在空中挥洒,囚字初显时,猛烈刀光扑面而来。巨灵王的反应及时而准确,他没有尝试破开囚笼,直接杀向写字的人。

    一杆铁枪迎上来。

    三把枪中的大哥蓄势已久,此刻终于出手。

    刀狼三叠,枪只一刺,然而一刺连破两道铁关,交锋三浪,余势依旧不衰。

    侧方又一杆铁枪杀到,形如穿针走线,枪锋因怒火透着红芒。第三杆枪来自头顶,雷霆万钧砸向巨灵王的头顶。

    之前或因疏忽、或来不及出手,导致赫连纯美被擒,毫无疑问,这是三把枪永生都抹不去的污点。此次含恨出手,三个人皆用全力,以命相搏的架势。

    嗷!

    一把刀对三杆枪,巨灵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阿吉连忙过来支援,忽听背后几声呼喝,并有娇柔轻笑。

    “蛮子,你的对手在这里!”声似兽吼,人如铁塔,镇三岳挥舞着狼牙棒大踏步而来,沿途无论人、马皆被撞飞。

    “哎呦喂,好粗的的一条。”彩绸飘飞,毒三娘的身形好似云彩。

    “杀!”剽悍男子挥舞双钩,招式怪异,专攻难防之地。

    “风长!”飓风飞卷,神符的光芒照亮所有人的脸。

    曾在战场上出现,万军当中进退自如的四名强者,联手杀向曾经的蛮族贡嘎。这样的攻势,苏小月需要开启莲花世界才能应付,转眼间阿吉多出几道伤口,身形连连倒退。

    如果不是天赋异禀,身体强悍如铁,仅这一波攻击足以要他的命。明眼人看出阿吉抵挡不了多久,随时有可能殒命当场。

    而在此刻,方笑云身上千万颗星点聚集,飞快的速度化为锁链,缠头锁臂绕手缠脚,下一刻,他就将陷入到身不能动,手不能抬的境地。

    局势瞬间转变,被他环抱着的赫连纯美看得最清,眼里的惊慌逐渐消退,代以嘲讽与杀机。

    “你,他们,全都死定了!”

    ......

    街口的马车上,军法官默默放下窗帘,脸色极为阴沉。对面余大年一直望着他,见状忙问了句。

    “要结束了?”

    “嗯。”

    “我就知道,他是自寻死路。”余大年冷笑着说。

    “算了,别说了。”军法官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余大年脸色有些难看,他躺在那里,脑子里想着当日受辱的画面,不知为何,内心没有解恨的快感,相反有些遗憾。

    可惜了这个人。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

    恋凡阁内,小王爷收回视线,俊美的脸上阴云密布,双眉紧锁。

    刀笔铁吏居然没死,还在虎威账下做了官。

    他为何收留这样的人?

    他想做什么?

    无人帮忙,方笑云恐怕活不成。

    苏小月代表秀女峰,这种情形,她怎么能出手?

    若我出面......他值吗?

    ......

    ......

    街头小巷,一顶小轿静静地“站”着,并未落地。抬脚的两人神色木然,双脚如同钉子钉在地上,给人的感觉,即便一支军队冲过来,也无法让他们移动分毫。

    轿子边还有一名小厮,眉清目秀,眼神灵活,乍看一副机灵鬼模样。然而此刻,他的神情十分紧张,双手攥成拳头,脸也崩得很紧。

    他看到星锁形成,方笑云困死在囚笼,接着又看到一刀斗三枪,四名强者围攻阿吉。最后,当看到赫连纯美开始挣扎,方笑云呆若木鸡时,小厮忍不住用手敲打小轿的窗。

    “老公公,那个人恐怕不行了。”

    “呃。是吗?”

    轿子内传出回应,声音苍老,就像打瞌睡时哼哼的声音。小厮听着很着急,又加一句。

    “他连动都动不了,真不行了。”

    “知道了。”轿子里的回应比刚才清晰一点。

    “您不管吗?”小厮干脆问出来。

    “我要管吗?”轿子里的老人反问。

    “您不管他,他就要死了。”

    “人总会死的。”轿子里的老人嘟嘟囔囔,像是被吵醒的时候不开心。

    “可是您专门来看他怎么能眼睁睁看他死掉?”小厮既着急又困惑。

    “讲话别这么快,要沉住气。”轿子里的人纠正他的错,语气中宠溺的成分多过责怪:“我来看他有没有用,既然没用,不如早点死掉。”

    “我觉得他很不错啊!讲话有趣,人也很凶。就是弱了点。”小厮颇有主张,评判人是否有用的标准令人侧目。

    “不是弱,是太弱。这条最最重要。”轿子里的人道。

    “弱一点不要紧啊,可以慢慢修炼。”小厮很不服气。

    “有些东西炼不出来。”轿子里的人不想说更多:“再看看吧,看完咱们就走。”

    “哦。”

    小厮懊恼转回身,有点不甘心地挥舞起拳头。

    “要是不争气,哼哼,我也会杀了你。”

    ......

    ......

    假如听到小厮周围的对话,方笑云用不着战斗,多半活活气死。

    方笑云没有回应她的话,赫连纯美趁机尝试摆脱控制,随后她惊奇地发现,困住自己的其实不是方笑云的手臂,而是缠住手脚的一层细丝。

    缠丝术?

    赫连纯美难以置信。初级修行者能力有限,方笑云未破开元,尚不能封死别人元力,只能用这种粗糙手段困住目标。赫连纯美怎么都无法相信,明窍三步会破不了开元境施展的缠丝。话说回来,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缠丝,不仅坚韧超乎想象,而且像火一样灼热。

    挣扎几次无法摆脱,赫连纯美看出方笑云无暇顾及自己,索性放手施为。她将元力调至双臂,全力出击。

    “啊!”

    一声惨叫,缠丝溃散,崩飞的火苗飞窜到周围,混乱的环境中顽强燃烧,久久不灭。

    火焰将致命的气息送入灵魂,带来无法想象的剧痛,赫连纯美两眼一翻,直接昏倒在方笑云的臂弯。

    这一幕落在周围人眼里,显得极为荒唐。不远处的文章看到这副情景,两眼瞪大,挥舞着的笔也停顿在半空。实施这个解救计划,赫连纯美的反应在其考虑之中,但他怎么都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怎么回事?

    会不会小姐自己不想走?

    荒唐的念头心中浮现,文章来不及细想,忽听三声长啸迸发,惊人的气息海啸般席卷四周。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