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五十七章:遭遇

时间:2018-06-05作者:新兵扛老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觉得箐丫头不合适?”苏小月听出方笑云的意思。

    “有点意外。”方笑云微微点头。

    “担心她能力不够,做不好回家受责罚?”

    “会这样吗?”无贪念不代表不关心,即便冲着这段时间欠下的债,方笑云也为苏箐担忧。

    “当然会。”苏小月认真说道:“争取不到想要的,箐丫头要负责,若连该得的也失去,就得受罚。”

    “怎么罚?”方笑云微微皱眉。

    “看情况了。减薪、降职、禁足,严重的有发配,关押,驱逐,散功,甚至砍头。”

    “一家人,听着怎么和官场差不多。”方笑云连连摇头。

    “家法有时比国法严厉。话说回来,不这样做也不行;苏氏之所以有今天,除了老太君,靠的就是赏罚分明。”

    说着苏小月忽然拉住方笑云的胳膊,眼里带笑:“你若替苏箐丫头担心就去帮她,我带路......”

    “神经病。”

    方笑云毫不犹豫甩开她的手,大步向前。

    “说真话,你觉得应该由谁出面?”苏小月追上去问。

    “我觉得你挺合适。”方笑云不知不觉上当。

    “我是秀女峰的人。”苏小月笑着摇头。

    “拜师就不能代表宗族?”方笑云感到意外,“那,苏忘念怎么样?”

    “区区别院主持,岂能代表苏氏。”

    苏小月微微一笑,没等方笑云开口,接下去说道:“箐丫头天资出众,聪慧过人,深受老太君喜爱。苍云这块的事情,她的判断极其敏锐,处事也很果断,尤其是把你发掘出来......”

    “别说我。”方笑云对此过敏。

    “行,不说你。”苏小月不以为意,“总之这里的事情,苏氏涉足因箐丫头而起,由她出面最为合适。”

    说说走走,南大街快到尽头,前方渐闻凡间喧哗,身后也传来一些动静。苏小月抬头看了眼,接下去说道:“以往因为老太君娇惯,箐丫头与人相处时略显霸道,只不过是性子好强、爱争胜罢了。经过这段时间磨练,她的棱角收敛不少,做事情日趋沉稳。缺点嘛,不够奸诈,该圆滑的时候不够圆滑,总归经历的少,缺乏磨砺。这些方面你可以弥补,当日你们俩说服余大年的过程,配合相当默契,相得益彰。”

    对苏箐的点评暗含不少信息,不知不觉转到方笑云身上,言辞渐趋暧昧。方笑云听到就紧张,连忙开口截断。

    “打住打住,干吗非要扯上我?”

    “我的意思是,箐丫头之所以能脱险并且成长,苏氏之所以有现在的主动,都应该感谢你。”苏小月诚恳说道。

    “感谢我很简单,先把债免掉,再送我一箩筐宝物。”方笑云掰着手指道:“我不挑的。什么百灵丹洗髓液极地寒玉,每样来上百八十瓶。”

    “你就这点出息?”苏小月歪着头看他,眼神让方笑云觉得她想撕开自己的脸皮。

    “这叫抱负。”

    方笑云大声回应,故意转头朝经过的一间铺子里张望,发现里面设施陈旧,只有几样简单的桌椅摆设,两三个懒散的人。

    “装修不怎么好,货太少,伙计也都不积极。”

    “别说了好不好,笑死人了。”苏小月不介意他接机跑题。“买卖修行之物,难道像那些摊贩拿在手里吆喝?这里不是享受的地方,干吗做那么漂亮。别小看这些铺子,随便挑出一家,你都惹不起。”

    这话方笑云相信,稍稍想想便知道,苏氏在这里建造别院,开的铺子与别处差不多,意味着大家处于同一层面,纵有相差也只是位置。

    “修行者也追求享受?”

    “修行者为何不能追求享受?”苏小月反问一句:“你之前不是打算做逃兵,混吃等死,享受人生。”

    “我那是没办法。”方笑云难得脸红。

    “道途凶险而且艰难,不是人人都想求道成圣。别总是怨天尤人,比你难的人多了去。”

    “好好好,你说的对。”方笑云招架不住,无奈再度扯到别处。“享受的地方如何?”

    “想知道修行者的奢靡与荒淫,可以到内室瞧瞧。”苏小月指着前方街对面那座牌楼,怂恿道:“要不带你体验一下?那个招贤楼就不错,京城背景,有外来货哦。”

    “我没那福分。”听到荒淫二字,方笑云赶紧收回视线,加紧向前赶。他不明白苏小月的用心,更搞不懂她怎么能如此“平静”地说出这样粗俗的话。难不成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当真有一颗“看破沧桑”的心?

    “不去别后悔。”苏小月追上来,全然不在意别人目光。

    “你心里我是那种荒淫无道的人吗?”方笑云哭笑不得。

    “你是哪种人?”苏小月好奇反问。

    “正派人。”方笑云大义凛然。

    “不荒淫就是正派人?”苏小月继续追问。

    方笑云神情微涩,一时答不上来。这种时候,他习惯性转移话题,奈何身边已没有合适对象,只好把视线转向身后。

    “那些是什么人?好大排场。”

    自南大门处过来一支队伍,长长的马车一眼看不到头,由骑兵护送,清一色的玄盔玄甲。

    “这么健忘。”苏小月头也不回:“镇南侯麾下,运送物质来的。”

    无论在哪里,玄甲军总显得与众不同,那杆绣着猛虎的黑旗既是他们的眼睛,也是军魂。

    “今天不是钦差进城?这么巧他们也到了。”方笑云喃喃自语。

    “别跟我说你不懂。”苏小月撇起嘴,鄙视他装模作样。

    “他们怎么不打王旗?”巨灵王注意到那面旗,紧走几步跟上来请教。

    玄甲军首先是大宇军队,其次才是镇南侯部下,这支队伍只见将军不见王,有僭越之嫌。

    “陛下亲赐特权。六大神将中,仅无法与虎威有此殊荣。”苏小月解释道。

    “为了笼络吧。”方笑云随口道。

    “看透别说透。”

    “几百年的老亲家,用得着这样?”方笑云问道。

    “幼稚。不像是真心话。”苏小月根本懒得评论。

    “想听真心话?”方笑云嗨嗨一笑:“小王爷跑到前线监军,有点莫名其妙;虎威不太拿他当回事儿,倒像在示威。呵呵,圣祖爷天下无双,雄霸四海,也给子孙留下不少难题。”

    这番话话充满幸灾落祸的味道,把一个损人不利己的小人嘴脸暴露无遗。苏小月听罢神色微动,忽然浅笑着警告一句。

    “当心祸从口出。我可警告你,这里说话,他们只要想听就能听到。”

    “听到就听到。”

    事实上方笑云非常后悔,可他听苏小月这么讲,反而来了脾气。

    “朗朗乾坤,说句话能有什么罪过。”

    恰在此刻,身后马蹄之声暴起,并且传来断喝。

    “穿白衣的那个,站住!”

    ......

    ......

    战场上越醒目越容易遭到攻击,除极少数强者,军中之人通常习惯了不穿白衣。方笑云贪生怕死,自然不能例外,这几天他憋着很多事,故意穿白为的是调节心情,结果就成为标志。

    辟邪偏偏撞邪,见了鬼了。

    心里嘀咕着,方笑云慢慢转身,只见玄甲军中分出一小队骑兵,领头者赫然是三把枪,簇拥一名英气逼人的青年将官。

    “虎威将军爱女,赫连纯美。”苏小月口唇不动,声音直接回响于脑海。

    女的?方笑云有些吃惊,仔细打量一番,才从眉眼当中看出某些痕迹。

    女扮男装不是换身衣服就行,想以假乱真,需要很多条件。赫连纯美的皮肤黑而不糙,轮廓分明,身材匀称,咽喉被护甲遮住,其余举止、眼神等容易泄露底细的地方,全都掩饰得很好,也可能不是掩饰,其本身就是如此。

    第一印象,反串非但没有让其失色,反将寻常女子不具备的英气突显出来,别具魅力。

    “将门虎女,了不起。”

    赞美发自真心,方笑云并非指望对方听到这句话,借机缓和矛盾。他看出赫连纯美骑术精湛,眼神锐利,一举一动干脆利落,暗含杀伐,周围三把枪托衬,活脱脱一名沙场战将。

    “将来人家有可能成为皇后,入主后宫,一国之母。”苏小月偷偷爆料,一字一雷,声声震耳。

    哦?

    方笑云本已收回视线,听了这句话忍不住又多看两眼。他在看人,对方也在看他,赫连纯美显然不喜欢别人寻找破绽的视线,更不会感谢他的欣赏。最后因为多看的那两眼,赫连纯美有个咬唇的动作,眼中浮现出杀意。

    方笑云的眼神也很毒,配上癞皮蛤蟆般的面孔,落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来者不善喔。”

    苏小月语中带笑,听起来幸灾乐祸的成分居多。对方过来的途中表情一直在变,三把枪怒气勃发,杀气腾腾。

    “被你害死了。”心里知道大事不妙,方笑云赶紧低头。

    “怎么能怪我?”苏小月语气无辜,似乎还有点失望。“算了算了,你是客我是主,我来解决。”

    “不用。”方笑云忽然伸手拦住。

    “不用?”苏小月眨眨眼。“这一次,只靠小聪明恐怕过不了关。”

    “该来的总会来,躲不掉也避不开。”

    马蹄声声,骑兵小队以冲锋姿态逼近到眼前,赫连纯美举起握着马鞭的那只手,直指方笑云。

    “将他拿下!”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