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傀 第四十四章:小小姑娘,走召弓虽

时间:2018-05-22作者:新兵扛老枪

    适才浏览战场,方笑云的目光起初一直跟着大眼睛,后来发现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强大到过分,其脚下祥云看似柔弱,实则包含着无数电弧,无论刀剑还是神通,皆无法突破。其攻击更是雷霆万钧,无人能当,经常是银光一闪,对手要么头颅分家,要么身躯僵硬,至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攻防俱佳并不代表全部。大眼睛操纵祥云游刃有余,说明其修为深厚,她在战场上执行杀戮,只在最初稍显生疏,没过多久,她的行动就变得果断坚决,剥夺生命时没有流露出丝毫畏怯与迟疑,仿佛被战火中磨炼过很多年的老兵。

    以自身经历为参照,方笑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可以接受“天才”与“天赋”,但他无法想象“人性也能速成”,在它看来,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在被鲜血与死亡的包围中,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这样。

    普通人杀只鸡都需要适应,需要有个过程,何况杀人!最让人感到奇妙的地方在于,大眼睛杀人夺命毫不迟疑,身上却没有别人——比如方笑云的冷酷与凶残。

    这怎么可能呢?

    十九年春秋,艰苦的生活帮助方笑云磨练出强大心志与足够乐观的心态,今天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他心里竟然有了自卑的念头。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担心再看下去自己会绝望,将来连战斗的勇气都失去。

    回头想想,大眼睛毕竟才十三岁,小小年纪如此强大,骄傲、轻敌实属寻常。别说她,方笑云觉得自己如果有那种实力,多半也会得意忘形。

    这不怪她,要怪只能怪苏氏,那么大的家族一个明白事的都没有,怎么能放心让这么个小姑娘肚子上战场?难不成她和苏箐一样偷跑出来?或者是被苏箐鼓动?

    现在怎么办?

    满肚子疑问,加着急上火,方笑云暗骂自己鬼迷心窍,刚才竟然不知道提醒一下。

    “这丫头......她,她怎么跑那么远干吗!”

    “还不是因为你!”苏箐脸色惨白,声音格外尖锐,已顾不上方笑云对姑姑的“亵渎”。

    “这也怪我?”方笑云既着急又委屈。

    “你的伤多数是那个女人造成,姑姑从巨灵王口中获知一切,刻意去找那个用剑的女人,说是要替你出气。”苏箐的声音带着哭腔,“怪我不该把事情都告诉姑姑,还有......巨灵王这个混蛋!”

    后面的话方笑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和那张花儿般灿烂的面孔。

    替我出气?

    心中一股莫名冲动,方笑云挣扎着站起来,身上的伤口被撑开,鲜血淋漓。

    ......

    ......

    远处,苏小月手捧莲花,美丽而纯净的脸孔异常严肃。对面,那位白袍异人双手合十,脸上虽然带着面具,依旧能够感觉的到神圣的气息。

    他的姿态像僧侣,口唇隐藏在面具之后,念出无声的音节,如在脑海之中击鼓扬鞭。

    通!

    仿佛有大风吹过,祥云震动,雪莲的颜色微微黯淡,苏小月的身体阵阵微晃。

    啪!

    祥云再次震动,伴随着一阵锥刺般的痛。

    身后传来“嗤!”的一声,细剑趁机将祥云刺穿,周围赫然是一片雷霆之海,无数闪电仿佛一把把小锤子砸在剑身,将雷霆之力传到用剑者身上。眨眼间,黑衣女子的身体发生无数次微小的颤动,那把细剑越接近目标,她遭受到的阻力与反击越巨大,直到无法承受。

    黑衣女子嘬唇发出一声厉啸,剑锋忽然爆射三点寒芒扑向苏小月后心,她顺势抖腕,生生从祥云中割下一块。

    祥云撕裂,苏小月双眉微蹙,仿佛美丽的衣裳被割破,眼里流露出痛惜的神情。而在此刻,另一侧的蛮巫念完那个耗时长久的咒语,一股氤氲气流自其头顶飘然而出。

    苏小月对他视如不见,目光只看白袍人。

    “喂!不要试图闯入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

    白袍祭司脸上带着面具,从其语气能够听出,此时他脸上必定带着嘲弄的神情。

    “姑苏小月,慕容公子,远在西域都能听到你们的名字。人们都说,慕容将来会成为第二个无忧公子,小月比肩当年笑面,甚至有人将你看成第二位圣女。”

    说这番话的时候,射向苏小月背心的三点寒星被祥云吞没,那把细剑连续被闪电重击,光华黯淡险些不能脱身。用剑女子虽不甘心,也只能连人带剑隐藏起来,耐心等待下次机会。与此同时,蛮巫释放的氤氲气团接近到祥云周围,随后像网一般张开,放大,如巨兽之口缓缓吞噬。

    即使由蛮巫释放的诅咒之力,在没有突破祥云之前,也不能对苏小月构成威胁。

    白袍祭司看着这一幕,感慨道:“你很强大,但我将用事实告诉你,天下只有一位圣女,那就是......”

    “我不信神,没兴趣和你们的圣女比较。”

    苏小月很不高兴地打断白袍祭司的话:“你的精神不够强大,不要试图进入我的世界。”

    又一次被警告,白袍祭司险些忍不住要失笑,“西域有种说法:炼气破法。巫师恋魂。神眷祭司。”

    越是不想与圣女比较,白袍人偏以圣女相称,这是故意恶心人的做法。那三句话是西域人对修行体系的总结,被视作正宗的修行者称为炼气士,主修各类以元力为主的神通法术,最终目标是破法得道。巫师不仅仅指蛮巫,而是泛指那些以魂为主要对象的修行者,寻求的是灵魂不灭。神眷祭司,意思是神灵偏爱祭司,实则为了表达一种观点:世界存在神灵。

    换句话说,祭司的基本修行理念是信仰,主修精神。当苏小月说他的精神不够强大,白袍祭司感到十分好笑。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之前数次攻击已能摸清对手底细。诚然这位中原圣女实力强大,手中雪莲为天地孕育,自然之宝,而不是通过炼制得到的法器。这类宝物是活的,大多具有极高的成长性,不能按照阶、品划分,成长到极致能够生灵,甚至可以化形。

    强悍的修为,奇异的宝物,白袍人承认自己战斗不如对方,然而说到精神,他有太多理由自信。

    “请看一看,祭司为何能成为神之使者!”

    说完这句话,白袍祭司猛地摘下面具,露出苍白的面孔。他合起双眼,仰起头,脸上满是崇敬与狂热的神情。

    “星空之上,时光之外,奥妙终极,神火永存。亵渎之罪,终将受到惩罚,眼前的罪人,尔将......”

    诵念的声音起初好似呢喃,渐渐变得宏大起来,鼓荡的飓风随之而来,周围温度无端升高。祥云震动,苏小月连同掌中的雪莲仿佛浪涛中的小舟,摇摇欲坠。

    蛮巫四方的氤氲巨口趁机发动,吞噬的速度大大加快。远处一团枯草当中,黑衣女子身形显露,细剑反射着光华。

    杀机重重,被围攻的少女无处可逃。

    ......

    ......

    “怎么办?该怎么办?”

    苏箐已然惊慌失措,嘴里不停念着同一句话,她恨不能肋生双翅飞过去,然而......即便能做到,也无能力扭转局面。

    旁边,方笑云的眼睛微微泛红,神情却渐渐沉静。他望着远方的战斗,脑子里不停做着评估。在看到白袍人拉下面具,对空召唤时,方笑云深深吸一口气,开始在心中呼唤。

    “来吧,来......再来一次!”

    那天与赤魇的战斗中发生的事情,方笑云隐约知道一些线索。理智告诉他应当极力隐瞒真相,然而当那边的战斗进行到关键时刻,丹田的火焰又在翻腾,那股冲动变得无法压制。

    狂化?真阳之火?无论如何,请先借给我力量!

    怨魔?蛮祖?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接纳。

    ......

    ......

    啪!啪啪啪!

    脑海中一次次仿佛鞭子抽打的声音,带来剧痛,伴有灼烧的感觉。仅仅过了片刻,苏小月脸色微微发白,大大的眼睛里蒙上一层霜雾。

    脚下祥云与巫师释放的氤氲气团纠缠在一起,无数雷光愤怒跳跃,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在一旁的巫师脸色惨白,身体不停颤抖,不知不觉中变得精瘦枯干。

    “快杀了她!”

    “就是现在!”

    对面,白袍祭司表情愈发狂热,诵念时仿佛在低吼。

    草丛中央,黑衣女子不再隐藏身形,元力持续朝细剑灌输,细剑发出嗡嗡的鸣响,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击必将雷霆万钧。

    苏小月对此视如不见,她有些无奈地低下头,带着歉意的语调对那朵莲花说道:“对不起啊若若,等打完这一仗,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说着,她用轻柔地动作从莲花上摘下一片叶子,再抬头时,清澈纯净的眼睛里首次浮现出怒意。

    “对我使用精神鞭挞,你在找死啊。”

    话音落定,一叶花开。

    ......

    ......</>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