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妙妙[快穿] 76.0503

时间:2018-06-14作者:半夏凉凉

    ,精彩小说免费!

    么啾, 此为防盗章~  “哪,哪里痒?”秦长安耳根红了,声音沙哑。

    要不要他帮她止痒…

    “………”

    “还能哪里痒?你手碰的地方啊!”妙妙觉得他有点傻,拍了拍手,“哎呀, 你快把手放下去, 水凉了再来再添点水过来。”

    秦长安回过神, 啊了一声, “哦, 哦哦。”

    “加, 加热水。”

    他站起来就往厨房走去, 又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顿,伸手就给她捏了一把,“咳,我帮你抓一下。”

    “喵!”妙妙痛的喵嗷一声,看着那个连忙走去厨房的人, “秦长安!”

    “………”

    良久,她自己低头看了看, 用手托了托,“肿了吗?”

    总觉得一边大一边小…

    ……该死的两脚兽!

    .

    秦长安端着热水回来,看她还在低头看, 有些心虚, 一点一点的加着热水, 咳了声,“…这样行吗?”

    不,不太熟练,抓重了。

    “这样呢,烫吗?”

    妙妙手一拍,澎了他一脸水,“你觉得呢?!”

    秦长安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低声下气,“正好,你要不要再泼泼~”

    妙妙觉得他更傻了。——哪有人被泼了一脸水之后,还要求着来第二遍的。

    唉,男人这种愚蠢的生物啊!

    算了,她现在可是一个真的人,这人货真价实的是她伴侣。虽然不理解记忆里的原身为什么有好吃的都用来养他,也不理解怎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娶都娶了,已成事实,她会对他负责的!

    ——妖生手册里可说了,现在是一夫一妻制社会!

    不负责的喵不是好喵!

    负责的妙妙用一种无奈又宠爱的眼神看着他,“你先去屋里吧,记得盖被子。”

    唔,反正她也不亏!这人的气息跟铲屎官有那么一点像,虽然蠢的多,但是也不讨厌~~

    最重要的是,跟其他人在一起,好东西都得留给他,但是跟铲屎官在一起,负责吃好吃的是妙妙呀!

    ……妙妙有点想翘尾巴了。

    秦长安:??

    这眼神,,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

    第二天一大早。

    晨起的阳光照射进屋子里,打在床上的人脸上。

    秦长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打了个哈欠。然后一脸懊恼。

    他昨晚本来是准备等自己媳妇儿做一些夫妻间爱做的事儿,可惜本来精神激动之下还不明显,但躺在床上之后,走了一下午路的疲惫就一下冲了出来,竟然没两分钟就那样睡着了!

    人总是这样,憋着的时候感觉不到累,一放松那股劲就来了。——他那一段路走下来不是说的玩的,即使他经常干活撑下来也够累的。

    他转头看向正在他旁边睡得咕噜咕噜的人,静默了一会,把手伸了过去…

    现在天色还早吧……

    妙妙是被身体里越来越多的某种感觉给刺激醒的,还没有完全睁开眼,就先不自觉的发出了唔的一声…

    ——她的衣服已经全部没了,一个脑袋正拱在她的胸前…

    妙妙鼻子嗅了嗅,含糊的问,“…你发情啦?”有一种发情的味道。

    她想了想,恍然大悟,伸出胳膊去脱他的衣服。

    .

    一觉睡了几天的系统打着哈欠,觉得口有点渴,爬起来吃了口瓜,不经意的往外看了眼…

    “………”

    系统吓得瓜都掉了。

    卧槽!

    他崩溃脸,它这觉才睡了多久这辣鸡傻猫就跟别人搞上了?!还搞得那么激烈!

    他本来准备睡醒之后就说不准谈恋爱的…啊啊啊啊!这届宿主怎么那么没节操?!

    呜…系统骂了一大串之后,萎了。

    想哭,回去之后他要怎么跟那个谁交代?

    .

    “要不要再吃点?”秦长安神采飞扬,容光焕发,哼着歌做完了饭,把妙妙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吹凉了一勺粥喂给她。

    看她吃下去了,就仿佛自己也吃到了最好吃的东西,满足的不得了,又吹凉了一勺,“啊,小心烫。”

    哎呀,我媳妇儿怎么那么可爱?!

    秦长安忍不住洋洋得意,本来酷帅的剑眉星目齐齐上扬,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吃吃的笑。

    妙妙连身都不用翻,懒懒的把喂到嘴边的粥吃下去,舔了舔唇,再次赞美了一波自己的睿智。

    系统再次发出一声哀嚎。

    妙妙把香香的粥咽下去,开心,“一统,你醒啦!”

    一统有气无力,“别理我,让我静静。”

    “好的。”妙妙乖乖的点头,怕自己忍不住,想了想,直接把他拉黑了,小黑屋最安静不过。

    一统:“……”mmp!

    .

    修院墙和房子不一样。

    在乡下,修房子大部分村里人都会自动去帮忙,但是院墙一般都是自家去拉点泥回来自己修,要是快的话,一天多就能修好了。

    长安哼着歌把碗筷都洗了,在妙妙嘴唇上啃了啃,没叫醒她,高高兴兴的让她继续睡,自己出门去了大伯家。

    他大伯家也有牛车,拉泥的时候还是需要的。

    秦长安很轻易的借到了牛车,没多久就把一车土拉了回来。盘泥挺简单,农家的汉子大部分都会,他拎来点水弄好,踩着凳子拿好东西就开始往墙上抹。

    弄到一半觉得不对啊,是不是有点傻。他自己干的多慢,一会那么大的太阳,找个人跟他一起啊。

    “二蛋!”秦长安左右看了看,朝一个正在打猪草的孩子喊了声。

    小河边一群孩子中的一个抓了抓脑袋,脑袋转了转,就看见那边墙上露出来一个头…

    “…长安哥,咋了?”他背着框子跑过来。

    秦长安朝他招了招手,拿出一个糖,神采飞扬,“去帮我去把你胜利哥叫来,跑的快的话这个给你怎么样?”

    “好!”二蛋眼睛一亮,吸了吸口水,拔腿就冲,“长安哥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没多久,屋子外面就一阵脚步声传来,间或还能听见小孩子焦急的声音,“哎呀,胜利哥你怎么那么慢!快点啊!”

    一高一低两个人从拐弯处露了出来。

    “长安哥!我把胜利哥叫过来了!”黑黑的小孩子跑的飞快,呼哧呼哧的跑到墙下面。

    秦长安把说好的糖给他,走去给后面的秦胜利开门。

    “三儿,叫我做什么?!不是要不卖了吧!”秦胜利压低了声音,有些警惕,“咱们说好的啊,不能反悔…”

    长安睨了他一眼,嗤笑,“反悔什么?你准备好钱立马给你。”

    “那就行。”秦胜利松了口气,“那你找我做什么?”

    长安拿出一个砌墙的工具递给他,“当然是找你帮忙啊。”

    他道,“这不是中午太热吗?中午歇会,我自己干晚上之前估计够呛,咱两干到晚上肯定能弄完。”

    “整墙?”秦胜利惊讶了,砌个土墙这种小事,两口子麻利的话一天就能弄完,更别说他这种加高的,,还没见过因为这找人帮忙的。

    不过帮忙是肯定要帮的,他接过东西,随口问了句,“那嫂子呢?”

    这事不都是一家两口子来,,不在家?

    走在前面的男人理所当然的道,“在睡觉啊。”

    “睡觉?!”秦胜利顿住脚,惊愕,“她不干?”

    逗他吧,谁家女人那么懒,活都让男人干还一觉睡到大中午?!

    秦长安比他更惊愕:“她怎么能干?!”

    “这多累啊。”

    秦胜利:“………???”

    他看他那一脸的理所当然,简直整个人都懵了,“三哥这是你说的话?我真的没听错?”

    累咋就不能干了?

    以前人知青陈悦悦撒娇他讽刺人家的都忘了?谁不累啊.都因为累就不干了庄稼咋办.咋能好逸恶劳逃避劳动这话不是他说的?

    还有,“…所以我就不累?”

    “………”

    “还能哪里痒?你手碰的地方啊!”妙妙觉得他有点傻,拍了拍手,“哎呀,你快把手放下去,水凉了再来再添点水过来。”

    秦长安回过神,啊了一声,“哦,哦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