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妙妙[快穿] 58.0404

时间:2018-05-27作者:半夏凉凉

    ,精彩小说免费!

    妙妙迷茫的被青杏拽着, 身体一歪——

    脸色有点苍白的皇帝神色淡淡的看过来,见她好像要跪下来,突然心里一方, 莫名的觉得膝盖一软——

    “陛下!”那个尖利的声音慌里慌张的响了起来,顿时乱成了一团,完全顾不了这边是怎么回事…

    “陛下您没事吧!”

    妙妙睁开眼就看见这种景象——

    假山的拐角处,离她大概四五米的地方, 一群仪仗队正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围着一个人转。

    她抬头,正对着她的对面, 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人和她相对而跪。

    就和拜天地一样。

    那人抬头的一瞬间,像是想要维持住自己的尊严, 准备抬头怒喝, 又不知道为了什么, 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

    妙妙眨了眨眼,有些迷茫的看着那队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整个就像一出大戏, 只留下了一个一个小太监,教导了她一出宫里的规矩。

    趾高气扬的还。

    “………”

    兵荒马乱。

    紫宸殿中, 奢华的偏殿, 梁柱上雕刻着张扬的无爪金龙,处处彰显着天下至高无上的地位。

    头发花白的御医们在偏殿进进出出, 头上都出了一头密密麻麻的汗。

    无数护卫牢牢的把守在门前, 武器闪烁着寒光, 气氛凝重而肃杀,等太医完全确认了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秦长安按住自己的脉搏,坐看着太医们由一脸死了爹的表情变成爹还能撑会的庆幸,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看着旁边大太监安文海的眼神总有杀气,看的安文海腿都软了…

    不自觉的把拂尘往旁边摆了摆,心说他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

    在御前干活有面子是有面子,但那可是把脑袋提到裤腰带上的事,他每天过来的时候都是要连脚底板儿都干干净净的刷一遍,今天的牙齿也确保刷了八遍,确保自己身上不会有任何不一样的气味儿、熏到脆弱的皇帝陛下。

    今个还是做的那么完美啊。

    秦长安去了御书房,批了一会儿折子,安文海连忙跟上,磨墨递茶,也渐渐的把这事忘了的时候……

    突然就听自己的陛下突然开口,似乎不经意的问,“今天在拐角的是谁?”

    “宫里应该没这样的人物吧。”

    那不是废话吗…他不近女色,宫里连个女人的毛都没有。

    安文海腹诽,等把这句话在心里品了两遍,转过来味了,心里一个咯噔,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低头恭敬的道,“回皇上的话,应是刚进宫的秀女。”

    之后再无其他话。

    安文海知意的退了出去,找来一个小太监,压低了声音,“你小子给我过来,快去储秀宫查一查,今天在拐角遇到的那个秀女是谁?”

    小太监屁颠儿屁颠儿的过来,“干爹,为什么要查这个?皇上要问罪了?”

    安文海一巴掌拍上了他的头,恨铁不成钢,“你管那么多呢?!”

    “皇上什么也没说……

    陛下想做什么还得跟你说?让你去就给我去。”

    小安子嬉皮笑脸的,连连应诺,转身想走的时候又被安文海叫住,叮嘱,“态度好点儿。”

    看目前,皇上也不一定就有这个态度,说不定就是无意间提了一嘴,可他们做太监的,就是要时时刻刻揣摩圣意,有些事主子不一定说,但你得先做到心里有数。

    不管陛下是怎么想起来提到这一嘴的,他要是不去查,到时候陛下想起来再问他,那就晚了。

    “………”

    储秀宫。

    妙妙回到储秀宫的时候,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不对,很多人的目光都仿佛凝在她身上一样,跟以前的没把她放在眼里完全不同。

    妙妙眨了眨眼,回了室内,问黎明雪,“怎么回事?”

    黎明雪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三妹妹不在的时候,罗太妃传来旨意,让你明天前去桃花阁。”

    罗太妃就是宝亲王的母妃,居住在桃花阁,很明显,这就是太妃有意对她进行相看——

    现在宝亲王府可是个香饽饽,原本的三个宝亲王妃候选人也就算了,前两天已经尘埃落定,剩下的就是侧妃了,侧妃可也就两个位置……

    这本来不显眼的黎妙妙还突然冒出来……

    其他的秀女可不就得犯酸吗?

    这酸气没等到第二天,下午就发作了。

    晚上出来吃饭时,储秀宫就出了事,说是一个秀女丢了镯子,那镯子的意义很重要。

    柳香香雪肤花貌,身姿清冷,“那镯子是罗太妃赐下的,这是从黎妙妙屋子里搜出来的——”

    是的,正妃的位置前两天就选好了,是一门双相的柳香香,她的家世最好,得到这个结果也有所预料。镯子就是罗太妃赐给正妃的。

    这东西丢了可不是好翻过去的。

    储秀宫的女官连忙赶来,严厉的神色也变了,先毕恭毕敬的对柳香香行了个礼…她行的不是对柳香香,而是对宝亲王妃…

    宝亲王妃,她一个小小女官是绝对得罪不起的。

    ——众位秀女眼里闪过一丝羡慕和妒忌。

    之后女官才开始审案。

    女官斟酌了一下对待妙妙的态度,妙妙就算进了宝亲王府,也肯定是及不上正妃尊贵的,家世上也比不过……

    女官明白了,“黎三小姐,请您解释一下。”

    她当然知道这事其实有很多水分,谁没事偷拿一个镯子啊,可宫里就是这样…

    妙妙毛毛炸了。就不理解这些女孩子怎么回事,怎么有事就往对方身上使招数,有能耐的就往她们想要的男人身上使用呀。

    再这样…妙妙要生气了啊。

    “………”

    这边。

    小太监太在安文海的耳边说了什么,安文海点了点头,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进了大殿。

    等秦长安把一轮奏折批改完之后,才试探性的说起了事,“罗太妃叫了几个人去相看,似乎是在为宝亲王选侧妃…陛下要不要过目一下?”

    秦长安想说关朕什么事儿,想到什么,又改了口,“拿来。”

    安文海把一副美人图打开,“皇上您看,这是礼部尚书嫡女曲屏。”

    “这是……”

    连续打开了几张,安文海把最后一张打开,低头恭敬道,“这是黎阁老孙女,黎妙妙。”

    “………”

    皇帝把笔停下了。

    “呵,罗太妃心大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皇帝心想,礼部尚书…嗯,还有黎阁老…那都是他的肱股之臣,让他的嫡女去做一个侧妃…呵呵,她儿子还不是皇上呢。

    这话安文海没发接。

    秦长安扔了笔,“去,提醒一下罗太妃。”

    “是。”安文海腹诽了一下,您前些日子还说罗太妃不错呢,这帝王的脸,真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

    他刚退出去,就见小安子已经在外面等着,跟拉着磨盘的驴一样,没头没脑的转圈,看样子急得上火,周围的侍卫一个个的都在憋笑。

    “怎么了?”安文海嫌丢人,甩了甩拂尘。

    小安子连忙把储秀宫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安文海:“……你小子他奶奶的不早说!”他还得再重新进一趟。

    安文海寻了个时机,把柳香香的镯子从妙妙房间了搜出来这事,当做趣事边磨墨边说了一遍。

    帝王愣了下,随后一拍桌子,大怒脱口而出,“找死!还栽赃陷害!”

    他一指小安子,“去!这事你去办!一定得秉公处理!”

    安文海:……不是,您不先问问到底谁对谁错吗?

    怎么就一定栽赃陷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