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妙妙[快穿] 30.0210

时间:2018-05-02作者:半夏凉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么啾, 此为防盗章~

    秦长安松了口气,“真的?”

    没事就好。

    妙妙感觉了一下,刚刚的反胃感已经消失了,就那么一小阵儿…肯定的点了点头,“长安,不要担心我, 我真的没事。”

    她搂住他,笑盈盈的,“我是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呀。”

    秦长安不由得耳根红了下,,就,“你怎么那么多甜言蜜语啊。”

    “我也不知道。”妙妙眨了眨眼, 耿直的道,“可是我看见你就想说这些话呀, 说出来的话不知不觉就变甜了。”

    秦长安耳朵更热了。

    他媳妇儿总是那么热情……他不好意思了一会, 剑眉飞扬,甜蜜的啾了她一口, “我,我也是。”

    妙妙扑在他怀里, 那是,妙妙多可爱啊!

    小夫妻在后院里傻傻的拥抱, 连空气都有几分黏腻起来。

    .

    养鸡其实是一个挺轻松的活, 最起码秦长安是这样想的。因为鸡是杂食性动物, 是最好养也最好味的一种, 因为它什么都喜欢吃,只要是能吃的它都不挑,以前农家养鸡,剩下的冷饭没吃完,随便倒给它点儿就能养活。

    更别说现在鸡场里面几亩地其他人刚种了小麦,小麦苗已经长了出来,虽然想着之后这几亩地能吃多少粮食,都让鸡吃了会有些心疼,但秦长安既然下定决心了,就不会后悔。

    这几亩地加起来,地里的小麦苗足够鸡吃了,加上地上的虫子和蚯蚓,还能给鸡不时的增添点营养,连鸡屎都不用清扫,他几乎没什么非要做的。

    唯一要防的就是有黄鼠狼或者是一些人来偷鸡。

    毕竟的丝网用剪刀就能割开,要真有人有心想挡也挡不住,但这个问题因为他家的狗的原因,也已经解决了很大部分。

    他家狗……不是他说,真的挺凶。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他家的狗来这么长时间了,除了喉咙里低沉的呼噜嗷呜的声音,从来就没有汪汪过一句。

    喂了以防万一,秦长安还准备在家里养两只鹅,老人们都说黄鼠狼怕鹅。

    且鹅子这种东西可不是简单的东西,攻击力特别强,乡下地头小时候没被鹅叼过的真不多,他要是多养几只鹅子的话,一群鸡放出去可能也没人敢靠近。

    除此之外,这鸡的数量越来越多了,现在是小鸡还好,往长出来的麦苗地里一钻,也看不出来有多少只,但要是长成大鸡可就太显眼了。

    闷声才能发大财,红眼儿病还是要杜绝一下的。

    丝网一下子不能换,秦长安准备在丝网里面栽一圈植物,要比较高的,带刺的那种,能挡住外面人往里看,还能再做一套防护。

    转了好几圈,还是觉得枸杞树比较好一点,枸杞树带刺,别看刺小,可要穿过一排枸杞树身上不给你划出成百道血印子不算完。

    而且这东西山上挺多,都是野生的,不用付钱买什么树苗,直接跑几个坑挖回来也就是了。

    不过这得慢慢来。

    这天。

    秦长安跟妙妙在鸡场里转来转去,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把母鸡的数量查了一遍,他反应过来了,“媳妇儿,我们家母鸡是不是少了一只?!”

    他明明记得有一只老母鸡,两只青壳蛋母鸡,还有一个公鸡的,现在打眼一看,长到成年的鸡怎么看也只有三只。

    他拍了拍头,又数了一遍,“还真是。”

    “嘿…”秦长安火了,一撸袖子,当即围绕着那个丝网墙开始一点一点走,他倒是要看看从哪把他的丝网墙给弄开了,“别让我知道哪个鳖孙子!”还弄走了一只鸡!

    不然回头就把他家的柴火堆给烧了。

    他边走边训狼狗,“狗子,你最近的态度不行啊,在你工作的范围内有敌人进来了你都不知道……”

    “那我从这边开始检查吧。”妙妙打了个哈欠,软乎乎的说。

    “你别!”秦长安当即坚决拒绝,“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走一圈累不着,你去那边树下坐着歇着,等我回来。”

    她这两天吐是不吐了,但是常常犯困,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如果不是她的饭量又增加了,能吃能喝的,一看就没什么事儿,他恐怕就要担心死了。

    他干脆替她把椅子都搬了过来,“来,别让我担心。”

    妙妙打了个哈欠,擦了擦溢出来的泪,听话的点头,“好吧。”

    秦长安这才满意,开始检查丝网,但出乎预料,走了一圈,丝网除了上次黄鼠狼弄断后又修补的痕迹外,竟然全是完好无损的。

    咋回事,鸡还能无缘无故丢了呀??

    坐在椅子上的妙妙迟疑了一下,抬头看向秦长安背后,“长安,我好像…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她指了指身后的丝网。

    秦长安嗯了一声,疑惑的回头。就见不知何时,外面就出现了两只黑壳蛋鸡,其中一只看起来还有些熟悉,看了眼丝网,突然咕咕两声,拍了拍翅膀,一个用力就飞了上去。

    随后扑棱扑棱的就跳了下来。

    外面跟着的鸡尝试了一下,没过来,咯咯叫着上了树,又从枝头跳了下来。

    秦长安:“………”

    所以是说,他家公鸡是自己飞出去的,而且不仅自己飞出去了,还顺手拐回来了个媳妇儿?

    ……鸡成精了?

    当然,鸡进来之后,就是没自由的鸡了。秦长安火速又买了两丈网,兵兵乓乓准备把丝网加高两丈。

    他边整边想自己需要的枸杞树的数量,觉得只靠一两个人去刨够呛,于是跟村里人说,自己需要枸杞树,一棵树五分钱。

    一棵枸杞树五分钱听起来是不多,但别忘了,枸杞树可是山上的东西,无本买卖,加上枸杞树一般也不会特别大,一个男人一上午刨个五六颗的不是问题,如果加上女人,那一家两口一天就能挣一块多,绝对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村里的人兴奋了,“那什么,三啊,你说的一棵树五分钱是不是真的呀。”有人来问。

    这嗓门大的!他媳妇儿可还在睡呢!

    秦长安一凛,连忙停下手里的动作,比了个嘘的动作,才点头,“你就放心吧,只要你拉过来树,我就立马给钱。”

    “真的?!”老太太眼睛一下子亮了,喜笑颜开,一拍大腿,声音又小了下来,“好好好,我现在就和他爹去挖啊!”

    这老太太扭身就往外走去,两条腿走的飞快,在门口差点没把进来秦胜利撞飞。

    秦胜利揉着肩膀走进来,狐疑,“嘶,……国有婶咋回事,急里慌张的。”

    他是秦长安叫来帮忙栽树的。

    秦长安打了个哈欠解释,“我收了几颗枸杞树。”这鬼天气,他也想跟媳妇儿一起睡个午觉。

    秦胜利抬了抬手,“在哪整呢,你不下来带我去?”

    “急啥,”秦长安慢悠悠的下来,一点都不急,“那树不是还没来么。”

    两个人进了鸡场,只有两把铁楸,且没见到妙妙的人影,秦胜利已经很习惯了,这次连问都没问妙妙咋没在。

    笑话,秦三儿要是舍得让他媳妇来,那才奇了怪了。

    秦长安看他目光,解释了一句,“妙妙最近身体不舒服,在屋里睡呢,一会…”

    “哦。”秦胜利面无表情,行吧,你开心就好。还有,“你不用解释的。”

    他都懂。

    …谁跟他解释了??秦长安无语的看他一眼,补完后面的话,“我是说,一会儿小心点,别大喊大叫。”

    秦胜利:“……”mmp。

    .

    他以为这话是秦长安的托词,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正干的热火朝天的,秦长安突然就扔下了东西,急步走去门口,扶住了一个人——

    “走慢点!”他快步走过去,松了口气,小声问,“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儿,长安你别那么担心啊…”

    ??

    秦胜利看秦三这一连串动作,心里一紧,…卧槽?难不成还真出了什么事??

    然后就见那两人说完之后,转过了身…

    秦胜利:“………”

    秦胜利想杀人。

    看着那白里透红比秦长安气色还好…甚至脸蛋都肥嘟嘟的人,秦胜利就想问一句:

    ……你们说,谁不舒服?

    所以现在妙妙想吃点白面,还得去粮油店买。

    秦长安舍不得自己的赌资是没错,但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大男人主义挺强,花钱本就大手大脚,再加上被妙妙一看,真下手买的时候一点也没省。

    白面面粉,精大米,还只挑好的买,……得亏这里买东西都不需要什么票。

    两个人踏出粮油店的时候,再一摸手里的钱,他的赌资加上妙妙拿来的一些,拼拼凑凑起来也不足两毛。

    ……说不得赌小点还够他来两盘,长安满意了。

    妙妙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上面,眼睛亮亮的看着面粉,想要抱起来。

    “别动,”秦长安喊了一嗓子,吓了屋子里的人一跳。

    “放着我来。”他把东西直接拎起来。——笑话,这要换其他人来,他肯定是跟人家一人一袋背着,□□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在乡下,说不定出来个妇女比他的力气还大呢。但他小媳妇不一样,那软软小小的,咋能背这种东西?

    妙妙哦了一声,乖乖的躲开了。

    同来的妇女:“………”

    突然认识到了什么叫差距。

    .

    秦长安好吃懒做干活不多是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的,真算起来干的也不少,背两袋面粉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他一边拿绳子绑在背后,一边还有空看了眼跟粮油店挨着的百货商店,这一眼就看见了那种红红的头绳,还带着些小珠串,特别精致。

    他的脚顿时就顿住了,问,“媳妇儿,还买什么不?”

    他虽然在问,却没想要回答就已经动身往那边走了。妙妙的皮肤白,头发黑黑的,戴着一定特别好看。

    “买什么?”妙妙疑惑。

    “同志!”秦长安敲了敲柜台,示意正坐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那个工作人员,“帮我把那个头绳拿出来看一下。”

    那个女工作人员被他这一声吓醒,正想翻脸,看到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回去,脸色虽然不好,也没敢说什么,“这个吗?”

    “这个规定只能看不能摸。”

    这时候的售货员还属于看人下菜的类型,妙妙两个人身上虽然没有手表什么显示身份的东西,但是两个人皮肤白嫩,看气质也不像一般人。

    秦长安也不纠结,不耐烦的皱眉,“多少钱,那就直接包起来。”

    那女同志笑脸一扯,动作麻利的包了起来,看他大气,还多说了两句,“一毛钱,这个是大城市那边传下来的新花样,你看这珍珠,我们这边都没有。”

    一毛钱可以说是非常贵了。现在的大多数农民累死累活的干一年,才能收入几块或十几块。

    秦长安完全不在意,直接付了钱,拿出那根红头绳,笨手笨脚的就给她带了上去。

    妙妙的头发长长的,垂到腰间,斜斜的绑成一个,此时用这个红头绳扎上去,头绳上那些小小的珠子垂在一边,在阳光下闪着碎碎的光。

    嗯…秦长安满意的抚了下她的发丝,忍不住碰了下她的脸颊,“好看!”

    特别好看!

    妙妙猫眼矜持的眯了眯,恨不得翘起尾巴,蹭了蹭他,礼尚往来,“长安也好看!”

    她渡劫时,系统还说了,妙妙是他们那族里最好看的喵~长安真有眼光~~

    “是,是嘛。”长安被她夸的有点羞涩。他媳妇真直白……

    两个人傻傻的对着笑起来。

    工作人员:“………”

    莫名的觉得有点闪眼。

    两个人回过神,长安恢复自己一家之主的严肃脸,又看了些东西。

    柜台人员说有个奢侈的东西,叫雪花膏,对皮肤非常好,抹完之后会润润的,非常好摸,冬天也不会皲裂…

    秦长安一个激灵,想到昨晚自己摸到的温香软玉,热血上头,当即就决定了要买。

    然而,三毛钱一盒,……已经没钱了qwq

    秦长安一步三回头,走出大门时,紧紧的握了握妙妙的手,买!必须要买!

    他想了一圈,想到他还有一副牌,转给那几个赌鬼能赚点!

    嗯,卖!卖了回来就立刻买!

    反正在谁手里不是都能玩!秦长安斗志熊熊的决定了。

    ——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早些时候抱着那副牌跟心肝宝贝蛋一样,谁碰谁死的决心。

    .

    妙妙两个人并没有赶上回来的那辆车。

    可也不知道秦长安同志想到了什么,打了鸡血一样,一口气背着两袋东西走回了家。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太阳还有点余光,还不冷,秦长安也不让妙妙烧什么热水,直接弄了一盆凉水,扒开裤子溜着鸟就坐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