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妙妙[快穿] 26.0206

时间:2018-05-02作者:半夏凉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么啾, 此为防盗章~  黑暗里悉悉索索的。

    妙妙觉得身上一只手正在摸来摸去, 可能是以前晚上也会有一只手摸来摸去, 气息也莫名的熟悉, 妙妙习以为常的翻了个身, 把那只手压在自己的小肚子下, 喵喵两声, “喵喵,睡觉, 明天再说…”

    秦长安怎么可能停住, 可惜出乎他的预料,他的手被压下去之后,竟然怎么抽都抽不出来…

    秦长安:“………”

    ……难受。

    他一只胳膊被压住, 整个人也就没多少可以动的空间了, 最后僵直了好久, 只能泄愤的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一下口不得了!

    香香的, 滑滑的, 还软乎乎的…跟香喷喷的肉一样, 秦长安眼睛都直了, 不自知的一颗颗的冒红心, 没忍住又舔了舔…

    好好亲嗷嗷嗷…

    “………”

    第二天一大早。

    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妙妙还未清醒过来, 就觉得自己身上很沉, 跟被蟒蛇缠住一样, 闷的透不过来气。

    她睁开眼, 就发现旁边的人八爪鱼一样,一只手压在她的身下,一只手抱住她,半个身子都缠在她的身上。

    因为比她高的有点儿多,所以他必须弓着身子,脑袋窝在她的颈窝里,呼吸吞吐间有一种乖巧的感觉。

    妙妙眨了眨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因为已经说了今天要去赶集,从记忆里她得知,秦家庄这边比较偏僻,离赶集的地方挺远,每次赶集都需要早早的起来,妙妙也没有再赖床,拍着脸蛋儿把秦长安弄醒,有些好奇的、生疏的洗着脸。

    ——还是舔舔舒服,可惜她现在没毛毛了。

    妙妙边刷牙边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视线突然一凝,落到脖子那里。她不由得凑近了点,这是什么东西?

    密密麻麻的红红的一片,摸着还有一点点痛。

    奇怪…

    .

    秦长安还在吃吃的回味昨天的温香软玉,就听到妙妙催他去赶集的话,立刻就萎了。

    躺在床上,望着屋顶不想动,他的钱他的钱钱他的钱钱钱……马上就都要不属于他了,咋办?!

    “长安?”妙妙进来时,才发现他还没起,疑惑的催促了一下,“你怎么还不起?”

    秦长安有气无力地转过头,心虚的试图商量,“媳妇儿,能不能…”过两天再去啊。

    “…嗯?能不能什么?”

    秦长安对上她清澈的眼睛,“…能不能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他昨晚太急躁了,直接把衣服蹬在了地上。

    “当然可以。”

    “不,等等!”电光火石之间,长安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跳了下来,撕心裂肺,“我来!”

    他昨晚脑子一热,还没把钱藏起来呢,现在他所有的私房钱可都在那

    子里!!

    可已经晚了。

    裤子被妙妙拎起来,兜里的钱哗啦啦的掉了一地,咕噜噜的滚到妙妙脚下。

    妙妙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那么多!”

    秦长安欲哭无泪,“…啊,对,昨晚赢得多。”

    ……想shi。

    .

    秦长安是个好吃懒做的,也不是第一次去赶集,挺有经验的拿几个馒头,就领着妙妙出了门。

    他们两个的家离村庄有一小段距离,牛车一般会在村口集合。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村里还没有炊烟,有同样去赶集的人看见他们也会招呼两句。

    这个世界跟妙妙待的那个相近,却不是完全相同。这边有知青下乡,也有文化革命,人民公社那些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结束的很早,几乎没兴起来。

    妙妙来这里才不久,有些人都不认识,就跟着秦长安喊。

    这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秦姓人,往上数几辈儿,拐几个弯儿都带着亲,加上秦长安长的好,在外村他的名声不好听,说是吃喝嫖赌好吃懒做的混子,没人想把闺女嫁过来。

    但在自己村里,自家孩子怎么都好,长辈都给他加了滤镜,那些毛病滤镜一过就变成了无伤大雅,——不就是好玩点,不是还年轻吗?

    跟他打招呼的还真不少。

    “长安哪,带你家的出去赶集?”

    “啊,国柱婶你也去?”

    妙妙也跟着喊,“国柱婶。”

    “欸,长安家的。”

    那大娘笑眯了眼,又对秦长安说,“你胜利嫂子不是快生了吗?我去镇上看看,能不能买点红糖…”

    这年代还是缺少物资的,红糖这东西镇上还真不一定有。

    村口的牛车上已经几乎坐满了人,有的还抱着孩子,国柱婶看那情景,一急,连忙过去,“大牛!还有位置吗?”

    最前面赶车的皮肤黝黑的男人往后看了看,又看了看他们的三个人,“差不多,你们挤挤试试?”

    坐两个可以,坐三个够呛。

    国柱婶看了看位置,又看了看后面那两个小辈儿,有些踌躇。

    秦长安看了眼坐在自己妈妈怀里的孩子,又扭头瞅了瞅自己媳妇儿,视线不自觉的落在她的后面,嗯,昨晚他才摸过…

    他视线游移了一下,一脸正经,“没事,婶你坐,我们坐的下。”

    国柱婶又看了他两眼,犹犹豫豫地坐下了,不是她不知道让着小辈儿,只是他们村距离赶集的地方确实是远了点儿,要靠走路去的话,估计得三四个小时,腿都能累断。

    其他人也自觉的挤了挤。

    看了眼那点位置,秦长安大刀阔斧地坐下了,不经意的腿占的地方大了点,把挤出来的位置占得一点儿不剩。

    一个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女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果然,还是这种德行。

    众人也一急,这孩子不是想让他媳妇自己跑着吧!这怎么行!

    众目睽睽之下,秦长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不耐烦的道,“你还看什么?还不快上来。”

    “坐这儿!”

    “…………”

    牛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

    以往这种时候,车上乡里乡亲的难免会拉拉扯扯,说说笑笑,今天的牛车上去安静的有些诡异。

    众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往一个地方瞟去。

    讲真的,就算这边没有那边世界那么厉害,但也很少有…小夫妻大庭广众之下那么亲密的。

    妙妙以前也常趴在人的腿上,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她突然想起来,她现在的体型,似乎比以前大了好多。

    她动了动,“长安,你累吗?”

    秦长安脑子里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粉红泡泡,整个人都在发傻。

    ——怀里的人软乎乎的,跟没有骨头一样都软成一团,别提手感多好了,特别是她还动了动……秦长安喉咙冒烟,咕嘟咕嘟的快把自己煮熟了,飘飘然的嗯了一声。

    我是谁…好好摸…我在哪里…好舒服…我在干什么…

    出声之后才觉得这声音不对,在众人诡异的视线下,整个人都一凛,打了个激灵,恶声恶气的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坐好!”

    “不然扔你下去!”

    ……超威严!

    整了整衣领,又恢复了高大威猛的样子,摸了摸鼻子,——可他那眼神儿,看着就是想直接照他脸打。

    秦长安上下看了看,打消了问他的想法,反正过两天直接把他拉过来就行了,就不信他不干。

    想明白了,秦长安顿住脚步,顺手又把关上的门打开了,倚在门上不准备再跟他往里走。“来找我做什么?”

    嘶,刚刚还没感觉,这一停下来还真特娘挺累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大混混后面总要跟着一群小混混,如果秦长安是大混混的话,秦胜利就是小混混,赌牌的人他也算一个。

    秦胜利这次是真愕然了,连秦长安方便他随时离开打开的门都顾不上谴责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三儿?三哥!你不会真忘了你昨晚回来说的话吧!”

    ——昨晚他手气太好,赢了很多钱,输了钱的赵四自然不甘心,说今天要赢回去。

    他也兴奋冲了头,表示今天跟他们继续,非要把赵四手底下剩下的老本都赢过来不可。

    结果大清早的他们三个人就在等着了,一直等到天都快晚了还一个鬼影都没有!

    那山上是好玩的吗?!带的艾草叶燃完了蚊子都快把他们吃了行吗?!

    讲真的,要是他们几个人有麻将有牌,三个人也能打,也不会在那干坐着等这孙子,最坑爹的是,秦三儿他小气啊!

    麻将就跟他宝贝儿一样,平常用的时候还好,不用的时候藏的比他老婆还严实。

    他们几个中就秦长安手里有点余钱,这两年村里都比前些年宽裕不少,秦长安又受宠,能存一段时日买一副麻将牌回来,其他人存到现在估计才勉强差不多。

    这秦三一走,他们还玩个鬼??

    又不敢下山,因为怕万一他们下山的时候和秦长安上山正好错过,于是硬生生的在那坐了一天,身上被叮了无数个大包。

    回来才听村里的几个老太太边纳鞋垫儿边笑的揶揄,说长安和长安家的感情真好,小夫妻两今天去城里的时候还是抱着去的……

    这见色忘友的!

    秦胜利上下打量着秦长安,眼睛里满是悲愤,像是在控诉他到底是怎么能做到这么不要脸的。

    ……能看出来他气懵了,毕竟他理智还在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叫他三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