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妙妙[快穿] 19.0119

时间:2018-05-02作者:半夏凉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狗…”妙妙还没说啥,突然捂住肚子, 一脸认真, “长安, 我觉得他想出来了。”

    总觉得有什么在往下坠…

    秦长安愣了一愣, 突然反应过来, 拔腿就往外面跑, 撕心裂肺, “医生!医生!我媳妇儿要生了。”

    “………”

    生孩子疼吗?

    当然疼。

    妙妙觉得可能没有比这更疼的了。

    但是也能撑得过去,毕竟她可以修炼,平常的灵气只能储存那么一丝,这次因为生产时状态不太好, 每一次吸收的灵气都被用来修补那些地方,减缓痛苦, 倒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修炼。

    感觉到有什么出去之后,她正想松口气, 就感觉肚子接着往下坠……

    还有??

    孩子们挺知道心疼妈妈的, 第二个顺顺当当的就出来了。

    但对于全程看着的秦长安来说, 他没感觉什么顺当, 只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眼眶都红了。

    “是双胞胎!两个都是儿子!”一个做手术的女医生松了口气, 露出笑容,好, 她也是女人, 知道女人还是生儿子比较好……这笑容还没稳呢, 得知媳妇儿没事的秦长安眼前就黑了黑,腿一软就往下坐。

    医生笑容一僵。

    想着预产期也差不多了,秦家老两口在村子里等的心急,就跑秦胜利家借了一辆牛车,赶了过来,秦胜利也陪着过来了。

    三个人问了医生,一路摸索病房,又听说病人说这家人早上进来产房,紧赶慢赶的往这边赶…

    刚赶到,就见到了这兵荒马乱的一幕。

    一群护士围绕的不是床上刚生完孩子的儿媳妇,而是地上的儿子…老两口一脸懵逼。

    咋,咋回事…

    在这个年代,秦长安是这些医生第一次见因为老婆生产而吓得差点晕过去的男人,弄得女医生都手忙脚乱了。

    妙妙生完之后就在迅速恢复,抬起上半身看了眼那边的情景,哑着嗓子,唤了一声,“长安?”

    秦长安眼前晕了那一阵儿过去,听见这声音,就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劲,推开围过来的护士,连忙爬起来,“我在。”

    他不能晕,这里就他们两个,他还得照顾妙妙。

    妙妙把孩子指给他,眼神有些雾蒙蒙的钻进他怀里,小声黏糊,“生孩子好疼的,我们不生了好不好?我都差点以为见不到你…”

    她说着就打了个哈欠,往里拱了拱,声音有些含糊,“…你看着,我想睡了。”

    有点累。

    秦长安手都有些抖,在她额头亲了亲,“好,好。”不生了,不生了,就这两个就够了。

    ……吓死他了。

    .

    妙妙睡过去后,老太太反应过来,一拍大腿,也跟了上去,她两个大胖孙子欸!两个啊!

    老太太看过儿媳妇之后,见她只是累的睡了,就转头去看了大孙子。

    这一看就乐的不行,两个闭着眼睡觉的孩子怎么看都觉得顺眼,看这皮肤嫩的,看这眼睛大的,看这小嘴唇,哎呦,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看的胖小子!跟他们爹小时候长得一样一样的,一看就是个俊模样。

    现在还没有生产完再在医院里住两天的传统,老太太想着回家的时候容易挪动,就带回来了两床花被子,让秦长安把妙妙卷起来,然后拉回去,两个孩子也包的严严实实的。

    这女人坐月子的时候,可不能见风,不然以后老了病就多了。

    等妙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环境也换成了她的家里,身体经过一下午的恢复,已经好了不少,坐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疼了。

    她一动,秦长安就反应过来了,“妙妙,你醒了。”

    妙妙嗯了一声,嗓子也好了,“我要喝水~”

    秦长安把旁边一直放着的温水拿过来,喂给她,“慢点喝。”

    妙妙往后靠在他怀里,喝的慢了点,眼睛弯了起来,“今天吓到你了吗?”

    秦长安抓住她的手,在她脸颊上亲了亲,帮她掖了下被子,“嗯,吓到了。”

    没说自己吓的多狠。

    妙妙超大声的亲了亲他,然后左右看了看周围,“孩子呢,抱过来给我瞧瞧。”

    秦长安有些僵硬的、把放在另一张床上的孩子抱过来…

    妙妙睡觉的姿态比较不好,喜欢黏人还喜欢乱翻,她妈怕把两个孩子放在她旁边会被压倒,正好他也不是太想把孩子跟她放在一起。

    无关吃醋,只是孩子醒过来一闹,离妙妙那么近,妙妙肯定会被闹醒的。

    倒不如放在他爸妈房间。

    对,他爸妈这两天直接搬了过来,就睡在他屋子旁边那间,毕竟女人月子的事还是他妈懂,他要照顾妙妙,两个孩子怕有什么顾不到的,小孩子身体又弱,小夫妻不知道懂不懂。

    也就商量好,白天两个孩子还是放在妙妙这,毕竟吃饭睡觉什么的,晚上就让他们老两口照顾着,妙妙也能好好睡个觉,毕竟才生产过,身子骨还得补补。

    这是他想到妙妙醒来要看看他们,才把两个先抱到了这屋。

    跟妙妙说过他们的决定之后,妙妙想了想,“不如先看看两个崽崽晚上闹不闹?”

    如果不闹…还是跟着她好,毕竟随时随地可以喝奶呀。

    “…行。”秦长安并不是很高兴。

    睡得正香的两个孩子似乎感觉到了妈妈的气息,小手动了动,脑袋往妙妙那边偏了偏。

    妙妙笑了,得意洋洋,“哎呀长安,你看,他们是不是知道我是妈妈啊。”

    秦长安也眼睛一亮,把那些都抛在了脑后,点头赞同,“肯定知道,他们妈妈为了生他们可受了不少罪。”

    妙妙点了点他们的小手,突然就被一股微小的力道抓住了……小小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指…

    妙妙激动了,“长安,长安你看!”

    “他们两个真聪明!”

    秦长安同样得意,亲了她一口,“不愧是我们的儿子!和你一样都聪明,还有皮肤,也跟你一样白!”

    妙妙动了动手指,“眉毛和你像,特别帅气…”

    小夫妻头碰头的坐在一起,叽里咕噜的说着话。

    已经出去炫耀了一圈回来的老太太嘿嘿笑了两声,抹了抹手,走去了厨房。

    她出去之前熬好的鸡汤应该快好了,还有两个青壳鸡蛋,都是对生产过的孕妇最能补身子的东西。

    老爷子还没舍得回来,这可是这十里八乡的独一份,双胞胎孙子!说出去哪家不羡慕他!她刚见到的时候,那老头子脸上的褶子都全部笑开了,正蹲在那跟人商量满月酒的日期呢。

    他们三儿现在是有钱了,前些天还又给了他们老两口零花钱,儿媳妇也是个好的,三儿给他们钱也不在意,还问少不少…这次两个胖孙子满月,他们两个都商量好了,要好好办它一场。

    ……不过这也不关妙妙的事儿。

    妙妙整天的事儿就是吃饭,睡觉,逗孩子,哄老公,来回循环,每天吃饭都是老太太熬好鸡汤,其他满月酒的事儿老太太老爷子一手包办了,给儿子们换尿布什么的都是秦长安来。

    老爷子当年就给秦长安换过,也不认为这是什么丢人的事儿,相反,他一直认为长安跟他那么亲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

    如果不是孩子最后还是放儿媳妇那屋,他不太好进去,他更愿意挤开儿子自己来。

    .

    妙妙的日子每天都特别高兴。

    很久就到了孩子的满月酒那天,老太太从前一天开始,就叫了几个老姐妹和她一起整治席面,笑容满面,一边说笑一边动作利索的剁鸡。

    她很早就留意着张屠夫最近的动作,让他在这天给她留了半扇猪肉,一点也没小气,每个菜都是实打实的。

    村民们吃的香喷喷的,一个个的朝她竖拇指。

    外面很热闹,秦长安是主人,把水和其他东西都给妙妙弄好之后,不得不出去了一会儿,来看两个孩子的人也来了。

    妙妙见到了好久不见的陈悦悦。

    恍惚她们两个见面,还是在几个月之前,陈悦悦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身上已经大变样了,红色的长风衣,抹的红红的嘴唇,满身都跟这里格格不入。

    唯有眼角有些细细的纹路,掩饰不住的憔悴。

    陈悦悦看了眼床上的两个孩子,眼里闪过一丝艳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包了两个大红包。

    她不是不能生…只是选择了不生,到今年下半年,国家就会恢复第一次高考,她不能怀着孕去。

    陈悦悦虽然有些自以为是,对妙妙也并不是多么真心,但也照顾过原主……可她曾经说过长安。妙妙纠结了一下,咳了咳,“先说好,你不许再说长安。”

    陈悦悦愣了愣,点头同意。

    妙妙见她同意了,就还是问了句,“你是不是太累了?”又瘦了好多。

    陈悦悦摇了摇头,笑道,“没事,只是事有点多。”

    只是累。真的累。

    妙妙疑惑,“为什么不歇一歇?让你丈夫帮帮你呀。”

    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累?她的钱应该已经很多很多了,而且,好的丈夫不应该让妻子开开心心?

    陈悦悦想说什么,想起上次知道的秦长安怎么对她,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问,“如果将来会恢复高考,你会后悔生下两个孩子吗?”那个时候孩子才四五个多月,根本不能离开她,她也就不能去参加高考了。

    妙妙亲了亲两个大宝贝儿,“当然不会啊。”

    不是说为了孩子牺牲,而是她找不到足够能让她抛下自己的长安,放弃自己的孩子去上大学的理由。以后国家会越来越好,第一批大学生会带来很好的名声,可是名声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她们两家现在都是个体户,以后必然也会是,这四年会不会耽误生意暂且不说,只说……上了有什么好处?

    这个时代跟后世不一样。后世上大学有关于一个人的未来,可现在的情况,于她而言,大学是好,却没好到某个地步。

    好吧,以上都是借口……最重要的是,妙妙眨了眨眼,你见过哪个懒猫爱学习的呀!

    妙妙说的直白,陈悦悦恍惚了一下,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跟其他人一起在这里坐了坐,就出去了。

    秦长安很快就偷渡回来,端着一碗鸡汤,“饿不饿了?”

    妙妙顿时警惕,扑回了被子里,“不饿,我不喝!”

    每天都是鸡汤,不想再喝了t^t

    “不行,你得补补!”秦长安对妙妙的身体看的很重,把她从被子里扒拉出来,按在自己怀里,吹了吹鸡汤,哄她,“就喝一口,啊~”

    等她出了月子,他肯定不忍心逼她…

    “…再来一口?”

    “这是第二口了!”╯^╰

    “………”

    好不容易把妙妙喂下去了,秦长安去刷碗,妙妙抱过来两个孩子,一边戳他们的小脸蛋,一边跟他们控诉他们爸爸的暴行多讨厌。

    最终却又悄悄的说了一句,“可我知道他有多好有多爱我。”

    甜滋滋的,“我喜欢他。”

    两个孩子的眼睛乌溜溜的,啊啊两声,像是附和什么,又像是反驳什么。

    站在门外的秦长安愣了愣,剑眉斜飞,神采飞扬。

    嗨呀,得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