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一百二十章:阵法之景

时间:2018-06-09作者:叶寒枝

    “他动了,他在做什么?”

    吴冥的目光望着天际那道伟岸身影,心中惊疑不定。

    那青衣男子手臂挥动,袖袍飞舞,一缕缕吴冥感觉不到的波动,但却是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快速从其体内涌出。

    他手指连连点出,又在挥动,像是在画着什么一般,勾勒出一道道纹路,隐晦,古老,暗淡,神秘......

    吴冥跟小金目不转睛,死死盯着那道影像,心也是紧绷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那青衣男子是在布设阵法,这其中也可能会有破阵的关键,必须要弄清楚,找到破阵关键,他们才能出去,离开这里。

    “嗡!”

    不过,就当吴冥跟小金聚精会神望着天际的影像时,突然,随着一道轻微的翁鸣声,映在天际的影像,却是开始发生了变幻。

    如同水波涟漪一般,影像变得模糊起来,整个天际好似海上平稳波涛,缓缓席卷。

    “怎么会这样?”

    本就要快看出究竟,可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得吴冥脸上有些失落与焦急,那可是能够帮助他们找到破阵之法啊。

    “这些影像是当时残留下来的,残缺而不稳,我们并不能够左右,也不知道会发生是么。”

    小金猴脸之上,十分凝重,盯着那不断波动而模糊的影像,它的心中,同样有着无奈,若是再给它看看之前那画面,它一定能够找到这古阵的出口。

    在这涟漪波动之下,眼前的映射的影像,变幻起来,渐渐清晰,但却是另一番画面。

    那是一极高的山峰,不知道有多高,因为这画面中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但是从那雄伟的气势来看,一定很高。

    山峰漆黑而神秘,有着浓浓的古朴气息,而在山顶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墨黑色祭坛,上面描绘着许许多多的隐晦纹路,毫无疑问,它的时代,非常久远。

    而在那祭坛中间,有一个人形雕像伫立于此,像是孤独与寂寞,就这样,十分寂静,画面也随之定格在这里。

    “那石像是谁?是方才那青衣男子吗?”

    吴冥目光又紧盯着祭坛中的石像男子,距离太远了,根本看不清,只是一个模糊的大概,他猜测,也许是跟青衣男子有关。

    不过在盯了片刻后,他却又是缓缓摇头,虽然距离远,但是吴冥还是发现那石像与青衣男子的不同之处,石像应该不是青衣男子。

    可又会是谁呢?

    一旁的小金,没有说话,它一路来,猴脸都是十分凝重阴沉,因为这里总给它一种诡异的感觉,充满着恐惧与不安。

    就这样,吴冥盯着那石像,这石像男子似乎让他有种莫名的感觉,他的心中,竟是浮现一抹连他都感到害怕与惊骇的悸动,吴冥赶紧甩了甩头,不再细想去下。

    “嗡!”

    而就在这时,天际的画面影像,又是开始变幻起来,涟漪波动,随之模糊,又随之清晰。

    那里,有无边的海洋,有广袤的陆地,有浩瀚的苍穹,有森林,有湖泊,有鸟兽,有飞鱼,有人魂,有天堂,有地狱,有酷寒,有暴热,有生有死,有悲有喜....

    那是世间,那是万物,那是世界的一切。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存在着一口古井中,深邃平淡,井水毫无波澜,似是将一块石头丢进去,都不会有任何波动。

    井中的景象,不断变换,穿梭,来回,像是在演绎着什么

    “这像是一口世界之井,里面就是一个世界,包含万物一切。”

    而这井中景象,又像是轮回一般。

    吴冥不仅心中拷问:“轮回?这世间真的有轮回吗?”

    一旁的小金,望着天际那口古井,在那井中画面不断变换的映射下,它的目光有些迷离,猴脸有着迷茫......

    而之后没过多久,天际的画面又开始变幻了,原本明亮的天际,现在变得暗淡下来。

    那是一片星空,漆黑如墨的夜幕中,泛着点点明亮的星光。

    不过这片阵法之内,本就是一片星空,星空中的星空,倒是有些奇特。

    吴冥很喜欢看星空,因为那很迷人。

    他盯着那画面中的星空,随后又不自觉地扬起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星空,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这两片星空似乎有着什么相似之处......”

    吴冥低声沉吟,目光来回扫着两片星空,随后对身边的小金道:“小金你发现了没有?”

    小金缓缓点头,想了想,随后凝声道:“这两片星空的星辰排列,很是相像,应该有什么关联。”

    星罗棋布,看似混乱,但却十分有秩序,看似不同,但却都有特殊的联系。

    “会不会这其中隐藏着着破阵之道呢?”

    吴冥暗暗点头,这两片星空有着相似之处,说不定会有这阵法的关联。

    小金没有说话,猴眼紧盯着画面中的星空,想要找出破绽。

    “嗯?快看!”

    而在这时,那画面中的星空开始动了,准确的说是其中的明亮星辰开始动了。

    一人一猴的目光死死盯着。

    星辰变换,穿梭移动,像是行人一般,到处走动,变换位置,在这其中,有一颗较大的星辰特别显眼,同样也最为明亮。

    画面中的星空,星辰还在变换移动,渐渐的竟是与吴冥头顶上空的越来越像,若是说之前相像只是凭感觉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有些地方相同了。

    而随着时间推移,没过多久,这两片星空竟是变得一模一样。

    吴冥惊异,这两片星空竟然相同,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小金凝视着,紧绷的小脸突然涌现一抹狂喜,惊声道:“我知道了,这片星空就是一片地图,这破阵的关键,就隐藏才这星空地图当中。”

    吴冥也是欣喜,点了点头,随后眉头有些一皱,问道:“这个地图怎么看?破阵之处在哪里。”

    这星空地图没有路线,没有章则,一片黑暗与点点星光。

    “看到那颗最大最亮的星辰了吗?我猜测,出口应该就在那里。”

    小金指了指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笑道,猴脸之上,没有了之前的沉重。

    吴冥点了点头,这颗星辰却是醒目,小金说是那里会藏有出口,那十有**就是这样了。

    “不过,这星辰来回变换,难道是要回到之前的样子才能破阵?”

    吴冥转了转脑袋,想到了什么,随后道。

    “这个星空像是一把锁一样,把我们锁在这里,我们想要解开这把锁,只需要将那些星辰按照这个固定的路线,将其挪回原来位置就行。”

    小金咧嘴一笑,找到破阵的方法之后,它的心情也是好了许多。

    “挪动星辰?”

    吴冥嘴角抽了抽,这星辰是人能够挪的动的吗?

    “嘿嘿,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星辰,只是个维持阵法的能量光团而已。”

    小金嘿嘿一笑,身形快速飞掠至高空,然后手掌挥动,一缕缕金色真气涌出,裹着其中一颗星辰,然后按照之前画面中相反的路径,将其恢复原状。

    吴冥见此身形也是快速掠上,真气涌出,跟小金一起挪动着夜空中的星辰。

    不过,没过多久,天际的影像又是发成了变化,不过这次并没有呈现出什么奇特的画面,而是恢复到了原状,可能是因为吴冥他们挪动了星辰的缘故吧。

    星空画面消失,这对他们来说可是构不成任何阻碍,早在之前的时候,他们都是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星空画面,星辰移动的轨迹路线,早已经将其牢牢记入脑海中。

    星辰不断移动,两道身影在夜空中,来回穿梭,没过多久,整片星空已经跟之前吴冥他们所见到画面中的一模一样了,星辰都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

    “在那边!”

    小金扫着星空,在寻找,随后指着右手边上空那颗明亮星辰,激动道。

    “我们走!”

    吴冥咧嘴一笑,眼中涌现狂喜,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阵法了,随后大手一挥,跟小金一起对着那颗星辰狂掠而去。

    那颗明亮星辰,也就是那颗能量光团,吴冥他们触手可及,随意操控,可是想要掠到其正下方位置,却是相隔十万八千里之般,当真诡异无比。

    吴冥跟小金足足狂掠了许久,也许十天,也许半个月,好在他们知道那里就是出口,到了那里就能破阵,他们才坚持下来。

    一人一猴终于来到了明亮星辰所指引的地方,这里一样的广袤草原,一样的星空。

    “应该就在这里。”

    疯狂的赶路让他们看起来,略显疲惫,但是在那破阵的喜悦下,他们也是抑不住心中兴奋。

    不过,他们看到四周还是那无边无际的草原时,脸上的笑容似乎是渐渐少了许多。

    草浪滚滚,感觉不到一丝微风。

    “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难道那星空图是假的?”

    小金扫了扫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的四周,面色有着难看起来,情绪有些激动,失声吼道。

    它有些崩溃,重现燃起的希望,到头来破灭了。

    “没事的,小金,我们再找,总有办法的。”

    吴冥连忙将小金稳住,抱着它的肩旁,眼睛深深盯着它,沉声道。

    小金低着头没有说话,看不出任何神情,双手紧紧握着。

    吴冥轻叹一声,轻轻抚摸着小金的脑袋,自己并没有责怪小金,也不会责怪小金,它没有错。

    “难道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吗?这阵法乃是上古阵法,想让小金破开古阵,倒是难为它了...”

    吴冥心中嗤了一声,脸上掠上苦涩,不过他不想放弃,想最后一搏。

    “我全身的手段,也只剩下玉石了。”</>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