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五十二章:南漓空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吴冥眨了眨眼,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眼后者手中的贝蚌,这个贝蚌正是莹花从河边捡来的那个,而且为了它,莹花还受到王霸的刁难呢,虽说这贝蚌看上去极为美丽,可吴冥当时只是把它当做普通的贝蚌,可如今看来,好像并非是这样。

    而且观其那蓝发男子好像跟那贝蚌有着一定的关联,否则他也不会来找这贝蚌。

    吴冥顿了片刻,看了看那极为美丽的贝蚌,又看了看面前的蓝色卷发男子,吴冥脑海中的记忆飞速旋转着。

    “难道他们是海妖族的人?”吴冥抿了抿嘴,心中想道,“海妖族的人都生活在那宽阔无垠的四大海域里,怎么会突然跑到岸上来?”

    就当吴冥沉吟之际,莹花手中的贝蚌突然散发着亮光,便是在后者惊讶的目光中,说出话来:“吴明哥哥,我是小美,谢谢你那次救了我。”

    吴冥愣了愣看了一眼小美,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虽说在他记忆中有妖兽可以开口说话,口吐人言,但他们无一都是开源境以上的实力,可现在面前的贝蚌也就是小美,吴冥在其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甚至是一丝丝的真气,宛若普通贝蚌一样,而后者却能开口说话,倒是有些匪夷所思。

    众所周知,修炼者的所能获得成就是先天还后天这两种因素所决定,这先天因素说的便是血脉。

    血脉对于妖兽来说极为重要,可以说血脉决定着他们的未来,一些血脉崇高的妖兽,比如太古妖兽,洪荒妖兽,他们的后代一出生便拥有了恐怖的实力,轻轻松松修炼,便可到达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着实可怕。

    看小美的模样吴冥觉得倒像是玄彩蚌,只不过玄彩蚌后代极其微弱,他们也只能到通脉境才可以口吐人言,而这小美却是连淬体境都不到就开口说话,这倒是让吴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闻言吴冥也是咧嘴笑了笑,说是救她,其实吴冥是为了救莹花,而且吴冥当时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贝蚌,根本没在意,可谁想到当初救的那个贝蚌,今天又是救了小美,缘分这东西倒是说不请。

    蓝色卷发的俊美男子,深深地看了吴冥一眼,微微点头一笑,笑容极为俊美,抱拳道:“老夫南漓空,在这代小美的父母多谢吴少侠的救助之恩了。”

    老夫?望着面前模样白皙俊美的男子自称老夫,吴冥嘴角也是狠狠地抖了抖,而后吴冥也不敢怠慢,抱拳说道:“是我该感谢前辈和小美救了莹花才对。”

    闻言,南漓空也是摆手一笑,吴冥的表现也是让后者很满意,随后便是目光定在了废墟某一处,轻咦了一声,而后南漓空手指微动,自那废墟中飞出一颗荧光白玉石头,停在了众人面前,南漓空看了一眼,随后对吴冥轻笑道:“看来有人给你留了礼物啊。”

    “礼物?”闻言吴冥也是有些不解的看向那个白玉石头。

    “看看就知道了。”南漓空微微一笑,最后手指轻点,一束流光便是冲进了那白玉石头上。

    随后,白玉石头微颤,不一会儿一道影像画面便是射了出来。

    “你就是那孽障?”影像中显现出一个面如枯蜡的蛇脸老者,后者声音极为瘆人,望着吴冥问道。

    “你是谁?”吴冥眼睛盯着面前的蛇脸老者,在他印象中他确定他从未见过这个人。

    “桀桀,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姐姐就在我手里便可。”蛇脸老者讥笑一声说道。

    “轰!”

    一股极为凶戾的气息顿时从吴冥的身上爆发出来,目光变得极为阴冷,狰狞地盯着面前的蛇脸老者,就连一旁的南漓空也是微微侧目。

    “你想怎样?”吴冥缓缓吐了口气,紧握着双拳,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一字一句问道,从后者的话中可以看出,吴玲是被他们捉走了,但是这也说明吴玲还活着,而且看样子,他们另有目的。

    “吆,不错嘛,桀桀,我还以为你会像一个小屁孩一样哭哭啼啼地问我要姐姐呢。”吴冥的表现那蛇脸老者也是了愣了片刻,旋即又恢复了自然,嘲笑道。

    “很简单,想要你姐姐的命,那就来云阳宗救她吧,若是你不来的话,你姐姐的命可就没有了,桀桀。”那蛇脸老者随后又说道。

    “云阳宗?”吴冥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后又是睁开,声音似乎是变得平静了许多,问道,“另外,我们村子变成了这样,是不是你干的?”

    “桀桀,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何必又来问我呢?桀桀。”影像中蛇脸老者邪笑道,声音极为的刺耳。

    “果然是你这个老杂碎。”吴冥身躯一颤,而后双目充满着血丝,死死盯着面前的蛇脸老者咬牙切齿道。

    而被吴冥这在他眼里犹如杂鱼一般的小角色给骂了一顿,那蛇脸老者面色也是有些不自然,沉声道:“哼!你个孽障,若非宗内有事缠身,我定要亲自将你给捉回来,将你抽筋剥皮,受尽万蛇噬骨之苦,看你还怎么嘴硬。”

    “是吗?那就等你脱了身再说吧,到时候别让我遇见,否非我定会宰了你个老杂碎。”吴冥也是嘴不留情,嗤笑一声说道。

    那个老杂碎将卧云村覆灭,又捉走他的姐姐,让得他无家可归,亲人失散,吴冥又怎会饶他?吴冥现在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饮其血,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你!好,很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蛇脸老者干枯的老脸狠狠的抖了抖,变得阴了下来,随后便又说道,“小子,想要救你姐姐,想要报仇,就来云阳宗找我吧,你若不来,那可真是太没有意思了。”

    “云阳宗吗?放心我会去的,到时候我不仅要杀了你,我还要灭了你们云阳宗,以报你灭我卧云村之仇。”盯着影像的蛇脸老者,吴冥面色极为森然,缓缓说道。

    “还有我。”一边的莹花美目也是泛着凶狠之色,盯着蛇脸老者,说道,卧云村的此次事故,莹花失去了与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

    “哈哈哈哈哈,灭我云阳宗?哈哈哈好!很好!倒时你可别让我失望才行,我在云阳宗等你,哼!”愣了片刻,影像里的蛇脸老者便是仰面一笑,灭他云阳宗?可笑,若是他知道云阳宗是什么样的存在,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后者也是面露讥讽地看着吴冥。

    “呵,差点伤了我家小美,现在就想走?”

    一旁的南漓空望着欲要离开的蛇脸老者,也是轻笑一声,而后那俊美的面庞徒然浮现一抹狠意,袖长白皙的手掌对着影像轻轻一握,吴冥便是感觉到了周围一股微微的波动,随后便看到面前影像中的蛇脸老者,面色突然变了变。

    “谁?是谁在暗箭伤人?”房间内,感受到突然袭来的空间崩塌,那蛇脸老者面色也是难看,两对蛇眼泛着凶戾地扫着四周,声音阴沉道,“阁下可知道我可是云阳宗的人。”

    “云阳宗吗?倒是有几个棘手的老怪物,但是你这个小杂鱼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

    吴冥身边南漓空也是遥遥一笑,而后便是对着影像轻轻一拳轰出,淡淡的犹如涟漪一般的空间波纹自其手中传出,随后消失于无形之中。

    “你!”

    房间内,感受到突然涌来的空间波纹,蛇脸老者面色也是骇然了起来,袖袍一挥,便是消失不见。

    “哼,你给我等着。”

    一旁望着狼狈逃窜的蛇脸老者,吴冥也是咧了咧嘴,转眼望向面前的俊美男子,后者也是不好惹的主啊。

    “哎,距离有些远,不然的话就算他不死,也会蹭掉一层皮的。”南漓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俊美的脸庞的有些失望之色,摇头轻叹道。

    闻言,吴冥心中也是无奈苦笑,这实力,堪称恐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