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五十章:暗流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落日森林中某一处,一个高大树木上一只猫头鹰正瞪着锋锐的目光扫寻着四周,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嘶叫一声,便飞向别处。

    不远处两道身影快速飞窜而来,停在了树旁边的阴暗角落。

    “王大哥,损失了十几个弟兄是我的过失,没想到半路会出现淬体七阶的高手,是我的疏忽。”

    宋宁缓了缓,抬头看了眼面前的黑衣男子,眼珠子转了转,而后抱拳说道。

    “恩,虽然损失了十几个弟兄,但是我们的任务还算顺利完成。”那名被称为王大哥的黑衣男子,便是之前的粗壮黑衣男子,他此刻面色也是阴沉的难看,虽说是完成了任务,但是死了十几个人,这代价倒是有点大,回去之后恐怕他免不了受罚。

    这次任务出现这样的意外,宋宁生怕被责怪,但是听到后者的意思,好像并不怪他,闻言,宋宁也是悄悄松了口气,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腿,嘴里骂骂咧咧地道:“他娘的,这该死的小崽子没想到这么厉害……”

    一旁的黑衣男子脸上也是露出一抹苦笑之色,淬体七阶啊,若不是他们跑得快,恐怕他俩都会死在那里吧,不过后者也是有心听,眉头微微蹙了蹙,偏过头问道:“看你之前,你好像认识他?”

    “恩,白天时候潘岳在半道上顺道载的一个年轻人,听潘岳说是他的朋友。”宋宁想了想说道。

    “哦,潘岳的朋友?叫什么名字?”黑衣男子又问道。

    “至于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刚遇见吴冥的时候宋宁问过,只不过被潘岳给打断了,宋宁见吴冥小,便没多问。

    来了一个陌生人,也不多问问,黑衣男子没好气地看了眼宋宁,而后又是想到什么,对宋宁突然说道:“对了把留影石给我。”

    点点头,宋宁从怀中取出一颗白色荧光石头交给了黑衣男子手中。

    接过留影石,黑衣男子手指微动,荧光石头顿时投出一道影响光幕,之前佣兵团的任何情景都被录制了下来,正在一幕幕重演着,而当看到那名少年时,黑衣男子旋即愣了愣,而后惊声道:“吴冥?!”

    黑衣男子双明瞪得通圆脸上满是惊异之色,就连他也没有想到之前出现的少年竟然是在落日平原出手救过他的吴冥,他之前见到的吴冥身穿粗布破衣,而面前此人却一身锦衣绸缎,况且他也没有想到吴冥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所以一时间并没有认出来。

    认清后者之后,黑衣男子也是苦涩的释然了起来,以吴冥的实力,将他们十几个弟兄击败轻而易举,而且,后者修为比之前还要强上许多,这天赋,堪称恐怖。

    “不过这吴冥,不是在林海药坊里吗,怎么会跟佣兵团的人在一起?难道真如宋宁所说是搭顺风车?”那黑衣男子低眸微微沉吟,梳理这其中的关系。

    “林海药坊,佣兵团,吴冥……”

    “此事我还需要回去跟团主禀报,这几日你在镇上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有消息了,我再来找你。”说完将留影石收入怀中,那名粗壮黑衣男子没有逗留,翻身跳了下去,几个跃步便消失在黑夜中。

    听到要让自己躲起来,宋宁嘴角也是抖了抖,心中有些恼火,但却无可奈何,只好听从,随后便转身离去。

    ……

    诚柔镇。

    在一个密室中,一名粗壮的黑衣男子此时正单膝跪地,面色中有些紧张之色,注视这前方。

    而在其前方,一位中年男子,正面色沉静地望着手中留影石投出来了影像,后者的双目正紧紧盯着影像中那道略显消瘦的年轻身影。

    “这个吴冥……他怎么会出现?”中年男子微微皱了皱眉,浑厚的声音缓缓传来。

    咽了口唾沫,下方的黑衣男子面色有些不自然,便是将宋宁的原话,小心翼翼的一五一十的又说了一遍。

    中年男子听闻后,微微点了点了头,随后问道:“你确定没有活口了吗?”

    “是的团主。”

    浑厚的声音在整个密室中回荡,震得黑衣男子胸口发闷,眼前的中年男子的实力要比前些时日精进了许多,后者心中一紧,抱拳恭声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位于前方的中年男子才缓缓开口说道:“王秦,你做得很好。”

    下方的黑衣男子便是王秦,而他口中的团主,自然是天风商团的团主韩天无疑。

    王秦,闻言悄悄松了口气,紧张的脸色现在缓和了许多,他还以为后者会为牺牲这么多的而责备他呢,却没想到会是在夸赞他,到要让他有些迷惘,不过没有受罚总归是好事。

    “谢团主夸奖。”王秦抱拳道。

    “恩。”韩天微微点头,目光盯着面前的影像,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团主,那接下来的事情……”迟疑片刻,王秦轻声问道。

    “此事我另有打算,你先下去吧。”韩天摆了摆手轻声道,“对了这件事不要让小姐知道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王秦闻言眼珠子转了转,随后应声道,说完便转身退了出去。

    待王秦离开后,密室内传来淡淡的笑声。

    “吴冥啊吴冥,我给过你机会奈何你没有珍稀啊,你站错了队,那可就怨不得谁了。”

    “不过你的出现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呵呵。”

    ……

    与此同时在一间茅草屋,昏暗的烛光晃晃跳动,将那名粗布女子的身影拉的很长。

    “谁啊?”吴玲正缝补衣服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望着门外,轻声问道。

    屋外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见此吴玲便没有在意以为是些小动物,因为这里靠近后山,经常会有一些迷路的小动物被灯光吸引过来,对此吴玲也是见怪不怪。

    就当吴玲欲要收回目光时,在其门口处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两道人影。

    吴玲愣了愣,可当她看到他们身上衣袍上所刻的图案时,脸上的骇然之色突然涌现,俏脸此刻却是猛地惨白了起来。

    “桀桀,你可真是让我们找的好苦啊。”

    其中一位面容如枯蜡一般的蛇脸老者,身披白色蛇袍,闪着精光的双目盯着吴玲,邪邪笑道。

    “哼,这次看你跑到哪里去。”旁边身着黄袍的光头男子也是冷笑一声,目光中夹杂着戏谑和怨恨之色。

    “是你们?!”

    吴玲张着嘴,惊呼道,脸上满是惊慌之色,看清楚了面前两道人影的面貌,吴玲脑海中的记忆便是追寻到了十四年前。

    十四年前的一天,大雨滂沱,就是眼前的两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不远万里追杀于她,准确的来说他们的目标不是吴玲,而是吴玲怀中的婴儿。

    “桀桀,没想到中了我的万蛇寒阴毒你竟然能活了下来。”蛇脸老者那瘆人刺耳的声音缓缓传去,双眼也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的吴玲,阴冷道,“不过,不好受吧,桀桀。”

    中了他的万蛇寒阴毒就算不死,能活下来,修为也会尽失,蛇脸老者丝毫感觉不到她有任何修为,如今的吴玲就是一个平常人。

    闻言,吴玲没有说话,美目充斥这凶戾之色,死死地盯着眼前二人。

    一旁的光头男子摆了摆手,随后又对吴玲淡淡说道,“说吧,那个孽障在哪里?”

    “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他的消息,没门,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

    吴玲瘦小身躯狠狠地颤了颤,紧紧攥着拳头,坚毅和决然之色也是徒然浮现其脸上,一字一句说道。

    当年小姐将吴冥托付给她,她就发过誓,就算是拼上性命,她也绝对不会让吴冥受到一丝伤害。

    躲躲藏藏了十四年,原本以为能够就这样结束,可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

    “哼,还像十四年前一样嘴硬,但是现在你以为你还有之前的实力吗?”

    蛇脸老者怒声一声,自其身上一股难以言述的恐怖力量徒然爆发,那足以压迫令人窒息的气息疯狂向四周涌向,残破的茅屋在那恐怖的气浪冲击下,便是轰的一声炸飞开来。

    四周便是突然地暗了下来。

    随后蛇脸老者屈指成抓猛地一吸,便是将吴玲吸了过来,手掌掐着吴玲的玉颈,让得后者面色涨红,十分的痛苦。

    “说,那孽障在哪里?”蛇脸老者又问道。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吴玲咬牙艰难说道,目光极为凶狠。

    周围还仅存的一个破筐篓中,此时小金也是惊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可当小金看到面前的情景的时候,也是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一边,吴玲也是通过余光看到了小金,随后面色一紧,呼喊道:“小金快跑。”

    “吱吱。”

    小金也是顿了片刻,旋即明白了过来,吱吱叫了一声,便是惊慌的跑向了黑暗之处。

    “咦?这猴子……有点意思啊。”那名光头男子望着远去的小金,目光中流出丝丝心动之意。

    “算了别管那畜生,先办正是要紧。”蛇脸老者摆摆手将后者拦住,说道。

    闻言,光头男子也是点了点头,目光中有些惋惜的望着那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随后又便是把注意力转到了吴玲的身上。

    “不说是吧?我有办法让你说。”蛇脸老者淡淡道,屈指一点,一个荧光屏罩便是将吴玲封锁了起来,随后袖袍一挥带着吴玲,身形便是对着夜空爆射而去,而后光头男子也是紧跟其后。

    卧云村上方高空,三道身影凌空而立。

    “桀桀,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不说?”蛇脸老者瘆人的声音再次传出。

    而一边,吴玲依旧是玉口紧闭,面色坚毅。

    “桀桀,好,很好。”

    蛇脸老者冷笑一声,伸出那干枯的手掌,周围的空气剧烈的颤抖,四周的真气飞速涌向这里,形成了一个肉眼看见的巨大到足以覆盖整个卧云村的空气手掌,而后便是在吴玲惊恐的眼神中遥遥摁了下去。

    “不!”

    “轰!”

    一声巨响落下,卧云村消失。

    仿佛整片大地都在颤动,都在剧烈的摇晃,下方点点烛火之光已经消失不见,仅隐隐看到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掌印深坑,漆黑一片。

    吴玲虚弱的身躯无力倒了下来,瘫坐在屏罩上,两行泪珠也是缓缓落下,面色极为的痛苦和懊悔。

    是她连累了卧云村,是她连累了无辜的人们……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吴玲痛苦的哭泣着。

    旁边两人倒是觉得饶有兴致,嘴角弯弯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而不一会儿,那名蛇脸老者眉头微皱,顿了片刻,开口道:“宗门传来信息,让我们赶紧回宗。”

    “回宗?那个孽障咋办?”光头男子开口道。

    “不急,有她在手上,还怕那孽障找不到?”蛇脸老者邪邪一笑,袖袍一挥自其中飞出一道白色石,飞向下方,做完这些后便对身边的光头男子说道,“如果他回来的话,就会看到留影石,到时候,桀桀,不用我们去找他,他都会主动送上门来,桀桀。”

    “走,回宗。”蛇脸老者大手一挥,三人便是消失在夜空之中。

    ………

    (ps:各位进度加快了,写的不好希望大家能看懂吧~~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