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四十八章:潘岳之死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月黑风高,冰冷的月光下,大队人马在幽静的森林里行走着,高举着火把,一双双警惕的双目不断在四周树木草丛边上扫过,作为混迹多年的佣兵,他们之间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能够从中识别出任何信号。

    周围十分寂静,隐隐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虫鸣之声,潘岳手掌紧紧握着长枪,闪着精光的眼睛来回在四周扫寻着。

    “啾啾……”

    突然,潘岳胯下的马匹突然停了下来,仰天嘶鸣。

    “不好!有埋伏!”潘岳也是经验老道,瞬间明白了过来,随后回身 大声呼道,“全体戒备!”

    “唰唰。”

    潘岳话音刚落,前方树上瞬间跳下了几十个人影,这些人都身穿黑衣,手握寒剑,被面纱包裹的面部,仅仅露出一双双阴冷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听到潘岳的呼叫,身后的车队随之引起了一片骚动,不过他们也不愧是混迹多年的佣兵团的人,短暂心惊之后便又恢复了正常,个个紧握着武器,快速将受惊的商人们围成一团,面色紧张的盯着面前的那群人影。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挡我们去路?”

    潘岳目光如炬,提枪而问,他的面庞也是变得阴沉了许多。

    “这都看不出来吗?”前方人影中,其中一位身形消瘦的人嗤笑一声,随后便是在阴声之下,身影猛地突向潘岳,手中的利剑便是对其快速地刺去。

    “我们是要你命的人!”

    探查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影的实力,潘岳心中冷笑一声,而后全身的真气快速运转,紧握手中的长枪猛地向前一挑,将那道身影拦截了下来。

    “哼。”

    看到横道在面前的长枪,那消瘦的黑衣男子面色不变,身躯微侧,手中的剑柄打了个旋,便是躲开了那一枪,攻势非但不减,反而更加凶猛了些,径直刺向潘岳的胸口。

    “区区淬体四阶,也敢在我面前逞凶。”

    看到快要贴近自己面庞的利剑,潘岳不怒反而是冷笑一声,随即猛地用力后下腰,仰面躺在马背之上,而此刻左手便将探出的长枪快速的收了回来,横档面前,便听见锵一声,将那柄寒剑的攻给当了下来。

    没等对面反应过来的时候,潘岳大腿用力,猛地探出一脚,脚掌泛着莹莹真气光芒,便是狠狠地踹向近在咫尺的黑衣男子。

    “嘭。”

    潘岳这一脚那消瘦的黑衣男子可是没有料想到,当他还在惊讶对面竟然挡住了他的寒剑时,他便感觉到小腹一阵酸痛,便是在一声低沉的声音中,那消瘦的身躯便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身影在黑夜中划过一道曲线,痛声落地。

    “好,队长好样的。”

    “队长打爆他们。”

    后面的佣兵们见到潘岳轻而易举的将那名黑衣男子击倒,心中的惊慌之色也是少了许多,个个面色有些兴喜,只不过在他们当中的宋宁见此,面色却是微微变了变。

    “哼,我看还是换个人来吧,我的命你要不了。”

    听到后面兄弟们的助威呐喊,潘岳心中自信之色多了几分,脸上洋溢这些许光彩,枪尖指着前方地上的人影,冷声道。

    因为上次的事情,潘岳在佣兵团的名声可是不太好,要不是沈山的命令,恐怕那些佣兵们可不太愿意跟他一起,而这潘岳也是多多少少能够感受到,所以他现在急需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面前的黑衣人群都是淬体四阶的实力,对他淬体五阶之人来说,眼下倒是个绝佳的机会。

    十几道人影中位于中间的粗壮的黑衣男子,看其模样像是这群人的头领,他瞥了一眼倒地的同伴,眉头微微皱了皱,显然是没有想到,后者竟然会这么快被击败。

    他们是来杀人的人,又不是跟人单挑的,更何况这次任务至关重要,必须速战速决顺利完成才行,见到潘岳这般自信的风采,他也没有与其多说废话,随后摆手一挥,眼睛冷冷地盯着潘岳,阴声道:“上,不要放过任何人!”

    得到指令的那些黑衣人没做停留,黑色身影便是如盘蛇一般冲向车队中,而潘岳见到那群黑影冲了过来,面色平淡,反而是不屑之色,刚欲驱马提枪拦截,心中却是猛地一紧,身影便是僵直在哪里,目光凝重地看到前方正戏谑地看着自己的黑衣男子,手中的枪握也随之地更紧了。

    “淬体五阶。”

    感受到前方那粗壮黑衣男子所散发的气势,潘岳张了张嘴沉声道,随后翻身下马,枪尖指地面眼睛望着后者的脸色也是变得难看了许多。

    眼前的粗壮男子竟是与潘岳同为淬体五阶的实力,而且从后者所散发的凛凛气息来看,显然要比潘岳还要强上一丝。

    队伍的实力潘岳最为清楚不过,仅仅只有他是淬体五阶的实力,宋宁则是淬体四阶,其他的都是淬体二阶,三阶之人,而面前那群黑衣人都是淬体四阶之人,而那名粗壮黑衣人更是拥有淬体五阶的实力。

    本以为这些黑衣人都是淬体四阶的实力,虽然佣兵团队伍整体实力差上一丝,但是只要他们坚持住,以淬体五阶的潘岳击败他们不是难事,可没想到那名领头的粗壮黑衣男子竟是有与他相仿的实力,这就变得有些棘手了。

    且说冲过来的那些黑衣人,没了潘岳的阻拦,他们便是毫无压力的冲进了车队,对于那些淬体二阶三阶的人来说,这无疑是虎入羊群。

    “杀!”

    “救命啊!”

    “啊……”

    就这样后方混乱的厮杀与这里相互安静对峙的两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后方传来的激烈的厮杀和凄惨的叫声让得潘岳牙齿狠狠地打颤,此刻他的脑袋飞快旋转,思索着对策。

    观其模样,那名粗壮的黑衣男子并没有动手,似乎有意将潘岳拖住,没有了潘岳,身后佣兵团的人根本打不过那些黑衣人,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潘岳若是出手,对面的粗壮黑衣男子也势必会加入乱斗,而到时候只会加速己方的落败。

    后面传来的惨叫声,让得潘岳脸皮抖了抖,目光阴沉地看着对面那道人影,现在唯一办法便是将那人击败,而后再回头支援身后的兄弟们,只不过面前的粗壮黑衣男子的实力可是要比他强上一丝,潘岳都觉得没什么信心,可他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上一次的事情,潘岳可不想才出现第二次。

    “那就让我,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了。”

    潘岳心中一紧,不做迟疑,挑起长枪,枪尖指向那名粗壮黑衣男子,冷声道,话音落下,潘岳的身影便是爆射出去,手中的长枪带着破风的声响,呼啸而至,狠狠地劈向那名黑衣人。

    “呵,可笑。”

    望着冲向来的潘岳,那名黑衣人嗤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脚步微动,一个侧身将其轻易的躲了过去,躲过了攻势之后,后者的身形可没有丝毫停滞,而后反手一握,一柄寒剑便是出现在后者手中,泛着寒光的佩剑带着一股凶狠的力道,猛地对准潘岳的咽喉处划去。

    望着瞳孔中快速放大的寒光,潘岳暗道一声好快,脸上凝重之徒然涌现,不敢迟疑,全身真气涌动,脚掌猛地一踩,连忙倒退了出去,而又为了保险起见,潘岳便将砸出去的长枪又收了回来,横移在胸前,以防不测。

    潘岳面色十分的难看,仅仅一个照面,差距便是立刻显现出来,虽然同为淬体五阶,可后者要比潘岳强上许多。

    潘岳扫了扫四周心中有一丝丝期待希望能够有人出手相助,而这也让他想起了一位少年,只不过那个少年下午便跟他分开了,此时恐怕很难遇到,潘岳也是苦笑一声。

    面色有一丝苦涩,但是潘岳别无他法,只能如此,潘岳面色一紧,目光如炬,自其深处涌现出一股决然之意,便是提枪又冲了上去。

    “锵!锵!”

    两道身影相互交错,剑与枪的刺耳碰撞声,在这嘶喊声中频频响起,隐隐有覆盖之势。

    原本静谧的林森里,现在却充满了嘶喊杀戮之声,刀光剑影,血撒路边,落地的火把还继续燃烧的颤颤火光,映照在众人的脸上,有恐惧,有紧张,有冷漠……

    那名粗壮的黑衣男子,剑法也是极为快速,潘岳只能是狼狈招架,每次防守都是极为凶险,虽然如此,后者也仅仅是将他逼退而已却也杀不了他,不过这对后者来说足够了,他只要将潘岳拖住,佣兵团的人必败无疑,而这一点,潘岳也是明白,面色也是极为难看,但是又击败不了面前的黑衣人。

    “碰碰!”

    短剑与长枪的碰撞之下,两道身影也是相继分开,潘岳缓缓稳住了身形,衣角划破道道伤痕,那披散的头发的模样显得有些狼狈,反观另一处,那名黑衣人持剑而立显然也不好过呼吸也是急促了起来。

    眼前的黑衣人潘岳心中明白,他不能够将其击败,但若是背起拖住,也不是潘岳所想看到的。

    正当潘岳苦索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也是让得后者为之一震,原本紧簇的眉头舒展了许多。

    “潘岳,那边敌人已经消灭了,我来助你!”宋宁提刀跑了过来,对后者道。

    “好!”回头看了一眼宋宁,潘岳脸上出现一丝难得的笑意,若是他一人单打那名黑衣人,潘岳可没多少胜算,可若加上宋宁,那就轻松许多了,怎么说宋宁也是淬体四阶之人。

    有了宋宁相助,潘岳心中轻松许多,目光望向对面的那名黑衣人中多了几分自信,可当潘岳看到那黑衣人时,后者的目光让得潘岳眉头微皱,心中有种诡异的感觉,虽然对方蒙着面,但是从其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是在嘲笑自己。

    没去多想,就当潘岳提枪冲锋,脚步踏出那一刻,突然感到背后猛地一凉,他身形也是徒然停了下来,一股难以想象的冰凉感自胸间袭便全身,他目光有些木讷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在其胸前透过锦衣竟探出一把泛着鲜红血液的弯刀,借助微弱的月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弯刀上面的人影,正露出洁白的牙齿,邪邪地看着他……

    前方宋宁突然袭击潘岳的情景,后方的佣兵也是收入眼中,恐慌与不解疯狂地涌上了心头,不知为何。而潘岳的落败,让他们心中的最后一丝希冀也泯灭了,很快后方人马嘶喊声越来越少,到最后全然消失,很快森林又回到了最初寂静。

    “噗。”一口鲜血喷出,潘岳也是虚弱到了极点,待身后的宋宁将弯刀从后者身体中慢慢抽离出来之后,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应声倒地,但是内心的不甘让他脸上露出顽强挣扎之色,用仅存不多的力气紧握着手中长枪,支撑着下降的身躯,单膝跪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浸湿着脚下的大地。

    此时潘岳脸色苍白,目光中满是震惊和怨恨之色盯着面前的宋宁,露出掺杂着鲜血的牙齿,显得特别狰狞,一字一句咬牙道:“为什么?”

    “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怨不得我。”望着跪在地上的潘岳,宋宁嘴角轻挑,轻轻用衣角擦拭了弯刀上的鲜血,眼中露出一丝阴狠之意,说道,“记住下辈子要……”

    说话便举起泛着寒光的弯刀猛地砍向潘岳的脖颈,而就当弯刀就下落之际,在宋宁感觉到身后一道黑色光芒袭来,径直刺向他的后背,那道黑色光芒如一毒蛇一般,让得宋宁心中一惊,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不敢怠慢,然后脚掌用力一踏,翻身躲过了那道黑色光芒,身躯快速越过地上的潘岳来到那名黑衣男子面前。

    “谁?”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是让旁边的粗壮黑衣男子微微一愣,悄然紧握住手中的剑,望向潘岳身后黑暗处,冷声道。

    不一会儿,在潘岳身后处,一道黑色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凉凉的月光通过树缝照在这略显消瘦的身影,稚嫩的面庞此刻却是浮现一抹罕见的阴狠之意。

    “嗯,是你?”

    看清楚那道身影的面容后,宋宁微微一怔,眼前的人影,竟然是白天的那个少年,虽说只是一面之缘,但是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宋宁也是马上认了出来,失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