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二十四章:卢元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蔚蓝的天空晴朗无云,凉凉的秋风吹动着一望无边的草原,如同海浪一般,波澜起伏,金光涟涟,煞是美丽。

    而往往最美丽的东西,也是最致命的。

    这片草称为这商路上最危险的地段,相比之下草原里虽然没有落日森林里的奇异妖兽,但是却有这令人闻风丧胆的草原强盗,这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

    若是遇到他们只能算自己倒霉,唯一能做的便是祈福了,也许他们会拦下你问你要些买路财,你只要破点钱便可免灾,而有的可是话都不会跟你们讲上半分,便直接上来杀人越货。

    许多来往的商队都遭遇他们毒手被他们洗劫一空,曾经也有人想要去剿匪,但是这片草原广阔无边,谁也不知道这群强盗土匪在什么地方,而且这里沼泽密布一不小心掉了进去,便是小命呜呼。

    吴冥等人运气还算不错,没有遇到过强盗劫匪,或者是说劫匪们根本看不上他们,毕竟劫匪基本都会倾巢出动,去抢几个人也不够那饭钱的,所以这一路上也平静了许多。

    即使是这样,潘岳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作为混爬多年的人,对这条路再熟知不过了,若是真如这样风平浪静的话,那这些年的生意就不会那么难做了。

    潘岳紧绷着身躯,眼角时不时在这路旁的草丛扫过,生怕有什么东西会从中突然蹦出来,而一旁的秀儿也被感染一般,俏脸面无表情,也时不时回头张望。

    而吴冥倒是惬意,嘴里叼着有些苦涩的杂草,双手背在后脑勺,边走边欣赏者路边的风景,心中也是暗暗感叹,外面的世界真是精彩,自己就应该多出来看看,这样的美景可是在村子里所看不到的。

    别看吴冥神情并不慌张,但是他却没有放松下来,他的元魂无时无刻不向四周扩散开来,来探查附近的情况。

    “嗯?前面有人?”

    这时吴冥突然停了下来,在他的元魂的感知下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了波动。

    走了没多久,众人便发现,前方路边停靠着几辆残破的马车,车上的货物早已经不见,而在其一边地上躺着零零散散的尸体。

    吴冥等人心惊,便是急忙过去查看,地上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的素衣裹身,有的是红巾围头,但是他们每个人手中紧紧握着自己的兵器,兵器上斑斑血迹显示着残忍的厮杀。

    此刻望着地上的尸体,秀儿早已是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抱着潘岳的臂膀不敢去看,而一旁的潘岳也是面色凝重,眸子扫视着此地,最后便是停在了那些头戴红巾的尸体上。

    “血红帮?”潘岳目光一凝,惊声道。

    这些人便是在落日草原鼎鼎有名的强盗帮派血红帮,认别他们的方法很简单,便是头戴红巾,这个帮派实力强大,手段残忍,颇为让人头疼,遇到他们的商队,基本有来无回。

    吴冥环绕一圈,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那人便是之前天风商团车队上给吴冥讲解的年轻男子,此时的他早已经成了一具冰冷冷的尸体,其满是血痕的脸上,还凝固着痛苦与不甘之色。

    显然,这只车队是遇到了劫匪的洗劫,而这只车队便吴冥在进落日森林之前遇到的天风商团。

    潘岳面色凝重,有些余悸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碰上血红帮,只能算是他们倒霉了,微微叹口气摇了摇头。

    扫了一圈,吴冥并没有发现王秦和那女子的尸体,这也就证明他们还活着,随后眉头一凝,元魂也随之扩散开来。

    就当潘岳准备跟吴冥说话时,却看到面前一阵风刮过,少年的声音便是慢慢传来:“潘叔秀儿,你们现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

    望着少年渐渐消失的身影,潘岳愣了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紧,连忙呼喊道:“吴少侠不可,快回来!”

    可话音落下,少年的身影也已经消失。

    “唉!”

    望着远方,潘岳也是狠狠地一跺脚,哀叹了口气,他见过许多年轻有为的人,不惧劫匪,可到最后他们下场无疑令人唏嘘。

    况且这次遇到的还不是普通的劫匪,而是让诚柔镇上的人都闻风丧胆的血红帮,就算是连三大势力的团主,他都为止头疼,而一个小小少年,又怎能敌了呢?

    一边的秀儿见到吴冥离开也是一愣,而后嘟着小嘴,眸子中闪着晶莹泪光,怯声道:“潘叔叔,我们该怎么办?”

    “秀儿放心吧,吴少侠实力高强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就现在这里等他吧。”

    潘岳摸了摸秀儿的头,轻声说道,虽然这句的话他也有点不信,但是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若是贸然前行,他和秀儿,定会有危险的,而且这一路来遇到妖兽阻挡,都是吴冥帮忙出手,渐渐他们对吴冥也有了依赖的感觉。

    况且潘岳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实力也大不如前,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吴冥回来。

    “若是下午你还没有回来,那只能够靠我们了。”潘岳看着吴冥离去的方向,幽幽说道。

    ……

    广阔的草原,望无边际,在其中隐隐约约能听见野鸟的鸣叫声。

    远处草浪挥动,在路的一旁斜停靠着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不过现在马车半身已经陷入泥泞中,车轮上和窗帘上泛着点点泥土,看上去倒有些狼狈。

    旁边高草丛上,落下几只野鸟在叽叽喳喳,却又被一声讥笑声给惊飞。

    马车四周,一群群红巾围头的壮汉个个面露凶色,手提着大刀正缓缓靠近。

    “桀桀,韩小姐,你要往哪跑?”一个高挑大汉拨开人群手握长枪缓缓走到马车面前,满是胡茬的脸上露出凶色,看着车上的那人如同是猫看待老鼠一般,戏谑道。

    “卢元!你可知道我身后是天风商团的人,得罪了天风商团你知道后果!”

    双眼恶狠狠地盯着那高挑大汉,位于驾车位置的粗狂男子脸上满是阴沉之色,厉声道。

    “哈哈,王秦你他娘的别跟我瞎叨叨一些,管你天风还是地风,在老子面前没用!哈哈!”

    闻言那名叫做卢元的高挑大汉咧嘴哈哈大笑,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周围人土匪也跟着应声讥笑的看着王秦,卢元甩了甩手上的枪猛地立在地上,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枪的重量太重,落在地上砸出深深地坑,朝着王秦伸手一指咧嘴说道。

    那名粗狂男子正是之前和吴冥相遇的王秦,而那身后马车里的人可想而知,便是那位俏丽佳人。

    自吴冥与商队分开后,商队一路穿过落日森林,路上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倒是让的众人松了口气,本想能平安到达,没想到在落日平原里遇到了卢元。

    这卢元便是血红帮的三当家,血红帮能够成为让诚柔镇都头疼的势力,而那三当家的实力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不过有趣的是,王秦跟卢元还有些交情,卢元在诚柔镇的时候因为犯了些事,被押进了大牢,后来在押运的途中逃了出来,逃到这草原这里加入了血红帮,干起了土匪勾当,这些年有不少有名的商团栽在他的手里,曾有商团出面围剿他们,但是茫茫草原无处觅寻,只能无功而返,这也让得卢元更加逍遥自在,肆无忌惮起来。

    “卢元,你到底怎样才肯放我们走!”王秦面色阴沉的看着面前软硬不吃的卢元,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一字一顿说道。

    “嘿嘿,想从爷这儿过,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咱俩也算是相识一场,这么着,你把你身后的妞留下,剩下的破车烂东西你全部带走,老哥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何?”

    笑眯眯地看了眼王秦,卢元手指指了指地,随后两眼发出火热的光芒转向王秦身后的马车,搓手嘿嘿笑道。

    闻言王秦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眼前的卢元实力比他强上一线,若是与之硬碰定会毫无胜算,本想能看在昔日的面子上能放他一条生路,没想到却碰到这种窘境。

    王秦被天风商团聘为护卫队头领,天风商团对他有恩,他又怎能会弃他们于不顾。

    “卢元,你可知道她可是天风商团的大小姐,你确定……”王秦伸手指了指后面的马车对卢元说道,只不过还没等说完便被后者打住。

    “我管你丫的什么商会大小姐,老子寂寞了就想找个压寨妇人,给兄弟们暖暖被窝啥的,哈哈哈……”

    说完卢元两眼冒着精光,盯着马车里面若隐若现的曼妙身躯,舔了舔舌头,脸上露出淫邪之色,笑道。

    听到老大这么说,卢元身后的红巾劫匪一个个眼露精光,跟着淫笑附和。

    “卢元!你别欺人太甚!”王秦脸色铁青,随后身躯缓缓靠后,一只手伸向斜挂腰间的剑柄将其紧紧握着,另一只手指着眼前的高挑大汉,怒目而视喝道。

    “哼,少废话!王秦别给脸不要脸,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卢元显然已经兴致缺缺,脸上失去了戏谑之色,转而是一脸阴沉,冷声道。

    而后话音落下,便是手掌一挥,后面的那些劫匪知道其意,各个手握寒刀,里里外外将马车团团包围,手里的大刀泛着寒光,眼睛盯着面前的马车满是嗜血之色。

    看到卢元这么快就翻脸,王秦老脸上变得极为难堪,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锵”一声斜挂于腰间的长剑猛地拔出,指向前方,眼冒凶光,经盯着卢元,刚欲开口对卢元说道,便悦耳之声所打断。

    “住手。”

    一声清脆叮铃之声从马车内飘出,接着自门帘伸出一只洁白纤细玉手,随后玉手轻挑门帘,从中走出一位粉色佳人。

    此女子约莫二八年华,精致动人的脸蛋儿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般的小嘴鲜艳红润配上这白皙的脸颊显得特别诱人,乌黑的三千青丝顺着玉颈披散而下,纤细的身躯在粉红色的长裙包裹下彰显玲珑有致,让得四周劫匪看的不由两眼发呆。

    此女便是天风商团的大小姐韩露。

    众人呆呆地看着立于马车上的倩影,也不只是谁的武器落在地上发出清脆之声,这才把众人的神魂给拉了回来,心头邪火一热浑身干燥,卢元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心里暗道,好美的女子。

    “卢三当家,不知道怎样才能放我们走,凡事都有个条件,只要你能放我们走,我们天风商团必定重谢。”

    被一群人这样直勾勾盯着,韩露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压住心里的怒气,轻声道。

    看到面前美貌女子小嘴微张,婉婉之声缓缓传来,卢元狠狠抽了抽鼻涕,脸上也是顿时淫笑起来,咧嘴道:“嘿嘿,韩小姐,我们没什么要求,就是想请你来我们寨子做客而已,也就玩个…啊不…做客一两天,再把你安然无恙的送回去,你看怎么样?”

    闻言,韩露俏脸瞬间微变,心中暗骂一声登徒子,跟劫匪流氓讲条件,还不如对牛弹琴呢,贝齿紧咬,美目恶狠狠的盯着卢元。

    可即使是韩露生气,但在卢元的眼中也是美得不可方物,心头的喜悦更盛了,而那小腹间刚要升起邪火,却被那常年混过刀口的神经给覆灭,全身肌肉猛地一紧,身体骤然横移出去,双目拉了过来,便看到一道寒光正逼向自己,敏锐的神经让得卢元不由自主的双手紧握手中的寒枪挡在自己面前。

    “锵!”

    清脆的碰撞声在这寂静的草原突然响起,等众人回过神来时,便看到一旁的王秦早已经消失不见,转而出现在另一边正满脸戾气怒视着卢元,双手紧握佩剑死死的砍在卢元的铁枪上。

    看到自己的攻击被挡,王秦面色更凶,随后手腕一转手上的锋利的佩剑泛着点点寒光毫不留情地刺向卢元的脖颈。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得卢元脸色微微一变,脑袋猛地一闪,险险地躲过了那锋利的一剑。

    一击无果,剑锋不做停留,寒光骤然转向横扫出去,追上了躲避的卢元,在其粗糙的脸庞之上,划出浅浅的血痕。

    “王秦!你他妈找死!”

    感受到微微的刺痛,也是让卢元回过神来,摸了摸脸上的血迹,微微一怔,旋即那粗犷脸上变得狰狞起来,稳住身形,双目凶气冲天望着王秦,厉声道。

    “哼!”

    对于卢元的咒骂,王秦也是冷哼一声,话音落下,王秦身躯紧绷,猛然暴射出去,便随着手腕转动,锋利的佩剑以星角之势闪电般刺向卢元。

    “王秦,你别忘了,我可是淬体六阶,你拿什么跟我斗!”

    剑芒在瞳孔中缓缓放大,卢元冷哼一声,全身淡淡真气荧光缓缓流动,反手一拨寒枪,属于淬体六阶的力量此时全部涌现出来,对准王秦猛地刺去。

    两人激烈的碰撞声在这片草原中响彻起来,阵阵气浪让得周围人不由得倒退几步,腾出空间,生怕受到波及。

    (ps:求支持~!求分享~!求收藏~!求鲜花~!各种求~!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动力~!谢谢 四千字奉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