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十九章:天风商团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天高云淡,卧云村里的树木都已经开始泛黄凋零,只有那茫茫的朝云深山依旧常青,山下的泛黄一片和山上的绿绿葱葱相互照应,形成了一副美妙的画面。

    山风徐徐,远处雄鹰盘旋鸣叫。

    “呼……”

    少年盘坐于岩石之上,紧闭的眸子也是慢慢张开,一口浑浊之气也随之吐出,少年伸展了下比以往要强壮些的身躯,身体关节处啪啪啪的响声,让得少年英俊的面庞流出极为舒服之色。

    心中打定主意要去镇上买药材,不过这钱是个问题,而且是阳火属性的药,想必价格不会便宜,吴冥自己家里的情况他很清楚,所以他想到到了一个法子:去卖药,然后再买药。

    小金在这片山地带要比吴冥熟悉的多,而且小金是灵兽,对一些珍贵草药的感知,甚至是灵药都有特别的感知,所以小金这几天下来,采集了满满一箩筐的药草。

    当然这些药可都不会是普通平常的药草,其中不乏像是赤血草,炼骨花这样的珍贵草药,就连吴冥见到小金拿来的这些药材,也是吃了一惊,暗暗咋舌,这赤血草和炼骨花对吴冥来说可是极具吸引力,有炼血锻骨,增强体质的功效,不过吴冥可没有拿来自己享用,这些都是吴冥买药的钱呢,他还分得清孰重孰轻。

    有了小金帮他采药之后,吴冥倒也安心了许多,便将留下的精力全部用在修炼上。

    去诚柔镇路上要经过很长一段路途,其中要经过凶险的落日森林跟落日平原,那里可是危机四伏的地带,增强下实力,就多了些生存的机会,总归是好的。

    吴冥的元魂目前虽然没有办法提升,不过吴冥却可以提升他的真气修为。

    这几天吴冥虽然没有突破淬体六阶,但也至少到达六阶巅峰,隐隐有突破七阶的迹象,这也是让吴冥有些欣喜。

    “希望这次出去能够让我突破七阶…”

    握了握拳,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力量,吴冥满意地笑了笑,随后便起身离去。

    当吴玲知道吴冥要离开的时候,脸色也是聚变,微微有些红润的脸上露出一百个不同意,生怕这小小少年遇到什么危险。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吴玲她心里清楚,自己疼爱的弟弟,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爱哭鬼了,在吴冥救了她的那刻,她便知道,这些日子里,吴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小小平凡人,成为一个修炼者。

    吴玲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若是吴冥没有那实力,便无法救她,可若吴冥踏上了修炼之路……想到这里,吴玲宁愿自己死去,也希望吴冥是个平凡人,平平安安普普通通过一生。

    有些事,越想改变,却改变不了,因为它们有自己的轨道。

    吴玲虽然不放心,但还是经不住吴冥的软磨硬泡,最终也是答应了下来,美目望向面前的少年,脸上满是不舍之色。

    见吴玲应了下来,吴冥心喜,虽说这次是为了姐姐去寻药,但是私底下,吴冥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总待在山间,雄鹰也难展翅,需要更宽阔的天空去翱翔。

    小金跟莹花也想跟随吴冥前去,不过却被吴冥拦了下来,莹花一个姑娘路上带着不方便,而且留一个淬体六阶的小金在家里,吴冥也放心很多。

    临行前,吴冥跟小金好好嘱咐了一番,小金也是听懂了一边,原本闪着精光的眸子也是暗淡下来,显然它还是埋怨不能跟着去,对此吴冥也是咧嘴一笑。

    跟众人不舍分别后,吴冥便在后者的瞩目中转身离去,身后的吴玲,望着少年缓缓消失的身影,晶莹的眸子也是湿润起来。

    位于落日平原中,有一座规模还算宏伟城镇,起先这里只是一片荒无人迹的草原,因为朝云深山周围附近村庄的猎人为了方便交易货物,便在这里聚集起来,形成了交易的场所,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变成了一座繁荣的城地。

    而这便是吴冥要去的地方,诚柔镇。

    ……

    夕阳斜挂于朝云深山之上,红彤彤的落日折射着漆黑的落日森林,远远望去,让人心惊。

    路边,少年斜靠着树干,狠狠地吃了一口手中某种动物的腿肉,目光幽幽地望着前方。

    已经傍晚,吴冥已经离开了村子近四天时间了,原本心中的新鲜感,在这无聊孤单的路上,已经消散了很多,一股淡淡的思乡之绪,也是缓缓攀爬上了少年的心里。

    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吴冥手中的骨头,有些无聊的敲打着旁边的石头,发出砰砰的声音,小眼睛眯着前方。

    “落日森林……”

    将手中骨头丢到一边,吴冥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便在这荒芜人影的路上继续前进了起来。

    落日森林是朝云深山其中一片巨大的森林,这里可是一个禁足之地,因为这里是妖兽的天堂,各种妖兽不计其数,危机四伏,据说还有同人类通脉境的洪荒妖兽在这里,可口吐人言,异常恐怖。

    但也正因为如此,同时也是因为地理位置,位于朝云深山和落日平原之间, 这里也成了一些探险佣兵团和商队的聚集之地。

    当然,他们也只是在边缘上小范围内活动,至于落日森林更深处,他们可不敢企及,近百年来,也未曾有人去过。

    晚霞映天,落日的余辉倾洒而下,为这片广袤的森林上增添几分神秘之色。

    远处深山之中隐隐传来几声妖兽的吼叫声,在这漆黑的落日森林中响起,惊气片片鸟群。

    天色渐黑,夜晚的落日森林,要比白天危险得多,吴冥现在要去的地方,便是来往商队和佣兵团的落脚点。

    一路上,吴冥时不时遇到几个骑马的行人,不过他们都奇怪地看了眼他,脸上无一不是流出可怜之色,之后便是摇了摇头,驱马前行,对此,吴冥只是无奈耸了耸肩。

    眺了下前方,不远处漆黑的森林便是落日森林了,吴冥深邃的眸子深深看了几眼,便迈开步子继续前进。

    “哒,哒,哒”

    正当吴冥经过一处交叉路口时,后方传来阵阵马蹄声。

    闻声抬头望去,吴冥眼眸中顿时闪出道道亮光,面前的车队呈一字型排开,每辆马车上都装载着满满货物,车上除了驾车的马夫外,前后各一位身着素衣的护卫模样的年轻男子,男子个个身形健硕,英气逼人。

    显然这是商队。

    车队最前面则是一位面相粗狂的粗壮男子骑马前行,而在其身后拉着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轿,观其模样应该是这车队的重要人物。

    吴冥立于路边,惊奇地看了一眼这一行商队,这也是他头一次看见这么华丽的阵容,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外面的世界,的确是跟村子里没法比的。

    吴冥望向那马车时,马车里的人影也是注意到了吴冥。

    正当那辆精美的马车路过时,突然停了下来,华丽的车轿中探出一位美妙女子,此女子面容静致,乌黑的长发披肩而落,那白皙水嫩的俏脸颊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只要看上一眼,就能让人有一种忘不掉的感觉。

    “这位公子你是独自一人吗?”那车里的女子看到路边独自坐着一位少年,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不由得好奇问道,声音宛如铃音一般。

    闻言,吴冥抬起头来望着那美貌女子心中不由得一惊暗叹道好美的女子,眼前女子与吴冥年龄相仿,在吴冥印象中也只有莹花与之相比,不过这女子却是比后者少了些少女的稚嫩,多了些女人的成熟。

    “臭小子,问你话那!毛还没长齐的瞎看什么啊!”呆了片刻,便听到旁边传来一阵粗狂的声音,那位于车队前方的粗壮男子看见吴冥那呆滞的样子,驱马过来大声道。

    “公子?叫我吗?”

    被这有些粗狂的粗壮男子一喊,吴冥也是吓得一哆嗦,这才回过神来不觉刚才有些失礼,略微有些尴尬挠了挠后脑勺。

    看到吴冥这般模样,那车里的女子也是莞尔一笑,对此好像已经习惯了,轻声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要去何处啊?”

    “啊…我要去…诚柔…镇。”吴冥捋了捋舌头说道。

    闻言,车里的女子和那粗壮男子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后脸上都浮现一抹惊异之色,望着眼前的小年。

    这个地方很少有独行者,要去诚柔镇就要经过落日森林,落日森林危险密布,就算是一些实力强悍的商队都得小心谨慎,更何况面前还是独自一人的少年呢。

    “小屁孩瞎说什么屁话,耍我们那?就你那样的到了这林子里头还不够那些妖兽塞牙缝的呢,哈哈……”粗壮男子听后瘪了瘪嘴瞟了一眼吴冥,嗤笑道,周围其他车辆上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吴冥也是无奈,不管够不够塞牙,自己确实是要去诚柔镇,对此吴冥还没好什么辩解的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哎,你小子,你几个意思啊?”

    看到吴冥这面不改色的样子,好像嘲笑他一般,那粗壮男子感觉有些面子挂不住,不由得脸色微变,掰着手指咔咔作响,翻身下马走过来用鼻孔对着吴冥道

    吴冥的身高仅到后者胸间,见那粗狂男子气势汹汹的样子,吴冥微微一怔,倒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无奈也是暗暗咧嘴,眼前的大汉脾气有些暴躁啊。

    “王秦不可无礼。”正当王秦作势要修理吴冥的样子时,在其身后马车里的美妙的声音突然传来,美丽的眸子刮了一眼王秦,随后对吴冥笑道,“这位公子,家人粗鲁,多有得罪还请见谅,王秦快向公子道歉。”

    听见那犹如沐浴春风的声音,那王秦顿时变得老实了许多,眼中隐藏着丝丝火热之意望着那女子,转身便对吴冥抱拳歉声道:“这位小小兄弟,是王秦失礼了,在下给你赔礼了。”

    “不知公子贵姓?”后面马车里那女子的声音又缓缓传来,玉手轻扶窗帘探问道。

    吴冥眉毛挑了挑,有些一愣,这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是一副要揍自己的架势,现在又来跟自己道歉,着实有些不解,而后听到那女子的询问,吴冥抱了抱拳,笑道:“在下吴冥。”

    “原来是吴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车里的女子扶窗作揖,随后美眸打量了吴冥一番,眼前这位少年除了相貌俊秀之外其他倒也普通,看其装扮不像是世家子弟,倒像是乡野村娃娃,但是看他只身一人出没在这危险之地,也绝非常人胆识,难道是宗门弟子外出修行历练?

    “正好我们商队也要去诚柔镇,不如吴公子与我们结伴而行如何?”美目流转,女子精致的脸颊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轻声道。

    宛如没画一般的笑容看得周围人脸上不由得发热,呆了片刻,吴冥闻言眼眸低垂,微微沉吟,自己一个枯燥无聊,况且这眼前的落日森林危险无比,结伴而行也无非是个很好的选择,路上也有个照应。

    “多谢小姐的美意了。”白送的顺风车,不搭白不搭,吴冥当然不会拒绝,咧嘴一笑拱手回应道。

    那女子轻笑一声,倩手招呼了那王秦说道:“王秦带吴公子去后面的马车,不可怠慢。”说完便放下窗帘。

    王秦恭声应道,随后便对身后吴冥说道:“臭小子,算你运气好,走吧!”旋即转身走向后面车队。

    看到又变了脸色的王秦,吴冥也是无奈,耸了耸肩便跟了上去。

    一路上,吴冥粗略看了一眼马车上的货物,除了一些粮食布匹之外,还有几车装有大箱子,想必应该是什么贵重物品,至于是什么,吴冥可并不关心。

    不过这人跟人确实不能比,吴冥家里全部的东西,恐怕还没有人家一马车轱辘值钱。

    “喂,老宋,给这小子腾个地儿,小姐让他跟咱们一起走。”走在前面王秦指了指后面的吴冥对一位中年男子淡淡说道。

    闻言那名叫老宋的中年男子瞥了一眼吴冥,和王秦没有说活,只是伸手指了指马车里一处空荡的位置。

    “小子你最好老实点,如果被我发现你来这儿是捣乱的话,别怪我打得你屁股开花,嘿嘿。”王秦朝吴冥握了握拳头比了比狠,戏谑说道。

    “放心吧,王大哥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吴冥嘴角一咧,露出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小子,你今天算是走运了,遇到我们天风商团,不然你自己一人进落日森林就是去赛牙缝。”

    听着一声王大哥好像很受用,王秦脸上狠色缓了下来,一副你只要乖乖听话就没事的样子对吴冥说道。

    一旁的老宋听到王秦的话,不由得转身多看了一眼吴冥。

    “天风商团?天风商团是什么?”闻言吴冥俊俏的小脸上皱了皱眉头,轻疑道。

    “你他丫的竟然不知道天风商团?”瞧见吴冥这样,王秦一副活见鬼的样子惊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