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真元纪 第一章:吴冥

时间:2018-04-30作者:叶寒枝

    落云大荒一处极为偏僻的小村庄。

    “卖药了,卖药了,快来看看呐,新鲜的草药膏贴,专治跌打损伤,不好不要钱咯,快来看一看了……”有些稚嫩的叫卖声在这熙熙攘攘的集市中响起,听上去倒是有些奇特。

    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破旧的草帽照在那俊俏的小脸上,让得吴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嘴里叼着的杂草顺势掉了下来,吴冥依坐在墙角,舔了舔有些发苦的嘴唇,扫了扫四周来往的行人继续慵懒地喊卖。

    扫了扫满满一摊子的草药膏贴,吴冥小嘴微瘪,眉头不由得微皱,今天这些一点儿也没有卖出去,若是再赚不来点钱,家里的情况倒有些拮据了。

    “来来看一看了,卖药了……”无奈叹了口气,吴冥继续扯着嗓子叫卖着。

    吴冥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的姐姐吴玲搬到这卧云村里,那时候姐姐吴玲还是个花季少女,怀里却抱着个嗷嗷大哭的婴儿,倒是引来了村子里不少人的瞩目。

    村子里也有人向吴玲询问过吴冥的父母的情况,吴玲却是对此只字不提,没有回答,所以村里一些人认为,吴冥是吴玲的私生子,是来到村子来躲难的来了。

    村子里的巫师还给吴冥他们算过天命,说他们是血星,是恐惧,会带来灾难。

    这件事还在当时引起了村子里不少的轰动,村民们便组织起来要将他们赶出村子,村长最后看他们可怜,便将他们收留了下来,住在了后山山脚下的茅屋里。

    就这样十几年里,吴冥和姐姐两人相依为命,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吴冥从小就比平常人家孩子懂事,也比他们能干。

    吴冥经常上山采些草药,回家制成药膏或者直接拿到村子集市上,去卖些钱财换些食物。

    阳光暖暖,吴冥依靠在墙角,面前惨淡的药摊儿无人问津,让得他忍不住想小憩一会儿,可是这美好的想法却是被面前的人影给打破了。

    此时,一道人影不知何时立于摊前,这道身影的主人是一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肥嘟嘟的稚嫩圆脸下面,挺着一个足有成人怀抱大小的肚皮。

    那少年正抱着膀子,肥脸上那已经被肥肉挤得看不见的小眼睛上,露出了一道狭小的细缝,从这眼缝中投出来的光来看,是带着一抹嗤笑之色。

    少年就这样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一样,重要的是挡住了那暖暖的阳光了,吴冥半睁着眼皮,悻悻地瞄了瞄面前的人影,心中突然欣喜以为后者是来买药的,连忙坐了起来,挺起了身子。

    可当吴冥看清楚后者的面庞时,脸上已经堆积的笑容此刻也渐渐凝固了下来。

    “王霸?怎么会碰到他他娘的。”有些呆滞的笑脸上,嘴角微微抽搐,吴冥心中暗骂道。

    面前的少年名叫王霸,可是附近出了名的地皮小流氓,不为其他,光听着名字,就知道。

    王霸身材比同龄人要强壮的多,村子里那些小孩子打架的事,没有一个少了他的,但奈何每次出事都是被他有钱的爹娘给摆平了,那些被欺负的孩子还有他们的父母,也只能唉声叹气,愤懑不平,但也不可奈何,同样吴冥也不例外。

    而更重要的是,王霸还是个修炼者已经是淬体二阶之人!

    “呦,原来是霸哥啊。”吴冥硬是挤出几丝笑容,搓了搓手干笑道。

    “呵呵,吴冥又在卖药啊?”一声霸哥叫的王霸很舒服,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王霸那肥嘟嘟的圆脸,硬是撑开了一条小缝,小眼睛闪着微光,笑眯眯地盯着吴冥,那般微笑看的吴冥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吴冥大眼睛呼扇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话,后者便又盯着吴冥,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幽幽开口道:“我这几天修炼正好需要用些药材,我看把你的这些药借我用两天,过两天再还给你,行吧?”

    药材借用过几天再还?还个锤子哦,过几天送来一堆药渣子吗?还不如直接说抢不就得了。

    闻言,吴冥心中只能狠狠骂一句,脸上却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却是阴沉。

    王霸连看都没看后者,便蹲下身来,挑拣着摊前的药草。

    这些药草可都是吴冥辛辛苦苦上山采来的,是他们家的生计啊,吴冥能忍心让别人白白拿走吗?他可不会相信王霸会给他钱的。

    但是又能如何呢?面前的王霸他可不是一两次跟其打过交道了,像吴冥这样的穷苦人家怎能斗得过他?只能庆幸没有像上次一样挨顿胖揍就不错了。

    “呵呵,就这些了,吴冥等过两天用完,我就给你送回来哈。”挑了个差不多,王霸起身扫了扫手中的药草,满意的笑了笑。

    看着对方手中的药草,吴冥暗暗咬牙,小手在袖中紧紧握拳,之前的教训告诉他,要懂得隐忍。

    这些采药都是些品质较好的药草,都是吴冥费好大功夫才采回来的,本来想要卖个好价钱,可谁知道,便宜了这个王霸,没了这些钱,他跟他姐姐这些日子可能就要饿肚子了。

    “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吴冥小脸阴翳地望着面前的王霸,漆黑的眸子中逐渐冷了下来。

    一旁的王霸也是察觉到了后者阴寒的目光,肥脸上嗤笑了一声,白白胖胖的手掌轻轻一转,拍了拍吴冥的肩膀,眯了眯眼,道:“嗯?怎么,你不愿意?”

    这轻轻的一掌,看似无力,实则蕴含着暗劲,别忘了后者可是淬体二阶之人,即便是轻轻的一拍,也不是吴冥所能承受的。

    肩膀之上,突如其来的一股冲力,让得吴冥有些措手不及,在他震惊的目光中,瘦小的身躯像是被狂风吹到的树苗一般,仰面倒下,重重装在后面的土墙之上,顿时吴冥便感觉到了他的全身骨骼就像散了架一般。

    被震得胸口发闷,吴冥捂着胸膛干咳了几声,头一直低下,没有说话。

    “呵呵,那行就这样,我走了,过两天我再还给你。”王霸扬了扬手中的药草,咧嘴对着吴冥咧嘴一笑,说完便是摆着大屁股,扬长而去。

    吴冥挑了挑嘴角,望着王霸离去的身影,目光中尽是阴寒,低声骂咧道:“杂碎,早晚有一天我要打爆你的猪头。”

    吴冥冷哼一声,便继续吆喝着。

    不知不觉已是傍晚,远处的夕阳斜挂在朝云山上,红红的晚霞印着天边,连带着朝云深山都染成了红色。

    清风微凉,人声稀散,原本热闹的集市现在已经变得有些冷清。

    看到地摊上基本没有怎么动过的药草和膏贴,吴冥不觉又些头疼,皱了皱眉头,小脸上有些难过,但也无奈,只好一边收拾摊子,一边思考明天怎样把这些东西卖出去,而且这件事情,还不能让他姐姐知道,吴冥不想让她担心。

    “这些东西怎么卖?”

    正当吴冥低头收拾东西的时候,一道冷漠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闻言,吴冥一愣,随后脸上浮现一抹开心的笑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人,只见此人全身被一个黑袍包裹着,大大的帽子将整个头部给遮住,极为神秘。

    吴冥瞪着大眼使劲看那黑袍人的脸,可却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漆黑一片,不觉有些怪异,若非黑袍人能讲话,吴冥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

    被吴冥这样盯着,神秘黑袍人有些不自在,嘶哑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不悦之意,缓缓道:“你卖不卖?不卖我走了。”

    听到那黑袍人要走,吴冥连忙将其叫住,好不容易有人来买东西,吴冥怎能让他走?

    “唉,先生别急,我卖我卖,嘿嘿,您要那样?草药,还是膏贴?要多少,我给你包好。”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礼,吴冥有些尴尬,连忙摆手客声说道。

    “这些我全都要了。”黑袍人淡淡道。

    “什么?全都要了?”

    稚嫩的惊呼声让得周围行人微微侧目,对此吴冥倒并不在乎,双眼瞪得圆咕噜的,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有些不敢相信。

    “嗯?有问题?”黑袍人声音听不出什么味道。

    “不不不,没什么,我这就给您包好,您稍等。”听到黑袍人有些不悦,吴冥生怕他反悔,连忙摆手歉声说道,随后找了个麻袋子,嘴里数量着,将这一摊子草药和膏贴整整齐齐给装了起来。

    “先生总共二十三金币。”东西装好,吴冥看了眼鼓鼓的麻袋将其打好扣,露出灿烂的笑容,抬头对那黑袍人笑道。

    “我只有二十金币。”黑袍人伸手向自己怀中,掏出来几十个金灿灿的钱币,顿了片刻,随后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的玉石,对吴冥说道,“还差着三个金币,不过我可以用这东西来补偿。”

    吴冥一愣,本想二十就应了下来,没想到黑袍人会掏出一个玉石来抵。

    黑色玉石漆黑而深邃,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上面有点点深蓝色荧光在闪烁,就像是漆黑的夜空中闪耀着的星辰一般,极为美丽。

    心里暗叹一声好美丽的玉石,看这样式光泽,这玉石至少值个十多金币没问题。

    “先生你真愿意用玉石来抵?”吴冥有些搞不懂黑袍人为什么拿这东西来抵,将金币揣进怀里,指着玉石对黑袍人疑声道。

    “恩。”微微点头,黑袍人便将玉石递给了吴冥。

    既然人家都愿意,他哪有理由拒绝,吴冥嘴角一咧,伸手接了过去。

    可当吴冥手刚碰到那玉石的时候,突然感觉像是被刀子划伤一样,随后小手条件反射般的抽回了来,随之那玉石也掉在了地上。

    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果然在他手指尖方向划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鲜血正缓缓流出。

    吴冥轻轻将指尖血迹舔去,便没有在意,瞄了那黑袍人一眼,憨笑了一声,随后弯腰小心翼翼将地上的玉石捡了起来,而吴冥没有注意的是,原本玉石上面的血渍,竟然怪异的消失了。

    “你这些药是山上采的吧?”黑袍人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幕,开口说道。

    “恩,后山还有好多呢。”站起身来,吴冥露出两个酒窝笑道。

    “明天你再去采些药,我来买。”说完,黑袍人拿起草药便转身离去。

    望着远去的神秘黑袍人,吴冥原本呆愣的小脸上随后爬满了狂喜之色,没想到这位黑袍人竟然向他预定药草,这样他又能赚一笔钱了。

    将玉石收好,摸了摸鼓鼓的口袋,吴冥心里也是乐开了花,有了这些钱便够他和姐姐好好吃上几天了,临走前,吴冥便买了两条鱼带了回去,给姐姐补补身子。

    日落月升,东边繁星点点,点缀着夜空显得十分美丽,远处少年的身影充满着欢乐与喜悦。

    而在明亮的弦月之下,一道黑影凌空而立,正低头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小说推荐